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以小打大和以大打小,中越海军在1974年的西沙海战中的不同表现

subtitle
万乘之尊 2021-08-01 22:07

前言:1974年1月19日,中国海军和南越海军在附近发生冲突有争议的西沙群岛。这场短暂但激烈的战斗让中国控制了南中国海看似不起眼的一小片土地和周边水域。这场小规模的二手战斗装备了过时的武器。战斗持续了几个小时,造成了少量的船只和人员伤亡。这场战役在海军历史上是默默无闻的,尤其是与过去的海上大战相比,事实上中国海军的行动远比西方描述的要复杂得多。有许多迄今为止不为人知的战斗细节,西沙群岛之战爆发于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当战争爆发时,中国国家还处于动荡政治的阴影中,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来说,这被认为是中国海军针对外部敌人的第一次海战,这场战役已经被铭记于心,成为中国海军“光荣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战争的前奏

西沙群岛距中国榆林以南300公里,距越南岘港以东370公里处,群岛由珊瑚岛、暗礁和分成两个岛群的浅滩组成,1947年,中国控制了永兴岛,与此同时法国非法将西沙划归越南,中国随后发表官方声明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此时中国和南越分别占领了西沙群岛的两部分。整个20世纪60年代,双方修建了规模不大的设施,并偶尔在岛屿周围水域巡逻,紧张的僵局一直存在。美国强大海军阻止了中国收回争议岛屿,1970年代。海上石油的前景加剧了争端。1973年中期,西贡将能源开采权授予西方石油公司进行地质勘察,中国也在1973年12月开始在永兴岛钻探油井,很快将中国和南越拖入了一场不断升级的危机。1973年8月,南越占领了南沙群岛的六个岛屿,一个月后又控制了那里十个岛屿,10月,两艘中国拖网渔船402号和407号出现在西沙群岛附近受到南越军舰骚扰,次日,中国发布了措辞严厉的声明,南海舰队提出收复敌占岛屿的军事方案获得批准,

1974年1月14日,南海舰队下令巡逻西沙,榆林基地成立了榆林基地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魏鸣森带领的海上指挥部,把271艇作为指挥艇,73猎潜大队大队长王克强、政委王崇云、基地作战处长王锡纯同船,73大队副大队长罗梅盛带领274艇作为预备指挥艇,1月15日,南越“李常杰”号驱逐舰侵入永乐群岛,包围了402和407号渔船,和中国渔民发生冲突,同时南越工兵占领了金银岛、甘泉岛和珊瑚岛,双方立刻开始增兵,由于南海舰队力量薄弱,几乎没有适合在西沙群岛执行任务的船只,仅有的065型护卫舰和南宁号护卫舰因机械问题出海,接到渔船报告后,

广州军区下令271及274号猎潜艇出发驶向西沙永兴岛,在永兴岛装上一个排民兵和给养后,于17日到达永乐群岛。705号船渔船也在17日夜运送一个排民兵到达永乐群岛,同时在广州的第389号和第396号010型远洋扫雷艇也在17日晚赶往海南岛满载武器弹药与补给品前往永乐群岛增援,389舰原本在大修,情况紧急也顾不上了,只有在航渡途中安装调试主炮,2艘新型的281、282号037型猎潜艇也从900公里的汕头基地赶到海南榆林基地加油后也前往永乐群岛,海军航空兵第22团和海南军区一个步兵营和一个85炮营也随时准备支援。

