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是江苏首富之女,身价130亿,富二代却不能继承公司,为啥

subtitle
朱小鹿 2021-08-01 21:00

2020年11月25日,海澜之家换帅,创始人周建平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儿子周立宸接班。

在台上,60岁的周建平含泪与32岁的儿子周立宸相拥。

而台下,媒体却把一个身穿精致礼服的女人围堵着:

“对于你爸爸提拔你弟弟当董事长,而没有提拔你,你怎么看?会不会生气?”

面对镜头,她丝毫不慌张,说:“没什么好争的。我不适合当领头人,我晕机,喝酒也不太行,出差应酬对我来说太折腾了。”

她就是周建平的长女周晏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次换帅,虽没周晏齐什么事,但周晏齐本人也不赖。

2014年,以资产130亿登上胡润女富豪榜,成为“江苏女首富”;

2018年,在《2018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中排名第六;

2019年,成为女企业家榜第40位,申通快递的陈小英排名第43。

2020年,以187.7亿元资产位列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第154位。

在这一切光鲜亮丽的背后,有的只是一声不吭的努力罢了。

父母的掌上明珠

2014年10月20日,周建平起得特别早,急忙敲着女儿的房门,此时周晏齐正在化妆,她等下有个会议要开。

“齐,快点开门。你是女首富了,刚刚新闻说了。”门外的周建平抑制不住的兴奋,比他自己被评为江苏首富还要开心。

果然,一打开手机,屏幕弹出了许多条祝福短信:

“周晏齐恭喜你,江苏女首富了哦。”

“女首富啊你得请客。”

2014年,《胡润女富豪榜》上,海澜之家创始人周建平长女周晏齐以130亿财富上榜,名副其实的“江苏女首富”。

当年的榜单第一是碧桂园地产杨惠妍,资产440亿元。

被周围人簇拥着的周晏齐特别开心,她觉得这是给父母争光了。

可久而久之,原本在各大公众平台悄无声息的周晏齐,瞬间被各种八卦包围。

“有人说她是富二代,靠爹,没什么了不起。”

“小小年纪就能上富豪榜,想必周建平暗箱操作吧。”

这碗脏水甚至泼到了弟弟周立宸头上。

当时周立宸刚进公司,做的都是基层工作,再加上周立宸为人低调,总喜欢穿普普通通的西装,没有名牌没有量身定做。

姐姐是首富,弟弟却在公司打杂,话题一下子就来了。

那时候媒体经常到公司楼下蹲点,抓拍周立宸上下班,然后报道第二天就出来了:周建平偏心,扶女儿上富豪榜,儿子却在打工。

危及到父母和弟弟的名誉,周晏齐心里更加惭愧,那几天为了不给他们惹事,周晏齐连班都没上,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过了一段时间,风声骤停,周晏齐才“出山”。

虽说新闻捕风捉影,但有一点却是真的,周建平对两个孩子的教育方式完全不一样。

对周立宸是严格,对姐姐周晏齐却多了几分温柔。

1983年,周晏齐出生,那时周建平开了个照相馆,生意很好,周建平天天不着家。

但在1988年,周建平承包了毛纺厂,开始创业时,厂子就是周晏齐天天蹦跶的游乐场。

周建平为了能照顾到女儿,就只能把她抱到厂里,让她自己玩,到了饭点,周建平再唤她过来吃。

当时的毛纺厂给她留下了很多回忆:“厂里的墙很白,车间很大,还有织布机,最好玩的是仓库里的毛,一堆堆得挺高,滑下来像幼儿园的滑梯,那里的电视能看好多频道,有港台的节目,也有一堆看起来很凶的人在比赛摔跤。”

对周遭事物敏感的她,也逐渐地喜欢将观察到的事物画下来。

她的画里,常常有爸爸与工人讨论布料的场景,有爸爸趴在办公桌上睡觉的样子,还有弟弟在房间玩玩具的时候。

也多亏了周晏齐的这幅画,周建平很快就知道周立宸私藏玩具,害得他几个月没得碰玩具。

周建平夫妇特别宠爱她,尽量让她不要涉身于商战里的纷纷扰扰,因而工作上的事他们从不会跟她说。

小时候周晏齐叛逆,有时候妈妈让做不愿意做的事,都会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从家里出走到爷爷家。

周建平都会耐心地跟她讲道理,直到她心情变好。

那时周建平就告诉她:“长大后,没有人会再容忍你的小脾气,所以你要改。”

“为什么要改?”

