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国故事:马王爷鞭打汤端公

subtitle
三炮讲故事 2021-08-01 13: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灌县(今都江堰)柳街镇羊马河旁的周家碾,建于光绪八年,大门上面有道横匾:川流不息。可谓恰如其分地描述了其繁忙景象,碾坊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数里以外的人都来磨面打米,真是川流不息。民国年间,碾主周青山,人称周三爷,常年笑口常开 ,哈哈不断,他的服务态度很受人们喜欢。他一有空就给大伙摆故事,三国、西游、封神……总之周三爷肚里的故事,是和尚敲木鱼子——多多多。听周三爷讲故事,还有茶水喝。因为周三爷利用碾旁一个空地,搭了个棚,小棚中设计一个火坑,专门把风谷机风的谷壳麦壳放在火坑燃烧,火坑中央吊个茶壶,满足打米人的茶水,听故事带喝茶,其乐无穷,没有打米的人常常也来围坐。周三爷讲的故事中,汤端公的故事就发生在附近一华里的板漕堰,精彩而又玄乎。周家碾沟入河处,这里名叫板漕堰,有一块四面环水的河心,河心住着一家人就是汤端公。此人精通易经八卦,法木高明,善用柳叶飞刀,能作法呼风唤雨,请神灵办事,不幸的是他儿女死于自己之手。他的大儿子从不相信其父神通广大。一年冬天,汤端公去给人家收鬼安神回家,路上已是夜深,走进一片树林时,突然飞沙走石,汤端公感到情况不妙,口念真言,放出柳叶飞刀,飞刀四下旋回,险情立定,回到家中,老婆问道:“怎么一个人回来,儿子来接你,你们父子没有碰见吗?”汤端公大惊:“日塌啰!”急忙来到路途林中,儿子早已一命呜呼,汤端公后悔莫及,只好在悲痛中办理儿子的丧事。汤端公老二是个女孩,数年后已是妙龄少女,虽无十分娇容,但也五官端庄清秀,乖巧伶俐,经王媒婆牵线,结婚成家,离娘家只有数里之遥,一年后生了个胖娃娃。一天早晨,女儿趁孩子熟睡时,有点急事回娘家,谁知刚到娘家,天不遂人愿,下起倾盆大雨,女儿担心孩子醒来要喂奶,心急如焚。汤瑞公拿出一个草巴子叫女儿放在腋窝下出门回婆家,路途中暴雨不断,自己走的路途上干舒无雨,心中感觉奇怪,父亲让她回家门时切不许回头看外面,女儿应诺,高兴中一切忘得一干二净,进门时转身向外看了一眼,天哪!原来护送自己回家的是一个青面獠牙的花脸鬼王,女儿当场吓掉魂,死了!汤端公又失掉了心爱的千金女儿。
一年夏天,汤端公路过一座油榨房,新鲜菜油香气扑鼻,汤端公上去借火抽烟,宾主寒暄一番,相谈很投机,汤端公提劲道:“你们榨油撞杆头,我敢被撞三下。”惊得在场人目瞪口呆,榨油的撞杆长6尺,直径6寸头上加在铁框,在撞油时足有千斤之力,不要说撞三下,只要撞一下定让你粉身碎骨。”榨油老板烦汤端公吹牛皮,心说老子花点钱买你娃娃的狗命,于是榨油老板与汤端公立下生死文书,若被撞死送楠木棺材一口,若没撞死,赏大洋十个,并请公事人见证,一切安排停当,消息很快传遍十里三乡,看热闹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现场点起香烛,祭祀神灵后,汤端公站立在榨杆排桩旁,一个榨油的彪形大汉手舞着撞杆,两个汉子牵着撞杆尾部的长绳,三人配合得当,嗨的一声,杆头直飞汤端公胸部,三撞杆后,汤端公若无其事,众人欢呼,掌声如雷,油碾老板只好拿出十个大洋,很不愿意地交给汤瑞公。汤端公接过大洋笑着对榨油老板说:“三个师傅力气真不小,把碾沟边上的青木树撞坏求啰!”说完扬长而去。人们来到沟边青木树前,看到可怜的大青木树撞出瓢大的三处伤痕,惊奇地叹道:汤端公太神奇了!又年,汤端公到崇庆州与师友们玩,玩得开心,把回家的时间都忘了,已是日落西山,玉兔东升之时,才走到崇庆州北门外的白马场,这样走下去,半夜也到不了家。汤端公心生一计,来到白马庙找马王爷借泥塑的白马骑着回家,又省力又省时,汤端公用神坛术语和泥塑的白马爷谈起借马一事,起初马王爷很不愿意,经汤端公多时的花言巧语,马王爷终于同意,但马王爷吩咐道此马不能过河,不能喝水,要汤端公切记在心。