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起底职业“羊毛客”:公认的潜规则与造假产业链

subtitle
周到上海 2021-08-01 19:54

“只要你善于编故事、写评价,甚至可以通过‘薅羊毛’的方式,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在职业“羊毛客”眼中,“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随时都在发生。

为了做大畸形“薅羊毛”灰黑产业链,有人甚至开发了专门的小程序,方便商家和“羊毛客”间相互联系。

职业“羊毛客”究竟是怎样一群人?他们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商业潜规则?职业“羊毛客”

连衣裙、帆布包、精致淡妆……站在空空荡荡的南京西路818广场地下2层某快餐店内,说话温言细语的小D,看上去和普通白领,没什么不同。

6月6日中午,在广场地下2层,无视对面川菜馆嘈杂的长队,以及萦绕在快餐店周遭的循环广播:“亲爱的顾客,大众点评收藏本店铺完成打卡,可领取可乐一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D接到的订单

小D独自站在这家仅有一名食客的快餐店内,一番精打细算,为自己配了一套价值40多元的快餐:土豆丝、口水鸡、米饭……

除了这些外,小D还坚持让服务员为她点了一份炖蛋,即使店内当日炖蛋已被基本卖完,小D只能得到常规炖蛋的二分之一。

结账时,小D向收银员提出,这份炖蛋要用大众点评的团购劵买单。对于交易的双方来说,这是一个心照不宣的暗号:小D,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食客。

在小D支付餐费的一刻,两场交易正在同时进行。明面上,小D向商家支付了餐费,购买了自己的午餐;暗地里,商家向小D退还了这笔午餐费,但要求小D填写一份大众点评好评“套餐”:3到5张图、100字以上精选评论、以及4.5分以上的评价。

小D,是在南京西路上班的普通白领,也是一名兼职“羊毛客”。

这不是小D第一次参加“薅羊毛”活动。作为大众点评的Lv3(指大众点评会员等级)会员,由小D账号写出的好评颇受商家们的欢迎。她吃过免费鱼鲜馄饨、撸过免费的猫,娴熟地混迹在各大吃喝玩乐群中,以完成商家的指定“作业”为代价,换取免费的服务。

在“羊毛客”的世界里,小D并不算是个“高玩”,她有些后悔知道“薅羊毛”玩法太晚,好多评论都没有写,以至于账号的等级不算高,无法参加对会员等级要求更高的“薅羊毛”活动。

我是今年才知道的,是从小红书上看到的。”

小D说。她成为“羊毛客”只是个偶然。最初,她只不过是为了在小红书上寻找关于省钱的小技巧。

小D是这个群体中大多数人的缩影。在无意识浏览网页的过程中被诱惑,怀着好奇心开始了第一次“薅羊毛”,尝到甜头后一发不可收拾,有些人因此成了职业“羊毛客”。

在闲鱼平台,一名来自南京的职业“羊毛客”公开叫价:“大众点评Lv5,好好照相,认真写文。”他说,自己有三个大众点评账号,1个Lv5,2个Lv4,“探店70元,代发25元”。

在这个昵称为“tb1994”的“羊毛客”眼中,“薅羊毛”俨然是一门生意。他在闲鱼发布的6个商品,均与“探店”相关。

“可以(赚到钱)的,我本身很喜欢探店,意外发现这个还可以赚钱。”“tb1994”说。

像“tb1994”一样,利用“薅羊毛”赚钱的人还有不少。在闲鱼APP上搜索城市名加关键词“吃喝玩乐”,会发现一个专属于“羊毛客”的世界。

仅上海地区,以“吃喝玩乐”为名,实为“薅羊毛”相关的帖子就有数十个,这些帖子大多以大众点评、小红书、抖音、知乎等平台用户为目标,试图用免费的吃喝玩乐或金钱报酬,换取评论、点赞、刷量等服务。

公认的潜规则

常言道,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在“羊毛客”的圈子中,“天上掉馅饼”几乎随时发生。

“美味超值日式拉面,等级要求:DPlv5+/小红书1w+粉。餐标:80/人,车马费:50/号……”

“地铁站肇嘉浜路附近小吃;内容:单人套餐;等级:3-8级……”

在一个活跃的吃喝玩乐群中,每天数十条“薅羊毛”的信息在群中滚动刷屏,内容涵盖吃喝玩乐方方面面,一个“羊毛客”如果认真报名,甚至可以通过“薅羊毛”的方式,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

