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登的基础设施投资该如何筹款,或放弃财政责任

subtitle
第一财经资讯 2021-08-01 19:28

如何支付拜登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法案,是美国两党谈判的主要绊脚石。

刚刚过去的一周,美国两党达成了一项规模约为1万亿美元新方案,极大地增加了美国要投入道路、桥梁、交通和机场的支出。支持者预测,该方案最终将通过参议院和众议院,到达拜登的办公桌,并由他签署成为法律。

但无论新方案如何规划,一个始终未能谈妥的问题是,美国将如何支付这笔费用。由于共和党坚决反对给公司和富人增税,而民主党不愿意对较低收入的其他群体增税,双方在这1万亿美元的筹资来源上共识并不多。

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该法案将利用未被使用的失业保险救济资金和联邦紧急救济资金。其他被提出的筹资来源还包括寻求新的公私伙伴关系(PPP),拍卖5G频谱的收益,以及打击逃税和失业保险欺诈的结余。

据专家分析,上述清单中的方法过于乐观,其中一些收益并不高。尚渤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兼基金经理王磊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政府推出这么大规模这么强有力的刺激措施,如果要平衡收支,必须在若干年以后通过增加税收的形式才能达到。”

“花钱是在前端的,收钱是在后端的,希望前端能产生一些社会效应或社会收入,但都必须通过收税的方式才能达到一种财政的平衡。但是在进入2022年中期选举之前,一些大的刺激措施或者税收措施都很难推出了,因为这些政策的争议很大。”王磊称,“尽管需要财政平衡,但历史的案例往往告诉我们,政治家在最后的关头,可能会选择带着更大的不平衡往前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目前的筹资清单可能并不靠谱

该新法案将在原有基础设施投资之上,在八年内增加约5500亿美元的支出。其中,将有1100亿美元用于道路、桥梁和其他此类项目,730亿美元用于电网,650亿美元用于普及宽带接入,550亿美元用于清洁饮用水,420亿美元用于港口和机场,以及75亿美元用于电动汽车的全国充电站网络。该协议还包括用于公共交通的390亿美元。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他希望基础设施法案和预算决议能在8月休会前通过。

对于上述筹资来源,美国负责任的联邦预算委员会(CRFB)高级副总裁兼政策主任戈德温(Marc Goldwein)表示,2020年新冠救济基金中未使用的资金目前总计约1万亿美元。“粗略地算,可能有大约1万亿美元的新冠资金还没有被分配或支付。”戈德温称,“但这并不意味着这1万亿美元都可以供该法案使用,其中一些钱只是还没有被使用,因为它是随着时间进行分发的。”

戈德温说,这意味着这些未使用的救济基金中实际将被重新利用的资金数额“可能相当小”,可能低于1000亿美元,接近500亿美元。

寻求敲定基础设施法案的两党立法者希望将200亿美元用于新建基础设施银行,通过公私合作吸引投资。据美媒报道,200亿美元的资金将大大吸引来自私营部门的资金,并可用于支付绿色能源项目,如风能和太阳能。美国政府正指望这些绿色项目帮助遏制气候变化,并实现拜登的净零碳目标。

但据三位熟悉讨论情况的人士透露,由于共和党人反对一项旨在提高工人工资的条款,所以民主党人也威胁取消创建基础设施银行的计划。

此外,戈德温补充说:“我不认为公私合营会带来真正的回报,我认为它们是用更少的钱获得更多的基础设施,并使联邦资金发挥更大的作用。”传统上,公私合作关系使用政府资金,以吸引私人资金进入项目,如果全部成本由私人投资者承担,这些项目可能算不上好的投资。

白宫还指出,可以通过加强美国国内税务局的执法工作减少税收缺口。在最初的两党框架中,如果为国税局的执法预算增加400亿美元,预计将额外退还1400亿美元的未缴税款,净收益为1000亿美元。

美国律师事务所Venable立法与政府事务合伙人布隆奎斯特(Michael Bloomquist)说,多种筹资机制须经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批准。但是,共和党人反对为美国税务局增发资金,因此该提案遇到了障碍。

白宫此前还表示,立法者还计划从5G频谱拍卖收益和一系列各种费用和销售中收取,比如使用石油储备的战略销售,提高联邦汽油税等。布隆奎斯特说,提高联邦汽油税也不太可能成为筹资来源,自1993年以来,汽油税一直没有被提高,国会不愿意建立一个基于车辆行驶里程的税收。

参议院的计划则设想对加密货币投资者实施更严格的规则,以筹集更多的税收。根据该计划的摘要,这些规定将从加密货币交易中额外筹集280亿美元。该提案将对加密货币经纪商施加更多规则,以向美国国内税收局报告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数字资产交易。但加密货币行业的一些高管对该提案作出了消极反应,并表示公司没有能力收集该计划所要求的信息。华盛顿贸易集团区块链协会的执行董事史密斯(Kristin Smith)认为,该计划可能会将一些公司推向海外。

无党派智库税收政策中心的政策专家格莱克曼(Howard Gleckman)对此称:“(立法者)认为他们可以拿着这样一份提案清单来支付1万亿美元或5000亿美元的计划,这简直是白日梦。他们没有机会从这样的清单上得到它(资金),这种筹资思路不是增税也不是减支,只是一厢情愿和幻想。”

布隆奎斯特预测,基础设施法案将在今年夏天结束前以“小步快跑”的方式取得进展,然后在年底获得通过,但整个问题的走向还不确定。

是否会为该法案完全放弃财政责任

与此同时,拜登却在如何为基础设施方案筹资的争论中保持中立。7月,拜登在与参议院民主党人会面后承认,在如何支付该计划方面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但他已经把决定权完全留给了参议员们。他称:“可能会有一些支付方式的轻微调整,这将取决于国会想要做什么。我已经阐述了我认为我们如何支付它(指对公司和富人增税),我们此前有一个方案。”

戈德温表示:“我这个悲观主义者认为这将是一个造成巨大赤字的方案,这真的很不幸,因为在寻找支付方式方面已经付出了很多努力(但还是无果)。”

那么美国是否能够承受更大的赤字呢?据美媒报道,美国参议院的温和派强制要求每一美元的新基础设施开支都必须由相应的筹资抵消,但国会通常都是在不加税的情况下授权增加联邦预算。

此外,在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看来,以接近零的利率借钱来投资于提高生产力的资本,在财政上没有任何不负责任。近几个月来,通货膨胀率一直在上升,但长期利率仍然很低。很少有人因扩张性财政政策而遭受任何重大损失。当前的美国市场上,信贷是廉价的,股票是繁荣的,物价的增长集中在某些出现供应限制的特定部门。这让一些人认为,国会有空间批准新的赤字支出。

投资咨询公司BCA Research地缘策略部副总裁格特金(Matt Gertk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民主党人可以不顾参议院的所有规则,在没有任何筹资冲抵的情况下通过其支出计划,但这将会激怒倾向于维护参议院规则和规范的温和派。

格特金认为,在十年预算窗口的后半段,特别是在2024年大选之后增加税收是完全可行的。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正是建议采取这种行动,她自己也认为企业增税将得以实施。

“可能会有一些风险,即民主党人完全放弃任何财政责任的迹象,以便为经济注入活力。……但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白宫和国会将找到一个平衡点,增加一些收入,但在财政上偏向于宽松。”他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