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社交软件为什么没能帮你脱单?

subtitle
娱乐硬糖 2021-08-01 22:01

作者|刘小土

编辑|李春晖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七夕迫近,单身青年肉眼可见地慌起来了。

点开几大社交软件的广场,硬糖君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刷到“我还能在这儿脱单吗”的热帖。单身网友痛陈网络寻缘的革命家史,评论区里则是相互安慰、抱团取暖。有人仍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更多人则劝谏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全世界单身狗站起来,硬糖君在脱单话题上最有发言权。不是不努力,老妈都要感动哭泣。咱们数据说话——自2015年起,硬糖君用过不下十款社交app,接触过四五千名异性网友,探探、SOUL、UKI、积目总共收获了近三万次喜欢。然,至今仍未摆脱单身贵族的光环!六年啊,龙王赘婿都过两轮考察期了。

依社交平台们的标准,这些匹配已经上百次点亮过“亲密关系”。借今次机会,硬糖君一一拜访了这些失联已久的旧友。能联系上的大多数人也没脱单,偶尔上线随手刷刷、闲聊几句,基本放弃了线上社交。还有四十多个账号已一年没动静,查无此人了。

放到现实生活里,当代青年哪有线上这么多“恋爱资源”。这些年,爸妈长辈努力努力再努力,介绍给硬糖君的相亲对象都凑不齐俩手。不是说网络姻缘一线牵,支付宝、网易云甚至大众点评都能收获真爱吗?可我们认认真真搞社交的,想脱个单咋就那么难。

聊来聊去,问题可能还是出在社交产品本身。现有的热门交友软件系统过于庞杂,海量痴男怨女的红线在此缠作一团,慢慢被颜值、兴趣、规则等搅成死结,再难解开。咱们的姻缘绕太多弯路,早不知跑哪儿去了。

秩序混乱,你不说话

在年轻人眼里,世纪佳缘、百合网这些婚恋网站都是“上古时代”的玩意儿,土得难入法眼。

可以理解。婚恋网站兴起、繁盛于PC时代,页面简朴得跟请不起设计师一样。进场必须交钱,男女明码标价,75后、80后的玩意,年轻人用起来实在膈应。可这些网站也有它们的优越性:动机明确,从始至终只做给单身人士分发对象的生意。长期任务固定,用户按流程走是被动了点,但容易找到目标一致的对象,无非是质量有高有低。

而社交软件呢,走得是“小手一划(摇),恋爱我有”的路线。交友逻辑看似简单了,实际上,各家为了长久存活,都在疯狂给产品做加法,以此增加用户使用时长。普通用户如果难以跟上产品迭代的脚步,久而久之就变得越来越无法融入,出现许多消极反馈。

这是两种不同模式的游戏。婚恋网站任务明确、流程简单;社交产品功能复杂、规则繁多。前者的脱单效率理论上来说更高。而在交友软件里,用户没有一致且固定的行动主线,所有人都处于“散漫”状态,社区如同“沙盒世界”,你只能走哪算哪。

因此,几乎所有社交产品的广场里,每天都有人抱怨:匹配我的网友,为什么从不主动说话,甚至干脆不说话。再翻翻评论区,答案普遍是“不知道说什么”“聊不到一起啊”“原谅我,真的找不到话题”。

在同一社区里,有人偏爱扩列,有人热衷直播,也有人只看群聊,每位用户有着专属的“社交方言”,除非恰恰匹配到同好,否则很难形成有效沟通。开放性过强,意味着用户需要自己去创造“共识”,这个过程是极其漫长的。

尤其在社交软件争相上线“组局”“狼人杀”类似功能后,平台原先贴心设计的那套社交套话都失效了。对方热情问你“PAI戏嘛”“杀不杀”,你总不能无聊回复“吃了没”“照片本人?”吧。

这种情况下,许多人索性选择不说话,避免尴尬、失落。哪怕顺利开场,兴趣差太多,聊着聊着也没音了。经过大量无效匹配的折磨,用户的交友激情很快就被磨灭了,再没兴趣去用心结识新的陌生人。

不少网友告诉硬糖君,他们现在是偶尔登陆账号,在交友区猛划一通、火速下号,压根不看匹配结果。尤其是以颜值划定等级序列的产品里,匹配有时候只是自我确认的一种方式,用户通过“被喜欢次数”来获得满足感。

交友软件上,大家或许还在划好友、发动态、晒自拍,但他们已经变得沉默寡言、格格不入。成千上万次匹配算个啥?彼此撑死只是“喜欢之交”。

台前的我,脆弱易碎

只看表面,社交软件里的恋爱资源那是相当优质。满眼皆是俊男靓女,特别是积目、UKI这类定位年轻化的。

硬糖君一直非常困惑,貌比杨洋、迪丽热巴那样的神仙,真有空搭理凡人?反正我有自知之明,看到帅哥手指自动转弯,鲜少叨扰。听闻此举,好几位奔现老手连连吐槽硬糖君:别想太多,有些哥们走出探探、积目,你可能还觉得他高攀了。

这也不是全无道理。毕竟几大社交软件的“面基”话题下,“翻车经历”是永恒的热点。单身类的树洞和小组里,我们也会发现无数互联网爱情终结在见光死的宿命面前。有些人以为是脱单了,见面才发现是误会了。所以,面基是检验网络脱单成功与否的最低标准。

硬糖君深有体会。每次完成好友匹配时,对方常常欲说还休,扭扭捏捏半天才终于问出那句:“你照片修得不过分吧?”