越南4号“陈庆瑜”号驱逐舰,5号“陈平重”号护卫舰和10号“怒涛”号舰队扫雷舰在1月17日抵达永乐群岛,“陈庆瑜”号驱逐舰还撞毁了中国407号渔船的左舷,271、274艇也在同日到达永乐群岛,18日,中国海军389、396舰到达,从17日到18日,双方舰艇展开一系列对峙和冲撞。晋卿、琛航、广金三岛的95名民兵与金银、甘泉、珊瑚三岛上的70~80名南越军对峙,18日21时,南越总统阮文绍收到中国海军船少、船小的报告时,以为中国会顾虑中美关系不敢还击,想要“捞一把”,于是向南越海岸巡逻司令何文鳄上校发电,下达19日6时25分夺占琛航岛,如中国开火就立即还击,“怒涛”号、“李常杰“号负责跟踪中国军舰,“陈庆瑜”号、“陈平重”号支援登陆,消灭渔船和小船,这份电报一经发出即被中国军队截获并破译,19日晨6时30分,军委西沙作战指挥所展开工作,18日23时,正在永兴岛补给的281、282艇收到命令前往永乐群岛。但由于281、282艇关闭了舰载电台没有收到命令,直到19日上午8时才收到命令,连忙出港向永乐群岛狂奔。

二:海上战斗

在“陈平重”号上的南越海岸巡逻司令何文鳄上校18日夜定下作战计划,将“陈庆渝”号和“陈平重”号和“李常杰”号和“日早”号分成两组,“陈庆渝”号和“陈平重”号在19日0时从珊瑚岛外侧绕道向西,然后向南到达琛航岛南部送步兵登陆,“李常杰”号和“日早”号留在珊瑚岛内,何文锷认为认为分兵可以迷惑中国海军,中国指挥员魏鸣森则认为南越海军的大型舰艇只在浅海区动转不灵,而中国海军的中小型舰艇在浅海区则机动灵活,应始终利用岛礁掩护在浅海区活动,一旦南越海军越过环礁立刻逼近利用机动性将其逼出。一旦南越海军驶出岛礁中国海军便脱离接触,1月19日,处于东北季风季节的永乐群岛薄云遮日,天很亮又没有太阳光直射,风力不大,海面连浪花也没有,船非常平稳。越南军舰从两个方向接近中国舰队,5时50分,中国海军嘹望哨发现南越舰队后,魏鸣森以四艘在前方,两艘在后方,集中兵力首先逼退“李常杰”号和“怒涛”号,6时57分逼退“李常杰”号和“怒涛”号后,389、396舰继续监视,271、274艇绕过琛航岛靠近“陈庆渝”号和“陈平重”号仅100米处

8点左右,“李常杰”号撞破了389舰左舷分罗经和部分舰桥受损,389舰拉开距离继续对峙,“陈平重”“陈庆瑜”号试图撞击271、274艇被避开,南越海军显然比中国海军大得多,“陈庆瑜”号驱逐舰在满载情况下排水量近1600吨,“陈平重”号护卫舰和“李常杰”号都达1766吨,“怒涛”号舰队扫雷舰排水量650吨,相比之下,中国海军的010远洋扫雷舰和海南级猎潜艇排水量分别是310吨和500吨,加起来还没有“李常杰”号的排水量大,

中国海军处于劣势地位,为了打破僵局,“李常杰”号强行驶过两艘中国船只,并放出两艘载有突击队员的橡皮艇登陆琛航、广金两岛,越南突击部队直接撞上了前一天在挖洞的据守的中国民兵,手持刺刀的民兵将越南突击队员赶出海滩,开枪打死了一名越南人,打伤了另外三人,迫使橡皮艇撤回母舰,由于无法在海上和岸上驱逐中国军队,何文锷向上汇报,9时30分,何文锷收到开火命令,立即重新排列成战斗队形将距离拉开到3000米左右,下令各舰各对应1艘中国军舰同时开火,何文锷认为突然袭击足以迅速击败所有中国军舰

10时23分,“陈平重“号和“李常杰”号分别在琛航岛和广金岛展开战斗队形,中国海军立即拉响战斗警报,魏鸣森命令抢先攻击威胁最大的“陈庆瑜”号。10时22分,双方距离2000余米,南越军首先向274号艇驾驶台开火,中国部队立即还击,冲向对手的战舰。更小、更快、更灵活中国船只有目的地寻求近距离格斗,这种战术接近敌人甲板上的主炮盲点,有效地消除了敌人火力的优势射程和杀伤力,越南试图与中国保持距离,但中国船只很快就贴了上来,

