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四眼细”江湖黑匣子:“元朗之虎”的朋友圈、掐架史和门徒群

subtitle
渔歌晨唱 2021-08-01 14:45

引子:

话说香港江湖,14K、新义安、和胜和三强顶牛,风水轮转。争逐进退之间,各家也有一块“铁板根据地”。

和胜和荃湾“一条龙”,新义安屯门“清一色”,14K则有元朗“一杆旗”。70多年前、14K开山元老陈仲英扎旗元朗,传到“四眼细”手中才算发扬光大,数十年来“一杆旗”飘飘不倒,14K于元朗一家独大,“四眼细”功不可没。

元朗“大当家”、德字堆话事人“四眼细”,于14K颇有威望,更是帮内多年来唯一冠“虎”的大佬级猛人,能量超然、战绩赫赫、门徒遍布元朗,江湖人称“元朗之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眼细”原名李枝叶,1950年生于元朗流浮山下的洪水桥。

“四眼细”打仔出身,早年于元朗十八乡西边围冒起,逐渐将势力扩展到市中心、天水围、锦田甚至到荃湾的青衣岛,坐上元朗江湖“大当家”。

说到“四眼细”,不得不提一下他的朋友圈。

一、朋友圈

“四眼细”与14K老牌猛人“雄鸡”甚为老友。“雄鸡”出身江湖世家,是14K元老“王老吉”公子,为人火爆彪悍、行事出位,曾吊打后来的14K“伦敦金教父”刘安。“雄鸡”是14K当年的一号著名猛人、手下聚起“胡须添”等一班悍将,鲤鱼门起家、四处扎旗陀地、染指海上运输,于元朗、尖沙咀风光叱咤一时,和“四眼细”互为犄角、助力颇多。

“四眼细”成功上位、与14K开山元老陈仲英亦密不可分。陈仲英早在上世纪40年代末便在元朗扎旗,以绿豆糖水小贩的身份交接九流三教,与各路江湖交谊颇多。作为14K初代香主、龙头葛老大亲信、洪发山主盘达生得意门徒,陈仲英在14K高层一言九鼎,黄埔背景、能文能武的陈仲英,在政商黑白也都吃得很开。陈仲英一直都有元朗情结,早年便对“四眼细”很是欣赏,日后更于“四眼细”在高层铺路、交接政商方面,关照、指点颇多。09年陈仲英去世,“四眼细”亲自知客、不辞奔忙,足见两人恩谊。

元朗教父“权叔”曾与“四眼细”过从甚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90年代末、两人相交近20年,当年“权叔”将许多大事小情、直接交予“四眼细”处理。人称元朗教父的“权叔”,出自当地世家,50年代做地产、运输起家,70年代在西边围村开发小区物业、赚取第一桶金,80年代成立上市公司均来集团,开发商住和居民楼,炒卖商厦、半山豪宅和海外物业,赚得盆满钵满,巅峰时拥有元朗大马路一半铺位、地皮100万呎,公司市值逾20亿。上世纪90年代末、“权叔”生意走下坡路,“四眼细”与其渐行渐远,“元朗教父”光环不再的“权叔”、于2008年破产。

“刘皇叔”也跟“四眼细”走得很近。“刘皇叔”是新界又一大地主,人称“新界王”,只有初中毕业的“刘皇叔”、手腕头脑兼称一流,早年因收地获港英赏识,还曾说服李超人建水泥厂,政商人脉颇多、是屯门一带最具威望的闻人大佬。

二、掐架史

“四眼细”个头不高,常戴副无框眼镜,肤色黝黑发红、眼睛三角有棱,眉间有突、笑里带煞,走路虎虎生风、却是个干仗掐架的猛人。

早年摸爬滚打之时,元朗街头往事自不必说。当“四眼细”于元朗站稳,“一杆旗”不倒飘飘,遥望港九,“四眼细”话事的元朗、也成了14K各地猛人吹鸡借马的“兵库”。

80年代老新与十四争夺尖沙咀,便有“四眼细”的身影。彼时14K“黑白无常”在尖沙咀话事,正处于上升期的新义安咄咄逼人,纪宝、冷声几番挑战,要将“黑白无常”逐出尖沙咀。

