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人糊涂:重病需80万救命,住院前家财全给儿子却要儿女平摊费用

subtitle
雨后的告白气球 2021-08-01 15:0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去世后,小荣就觉得,父亲变了,变得有些陌生,甚至自己都有点儿不认识他了。先是她打给父亲的电话,每次都能听出极大的不耐烦,小荣拿东西拿钱去看父亲的时候,父亲把东西和钱收下,往往就一言不发了。只是小荣自己也就算了,就算是小荣丈夫一同去,父亲也是这样的态度。

如果不是亲戚朋友们都知道,小荣母亲是正常死亡的话,大家都会觉得,这真是因为小荣的原因,父亲才会这样对待小荣的。但父母对小荣的哥哥,却是异常关心,就跟小荣关心父亲一样。当然,小荣和父亲两个,都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父亲不怎么搭理小荣,但哥哥,也不怎么搭理父亲。

一、母亲去世后,父亲和哥哥对待小荣这个女儿的态度就360度大变化。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如果不是因为是亲生的父亲,小荣连这正常的电话和回家看看父亲,都想免了。亲戚朋友们,对此也只是摇头,劝小荣道:你是女儿,你哥是儿子,你都30多岁了,这道理,咱都不说破,但都懂。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别多想。起码,你爸他不害你,作你,不就行了。

就这样,双方也平白无事,安稳地过了几年,小荣打电话的频率少了一些,回家的频率,也少了一些,反正,父亲对她,也是爱理不理的,跟哥哥的联系,那也是不多,也就是逢年过节,聚一聚。

小荣一开始很悲伤,但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小荣也突然明白了,母亲,才是这个家最大的纽带,母亲一死,父亲和哥哥,就变成了有血缘的陌生人。小荣也突然回忆到,母亲去世好几年了,这几年,父亲和哥哥竟然一个电话都没打给过她。而且,三家人生活在一个城市,父亲和哥哥也从未来看过她。只是自己单方面打电话,回父亲家和到哥哥家看看。

二、母亲去世快十年了,小荣逢年过节回父亲和哥哥家,竟然连口水也没喝过,对方压根儿没准备接待。

最郁闷的是,父亲和哥哥依旧不冷不热的,小荣和老公去了,就算是饭点,也从来不倒水,准备水果和饭,就那么尴尬地坐着,然后,老公就适时的告辞,感觉父亲和哥哥,特别轻松的样子。至于嫂子,嫁给小荣后不久,就很快捕捉到了这一点儿,自己亲爸和哥哥都爱搭不理的,何况是嫂子。知道小荣要来后,嫂子直接带着孩子去外边吃饭,或者回同城的娘家的,免得看他们父子女三个人尴尬。

再后来,一提到回父亲和哥哥家,丈夫马上就拒绝了,或者是找理由加班什么的,就是不去,小荣就尴尬地自己带着东西和钱,进门,坐十几分钟后,就尴尬的告辞了。小荣也很累,但这确实是她的亲父亲和亲哥哥。甚至,小荣有时候邪恶地想:只有等那一天,父亲死了,她就解脱了,再也不用跟父亲、哥哥联系,再也不用登门看望了。当然,再狠的想法,小荣也不敢想。

可是,父亲敢想。可是,父亲和哥哥却没有想到,整整十年时间,他们用冷暴力,已经彻底把小荣本来温暖的心,给彻底冰冷了。其实,这两年,他们两个,是能感觉到的,因为,小荣回家带的东西明显少了,更便宜了,钱也是象征性地给几百了。只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了。

三、很有钱的父亲突然打来电话,说自己生重病了,要家里不宽裕的小荣出40万治疗费。

突然,已经大半年没回家,也没给父亲打电话的小荣,接到了父亲一个电话,说他得了重病,需要手术治疗和长期的康复治疗,如果要继续活命,需要大概80费的治病费用,父亲很正式地通知小荣,这80万,她和哥哥平摊,一人出40万。

小荣听了,有点儿波澜不惊,但内心,却更冰凉了。她和老公的情况,父亲和哥哥是了解的,房贷、车贷,还有两个孩子,如果说拿个五六万,紧一紧,也就行了,可是,40万,那简直是开玩笑。

而且,最让小荣不能理解的是,父亲名下,在本市有两套房,一个常年出租的商铺,父亲有完善的五险和补充险,父亲还在上班,再过两年才退休,零零总总,除掉开支,每个月至少到手18000块,而且,母亲去世时,父亲也得了一笔钱,大概有20多万。哥哥的房子,还是母亲在世时购买的,全款,并没有欠债。

过去十年,三家人,也没有什么大的开支,而且,小荣买房时,父亲一分钱也没赞助。理论上讲,十年下来,父亲手中,至少有200万以上的现金,一个200多平的商铺,两套两居室。现在父亲只需要80万治病,凭他的实力,完全担负得起,可他为何向根本拿不出40万的自己要钱呢。

四、小荣终于不再懦弱,直接质疑父亲将所有财产全转给哥哥,却来找自己要治疗费。

小荣不再像过去一样沉默,直接把这个质疑,说给了父亲。她没想到,父亲竟然振振有词地说:不止200万,是260多万,两套住宅和一个商铺,这些,我都已经给了你哥了,钱转给他了,三个房子,都过户到他名下了。我现在身无分文,我要住院治疗了,你们兄妹两个,需要分摊我的治疗费,等我出院后,你们两个,也要共同赡养我,一人一半。我很公平。