“红人”通告小程序,是另一个参加“薅羊毛”活动的有效途径。在这些小程序中,“薅羊毛”活动,被包装为“红人”通告活动。

▲一则免费染发的通告

“上海免费染发”,大众点评账号等级“Lv4-Lv7”、要求“一个月没写过美发点评”。

代品牌方在小红书上发图文,账号可以正常收录,5元至15元的收入……

这些显示在“红通告”、“咸豆通告”等小程序的活动,被小红书等“红人”博主们以“0粉素人”也可以“恰饭”(互联网语言,意为赚钱)的窍门推广。相似的信息,每天都有十数条到数条不等。

“薅羊毛”活动并不是真正无偿的,“羊毛客”们对此心知肚明。在享受免费服务的同时,“羊毛客”也必然需要按照商家的要求,完成一些“任务”。

▲享受免费服务的同时,也要完成“任务”

“教大家怎么参加一下群里的活动,这些都是我体验然后进入的优质群。”闲鱼用户“强强1004”说。

在闲鱼上,“强强1004”以出售本地吃喝玩乐群为生。他所出售的所有群,大多是高度活跃的上海本地“薅羊毛”群。

“我自己是Lv7,好多人的活动我也有参加。”“强强1004”说,“群里(活动)都是免费的,会给额度体验,多了自己付,所有体验都需要大众点评给好评。”

类似的要求也出现在各类红人通告平台上:

“发小红书带上指甲油,需收获7天内完成,需审稿。”

“时尚红女装博主招募,收货5天内出稿,配合改稿……”

“素人招募,需要天猫店铺拍单+好评。”……

隐藏在诸多如“审稿”、“配合改稿”等要求背后的,是一套公认的潜规则:“羊毛客”们,需要用商家指定的评论内容,作为置换免费服务的条件。

在这个圈子里,饱含赞美的评价、实际到店的行为,购买产品后产生的销量,都可以作为“报酬”用以支付商家的服务,而一个“羊毛客”账号的等级、评论的质量、粉丝的数量,则决定了他可以获得“免费体验”的额度,以及获得报酬的多少。

低等级的账号主人同样也可以“恰饭”。很多不要求真实到店的“任务”,对账号等级要求并不高。

“能写差评的来,等级没要求,写得真实,3星以下,优质点评结25。”“扫码关注公众号,佣金五毛……”“淘宝单 ,本金3.5,销量3一个。”……

代发好评、代发差评、代刷销量、代增加粉丝数……只要愿意,这里总有任务可以赚钱。

造假产业链

这是一笔“轻松钱”。

像小D参与的到店体验后给出好评的形式,是最容易被大众所接受的一种“薅羊毛”形式。

在这个类型的活动中,“羊毛客”只享受免费服务,并不会因为写好评赚钱。

拍4张照片,围绕菜品口味、服务、站在真实消费者角度写120字以上、推荐3个推荐菜,口味打5分,其他全打4.5分……”

这是记者亲历的一则“薅羊毛”活动,商家给出的经费是每人40元。

▲记者在体验过程中吃到的食物

因为40元仅够支付一个推荐菜的费用,记者不得不编造出其它菜式的口感,以完成商家交代的“任务”。

然而,撰写虚假好评,就如潘多拉的魔盒,一旦开始,事情就会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一旦“羊毛客”们接受了用好评置换到店服务后,那么,接受为“不到店任务”写好评,再置换金钱的逻辑,就顺理成章了起来。

此时,“羊毛客”的“瞎话”,已经从半真半假,变成了全都是假的。“薅羊毛”者的身份,也从单纯的“羊毛客”,变成了“网赚人员”。

在互联网上,这样的订单多如牛毛。在记者暗访期间,目睹了数十份这个类型的订单。订单内容涵盖考研培训机构、奢侈品鉴定、高端海鲜礼盒、品牌充电器、中医门诊等各种商业领域,评论和文章发布的平台也涉及小红书、知乎、抖音等多个平台。

付费请人说假话这一产业的活跃程度,令人震惊。

记者曾被人以2.5元一条的价格要求在小红书发布一条笔记,笔记的内容和图片都是支付者提供的,内容为:

我的(妇科)炎症属于比较老实的,就是一旦上火就会发作,发作一次可比我生孩子痛苦了……然后在小红书看到了雅安ting,到现在差不多用完了,没有复发……”

实际上,记者从未使用过这款产品,也从未生过小孩。

为了做大畸形“薅羊毛”灰黑产业链,有人甚至建立了专门的小程序,方便商家和“网赚人员”间相互联系。

一个名叫“呱太平台”的小程序,就专供商家发布有偿点赞、评论等“任务”。这个平台自称可以为小微企业,提供高效、快速、稳定的推广,能为商家提供点赞、流量、转发以及粉丝。

