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没了流量红利的直播间,“一元秒杀”拉得回来吗?

subtitle
新腕儿 2021-08-01 18:4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腕儿(ID:bosandao)独家原创

作者 : 鱼啾芽美

编辑:暴走萝莉

近日,新腕儿观察到各大主播纷纷开启了秒杀专场,经典“一元秒杀”重回直播间。

抖音明星主播朱梓骁就是代表。7月23日下午,新腕儿关注了一场朱梓骁的直播带货情况,整场直播从中午12:06开始,到次日00:50结束,人气指数巅峰达到10.6万,当天销售额高达3019.2万。

值得关注的是,朱梓骁每天直播间的名称都透露着极大的优惠力度,像“戴森免费送”、“维密免费送”、“0.1元秒大牌”、“阿玛尼唇釉9.9”、“雪花秀今天99,你敢要我敢有”等充斥着极大诱惑的优惠营销噱头,让人忍不住想进去看看,自己能不能捡个漏。

除朱梓骁的直播间外,大狼狗夫妇、董先生珠宝、罗永浩等知名头部主播的直播间里,近期也高频次出现“1元秒”、“低价抢”、“免费送”等福利派送环节。

低价秒杀,又回来了……

1、秒杀产品,成为引流神器

新腕儿还观察到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抖音头部珠宝类带货主播董先生珠宝的直播间内,也出现了多款非珠宝类的秒杀产品。

根据飞瓜数据专业版显示,在董先生珠宝直播间内的带货商品中,销量最高的产品全部都是低于10元的特价产品,像9.9元的眼线眉笔,6.6元的压缩毛巾,3.3元的纸巾等等,由于单价低廉,转化率全部高达97%以上。

在多款低价爆品的持续引流下,董先生珠宝的直播间人气峰值高达8.2万。采用同样策略的还有 主播陈三废gg、衣哥、朱梓骁等。

我们再以朱梓骁直播间为例,拆解下低价秒杀产品引流的策略。

为了冲人气,在朱梓骁的直播间里,“抽奖送口红”、“9.9元的兰蔻888秒抢”等优惠套路,频繁出现。

首先是抛出诱人的福袋。

像印有朱梓骁名字的mac口红,只要网友在直播间发送口令“左上角福袋有20支MAC口红”,就有机会收到福袋,而且是包邮免费送出;还有9.9元一支的兰蔻888,朱梓骁在直播间反复强调,“只有20支!抢到就是赚到!”直播间人数也顺利升到9.1万。

其实谁都知道能抢到的几率很低,但是气氛到那儿了,都觉得自己可能就是那个是幸运儿,如此一来,大家都愿意在直播间里花一些时间,跟着抢抢。

其次是把握节奏,伺机而动。

每当直播间人数达到一个巅峰时,朱梓骁会暂时将福袋低价产品放到一边,迅速开始推销像韩束、Whoo后这样单价超过300元、500元的产品,进行几分钟带货之后,再转回低价福利商品。

再有就是上架低价秒杀持续引流。

在他的直播间里,除了多次出现“免费福袋”之外,“0.1元”、“1元”、“9.9元”一类的低价秒杀商品也非常多,其中不乏兰蔻、雅诗兰黛、JM等知名美妆护肤品牌。

这么一遭走下来,朱梓骁直播间内人气多次冲顶十万加。效果显著。

随着 直播带货行业进入发展平缓期,整个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正在削减,增速明显放缓。

相比用银子买流量的方式,通过“抽福袋”、“抢快闪品”、“一元秒杀”的方式成本更低廉,效果更明显。

2、主播们困于流量焦虑

随着流量红利的淡去, 各个带货 直播间的潜在消费群体正在削减。 如何突破流量入口,成为直播电商的新挑战。

要说当下流量获取有多难?就连一向佛系讲求私域流量的快手也开始卷了。

6月5日,辛巴重回直播间,与带货3.72亿的成绩相比,更让人关注的反而是他在直播间里怒斥快手给其限流的新闻。

直播间里他自曝买流量花了2500万元,但1个小时后观看人数却只有80万人。

辛巴在直播中一度有些失控,“我花的两三千万元去哪了?为什么我给徒弟点关注,你还要我钱?”辛巴坦言,入驻快手以来,花了20多亿才换来如今的8600万粉丝。然而,如果不花钱买流量,直播引导视频的播放量也就一百来万。

