打开

北京学生情侣抢劫杀人案——黑车司机之死

subtitle
信念娱乐说 2021-08-02 00:47

2012年8月18日下午一点,王庭生告别了正在做家务的妻子杨兰芝,拿上车钥匙,准备开自己的黑色轿车出门拉活。虽然是一名常年四处“趴活”的黑车司机,王庭生作息十分规律,每天上午8点半出去,中午1点半回家吃饭,下午一点走,晚上6点半回家,忙的时候就晚些回家,在吃完晚饭后7点半出门,直到晚上11点半回去。和平常一样,王庭生在下午一点半准时到了东关大桥附近的趴活地点。

这是个黑车拉活相对集中的地方,乎每天都有十余名司机聚集在这里。郭明海是与王庭生一起开黑出租趴活的人在这里拉活已经有半年时间了。在他印象中,自己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因为平常大家都以车的尾号称呼对方,所以大家都管王庭生叫“922”,“922’拉活时间比较规律,人也挺随和,和大家关系也不错,没见与谁有矛盾,平时没事就在车里玩手机,偶尔下车跟我们打个招呼。”郭明海这样形容王庭生。

8月18日那一天,郭明海并不知道王庭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知道晚上7点自己回家时他已经不在附近了。同样对王庭生行踪不了解的还有妻子杨兰芝。在下午5点半时,女儿曾给王庭生打电话,说让他带点面条回来。当时的王庭生还满口答应,并说自己晚上7点就回家。时间到了7点20,杨兰芝催促女儿又打了一个电话,但电话却无人接听,杨兰芝又用家里座机打去电话,还是没人接。过了几分钟,座机响了,却是公安局打的,电话那头说王庭生出事了,杨兰芝便急忙带着女儿赶去医院。第二天早上8点,王庭生因抢救无效死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凶手竟是17岁学生王庭生是在石槽村村民报警后被送到医院的。据村民回忆,当天下午6点,见到王庭生躺在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旁边,车门开着,他头上全是血,但还有呼吸,等救护车来了之后,王庭生终于被抬上车送往医院。在知道了王庭生的死讯后,郭明海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在附近趴活的黑车司机都有个默认的规则:拉客通常是都是拉去梨园、果园等附近的人,以及去地铁、医院的着急办事的,有四种情况一般不拉,太远的,喝酒的以及脑筋不好的。在郭明海看来,“922”的车主和大家都差不多,如果有人打车去某个县里,自己应该不会去,因为不认识那边的路,价钱也不清楚。为何王庭生会把车开到距离非常远的石槽村并惨遭毒手呢?王庭生的家人都迫切想知道答案。由于案发后警方在现场勘查,在车上提取到了几枚指纹,但由于当时没有比对对象,也找不到其他线索,一直没能找到嫌疑犯,此案似乎成了悬案。

直到三年后,2015年7月底,一对名叫于佳鑫和马圆圆的情侣去通州住旅店,因为没有身份证不能登记住宿,两人人只好按旅店的要求去派出所开身份证的临时证明。但在派出所登记录指纹的时候,民警进行比对后惊讶地发现,于佳鑫的指纹与3年前的案件嫌疑犯的相司。结果,事实真相令人心惊:对王庭生行凶的竟是一对17岁的学生情侣。男孩叫于佳鑫,女孩叫马圆圆,二人都是北京人,事发之前分别就读于昌平一所中专学校和通州一所高中。于伟鑫和马圆圆相识于2011年3月22日。当时马圆圆还是个高中生,平时很贪玩,还经常逃课去找于佳鑫。久而久之,学校找到马圆圆父母,在与他们沟通之后,马圆圆也表示自己不想再上学了,于是被学校开除。对于刚进入社会的马圆圆来说,找工作并不容易,她只好先在士家加油站打零工。但没过多久,她觉得不适应那里的工作,就辞职了去昌平找于佳鑫。在于佳鑫那,两人待了一段时间,由于平时开销较大,决定干脆一起都不上学了,也基本和家里断了联系,然后去了昌平一个村子的饭店里打工。在他们自己眼里,这是一种纯粹的“私奔”。2012年7月初,马圆圆发现自己怀孕 了,二人觉得孩子肯定不能生下来,但身上仅剩的几百块不足以去医院,于佳鑫就向饭店老板借了5000元用来动手术。