▲“呱太平台”的介绍

记者在“呱太平台”上随机领取任务后发现,这个小程序,实质就是将一些分散在各处的“不到店任务”汇总起来。

例如,在一个名为“知乎评论”的任务中,记者被要求随机选择诸如“我也买了足宜舒,用了大概一个月了,脚气确实慢慢在变好了”、“用了楼主的方法以后我脚气没了”等三条评论中选择一条,用自己的账号评论在指定的知乎问答中。

如果完成“任务”并通过审核,记者可获得5毛钱,累积到几块钱后,收益可以从“呱太平台”上提现。

在“呱太平台”,每天都有上百条“任务”等待领取,内容涵盖“快手关注”、“微博超话助力”、“拼多多红包”、“小红书点赞、收藏、评论、举报”、“微信视频号点赞、评论”、“知乎点赞、评论、举报、关注、收藏”、“抖音点赞、关注、评论”等。

幕后的主导者

“薅羊毛”畸形灰黑产业链繁荣的背后,是商家和“羊毛客”之间的一场共谋。而在这场共谋中,商家扮演了绝对主导者的角色。

以最常见的用好评置换免费体验为例,“羊毛客”们想要免费体验,离不开商家从上到下的配合。

到店和服务员说是章粮先生预定的,每人按照1人100额度点,用餐后不用买单。”

在记者暗访参与的一次“薅羊毛”活动中,活动的组织者这样告诉记者。

▲“章粮”先生预定的如同一个交易密码

在记者暗访过程中,“章粮”这两个字好似一个交易密码,几乎餐厅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服务员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记者吃饭不付钱的举动。

“真的不用付钱吗?”离开餐厅时,记者特意反复询问。餐厅里的服务员回答的十分坚定:“不用,直接走就好啦。”

在商家眼中,源源不断的“羊毛客”,其实是为刷好评的职业水军或人肉刷单员。

在一次参与“薅羊毛”活动的暗访中,有商家承诺,如果可以为其拉来更多的“羊毛客”,记者可以在领取免费的服务之外,获得额外的奖励:“你这边比较期待一个怎么样的政策,我可以和投资人讲一下。”

在商家鼓励下,许多资深“羊毛客”会利用自身对“薅羊毛”圈子的熟悉,成长为专门为商家招揽“羊毛客”的“中间商”。

每个“中间商”手中,都存有大量吃喝玩乐群等渠道,他们会将从商家手中接到的订单,通过这些渠道派发给“羊毛客”中,从中抽成赚钱。

一些做大了“中间商”,甚至成立了公司,并以“MCN机构”、“代运营机构”的名义展开运营。

▲一些“中间商”以“MCN机构”、“代运营机构”的名义经营

那么,商家为何如此热衷于组织“薅羊毛”活动呢?

这是因为“羊毛客”们可以为商家带来肉眼可见的收益。

一些自诩专业的运营机构,是此类活动最忠实的鼓吹者。在一些小红书运营机构口中,对素人进行广告投放,是其投放策略中重要的一环。

“素人意味着口碑,口口相传。”在一篇关于小红书投放套路的知乎问答中,一业内人士这样回答。

比起报价昂贵、审核严格的小红书品牌合作人,廉价的素人更容易营造“好评如潮”的效果,由此衍生的小红书代写、代发产业链,屡次被媒体曝光。

同理,雇佣代发账户在知乎上发软文,也能给商家带来不菲的收益。一名专门做知乎推广的商家告诉记者,通过大量招募代发账户发布软文的形式,可以起到铺广告的作用。

“每个月60篇,持续两个月,这样知乎上就有大量你的品牌宣传文章,百度也会收录一些,但可能排名比较差。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大量的广告铺放加知乎的推荐机制,展现给精准用户起到宣传作用。”他说,不只是大公司可以通过雇人发软文得利,一些小微企业,也可以通过雇人发软文的形式,获得客源。

