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生命,从不为任何事而出现

subtitle
新经典 2021-08-01 23: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一篇故事:

* 本文为围绕“COCO精灵”展开的同人作品创作。本次同人创作已取得原作授权,文本为二次创作,与原作形象设定及故事无关,请勿转载、使用。

如果你活得足够久,如果你去过那片海岸,你或许见过Coco。

日出也好,日落也好,他总静静地坐在海边。蓝色的身体,让他像两只蓝蟹,因为扭打太久失掉力气,从此叠在一起永恒地休息。

Coco在海边坐了多久,无从知晓。谁又能了解一个从不为任何事出现的生命呢。他是一只奇异的精灵,不必饮食,没有冲动,或许有过义务但已忘记。他什么也不用做。

所以他很孤独。他时常望着,海里的鱼,天空的鸟,它们甜蜜地厮杀在一起。他时常幻想,躲在海浪下登陆的虫卵,都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怪兽幼体。他有时也期盼,去海的远方看海,那儿会有什么不同吗;可是远方的海会自己跑来,一波又一波。

就这样,因为实在没有必要,Coco从来没有动弹过。海的许多生命都曾对他好奇。海鸥来问过他,因为它们见Coco尖尖的鸟喙觉得亲切,却不晓得他来自哪里,是不是整天只有死鱼吃,才生得这副倒胃口的颜色。可是海鸥行动太快了——对Coco来说太快了——没等Coco反应过来,海鸥又飞走了。

长相奇特的月亮鱼也来找过他,因为它们听到大家都在讨论海滩上有一条蓝色的胖鱼,长得很奇怪,就好奇那是有多奇怪,和我比起来如何。可是月亮鱼需要很深的水,它们远远地看了一眼Coco——怎么长着鸟嘴!——就离开了。

一只八爪鱼来到了海滩上。它恐怕是八爪鱼里最笨的一只,竟然被自己的长脚缠住了。八爪鱼求Coco为自己解开。一开始,Coco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太久没动了。不过刚好八爪鱼也动不了,它只能再等等。

过了一天。

“嗨——朋友——蓝色的——你看看我的脚——”八爪鱼干渴坏了,吞吞吐吐地喊着Coco。

Coco从来没被谁找过,要让他明白有什么事和自己相关是很难的。不过,在他看了一天之后,对方再次跟自己搭话,他终于反应过来,对方是需要自己做些什么的。他犹犹豫豫地直了直腿,然后缓缓站起来,走到八爪鱼面前。

然后,又花了很长时间,才在八爪鱼慢吞吞的指导下,为它解开缠在一起的脚。

整个过程慢到差点害死八爪鱼。可就在八爪鱼快要缺水死掉的时候,Coco打了个喷嚏,洁净而盈着银光的水源从他嘴里喷泻出来,有一股泉水那么多,又救回了八爪鱼。

“你很——神奇哦。”八爪鱼感叹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Coco从来没被问过问题,也没有开口说话的需要,此时八爪鱼这么问了,他感受到自己要向对方那样说出来,便自然而然地发出了声音。

原来Coco会说话,原来他的一个喷嚏能救活搁浅的生命,甚至,原来他的手还算巧(只要你说得明白要求,没有他不能做的);后来,八爪鱼仍然经常绕住自己,Coco用一根手指就能把它分清楚。

除此之外,Coco能做的事情还有好多好多。

下雨了,你让Coco吹一个泡泡,你鼓励他,他就能吹到巨大,让所有不喜欢被雨点砸壳的螃蟹一起躲雨;

风太大,吹灭了灯塔上的灯,小动物们没有围着讲故事的地方,就让Coco抓住灯把儿去挂着,Coco悬挂起来会害怕,但他不怕自己害怕,只会因为害怕而脚尖冒出蓝白色的光,在黑暗里摆来摆去。

曾有一段时间,小动物们纷纷把Coco当成了许愿神灯,会跟他拜托“太阳能不能不要出来”、“我想嫁给那只海星”这样的愿望,结果发现Coco并不能做到,因为他只能从自己身上产生一些变化,只能改变那些事情。而且就连他的这些变化,要不是你向他提出,他自己也不知道还能这样。

如此懵懵懂懂,Coco有时也会被一些急躁的小动物呼来喝去。不过,它们都是一帮爱叽喳的小家伙,和这个刚吵完,又忙着和那个去吵,Coco经常见到某只刚对他发过火的小动物,转头就和另一只吵得更凶,反倒觉得自己被善待了。

总之,Coco只用什么也不说,大家就会忘记他。等到谁需要他的时候,等到大家热热闹闹的时候,等到各种“还是有这个奇怪的家伙更好”的时候,大家一定不忘把他叫上。

也有一些总是忙忙碌碌、脆弱的小贝壳,它们挺崇拜Coco,但因为它们自己常被海浪冲赶,对一切惴惴不安,就很爱忧心忡忡地问Coco:“你不会明天就走了吧?”

“去哪儿?”Coco总是这么回答。只有这简单的一个反问,不会变化,仿佛他不明白的事他永远没有往下想。

是这样的Coco,他从不曾离开海岸。

过了很久很久。有一天,海浪行得很高,海与天的空隙中,仿佛有一层晚霞色的、乳状的浓云,捏着拳头从空中吊下来。海岸上的许多小动物都吓坏了。

就在大家等待着天空是否要溶解崩塌时,从那里头,传出来一声高喊:“Coco——”

于是那可怕的浓云向下倾塌,一只只异色的拳头扑向海岸,寄居蟹、小海螺、弹涂鱼纷纷埋进沙里——然后天空没有倒在它们身上。一团水滴般柔软的触感,隔着沙子坐落下来。

小动物们只觉得舒服极了,就大着胆子探出脑袋。原来,是一群尾巴很短的深海水母从天空飞落。在它们中间,还有一个奇怪的家伙,长得和Coco简直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这家伙身上粉扑扑的,他一下就冲到Coco面前,对Coco说:“我拜托朋友们送我过来,从海的那一头,好远好远!”

“好远好远的那一头,海是一样的吗?”Coco一直对此很好奇。

“不一样,是海底的神树老头告诉我的。他告诉我海的那头有另一片海,还有另一个我。”

Coco懵懵懂懂地点头。

“说的就是你!”那家伙又说,然后揽住Coco的肩膀,自然地和他在海滩上漫步。

“我也叫Coco你知道吗?神树老头说,咱俩一见面恐怕要分不清,花了好久给咱俩想名字呢。他说我叫Coconi,你叫Cocono,其实都是他叩自己身上的木头发出的声音啦!”

Coco又懵懵懂懂地点头,想象着自己换名字之后的事情。过了一会儿,“你怎么能去海底,见到神树?”他迟缓地想起自己的疑惑。

“也是拜托朋友们呀。鳗鱼送我到它能去的地方,鲛鱼也送我到它能去的地方,海藻把我裹住扑哧一甩也是好一段距离,我反正什么也不会,全靠大家的。”

“但自从我知道了你,”Coconi继续说,“我下决心一定要来找你,我最好的朋友。我一路拜托所有能遇见的小动物,翻越了整片大海,终于来到你的面前。”

“我被大家拜托,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这片海岸。”沉默很久后,Coco说。

CREDIT

栏目策划:小新、糕糕

文本创作:椰子

本期绘画:画言所
后期制作:芋泥

特别鸣谢:海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