在饭店老板印象里,二人在2012年5月底的时候来到饭店当服务员。工作期间他们住饭店在村里租的房,也就是员工宿舍。工作时间每天上午9点到下午2点,下午4点到晚上9点,一周有两天休息,两人的工资都是一月一千八,管吃管住。2012年7月的一天,于 佳鑫告诉老板,马圆圆怀孕了要打胎,所以想借5000元。老板同意了,并说好借的钱从每月工资里扣回来。不过因为二人看上去年纪特别小,而且平常工作态度不是很好,还总是偷吃客人剩下的饭菜,老板决定,等他们把欠下的钱还完,便让他们离开。

走投无路决定抢劫

8月3日,马圆圆在昌平一家私人小医院做了引产手术,身体一分虚弱。眼见女友需要吃点补品补身体,自己却没有一点钱,于佳鑫十分焦虑。但在接下来的几天,于佳鑫四处奔波也没能找到迅速挣钱的工作。为了筹点钱,二人决定向家里人求助。他们找到了马圆圆父母,为了得到他们的信任,于佳鑫先写了一个保证书,内容是欠了马圆圆家一定数额的钱,以后一定还给他们,但并没有提到马圆圆流产的事。马圆圆父母对此并不买账,一分钱也没给他们。于是,他们又想到了于佳鑫的母亲。8月18日中午,马圆圆去找于佳鑫的母亲要钱,于佳鑫则不愿口家,只在外面等候。但于佳鑫母亲并不相信他们所说的流产一事,只觉得他们是来要钱的,便拒绝了她。当时的两人,浑身上下 只剩十几块钱,别说吃饭,就是连他们当时所住的村子都回不去了。几乎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最后走到东关大桥附近的一个车站时,于佳鑫看到几个黑车司机在趴活,就和马圆圆商量说:“咱们去偷黑车司机的钱吧,你上车吸引司机注意力,我去偷钱。”马圆圆觉得这样不安全,“不行还是想想别的办法挣钱吧”。于佳鑫说,“咱们偷完钱就跑,司机也追不上咱们,即使追上了咱们不认,他也拿咱们没办法,你就听我的吧。”马圆圆想了想就同意了。

二人在几辆黑车里选中了一辆黑色小轿车,尾号922,司机正是王庭生。丁佳鑫上前用于敲了敲副驾驶的玻璃问:“师傅走吗?”王庭生问去哪儿,于佳鑫回答去张家湾,到了地方自己同学来付钱。地方不算远,看着两人一脸学生样,王庭生答应了。按照计划,于佳鑫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让马圆圆坐在了副驾驶座位,自己则坐在驾驶员的后座土车子开出后,外面下起了雨,面且越下越大于佳鑫通过车玻璃在模糊中看到了张家湾的牌子。于佳鑫并不认识那里的路,就想找个偏僻人少的地方下手,便让司机一路往前开。当车开到一个村里比较偏的地方,于佳鑫让王庭生停车,并和他借手机,佯装打电话说找同学借钱付车费,之后把手机还给了王庭生,说得等一会同学来送钱。为了让心情平静些,于佳鑫还淡 定地跟王庭生借了根烟抽,等着机会下手。但等了十分钟后,王庭生有些不耐烦了,问道:“你们同学什么时候来?”于佳鑫回答:“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么久还不来,可能不乐意给我付车钱吧。不行咱们就直接去我家石槽村,到家里给你付车钱。”王庭生同意后,便把车开向了另一个村子。

进村后来到一片玉米地,成熟的玉米秆 几乎比一个成年男子还高。眼看前方的路狭窄的过不去车,于佳鑫就让王庭生停车,故伎重演给家里打电话要车钱。期间,二人还下车去玉米地上了厕所。在那里,马圆圆劝于佳鑫要不别干了,于佳鑫说自己也不想干,但身上连给司机的车钱都没有,之后二人什么也没说默默返回了车上。慌乱中起了杀心 大约过了半小时,于佳鑫一直犹豫着如何偷钱。因为一路上早就看到了司机的钱包就在驾驶门侧下面的储物格里,并不好偷,于佳鑫想起了电视剧中有人直接把司机勒晕,再把钱包拿走的桥段。于是,在后座的于佳鑫把自己背包的背包绳拆下来,趁王庭生坐在驾驶座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从他后面用身子勒住其脖子。旁边的马圆圆顿时惊叫,“于佳鑫你干嘛啊”,并用一只手握住了于佳鑫的手。于佳鑫也吓了一跳把手一松,王庭生就趁机挣脱身子,下车后直接跑到车头方向大喊了一声“救命”。于佳鑫急忙下车去追他,并从身后将他扑倒在地,骑在身上。此时,王庭生剧烈地反抗,于佳鑫在惊慌之下,右手摸到旁边的一块板砖,便立马拿起来朝王庭生头上猛拍了一下。王庭生仍然在踹腿挣扎,于佳鑫喊马圆圆过来把腿按住,马圆圆应声过来帮忙。在其帮助下,于佳鑫用板砖连续朝王庭生头部猛拍,直到他不怎么动弹了。