父亲这话,直接把小荣给震惊到了,但母亲去世十年了,当年那个小姑娘小荣,如今已经成了中年大妈了,小荣冷笑了一声,说道:爸,亲爸,我明确地跟你说,伺候你,我去,要钱,我一分都没有。你爱死爱活,自己选。

说完,小荣就挂断了电话。父亲直接震惊了,他可能没想到,那个一直特别听话的小姑娘,怎么变成这样了。他根本不同:女子柔弱,为母则刚。小荣,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最终的结果是,在亲戚朋友们唾沫星子的指责声中,小荣的哥哥,灰溜溜地把两个人的父亲,送到了医院。再后来的事情,没人关注了。只是,后来再遇到小荣,她说:当父亲打来了那个电话后,原来的小荣,已经死去了,现在的小荣,才是她自己。她有老公有孩子有自己的家,她很忙。

五、就像亲戚们说的一样,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父亲和哥哥的事儿,别再管。

这事儿过去后,据说小荣的父亲和小荣的哥哥,一直拒绝见小荣,但小荣可以确定,他们应该可以大概是过得特别幸福吧。这样,就好了。各自安好,各归天涯。

不得不说,我挺同情小荣的,生在这样的原生家庭,没有谁对谁错,却只有家庭成员的生分和尴尬罢了。过好自己的小家,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我们回到小荣家的本质问题上,老人生病需要80万,可是他在住院前把所有家产都给了儿子,然后再要求儿子女儿平摊治疗费用,这样合理吗?

这样真的不合理,这种严重重男轻女的情况,如果说二十几年前,在我国家庭中,比比皆是还可以说得过去,但到了最近十几年,有,但却是非常奇葩而罕见的极少数家庭了。

这是什么想法的老人,尤如电视剧中最严重的扶弟(哥)魔家庭,老人才会在生病需要80万治疗费的情况下,却依然在住院前,把所有家产、存款给了儿子,自己身无分文。至少,这钱不应该留着,交住院费和治疗费吗?

然后,要住院了,马上联系并要求女儿,要女儿跟儿子,平摊所有治疗费用。而且,老人还特别占理地提醒:我生了你,你就得负责到底。往往,这个时候,儿子儿媳得了好了,就沉默不语,得了好处了,直接装哑巴得了。

六、遇到这种蛮不讲理“坑女儿”的父母和兄弟,到底该怎么办?四步走摆脱囧境。

那在这种情况下,身为女儿,按照以下四步走,就能够摆脱这个囧境。当然,如果你特别有钱,那可以忽略我提的建议,80万你全出了得了,如果你也是普通家庭,建议你好好往下看。

第一,身为女儿,这时,先要跟老人和哥哥(或兄弟)商量。

谁家都要过,不是不过了。治病这么大的花费,一是,先把老人的存款使用完;二是,把老人的家产和其他财产变现使用完。

如果这样一来,钱够了。不至于动摇儿子和女儿两家的根本,两家至少还能生活。

第二,如果商量不倒,老人和哥哥弟弟就是扶弟魔了,那也不要客气,对待这种老人和这种家庭,没有什么可以同情的。

身为女儿,在老人住院期间,贴身伺候老人两个月,出三万块钱,拉倒。自己尽孝了不遗憾就是,不要管老人怎么说,你放心,拿到老人家产好处的哥哥弟弟,屁也不会放一个。比如这个小荣,明明自己有260万不用,却非要找不宽裕的女儿要40万,这是什么心理和作为?

第三,你放心,不要担心你父亲把你告上法院。

因为,就算法院判,肯定也是先用老人的钱和家产,然后才是儿女平分,不要怕。这种案例,非常多,不必担心。法院也不可能支持“坑”死女儿一个人,而是讲公序良知的地方。

第四,按照北方传统,至少是山西和北京的传统,如果一家人有儿有女,赡养老人,老人生病,肯定都是儿子负担,女儿也不会争任何家产和老人的钱,这是千年来的传统。

当然,到了现代,女儿也会负担一部分,但绝对不会超过三分之一,而且,前提是父母对女儿也有付出的基础上,否则,如果有儿子的情况下,怎么好意思跟女儿开口呢?这也是现实。

出现像小荣这个女儿家,这种问题的原生家庭,往往就是老人严重重男轻女。对小荣家来讲,母亲活着的时候,其实,有母亲做为纽带,一家人,还挺美好美满的,但母亲一去世,父亲和哥哥马上就变了。其实,不是没有细节,可能,平时生活中,父亲对母亲也不是太好,只是,小荣从来没发现罢了。对重男轻女的家庭来讲,有了好处了,没女儿份儿;有了难处了,儿女各一半。就好像,女儿家不要过了一样。对待这样的老人和家庭,不值得同情。不得不说,重男轻女的家庭,不会促进生二胎三胎,反而是严重影响生二胎和生三胎的最重要因素,你都这么重男轻女了,你指望会有人给你家生娃,别想了,自己洗洗睡吧。(全文完。作者:董江波,笔名冷得像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