“改了才能好好活下来。”

后来她才知道,那段期间,周建平被工人追着发工资,工厂生意很不好,可周晏齐一点也没看出爸爸的情绪。

那时,她学到的第一课就是收拾自己的情绪,别把自己的麻烦变成别人的麻烦。

独自在外漂泊

由于天生爱动,不像弟弟周立宸那般安静,高中毕业后,周晏齐选择到加拿大留学。

可第二天,她就后悔了,但又不肯拉下面子承认自己害怕。

在那天,周建平夫妇送她去机场,周晏齐站在登机口兴奋地跟他们挥手告别,转过头一秒落泪,哭得泣不成声。

“当时我坐上飞机,我还在哭,旁边的阿姨以为我晕机,一直问我要不要喝点水缓缓……”

在加拿大,人生地不熟,凡事都得靠自己。

为了更好地学英语,周晏齐会特意住在老外家里,跟着一对夫妇练习口语。

雕塑课把木板锯成小块,弄得满手扎满了小刺,痛得周晏齐直想哭。

为了不让自己哭出来,周晏齐转头去“嘲笑”隔壁的小男孩笨手笨脚,锯不开木板。

这一打闹,周晏齐也就忘记了手上的痛感。

每天下课回家,买菜做饭,刚开始连最简单的煮泡面都不会,多亏她的照顾,厨房天天经历一次次“暴动”。

每周爸妈都会打一次电话,周晏齐只是报喜不报忧,她直言:“没有传说中的那种疼爱父母,不想让他们担心,纯粹是我当时太要面子了,只能装作我过得很好”。

由于从小就爱看《超人》,周晏齐个人英雄主义也特别强,很喜欢照顾别人。

有一次,周建平决定和妻子去加拿大看看女儿,周晏齐得知消息后,立马跑到附近的酒店,对前台说:“我要看看你们的房。看完我再订可以吗?”

“原则上不行的,只能先订。”

“可是我爸妈第一次来加拿大,我想他们住得舒服点。”

于是酒店前台也就妥协了,带着她一间间地看,然后订了一间宽敞的房间。

之后为了让爸妈玩得开心,周晏齐开始做攻略,做旅游计划表,计划表详细到几点到几点做什么事,午餐吃什么。

在学校,每次课外活动,周晏齐总是走前头,带大家探险,途中哪个同学摔伤、晕倒,周晏齐总跑前面支援。

对她来说,照顾别人的感觉很好,就像将儿时从爸妈那里收获来的温暖,揉成团打进别人的心里。

可即使坚强会扛事,周晏齐也有泄气的时候。

在加拿大学校毕业之后,周晏齐到新加坡工作,整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中国人,孤立无援,领导压榨她,老员工欺负她。

新加坡是一个快节奏的城市,每天需要把无数单子从28楼拿到24楼,坐电梯来不及,只能吭哧吭哧走工作楼梯,也因此跑烂了很多鞋。

“每天来来回回最少也得跑120几楼……”

刚开始职场新人,周晏齐伤心得想辞职跑回家,打电话跟妈妈说,以为从小温柔的妈妈会按着性子安慰她几句。

结果,安慰没有,倒是迎来一顿臭骂:“你以为工作都是轻松的吗?哪份工作不累,别老是哭哭啼啼的。”

挂掉电话后,周晏齐擦掉了眼泪,继续埋头工作了。

那时候,她在国外学到的第二门课,就是重要的人认真对待,重要的事认真做。

除了生死之外,别无大事

之后,周晏齐回国,认识了现在的丈夫,相爱结婚生子。

前两胎生得算顺利,可第三胎时,周晏齐产后大出血。

十几个护士、三个麻醉师围着她,她身上插满管子,医生给她打镇定剂、注射麻药,深红色的采血罐装了半桶,4个袋子同时给她输血。周晏齐反反复复地醒来昏睡、醒来昏睡。

第七次醒来时,周晏齐总要紧紧抓着医生说:“医生,你一定要救我,如果我不在了,我三个宝宝怎么办。”

说完,周晏齐昏睡过去,昏睡了11个小时。

当最后醒来时,她大舒一口气,想起了加拿大读书时期,认识的一个中国女生。

那个女生十八九岁,不怎么爱说话,老是喜欢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与活泼好动的周晏齐相比,这个女生如同小透明。

直到有一天,警察来做笔录,周晏齐才知道,班里那个安安静静的女孩不见了。

两三个礼拜后,警察在河里捞到碎尸塑胶袋,是那个女生的,她被男朋友杀了后,分尸装进垃圾袋,丢入河里。

加上自己差点因生产而没命,周晏齐真切感受到生命的无力感,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周晏齐不知道。

从那之后,周晏齐特别惜命。

她未雨绸缪,办理了家族信托业务,为财富传承和下一代做出规划。

坐车时,她本就晕车体质,但她还是强忍着累意,盯着司机,怕司机睡着。

丈夫加班一天后想要开车到外地出差,周晏齐不肯他疲劳驾车,坚持让司机送他。

周建平特别喜欢骑马,周晏齐也不肯,害怕他从马上摔下来,摔断骨头,便极力阻止他骑马。

周晏齐对死亡的害怕,已经让她渐渐对周围产生了莫名的恐惧。

有一次,周晏齐到美国出差,住酒店时,在房间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她常常看美国电影,凶手杀人并藏尸体的戏份多了去了。

结果在现实中,她一闻到怪味,她心想这个房间不会藏着尸体吧?

