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5年美国科研团队就合成了冠状病毒!新冠病毒和它有没有关系?

2019年底,新冠病毒因其可怕的传染性,迅速在全世界多数国家肆虐。由于管控不力,除了我国以外的多数其他国家疫情仍然十分严重,对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虽然各国纷纷开始注射疫苗,然而最近以德尔塔为首的多种变异毒株传染性更强,大有卷土重来之势,各国也都被搞得焦头烂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卫组织列出的4种危害性较大的变异毒株

对于这种给全球各国造成巨大危害的病毒,科学家不断研究,以搞清这种可怕病毒的来源。随着对新冠病毒的研究不断深入,有科学家开始怀疑这种病毒人工合成的可能性。

那么,新冠病毒到底有没有可能是人工合成的呢?

目前,对于能否“人工合成新冠病毒”这一说法在科学界争议不断,有肯定和否定两个观点。

一、肯定方拿出可以考证的新闻作为佐证。

2015年11月16日,美国《The Scientist》杂志官网曾发布了一条新闻《实验室制造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争论》。文章显示,在2015年,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就在SARS基础上合成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可引发人类高传染性肺炎,并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科学界对该研究可能带给人类社会巨大风险展开争论。
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传染病研究员拉尔夫·巴里克也曾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介绍了他的团队如何利用在中国马蹄蝠中发现的SHC014冠状病毒的表面蛋白,以及导致人类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病毒的主干,来设计一种病毒(非典)在老鼠身上。研究小组发表在《自然医学》杂志上的研究结果显示,这种混合病毒可以感染人类气道细胞,并在小鼠身上引发疾病。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的病毒学家西蒙·韦恩·霍布森(Simon Wain Hobson)告诉《自然》杂志:“如果(新的)病毒逃走了,没有人能预测出它的轨迹。”

该新闻链接在这里,可自行了解: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lab-made-coronavirus-triggers-debate-34502?archived_content=9BmGYHLCH6vLGNdd9YzYFAqV8S3Xw3L5

新闻截图

从上述新闻可以得知,理论上美国最晚在2015年就有能力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合成出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冠状病毒!

二、否定方拿出令人信服的科学数据作为证据。

2020年3月份,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共6位顶尖科学家在权威的Nature Medicine期刊发文,指出了病毒的可能来源。

该学术论文指出,通过对新型冠状病毒进行基因分析发现,与其他已知的冠状病毒相比较,新冠病毒有三个不一样的特点。

1、与ACE2的结合方式很独特。
与SARS冠状病毒一样,新型冠状病毒也是与人类的ACE2结合,然后进入到人类的细胞,引起感染。可以简单理解为,病毒上面有钥匙,可以打开我们人类细胞上的锁,病毒开门之后,进入人体细胞。
然而,分析SARS冠状病毒和新冠病毒的受体结合域(RBD),我们发现这两种病毒受体结合域的结构,很不一样。受体结合域有6个氨基酸,与SARS的结合域相比较,新冠病毒有5个氨基酸是不一样的。
也就是说,新冠病毒采取了不一样的结合方式,进入到人类的细胞,尽管是同一个锁,新冠病毒的钥匙与SRAS冠状病毒的钥匙,是不一样的。
2、S蛋白上面有多碱基酶切位点。
S蛋白也叫spike蛋白,是冠状病毒表面突出的蛋白。新冠病毒的受体结合域也是在S蛋白上,S蛋白有两个亚基,S1和S2研究发现S蛋白的S1和S2亚基交界处有一个多碱基酶切位点(RRAR)。
这使得弗林蛋白酶和其他蛋白酶可以识别这个酶切位点,可以对S蛋白进行切割,这可能会打开S蛋白的结构。酶切位点的确切作用不知道,需要进一步研究,但是在流感病毒也观察到了类似的结构,酶切位点有可能会增加新冠病毒的致病力。
3、O-连接型聚糖结构。
与其他冠状病毒相比较,新冠病毒的S蛋白上面,还多了O-连接型聚糖结构。O-连接型聚糖结构,糖类可以与蛋白质进行连接。
O-连接型聚糖结构的具体作用未知,但是可以产生一个“粘蛋白样结构域”,以保护新冠病毒S蛋白上的某些潜在表位或关键氨基酸。
目前已知的是,一些病毒会利用粘蛋白样结构域作为免疫逃避的糖链屏障。也就是说,O-连接型聚糖结构可能会帮助新冠病毒提供保护,免受免疫打击。
这三点与众不同之处充分说明,新冠病毒最可能来自于自然选择,而不是人工合成!
主要有两个理由:
第一,独特的受体结合方式,以前从未出现过,自然突变的可能性更大。
在前面我们说了,新冠病毒虽然也是通过ACE2进入人体细胞,但是新冠病毒的受体结合域不同于SARS病毒,这种结合方式,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在计算机模型上面,这种结合方式是不太理想的。
换句话说,新冠病毒与ACE2的结合能力很强,但是结合方式是我们以前没有见过的,如果是人工合成的病毒,我们不太可能采取这样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结合方式,而是病毒自然突变的可能性大。
第二,未发现基因编辑的证据,不大可能是人工合成的。
如果新冠病毒是由人工合成的,我们进行了基因操作,我们应该看到对冠状病毒使用了反向遗传学系统,但情况并非如此,因为遗传数据显示,新冠病毒并非源自任何以前使用过的病毒骨架。
根据这两个最重要的证据,科学家们推测,新冠病毒不是人工合成的,而是自然突变导致的,并且提示有两种可能性。
关于上述两种观点,多数科学家都倾向于支持第二种,也就是认为病毒更有可能来源于自然,不大可能是人工合成的。