二人这才返回车中,翻找车里有没有值钱的东西,最后于佳鑫拿走了驾驶门侧下面的钱包,马圆圆则找到了一些零钱准备逃跑。但跑了没几米,于佳鑫突然想起有东西落在了车上,就跟她说有东西没拿,我去看看。于佳鑫国到车里找到勒司机的背包绳,但就在临走时,他看到司机的腿还在动。于佳鑫恶念顿起,心想反正人也打了,钱也拿了,不如拍死司机一了百了,便捡起之前那块砖头继续猛砸王庭生的头,直到他毫无反应才走。因为看到自己的运动裤上沾上了王庭生的血,于佳鑫还将背包里带着的裤子换上,把带血的裤子放回背包里,二人在路上一路狂跑,后来遇到了一个车站,便乘坐公交,来到了人流密集的北京火车站。在路上,于佳鑫打开钱包发现里面有100多元零钱和一张银行卡,马圆圆慌乱中拿的那一把零钱则有-400多元。之后,二人回到了昌平的一个村子里。当晚,二人辗转反侧,睡得并不踏实。想到发生的一幕幕情景,他们在第二天早上就将背包和案发时所穿的所有衣服、王庭生的钱包和银行卡全部丢在了马路边上的垃圾桶里。

二人也曾想过自首,但因为害怕坐牢就没有去,事后一直都在昌平打工,直到2015年7月30日晚十点,二人在通州一家旅馆住宿时被警察查获。经过对于佳鑫进行询问,于佳鑫很快承认了当年的事情。为了保护女友,于佳鑫一供述称是自己因为缺钱所以对黑车司机进行了抢劫,并未提到有马圆圆。但马圆圆很快知道了公安局找到于佳鑫,知道事情败露,不想于佳鑫独自一人受苦,便主动来到公安局,承认是两人一起抢劫。等公安发现竟然还有同案犯,便再去询问于佳鑫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于佳鑫才将事实全盘托出。

两个破碎的家庭为何两个本该上学的学生会走上抢劫杀人的道路?承办该案的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官牛丽霞告诉《方圆》记者,这两个孩子的家庭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关心和帮助。牛丽霞介绍,于佳鑫和马圆圆都出生于1995年。于佳鑫幼年时,父亲因为犯事进了监狱,他从小跟着母亲长大,也几乎没有感受过父爱。母亲带着他生活非常艰苦,在于佳鑫记忆中,小时候其至都没钱在外面吃早饭。后来父亲回来,却与母亲没法继续生活了,两人正式离婚。当时的于佳鑫与母亲感情较好,对父亲有不小的怨恨,后来两人都再婚,各自组建了家庭,于佳鑫虽然被判给了父亲,但还是两边跑。随着时回过去,于佳鑫觉得母亲不像以前那样爱他了,以前虽然生活双难但能感受到母亲浓浓的爱,现在生活条件有所好转,但母亲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她的新家庭上,对自己的关心远不如前。于是在昌平中专上学之后,就不怎么回家了。与性格偏内向的于佳鑫相比,马圆圆却是个活泼的女孩,脾气也十分火辣。马圆圆家庭条件一般,父亲是开出租的,但无论马员员是上学还是出去打工,家里人都是处于“管不了、不想管”的状态。马圆圆说自己出去打丁之前,在班里学习成绩并不差,只是不爱上课,不爱受拘束。后来,马圆圆家里并不同意她和丁佳鑫在一起,所以马圆圆在外打工生活时,父母几乎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帮助,也不管她住在哪,其至对于她这样一个未成年女孩怀孕流产的事,家里也不知情。

说起家庭关系淡漠,马圆圆不以为然,并说她们那边都这样,长大了出去打工,就在外边住了,和家里也没什么来往。而且,她觉得流产这样的事情不应该让家里知道,即使去向男孩家里求助,也不想向自已家开口。正是因为两边家人都没有给过钱,两人在极度缺钱的情况下,决定铤而走险抢劫王庭生,并最终导致了其死亡。2015年12月18日,于佳鑫、马圆圆因涉嫌抢劫罪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起诉至法院。由于马圆圆家里并未请律师,法院依照规定给她请了法律援助。于佳鑫的父亲给他请了律师,他却并不领情,觉得“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觉得你对我好”。尽管于佳鑫母亲每次来会带不少东西,并告诉说这是你爸给准备的,于佳鑫却冷漠地说,“我知道这都是我妈故意这样说的,我不会感动的”。

大案纪实911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