在暗访过程中,记者曾以网友的身份,随机联系了两条曾雇人在文章下方刷好评、点赞的知乎文章作者。

在收到记者问询后,这些看似只是在做经验分享的文章作者,在私信中立即将其推荐的教育机构、医疗机构联系方式发送了过来。

这些联系方式大多是个人微信账号,没聊几句,就开始进行推销。

对于大众点评商家而言,找级别高的账号刷好评,还意味着可以提升商家星级和排名。

在美团大学餐饮学院商家小讲堂的主讲人张满洋看来,一则评论发布的时间、写评价人的星级、评论长度以及图片数量,都会影响这则评论的权重。

对于商家而言,找级别高的账号刷好评,获得的收益远远超出成本,因为15%的消费者会通过商家列表页进入商铺,而评价会直接影响商家在大众点评商家列表页的排名,排名低意味着没有点击,失去曝光,失去浏览,失去订单。

日益明晰的共识

为了刷流量、编写虚假好评,商家与“羊毛客”之间的这场共谋,看似没有损害其他人的利益,甚至还令“羊毛客”收获了想要省钱的小实惠,但这样做的结果却是让各类商业平台充斥着谎言,让消费者无从辨别真伪,进而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破坏了整个市场诚信经营的基本准则。

在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郭振伟律师看来,“羊毛客”通过撰写客观、真实评价获取免单的行为,属于商家合法的营销手段,并不违法。

但是,如果“羊毛客”明知商家刷单炒信,仍按照商家要求有偿虚构交易、撰写虚假好评、编造用户评价则是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行为,不仅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还攫取了其他经营者的交易机会,使得诚信商家受到排挤,扰乱了市场公平、正当竞争的交易秩序。”

郭振伟律师指出,“羊毛客”明知该类行为涉嫌虚假宣传却仍然参与的,属于共同侵权人,在追究商家或刷单组织者的相关责任时,参与刷单的“羊毛客”也负有连带赔偿责任。

而“羊毛客”专门组建刷单团队,为网络电商提供刷单服务,组织虚假交易、进行虚假宣传的行为,甚至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名互联网从业者直言,一个个虚假刷单、虚假评价看似不起眼,却可能像一个个蚁穴那样,毁了整个市场公平竞争的堤坝。

在这种共识下,整个社会对“薅羊毛”等网络灰黑产业的态度日益明晰。

2021年3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6家涉嫌从事刷单炒信、组织虚假宣传的公司展开了集中执法行动,因为这些公司涉嫌根据商家指定要求编写虚假好评、刷流量,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2021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林广海在最高法发布会上介绍,为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人民法院通过案件裁判严惩网络刷单炒作信用、身份盗用、“薅羊毛”等网络灰黑产业及不诚信行为。

与此同时,各大商业平台也开始行动起来,从制度、技术等层面,封堵编写虚假好评、刷流量的漏洞。

在大众点评,参与商户、品牌商或第三方免费试吃、试用样品等换好评活动,一经发现,商家和评论撰写者均会被平台处罚。

在小红书,创作者在分享和创作过程中,受到商家提供的赞助或便利,需申明利益相关,违规发布推广笔记,将会被警告乃至处罚。违规推广笔记也会被限制曝光。

在知乎,发布垃圾广告内容会被《知乎社区管理规定》列为可能会采取删除违规内容、暂停或终止违规用户账户功能的不良行为。

如今,在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下,职业“羊毛客”的工作正变得愈来愈隐蔽。

▲职业“羊毛客”的工作正变得愈来愈隐蔽

“群里的活动不要发朋友圈,到店以后也不能提及自己没出钱,就把自己当成真实的消费者哦。”近日,在强强1004”整理的吃喝玩乐群使用攻略中,这一点被醒目地标注出来。

为了模拟真实消费者的行为逻辑,每个参与“薅羊毛”活动的人都被要求学会“做路径”

所谓“做路径”,就是效仿真实消费者思考方式在APP上完成一系列搜索动作,防止被软件识别出作弊。

找几家店进去浏览一分钟以上,通过关键信息找到目标店铺,进去后浏览一分钟以上,游览包括推荐菜、评价、团购、位置地址……”

为了强迫“羊毛客”们认真“做路径”,“中间商”们甚至不会直接告诉“羊毛客”们目标商铺的名字,而是给出诸如位置、推荐菜等关键信息,逼迫“羊毛客”们像真实客户一样,自行搜索。

“羊毛客”们很清楚,一旦演得不够真实,被系统识别出作弊,他们和商家都要被处罚。

一名大众点评V8账号用户告诉记者,他现在已经基本不再参加这类活动了。

“这是不符合规则的,平台会打击的。商家邀请‘羊毛客’过来,商家会被处罚,‘羊毛客’也会有问题。”他说,“一旦平台发现你参与过此类活动,可能会把你的账号等级降级,甚至不再让你参加官方组织的活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