也就是说,目前的这种新冠病毒已经被证实和2015年美国科研团队合成的那种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直接关系。

虽然多数国家都认为该病毒更有可能来源于大自然,但科学家并不能排除该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

那么,新冠病毒有没有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的呢?

经过上述分析,我们已经得出了一个可信度很高的结论:新冠病毒来源于大自然。

然而,来源于大自然并不等于这种病毒不能人工定向培养!

对传统动植物改良技术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很多细菌和病毒都可以通过人工培养的手段,在实验室通过很多代培养,不断筛选出对人体细胞具有感染性、致病性的样本。这种培养方式就好比我们培养改良各种植物一样。通过多代筛选迭代,不需要采用基因工程技术就能培养出具有感染人体的高致病性细菌和病毒。

家猪是由差异较大的野猪驯化而来(定向培育)

这点也很好理解,几千年前,人类就通过圈养的方式驯养牛、羊、猪、狗等动物,经过一代又一代驯养,这些动物野性大大退化,变成了易于圈养管理的家畜。病毒也同样可以采用这种手段培养!

如果将病毒放在人体细胞培养基一直培养,依靠病毒自然变异,很快就能培养出对人体具有高致病性的可怕病毒!这个过程,只要做好保密工作,任何技术手段都无法查出它是来源于大自然的偶然变异,还是来源于生化实验室的定向培养!

关于这个观点,已经有很多间接证据可以证明!

最近多家外国媒体报道,意大利和荷兰的实验室重新检测了在疫情爆发前就已采集的血液样本,发现了通常在感染者体内才会出现的抗体。随即,“世界新闻网”称,2019年美军通过血液项目将新冠病毒带到驻扎于意大利等国的美军基地,致使当地平民志愿者成了最早的受害者。这则重磅消息瞬间点燃国际社会的讨论热度。
2019年6月起,美媒开始报道该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问题。7月起,包括该基地附近的养老院在内的全美多地,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几乎同时,2019年7月,美国威斯康星州大规模暴发“电子烟疾病”,患者的肺部CT部分区域呈现团状模糊的白色,已有超2000起肺损伤病例和59例死亡病例被归类为与电子烟相关。相关确切病因等信息仍不明晰。

2020年3月,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终于公开承认:美国2019年秋季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可能感染了新冠肺炎。

不少医生在看到美国“白肺病”患者的肺部拍片后发现,其症状与在全世界爆发的新冠肺炎患者的肺部拍片高度相似!因此,不少医生推测,2019年,在美国爆发的“白肺病”很可能就是“新冠肺炎”!

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基地

想要搞清楚国“白肺病”是否就是“新冠肺炎”,首先要先调查“德特里克堡”。事实上,早已有很多人对“德特里克堡”产生怀疑。

近日,据《中国日报》报道,对美国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展开调查的呼声日益高涨,多国媒体、专家和网友呼吁调查这个位于美国马里兰州、有着相当多“黑历史”的生化武器基地。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虽然新冠病毒不大可能是人工合成的,但不能排除人工定向培养的可能性!非常有可能是从哪个生化实验室泄露!虽然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是从美国的德特里克堡泄露的可能性,但由于没有证据,目前我们无法做出肯定结论!想要搞清楚“新冠病毒”起源,首先必须先调查美国的“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实验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