271艇第一批炮弹打断了“陈庆瑜”号主桅杆,“陈庆瑜”号MK34主炮当即故障,“陈庆瑜”号多次试图修理都失败,只能手动操纵的后主炮射击,“陈平重”号的40毫米炮击中了274艇驾驶台。政委冯松柏被弹片削掉后脑,当场阵亡,数分钟后,副艇长被周锡通40毫米炮弹直接打穿左胸,血喷出5米阵亡,这时274艇还中了5发127毫米炮弹,操纵系统失灵,通信系统被毁,带着烟火冲进越军编队,274艇艇长李祥福以口头接力传令使274艇在距离“陈庆瑜”号百余米处全速倒车,并趁机开火把“陈庆瑜”号后主炮打坏,271艇也冲上来开火,数分钟内把“陈庆瑜“号打了79个大洞和八百个弹痕,“陈庆瑜”号完全丧失了反击能力。

而396和389号则攻击“李常杰”舰,双方在彼此只有几十米远的地方扭打起来。在如此近距离的射击下,389号船员用轻武器扫射“怒涛”号舰上甲板,打死了船长阮文达,389舰机舱也被击中腾起大火,后住舱水线部分进水,身负重伤的舱段兵王再雄迅速赶来堵漏。由于水太猛不能堵住,浓烟将其呛晕牺牲,海水和火势向弹药库蔓延。此时一发炮弹命中弹药库,给养员郭玉东拖着断手爬到弹洞旁用堵漏塞堵漏,但无法堵住茶盘大小的弹洞,郭玉东用呢子上衣裹在堵漏塞上抡起大锤敲进弹洞,生命最后一刻将身体顶住堵漏塞,在烈火中被烧到和钢板粘在一起,舰长肖德万努力保持舰向与“李常杰”号的单挑,用85毫米炮击穿“李常杰”号主机舱,“李常杰”号受创820余处,396舰被击中11发,弹痕过百,最重的损伤只是右舷双25毫米炮,全舰只有3人受伤。396舰如有神助,一发40毫米炮弹从两名舰员中间穿过,一发炮弹命中驾驶台,驾驶台上9人无人伤亡,一发127毫米高爆弹在一名水兵1米处爆炸炸毁了救生艇船头,水兵毫发无损,

李常杰”号舰面起火后拖着浓烟逃逸,396舰立即追了上去,只有一台主机的“怒涛”号逃不快,被拖烟带火的389舰挡住,“怒涛”号拼命用76毫米炮和40毫米炮抵抗,跑了-阵的“李常杰”号发现396舰返回支援389舰,又回头试图解救“怒涛”号,一时间,389舰主机、副机舱、弹药库多次中弹起火,八名战士在抢险时牺牲,396舰从“怒涛”号左舷杀出,一直打到几十米时,炸飞了“怒涛”号舰桥,击毙了舰长魏文他,失去控制的“怒涛”号一头撞在389舰,撞出1米深、3米长的豁口,两艘战舰卡在一起航行进,389舰的海军战士抓起火箭筒、冲锋枪,手榴弹信号弹一顿猛打,水雷班长王成芳和报务班长牺牲,“怒涛”号刚脱离389舰,又一头撞在后甲板上,然后向西南方向漂去,396舰绕过“怒涛”号追杀“李常杰”号,389舰甚至拉出10枚深水炸弹准备和“李常杰”号同归于尽,“李常杰”号此时侧倾15度,浓烟滚滚,舰长黎文瑞苦苦哀求准许撤退,用一个引擎缓慢地退回公海

