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去了趟村里的发廊后,被吃干抹净了,把细节讲出来,求别骂

subtitle
趣史闲说 2021-08-01 19:43

赌钱这事,十赌九输,李琳是知道的。但陈丽最近赢了不少钱,衣服包包成套成套地买,不要钱似的。她一开始还以为她那小破发廊那么挣钱呢,一问才知道,她这是玩麻将赢来的。据她说,手气好的话,她一晚上赢来的钱,能抵得上她发廊小一周的收入,听的人怪眼红的。看着李琳嫉妒羡慕的样子,陈丽翘着个二郎腿,歪了歪头,带着点玩笑,又带着点诱哄地对李琳说,“要不你也来玩两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图个乐呵。”李琳瞧着陈丽那小嘚瑟的样子,也不是没有动过心,但她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毕竟她不比陈丽,陈丽是个寡妇,她老公前些年出车祸走了,一儿半女也没留下,她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干啥都不打紧。

但李琳是有老公有孩子的。她老公杨军是个跑船的,一年四季都在海上飘着,活累又辛苦,常年见不着人。但他赚得多,到底没苦过李琳和孩子,自从嫁给杨军,生了阳阳后,李琳就没出去给人干过活。现在孩子上了中学,住校,用不着李琳操心,日子也总算清闲了下来。他们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因为杨军能挣钱,也不愁吃喝,李琳本来没打算给自己找这个麻烦,冒这个险的。但她没想到,杨军她妈那么过分,净不干人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是李琳她弟快要结婚的时候,女方家里想让他们家在县城里买个房。她弟这些年出去打工存了点,但给了彩礼,再除去婚礼七七八八的花销外,首付还差个小十万。李琳是做姐姐的,这事不可能不帮。杨军这些年赚了不少,都在李琳这保管呢,她便想说,他们这次先给他垫上,以后她弟弟有钱了,再还。这事,杨军是同意了的。但她婆婆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风声,钱刚给出去没两天,她二话不说就杀到了她家。家里没别人,就李琳和她婆婆两个。因为李琳不赚钱,她婆婆本来就不喜欢她,现在见她补贴娘家,心里更是不爽,一见面还没坐下呢,就阴阳怪气地说,“听说你把我们小军赚的钱,拿去给你弟买房了?”李琳被她劈头一问,愣了好一会,而且她话说得难听,李琳听了也不爽。但念着她是杨军的亲妈,李琳忍了忍,还是赔着笑跟她说,“妈,不是给,是借,等他有钱了,会还给我们的。”但她婆婆得寸进尺,听了李琳的说辞,眼睛一瞪,手一伸,恶声恶气地说,“借的?那欠条写了吗?在哪里?你拿出来我看看。”一副看不到欠条不罢休的样子。李琳直接被她噎住了,这钱是借给她亲弟弟的,不是什么外人,还要写什么欠条?显得生分还伤感情,说出去也不好听。而且她弟的人品她是信得过的,不是那种昧着良心不还钱的人。但她婆婆不听,一手指着她,便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不是你赚的钱你自然不心疼,我儿子累死累活赚这点钱容易吗?小10万你说给出去就给出去了?你说你是不是就想趁我儿子不在,吸干他的血?”反正说一千道一万,她婆婆死活要她去要欠条,不然就把钱拿回来。李琳被她气得够呛,见她蛮不讲理,就不想理她,但她没想到她婆婆在她这要不到,竟然直接打电话跟她妈要!