呵,你说呢?过分我也不会承认呀。在这种普遍心理下,社交网络往往只能让人形成弱亲密关系,甚至是假性亲密关系。我六年积累的上百段“亲密关系”,半个月就能断得干干净净。

这种关系的脆弱性主要源自于用户的认知偏差。使用社交软件时,我们甘愿活在台前的幻象里,给自己和对方使用美化滤镜,刻意或麻痹到忽略台后的贫瘠现实。这大概就是社交软件们想缔造的“元宇宙”吧,《头号玩家》一样,虚拟世界俊男美女,现实世界废墟LOSER。

探探、积目代表的颜值交友软件里,男性和女性身处相互凝视、彼此“讨好”的状态。用户为获得更多注意,会通过模仿、学习、编造来重塑社交软件里的自我形象。

社交软件的用户具有唤醒价值,一定会对彼此的行动方式造成影响。直白点说,你现在用的照片被划概率超低,便迫切想要换张修得更好的;你看到广场挂人帖,便不自觉地自纠自查,及时隐藏类似槽点。

在这样的“社交演化”过程中,我们持续放大自身有利于社交的种种特质,哪怕只是伪装而已。网络世界,真假难辨。尤其是社交形象管理学兴起后,你想顺着历史动态去还原对方的真实形象都成为奢望——人家打注册账号那天,就开始营业了。

社交软件搭台,你我皆是演员。咱不断提高表现技巧,熟练掌握理想化表演、表达控制等手段,在互联网朦胧面纱下,遇见那段假象却难得的“感情”。然而,即便走到这种程度,线上情侣们经历的仍是一段假性亲密关系。当他们现实社交距离拉近,滤镜和神秘感彻底消失,面临的通常是无法接受的落差。

那些奔现失败的人们重新回到交友软件,吐槽着“前任”的多宗罪,感慨“面基才知道TA是那种人”。所以啊,交朋友就只能交那种关掉“滤镜”还能相互欣赏的。那些单身多年的朋友,懂的都懂,但做不到。

红娘在场,介入无效

每每有人发帖,自陈建号千日却门庭冷落,言语间尽是辛酸泪。但一通哀嚎后,总不忘借机征友、抱走首赞,简直让人心生敬佩。就冲各位这孜孜以求、百折不挠的架势,社交产品还大有可为。

说实话,产品经理也难做。用户脱单成功,可能一次性失去俩用户。用户脱单无望,怨声载道,闹得社区氛围紧张,容易劝退新人。他们只能尽量取舍权衡,在以更具价值的内容黏住用户的同时,逐步带领群众实现“恋爱自由”。

去年起,直播、短视频上相亲内容热了起来,引来无数网友围观讨论。嗅觉敏锐的交友软件也纷纷策划起“一周心动”“连麦交友”“快闪群聊”等活动,请来红娘月老小范围造福单身党。

相较于快抖上的直播红娘,社交产品的红娘概念更泛化,指的是可以制造话题、带带节奏的人,类似组局功能里的主持人。他们不定期上线主题活动,让参与者在放松状态下去表现自己,从而展示真实且独特的个人魅力。

海外社交俱乐部Grouper早有过类似玩法,组织三男三女线上配对、线下活动。这种情况下,一个社交局可以发展多边关系,从而增加两位玩家的相关性,使其有除彼此外更多的情感交集。

不过,结合实际情况来看,探探、积目、UKI几大软件对线上相亲(交友)的布局依旧单薄,多数属于阶段性实验,尚未摸索出一套稳定有效的运营策略。倒是直播、短视频那厢,互联网红娘各出奇招,场面那叫一个热闹又混乱。

采访中硬糖君了解到,二三线城市的青年对互联网相亲的接受度更高,一线城市年轻人则较为抗拒,这也和直播间的情况保持一致。这或许也是几大交友软件至今没能引爆直播相亲的原因所在。

而据亲历者所述,不少无良红娘打着相亲旗号,请来美女、帅哥引流做局,到处收割单身党。几千块钱交完,你好不容易加上心仪“嘉宾”的微信,对方一星期也回不了几次信息,还不如古早婚恋网站靠谱。

可见,互联网相亲虽说并非新鲜概念,但规则不清晰、模式不成熟,存在收费高、体验差、情感欺诈种种问题。社交产品的杀猪盘问题本就层出不穷,一旦全面尝试互联网相亲业务,无疑会面临相同、甚至更严峻的挑战。

顺便一提,或许是硬糖君最近频繁提及脱单二字,被“有心”的社交软件们听了去。最近几天,接连收到“对不起,我先脱单了”的推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硬糖君仍然奋战在网络交友的一线,为各位同学尝遍百草。六年未能脱单,硬糖君若成为社交软件的终身荣誉用户,不知算社交软件的成功还是失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