12时,何文锷下令“陈平重”号掩护“陈庆瑜”号掉头逃跑,中国战舰开始集中火力打击“陈平重”号,很快“陈平重”号的桅杆被打断,通信天线被摧毁。弹药舱被击中起火,主炮被击毁,左侧副炮供弹机被打坏,无法使用。右侧副炮勉强还能开火。何文锷只好命令给弹药舱注水以保住军舰。何文锷所在装甲指挥室被一发85毫米炮弹击中,他转移到战情中心也被击中起火,不得不亲自灭火,还被地图桌绊倒摔伤左腿,271艇也被命中4发炮弹,主炮故障,但舰体没严重损伤,389号严重损坏,船身倾侧严重,船员无法扑灭大火,尽管有爆炸的危险,402号和407号拖网渔船帮助这艘严重受损的扫雷船389号前往琛航岛抢滩坐沉,炮弹用尽的271、274艇开始装填反潜火箭弹,中国海军航空兵22团副团长杨建新带领4架歼-6战斗机也赶到,由于双方过于接近,担心误伤没有扫射,

11时30分,晋卿岛的中国民兵一阵欢呼,蓝灰色的中国281号和282猎潜艇赶到战场,何文锷惊恐万状,以为是这是中国的导弹护卫舰,南越舰队几乎所有炮位全灭,只有“陈平重”号还剩1座单联40毫米博福斯炮,中国海军还有1座85毫米炮、8座37毫米炮、2座25毫米炮和16座14.5毫米机枪和20%-30%弹药可用,2艘6604型猎潜艇还有重达73千克的火箭深弹尚未使用,11时20分左右,“陈平重”号与“陈庆瑜”号离开了现场,“李常杰”号退回公海,留下“怒涛”号瘫痪在羚羊礁东侧,12时12分,281号和282号赶到后三次攻击“怒涛”号,奄奄一息的“怒涛”号一边用仅存的1座40毫米炮射击,一边修复了主机,以9节航速逃跑,281艇和282艇抵近到550米处用57毫米炮射击了3分钟,12点30分“怒涛”号倾覆,14点30分沉没,由于担心空袭,中国舰艇没有救援落水越军,而是向琛航岛附近隐蔽,

“陈平重”号与“陈庆瑜”号在西边徘徊,但再也不敢试图重新与中国海军交战,何文锷也害怕空袭,下令“陈平重”“陈庆瑜”号驶往菲律宾,13点30分,南越司令部要求何文锷返回再战,何文锷只得申述惨状,14点30分,南越司令部又要求“陈庆瑜”号“李常杰”号返回岘港,“陈平重”号留下搜索幸存者,何文锷又反复申诉才获准返回岘港,“李常杰”号严重倾斜一度被要求冲滩,但舰员害怕被俘,拼死将倾斜超过20度的军舰开回岘港。南越海军作战副参谋长杜剑计划从岘港派六艘军舰进行报复,并计划动用所有的海、陆、空力量全力支援,杜剑想请求驻菲律宾的美国第七舰队也配合支援,可第七舰队没有任何回音,还拒绝了帮忙打捞生还者的要求,美国使馆的防务联络办公室还告诉越南人,大量中国导弹驱逐舰正在增援西沙途中,越南人被吓住了,放弃了反击计划。

三:后续

中国方面也担心敌方可能会增援部队进行反击,决定迅速采取行动夺回越南占领的岛屿,南海舰队为后续行动动员了232艘护卫舰、五艘鱼雷艇和八艘巡逻艇。榆林基地守备10团三个步兵连、一个两栖侦察队和武装民兵,共计五百人上岸,第一支舰队由四艘巡逻艇陪同402号和407号渔船运载着一个步兵连。四艘巡逻艇和396号扫雷艇组成第二舰队,船上有一个步兵连和一个侦察队,护卫舰兼作第三舰队和指挥舰,载着一个步兵连。