她婆婆在电话里跟她妈妈说了什么,李琳不知道。但她婆婆一向尖酸刻薄,为人斤斤计较,李琳用脚想都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她弟弟更是吓得第二天就把欠条给她送过来了。他一边把欠条往她手里塞,一边说什么,欠条...一开始就该打的,是他没考虑周到。如果不是家里实在拿不出来了,他也不会跟她借,还说等他手头宽裕了,钱,他一定会还的。一下子,就把他们的距离拉得好远,李琳听了心里难受得紧。她弟几乎是她看着长大的,她比她弟大了不少,但两人从小关系就好,小时候一群人里,就属她弟年纪最小,个子最小,但只要有人敢欺负她,她弟都是第一个冲上去的。就连她结婚了,每次给她儿子的压岁钱,他这个舅舅向来给的都是最大的。可她呢,现在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啊?看着她弟窘迫的样子,她多想说一句,“打什么欠条啊,都是一家人,不用打了,姐信得过你”。可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钱不是她挣的,她没有做主的权利。所以,哪怕欠条再烫手,再伤人心,她都得收着。

经过这个事,李琳才知道杨军家这样防着她。

说到底,还是钱的事,杨军家里觉得李琳不赚钱,吃的喝的用的,都是杨军的,所以瞧不起她。

特别是她婆婆一直嫌她花钱多,动不动地就挑她的刺。

可这次她不仅欺负她,甚至还欺负到她娘家头上,一点脸面都不留。

忍了那么多年,哪怕是个泥人都有脾气了,李琳也不想再忍了。

看阳阳上学了,她时间多,便打算找个活,自己赚钱,让他们也知道她李琳不是离了杨军就活不成的!

但陈丽听了却笑她异想天开,说这小破县城的,能赚什么大钱啊,混口饭吃就不错了,要真有钱捞,她老公也不用往外面飘了。

李琳想了想也是,莫名地有点沮丧。

陈丽看她无精打采的死样子,有点恨铁不成钢,瞧了眼旁边没人便凑到她耳边说,“要不,你跟我去玩两把?玩小的,输不了几个钱,万一运气好,说不定能赚不少,不比你给人打死工强?”

这一次,李琳动心了。

杨军的钱都在她手上抓着呢,她婆婆虽然不爽她,但也耐不过她是杨军的老婆,是孩子他妈。上次要不是杨军说漏嘴了,也不会有后面的事。

这次,她只要不跟杨军说,偷摸着去试上一试,保管神不知鬼不觉。

而且,万一呢,万一是个发财的捷径呢?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一次,她想搏一搏。

李琳运气不错,一开始没少赢。

她没敢玩大的,都是从最小的开始,但哪怕是最小的,一晚上下来也有好几百,在小县城里,很多人干上一整天,累死累活都赚不到这个数。

所以,她觉得自己有这个天分。

但赢得多了,这点小毛小利的她就有点看不上了,慢慢地越玩越大。

但筹码大的,赢得多,输得也多,一把下去,几千块钱就没了。

玩了一个来月,李琳有输也有赢,但她算了个总数,发现这一个月不仅没赢钱,还搭进去了七八万。

她慌了,去找陈丽,但陈丽却不太在乎,说赌场就这样,有来有去,得看长远些,如果她扛不住了,也可以收手。

但搞出了那么大个窟窿,李琳哪还收得住手,一心只盼着把钱赢回来。

不过掏出去的钱哪有那么容易往回捞?李琳在麻将桌上泡了大半年,一直是输的比赢的多,她输得越多,越不甘心,便越赌越大。

可她怎么都想不到,她钱还没捞回来,她儿子就出事了。

阳阳得了脑瘤。

这事其实在暑假的时候就有症状显示的,他老是动不动就有轻微头疼,有时候还会想吐。

这些阳阳都跟她说过的,可那时她老输钱,急红眼了,慌得不行,一心只想把赌输的钱赢回来,所以阳阳说的话她都没放心上。

她还怪他,怪他玩游戏,怪他看电视,怪他不听话。

可现在隔着玻璃窗,看着孩子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李琳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是她不好,是她这个当妈的不称职啊。

而且治这个病,需要化疗,需要动手术,得花不少钱,但杨军这些年留下的积蓄,都被她败得差不多了,这可怎么办是好啊?