于是每个柜子挨个打开看,一无所获。但还是不放心,于是她跑到大堂投诉,结果发现只是垃圾的臭味,这才放心下来。

周晏齐害怕时间的流逝,害怕自己变老,害怕父母身体问题,但她又活得坦荡。

对她来说,虽然害怕,但不能总活得畏手畏脚,总得拿秘密武器与时间对抗。

她的武器就是画画。

“画画和人生不同,人生的努力不一定有结果”,但画画不一样,多画一笔少画一笔,效果是不一样的。”

周晏齐与大多数妈妈一样,都经历了产后抑郁的阶段,那时为了缓解抑郁,她拿起了画笔。

周晏齐愿意把时间浪费在绘画上,让画画帮她延长生命。

生完第三个孩子后,周晏齐产后抑郁,正好周建平到香港出差,在一个雪茄店,隔着玻璃拍了一张模糊的图,发给周晏齐,与她分享。

周晏齐兴致盎然,拿起画笔对着这张图就画了起来。

为了完成这幅画,她经常一站就是3个小时,站到腰酸背痛,也不想停下。

一天晚上,周晏齐拿着一根尺子,用手抵着画,一层层细细地铺色。

丈夫凌晨三四点醒过来,惊讶地问:“你怎么画着画着成斗鸡眼了?”

这幅画,周晏齐画了差不多40个小时。画里也有她的用意。

(周晏齐为周建平画的画)

画里,工人们齐心协力把一根根雪茄搬到船上,搬得汗流浃背。

雪茄盒边的英文,是海澜英文的缩写。这幅画暗示着父亲创建海澜集团时的艰辛。

用画与时间抗衡,延长自己的生命,周晏齐活得就像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的红绿灯,即使周遭多快,自己仍然有自己的节奏,不快不慢,刚刚好。

钱可能会没,但作品和爱都在

2020年,弟弟周立宸当上海澜集团董事长,周晏齐被问:会不会生气?

周晏齐一惊,表示:“没什么好争的。我不适合当领头人,我晕机,喝酒也不太行,出差应酬对我来说太折腾了。”

不同于外界所描述的“明争暗斗”,周晏齐姐弟俩从小关系很好。

弟弟结婚以前,衣服都是周晏齐帮忙买的,因为她不相信弟弟那直男的审美眼光。

每次女生节、母亲节等节日,周立宸还会提前买花送给周晏齐。

对弟弟的事情很上心,对自家孩子的教育也很重视。

在大儿子12岁后,周晏齐让他去自家酒店体验工作,按临时工时薪支付给他工资。她常教育孩子,“妈妈到这个份儿上的,都没有觉得生活衣食无忧”。

跟儿子逛街时,儿子想买玩具,可听到周晏齐说身上没带钱,也就作罢了。

周晏齐好友Ricky说:“晏齐的小孩儿之前想买一个玩具,她不会随便买给他,都是对他有一定的要求,完成了才买给她,还是蛮有原则。”

即使平时多忙,周晏齐都会抽空辅导儿子功课,安排完儿子睡觉后,她又得去学舞蹈,待在画室画画。

有一次感冒发烧,丈夫劝她在家休息,但周晏齐还是叫了车,准备去。

“要给孩子做个榜样,如果我遇事就退缩,以后他们遇到困难就会想到,‘妈妈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我也退缩好了’。”

不管多忙,周晏齐规定每次家庭聚餐,全家人都要出席,这也是周建平定的规矩。

有一次,大儿子觉得这种饭局很无聊,抗议不想去,甚至赌气离家出走。

大儿子那点习性,周晏齐还是心知肚明的。她坚决不妥协,陪他耗着,最后儿子投降,乖乖跟着周晏齐回了家。

在周晏齐看来,一家人的感情需要经营,不然很快就会成一团散沙。

为了培养孩子们的耐心,周晏齐带着他们一起画画,画到什么时候结束?

“太阳落山的时候,你们就可以停笔啦。”

当时孩子们还小,对太阳何时落山并没有什么概念,打电话问舅舅周立宸,周立宸说:“很快的,一眨眼就落了”。

孩子们也信了,结果最后画到太阳落山了,孩子们都不知道。

对生活,周晏齐总是活得特别浪漫、诗意,工作、画画、跳舞、与孩子一起做作业,这一切事情对她来说,就是“诗和远方”。

浪漫能让生活的尘埃变成金色的雾霭。

周晏齐不会刻意去标榜自己的身份,她觉得财富是这个世界上最快消逝的东西,与其费尽心思去抓住它,倒不如花时间做做自己喜欢的事。

“钱可能说没就没了,作品真的可以一代一代传下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