1月20日上午,在空军和海军航空兵115批400余架次飞机掩护下,第一支船队在金银岛集合,巡逻艇炮轰该岛,三个排乘坐橡皮艇和舢板进行登陆, 发起了收复甘泉、珊瑚、金银三岛的战斗,9时55分,陆军四连迅速地由运输船换乘舢舨,用木桨、铁锹一至用双手划船冲向滩头,作战中橡皮艇被击中,多人落水,幸得民兵协力救援,其他不到十分钟,二排就抢占了甘泉岛的滩头阵地。二排在一、三排的密切配合下,迅速插到岛中部,从正面进行攻击。六班班长梁仕军带领全班展开前三角队形,在灌木丛中搜索前进。突然发现越南人正呈横队卧倒在草丛里,还没等还手,六班左右包抄上去,大声喊着:诺松空页,越南人吓得直打哆嗦,举手投降。甘泉岛的战斗结束,

此后不久,第二舰队的巡逻艇和扫雷舰在甘泉岛开火,陆军五连和侦察队分别从岛子西南和东北两侧登陆。大约30名越南人撤退到该岛中部,钻进了灌木丛里的暗堡。战士们端着枪逼到暗堡跟前,喊着:“诺松空页”,越南人见大势已去,在枪夹上绑着一条白裤衩,伸到碉堡外面摇晃。被俘的人中包括指挥官范文鸿少校和美国驻西贡大使馆的联络官科什。当陆军另一个连队一举登上金银岛时,发现越南突击队已经放弃了阵地,南越派“芽庄”号坦克登陆舰搭载1个营的兵力赶到距离西沙群岛40海里后再也不敢往前,只好折返。

至此,中国军队成功收复西沙,389舰是牺牲最大的战舰,在大火自然熄灭后被拖回广州维修,396舰被命中11发炮弹,奇迹般地仅受轻伤,274艇被命中18发炮弹,简单维修后驶回榆林基地修理,271艇被命中4发炮弹。中国海军共牺牲18人,受伤67人,消耗各种口径炮弹16940发,14.5毫米机枪弹17270发,手榴弹26枚,南越海死亡53人,受伤16人,被俘48人,“李常杰”号和“陈平重”号在南越灭亡后逃往菲律宾,“陈平重”号被闲置,“李常杰”号服役9年,1985年退役闲置。“陈庆瑜”号被北越俘获,修好后命名为“大记”号训练舰使用。

战斗结束,受到战斗的失败刺激,越南总统阮文重威胁要升级。亲自到岘港视察军队,据称他命令南越空军轰炸中国在西沙群岛上的阵地,随后撤销了这一决定。与此同时,西贡向美国第七舰队请求援助,但未获成功,大国的利益已经超过了地区国家的利益,美国忙着撤军,没兴趣理睬南越的作战部队的事,中国人做好了越南人反攻的准备。榆林海军基地很快成为后勤中心,组织运送了大量弹药、武器、燃料、药品、食物、水和其他物资向守住西沙的守军提供补给,所有部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南海舰队033级潜艇158号潜艇22日离开基地,在岘港和西沙之间的海域巡逻,监视敌人的舰队运动,并从东海舰队派遣三艘01型“成都级”导弹护卫舰去支援,导弹护卫舰的出现,打破了西沙群岛附近当地海军力量的平衡,西贡很快意识到它无法扭转当地的新现实,并最终做出了让步。尘埃落定后,中国领导人开始考虑采取措施巩固中国在西沙群岛的存在,1974年7月发布了正式的防御计划,

中国海军击沉了1艘扫雷艇,击毁了3艘军舰,占领了3个岛屿,将整个西沙群岛置于中国的控制之下。这归功于中国海军的战术技巧和锐气,在速度、胆略和战略上一再击败其主要海上竞争对手,中国海上力量的准军事手段,包括民兵和拖网渔船对战场有直接影响,民兵在夜幕的掩护下潜入东南部岛屿,抢占了越南人的先机,并第二天就击退了企图夺取这些岛屿的越南人,同时可能为正规部队在大陆动员争取时间。最后,民兵组织还参与了夺取群岛的行动,这有助于确保中国对整个群岛的控制。402号和407号拖网渔船在开战的几个月前在西沙群岛维持了最初的存在,通过在这些岛屿上插上旗帜宣称对其拥有主权。这些拖网渔船属于南海水产生产公司,该公司自1955.9年以来一直在西沙群岛运营,负责对岛屿及其周围水域行使主权和管辖权,当越南人的军舰第一次到达西沙群岛时,拖网渔船向岸上总部发出警告,船上的领导也向海军当地指挥官提供战术情报。在战斗前一晚,这些军舰帮助将民兵转移,这些渔船在营救受损的389号扫雷艇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四:教训