看着银行卡里所剩不多的余额,李琳哭着瘫在了地上。

而这事,杨军是回家的时候才知道的。

杨军一听说阳阳得了脑瘤,吓得跑完了最后一趟船后就紧赶慢地赶了回来。

输钱的事,李琳一开始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就一直瞒着,这还是他自己去查了卡里的钱才知道的。

杨军跑船十几年了,累死累活,没过过什么舒坦日子,但也挣了不少钱,前些年还在县里买了房。

但除去买房的,借给李琳她弟的,卡里估摸着还能剩个三四十万,就算住院花销大,也不至于半个月就花了三十多万,而卡里只剩五万不到。

看着卡里的余额,杨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确认是真的后,他慌了,打了个凭条,拿着卡跑回家问李琳是怎么回事?

而李琳看到凭条也瞒不下去了,她抱着杨军的胳膊哭着说,“都怪我不好,我不该去赌的,怎么办?没有钱,我们阳阳要怎么办啊?”

她一边哭,一边磕磕绊绊地把她玩麻将的事都跟杨军说了。

她最近也急得火烧眉毛,给阳阳缴了几次费后,看着卡里的余额越来越少,她真的害怕了,她怕因为自己的一时私念,断了她儿子的活路。

杨军却越听越觉得荒唐,他们家好几辈人都是农民,别说赌钱了,买个贵点的东西都得犹豫好久,看着卡里的余额,他不用想都知道她输的不是小数目。

他一把挥开了李琳的手,挣扎着问她输了多少,当听到她说输了快三十万的时候,他火气就压不住了,蹭蹭蹭地往上冒。

“三十万?李琳你疯了吗?那么大一笔钱,这我他妈得累死累活干多久你有想过吗?你真是把人不当人,不把钱不当钱啊?”

杨军气得把茶桌上的玻璃水壶都给砸碎了。

可看着满地的玻璃渣,李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杨军刚回来的时候,念着她照顾孩子辛苦,还整日对她嘘寒问暖的,但知道这件事后,他成日里对她冷着个脸,话都不愿意跟她说。

更要命的是,这个事瞒不过去了。

杨军他家里知道了,一家子都挤了过来,一副要开堂问审的样子,而且她婆婆还把她爸妈找了来,说让他们看看,他们养的好女儿。

她婆婆还当着她爸妈的面,一遍遍地骂她说,“不知道哪里养来的败家玩意,就会糟蹋钱,我儿子挣得这点血汗钱都被你霍霍完了,我看你就想要他的命,不是娘养的东西。”

她爸妈听着脸都憋成了猪肝色,青一片红一片的。

但她婆婆还不解气,挣扎着冲到她跟前就想给她个耳刮子,她弟弟看不过去,拦了下来。

两家人推搡着,差点打了起来。

看着被弄得鸡飞狗跳的家,李琳羞愧得心都在滴血,她哗地一下子跪在地上,边扇自己耳刮子,边骂自己,“我不是人,是不好,都怪我心被狗吃了,着了人家的道。”

她跪着便挪到大伙面前,给大家磕头,“你们打我也好,骂我也好,都是我活该,可是求求你们了,救救阳阳好不好,他是无辜的啊。”

磕头声一下一下地在房间回荡,彷如声声忏悔。

但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两家人都是务农的,不是什么殷实家庭,拿不出什么钱来,李琳爸妈把棺材本都掏出来了,但还是远远不够。

没办法,李琳只能厚着脸皮跟杨军挨家挨户地找亲朋好友借。

本来杨军跑船的,钱挣得不少,在大伙眼里,他们算过得不错的,就算孩子病了,也不该落到这个地步。

有的朋友是好心,问他们怎么回事?

杨军怨恨地看着她,而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啊,杨军累死累活才存下的这点钱,怎么就被她霍霍掉了呢?

好好的日子,怎么就过成这样了呢?

李琳已经记不清了,一时的利欲熏心让她走了捷径,但这世上哪里有捷径可以走啊?

李琳这次是真的后悔了,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