“黑白无常”不支,九江街话事人立章出面、“四眼细”几度从元朗搬兵支援,交手下来与“尖东虎中虎”黄俊平分秋色、帮“黑白无常”稳住局面。

到了90年代,14K猛人“猪嘴洪”进军屯门,受新义安“猪头细”、“侧头送”联手阻击,也是向“四眼细”搬救兵,“四眼细”派手下拖马百人杀入屯门。随后,屯门新义安对“四眼细”展开报复,出动200人到元朗、扫场“四眼细”的麻将馆。上家门口惹事,“四眼细”岂是善茬,只身带四名手下拦住老新人马去路,对方正要强行闯关、“四眼细”身后四人掏出AK朝天打出四串花生米,对方200人狼狈逃散。

和利群猛人“鹰嘴哥”是再没机会跟“四眼细”一决雌雄了。九十年代,和利群“鹰嘴哥”涉足元朗、跟“四眼细”有过一个多月的拉锯,而后双方爆发决战,“鹰嘴哥”一命呜呼,头马“阿里”也被“四眼细”手下“铁人东”、“康B”送上奈何桥。

“四眼细”威水的高峰在上世纪末的两年,在元朗地方乡事选举中几次高调晒马,最终进了阿SIR目标、被通缉然后消失。10年后,儿子大婚时出现在喜酒现场,被抓随后保释。

“四眼细”的再度现身、又引发一串江湖纠纷。2008年初,“四眼细”在元朗某酒楼喝茶时、突然被六名壮汉暴打、鼻梁受伤。据称与14K“伦敦金教父”刘安有关,刘安“雄鸡”旧怨颇深,而“雄鸡”与“四眼细”甚为老友。“四眼细”在时刘安难入元朗一步,“四眼细”出走这几年、刘安在元朗布局颇多,“四眼细”回归后、刘安的许多生意也做不下去了,两人自然缠身嫌恨,随后刘安被阿SIR 带走调查、不久退出在元朗的生意。

三、门徒群

在元朗经营多年的“四眼细”门徒颇多,“四眼细”身为14K德字堆话事人、据称门徒数千,并通过几位得意门生影响全区六乡、辐射周边。

“四眼民”、“田鸡东”、“骰仔”、“田心鹏”、“狐狸汉”,号称“四眼细”手下五大天王。

1、“四眼民”

“四眼民”是“四眼细”头马,位列“五大天王”之首。“四眼民”很早就开始追随“四眼细”、深受信任,并在当年“四眼细”出走之后接棒元朗事务。

“四眼民”父亲是村里的老村长,“四眼民”本人也是一名村代表,势力遍布锦田一带。“四眼民”与近年在新界颇为活跃的胜和太上皇“囝囝”关系密切,两人在锦田合开多家地产代理公司。

“四眼民”头马叫“黑狗”,曾在02年带队扫场胜和在元朗开的酒吧,并在08年师公“四眼细”遇袭后、拖马展开报复行动;“四眼民”手下还有另一猛人“GARY”,曾在天水围胖揍新义安“鬼仔明”头马“阿奶”。

2、“田鸡东”

“田鸡东”也是“四眼细”左右手,早年因为水性好、被同伴戏称“田鸡”,“田鸡东”自称喜欢打抱不平、江湖朋友颇多。当年“四眼细”出走、留下权力真空,“田鸡东”曾与“四眼民”有过一番上位争夺战,最后和解收场、一人话事一乡,井水不犯河水。

“田鸡东”门下有“华朱”、“PETER”、“阿礼”等多名猛人,有的做酒吧看场、有的做物流生意、有的经营货柜场和回收站,据称“田鸡东”手下还有一半南亚军团。

3、“骰仔”

“骰仔”生前活跃于元朗市中心一带,经营工地盒饭和酒吧看场等生意。门下有“厕所华”、“车房彪”、“走火BEN”、“羊咩”、“康B”等多名猛人。“骰仔”去世后,“厕所华”成为接班人,遭到“康B”不满、与“厕所华”发生连环冲突。

4、“田心鹏”

“田心鹏”主要活跃于田心村一带。“田心鹏”与“车房彪”合开餐厅、染指工地盒饭,与同行胜和太上皇“囝囝”徒孙“侏儒辉”发生冲突,某次双方召集300人晒马顶牛。

5、“狐狸汉”

“狐狸汉”是“四眼细”手下另一名猛人,早年曾在348的士高叫板过阿SIR,不过据称已经过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