汤端公骑上白马,白马四蹄腾空,飞跃在空中,耳边虎虎生风,星斗移动,不多时就到了青羊河的板漕堰。高兴中他把马王爷的话忘得一干二净,白马跑路几十里,又渴又累,见到河水埋头便喝,汤端公听之任之,不多时白马垮成一堆泥土,汤端公方如梦初醒,大惊失色,这怎么给马王爷交差呀!事情已出,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回到家里思考良久,于是在床下驾起一碗翻江倒海的神水,堵挡来要马的马王爷。
话说马王爷等汤端公还马回庙,时已过三日,还不见人影,马王爷只好施展神功来到汤端公的住地,只见四面满河洪水环绕,马王爷的金身是泥塑形体,不敢过河,马王爷暗想:汤端公你小子太不仗义了,恩将仇报,我必须破你的翻江倒海之术。于是马王爷化装成一位卖麻糖的商贩,就在青羊河对岸叮当叮当地敲个不停,逗得汤端公的小儿子心里痒滋滋的,想吃麻糖。说也奇怪,汤端公的儿子在水面上如履平地就过河来了,马王爷买一送二,优惠汤端公的小儿子。小孩十分高兴,马王爷告诉他,你回家去把你们床下的一碗水倒掉,我会送你好多好多的麻糖。小孩子在马王爷的诱惑下,回家将床下的一碗水倒掉,然后来到河边找卖麻糖的人,卖麻糖人不见了。却见一位身材威武,满脸杀气,眉心中一只发亮的眼睛,白胡飘到胸前,手提竹节钢鞭的人大踏步走来。小孩见状拔腿就跑,回到家中,把刚才发生的事及倒掉床下的水告诉母亲。母亲知道儿子倒床下的水是要命的,坏了汤端公的法术,汤端公决不会轻饶他,于是带着着小儿子悄悄从后门逃跑,暂避其风头。再说汤端公正在禅堂练功,忽听到院坝内有沉重的脚步声,眼睛微微半开,见是马王爷来了,汤端公大叫一声:大事不好了!急忙操抄起平时收鬼用的钢叉,以破釜沉舟之势准备力战马王爷。只见汤端公钢叉挥舞得虎虎生风,白光闪动,旋风扬尘。马王爷钢鞭舞动,施展神功,光环照身,二人你来我往,只杀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寒风四起,鬼哭神嚎,正是:汤端公毕竟是凡夫得道之士,而马王爷乃圣人金身,大战一个多时辰,汤端公渐渐精神困乏力不从心,刚想逃走,马王爷手起鞭落,一鞭打在汤端公的肩上,震得他头脑发胀,两眼金光,哎哟一声倒在地上马王爷洋洋得意,在耙上拨下一根耙钉,插在汤端公的肚脐眼,骂道:“你现在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啰!”说完扬长而去。汤端公的徒弟得知师傅受伤的消息,赶到他家,想尽千方百计都拨不出耙钉,徒弟向汤端公请教,汤端公在昏沉中微弱地说道:“只有用大甑子蒸七天方可把耙钉蒸出,别无二法。”徒弟照师傅之说,去酒厂租借一个蒸酒用的大甑子回来,将汤端公放在大甑中,架起熊熊烈火,蒸到第四天时,徒弟突然想起如果把师傅蒸到七天时,不是成粑肉了吗。于是徒弟将甑盖揭起看下情况,只见师傅蒸得红光满面,耙钉已经蒸出来半节了,徒弟很高兴,可是汤端公叹道:“徒儿呐!你孝心可嘉,可是中途揭盖一切都完了!”汤端公眼含热泪说道:“事情已到这个地步,罢罢罢,徒儿你把犁田的铧头在火中烧红插在我嘴里,这里最后的绝招,会有转机的。”徒儿把铧头烧红插入师傅的口中,片刻,只见汤端公口里浓烟滚滚,火星直冒而且听见噼噼啪啪的爆炸声,徒儿在浓烟和火海中紧张地取下铧头,火势渐灭。其实汤端公利用铧头烧红插到口中,是利用三昧真火烧马王爷的白马庙,最后对马王爷的报复,但是由于徒弟心软,怕把师傅烧死,取下了铧头,结果白马庙只烧掉三分之一的房屋,汤端公绝望地叫道:“苍天灭我也!”说完,在痛苦中死去。

本故事情节纯属虚构,仅供大家参考阅读,我是三炮讲故事,每天分享精彩故事,欢迎关注哟!

如有故事需要投稿,请发送内容至邮箱zuozuoyouyou_net@163.com,一经采纳,会给予奖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