西沙海战是中国海军“小艇打大舰”战术的颠峰之作,2艘猎潜艇和2艘扫雷舰击败2艘驱逐舰、1艘护卫舰和1艘扫雷舰,“陈平重”号和“李常杰”号是美国“巴尼加特”级驱逐舰,拥有1座127毫米主炮,2座双联装40毫米副炮,1座四联装40毫米副炮,4座双联装20毫米高炮,“陈庆瑜”号是美国“埃兹尔”级护航驱逐舰,拥有3座76毫米主炮,1座双联装40毫米高炮和8座20毫米高炮,“怒涛”号是美国“可贵”级扫雷舰拥有1座76毫米主炮,2座双联装40毫米高炮和6座20毫米机关炮,中方参战的271号、274号6604型猎潜艇拥有一门单联装85毫米主炮,2座单联装37毫米高炮和3座双联装14.5毫米机枪,389号、396号6610型扫雷舰拥有双联装37毫米舰炮2座,双联装25毫米舰炮2座,双联装14.5毫米高射机枪2挺,南越海军舰艇共有2门127毫米火炮,3门76毫米火炮,8门40毫米火炮和8门20毫米火炮,中国海军舰艇共有3门85毫米火炮,10门37毫米火炮,8门25毫米火炮,20座14.5毫米机枪,

南越海军Mk12型127毫米主炮有优良的防空能力,但射速和转向极慢,人工一次打一发,炮弹破坏力不足,274号猎潜艇被命中5发也无重伤坚持战斗到最后2座MK34型76毫米雷达火控全自动舰炮,射速能力远远超过127毫米舰炮,40毫米博福斯炮是对中国舰艇杀伤最大的武器,20毫米厄利孔机炮100米外穿深仅3~15毫米,对于军舰威胁有限,越军最有威力的是“陈庆瑜”号上的,中国6604型猎潜艇的85毫米主炮炮弹重量比南越的76毫米炮大得多,在海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14.5毫米舰用高射机枪表现不错,南越战舰均被其击伤多处,从技术上说南越海军规模庞大,但和所有美国训练过的军队一样,南越海军精神和物质上极端依赖美国,纪律涣散、贪生怕死,懦弱怯战,何文锷认为2艘扫雷艇只是辅助舰只,只要随便打几炮击沉271.274艇就能获得胜利,事实上6610型扫雷舰大得多,只是缺少85毫米主炮,何文锷不仅对中国海军一无所知,连“陈庆瑜”号有几门主炮也不清楚,他认为“陈庆瑜”号有2座MK34主炮,事实有1座,

中国海军早就在海峡战斗中总结出一套先打指挥通信设备,再攻击水线的打击套路,战前明确了详细的作战计划,战斗中中国军舰招招夺命,南越军舰则像乱抡王八拳,中国海军虽然处于极大劣势,但作战勇猛,无一人退缩,但这场战斗暴露了中国在南方的军事弱点,中国海军最有能力的舰艇属于北海和东海舰队。南海舰队力量结构薄弱,南海舰队几乎没有适合在西沙群岛执行任务的海战部队,三艘065型护卫舰没有准备好执行海上任务。只有潜艇和扫雷舰才有足够的航程到达战区,由于单程前往战区,燃料严重短缺,只有停在海上加油,但运输燃料的油船触礁搁浅,别无选择南海舰队命令157号潜艇作为替代。在将压载舱装满燃料后在水面上全速向西沙群岛冲去,在敌对状态下,这是一个特别危险的举动,如果海域被截断,很可能会引发在西沙的海军舰艇的灾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