这与当年快手直播电商1.0时代,只要在直播间刷礼物就能疯狂涨粉的盛世,形成了强烈落差。

几天之后,6月24日,演员徐申东在抖音上发布视频,也爆出直播平台上的流量买卖交易。视频里她提到,“其实现在看见很多明星网红突然来带货,单场销售额能达到八九百万、上千万的,买流量就需要投入一两百万,甚至三四百万,不投就没有流量。”

为流量所困的并非只有中腰部主播,看似光鲜亮丽的头部主播们也在为“如何保持粉丝与带货量增长”的问题而焦虑着。

近3个月里,老罗直播间的粉丝数量增幅明显减弱,并出现了多次掉粉情况,转化率也小幅度降低。

新腕儿观察到,在罗永浩的直播间内近期经常会出现一些1元2个的陀螺酒杯、7.5元一个的防水地垫、8.9元100支的垃圾袋……此类低价商品,它们数量不多,售完即止,但都可以在短时间里冲一波人气。

3、来自品牌店播的挤压

除了激烈的流量争夺外,主播们还面临品牌店主播的挑战。

抖音平台的店播数量正在飞速增长,已经成为直播带货的中坚力量。据蝉妈妈统计数据显示,在2021年3月份,抖音平台上带货超过100万销售额的达人中,企业店直播占比已经达到64.7%,超过达人直播。

不少品牌通过店播模式实现爆发增长。 在2021年的618活动期间,雅诗兰黛、海蓝之谜、欧莱雅等店铺直播间店播GMV均破千万。

头部主播带货主要靠的就是供应链够硬,能够拿到一些“全网最低价”或者“独家货源”,给到消费者最实在的优惠。

当品牌方们发现直播间流量的增加靠的并不全是主播的个人魅力,而是商品的超低价之后,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选择不给“中间方赚差价”的机会,而是用更低的价格,打造自家品牌直播间。

前有“小米直播间”、“Teenie Weenie官方旗舰店”,后有近几日爆火的“韩束”、“鸿星尔克官方旗舰店”,这些品牌从没有请过自带流量的明星主播,全是靠着品牌自身的定位、目标人群的投放,以及完整成熟的带货体系。

通过品牌自身的话题量,以及素人主播轮流长时间直播的方式,拥有了极高的带货转化率,“官方旗舰店”的名号,也更容易收获消费者的信任。

当品牌店主播崛起,头部主播的焦虑也就更深了。

“不买流量就没那么多人看,买了流量却收不回成本。”选择低价产品引流,似乎也成为了迫不得已的办法。

不过,当直播间内的用户疲于秒杀这一伎俩,带货主播们该怎么办?

4、带货主播走向何方?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9610亿元,同比增加121.5%,预计2021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将继续保持增长,同比增速为25%,规模将接近12012亿元,迈向万亿市场。

这意味着,直播带货仍有发展空间,但行业增速已经呈现明显下降趋势。当流量开始变稀缺,买流量的价格自然就会水涨船高,除了砸钱引流外,更长远的考虑,还是得想方法稳住自己的流量池。

为摆脱对平台过于依赖,不少商家正在探索私域流量。培养以“IP化”方式聚集、具有耐受性的流量。

新腕儿发现,以薇娅、李佳琦、罗永浩在内的主播都开始布局私域流量,通过微信公号链接到企业微信和社群端,进一步维护粉丝黏性。

经新腕儿进一步观察,李佳琦社群内主要以分享直播预告,抽取福利和优惠券为主,另外李佳琦团队还开发了一款名为所有女生会员服务中心的小程序,功能包括签到、积分商城、公众号内容链接以及TB订单转换。

薇娅主要是在直播间收集用户需求,在社交媒体上发布预告,让用户填写“哆啦薇娅上新许愿表”,并 在直播中促进转化,通过“薇娅粉丝节”,与粉丝在线上线下进行多频次互动。

而罗永浩 则已经在致 力于打造个人+助理主播(如朱萧木)的IP,建立与用户的情感联系,形成有体系的营销矩阵。

显然, 和上半场的野蛮扩充流量有所不同,直播电商的下半场的竞争中,挖掘用户留存转化,精细垂直运营用户,或成为主播们的关注焦点。

了解关于直播电商的一切,关注这一个就够了

新腕儿是谁?

我们是一家专业的报道直播电商新媒体,将为你带来直播电商江湖的所有大小事,所有动态报道和所有核心数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