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奉命换防,从徐州到临沂,车队浩浩荡荡好不壮观,一路欢笑一路歌

subtitle
陈娟娱乐站 2021-08-01 11:54

【藏在照片里的记忆《军旅生涯》(上·节选)㉝】

2021年7月30日,晴,星期五

根据命令,我所在的部队由江苏徐州换防到山东临沂。这个时间点离我入伍刚好一年零一个月,时间是1970年3月28日。

呵呵,入伍一年多就能换个地方,多好啊!那个年代人们还不时兴旅游,换个地方,再把服役期干满,战友们个个忍俊不禁。但美中不足的是,从一个相对繁华的徐州换防到经济欠发达、交通不便、革命老区临沂,有点“亏”。“亏”是有一点,但战友们还是盼望部队能换防,去到一个新的地方,实现人生幸福的“漂流”。

3月的天气就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在许多战友的记忆中,春寒料峭,换防时大家都还穿着棉衣,还没有来得及在徐州再过上一个春暖花开的春天,就要离开朝夕相处一年多的徐州,离开古城的喧哗,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大家有点迟迟吾行。

部队接到奉命换防后迅速将参加“支左”的指战员调回营房进行必要的“休整”。回到营房“休整”的战友,兴奋着,快乐着。我也与大家一样,一连几个晚上不能入眠,总在想:“换防了,也许是一个新的人生机遇,到一个新地方后,一定要好好干,在那里留下人生的‘芳华’。”

出发前一天,部队还召开了排以上干部会议,宣读了换防命令。同时,还组织干部战士进行了必要的学习。部队还明令:“从宣读换防命令即时起,禁止军人出入军营。”加之换防还有随军家属同行,部队的纪律尤显重要。

听到部队换防的消息后,我和战友们不约而同地在营房里四处转悠着。在这里呆了一年多,说走就走,情有不舍。营区的每一幢房子,每一条马路,每一块菜地,还有澡塘、小卖部、卫生队、篮球场、供水塔,就连一块砖,一棵树,一根草,都是那么熟悉。就要离开了,战友们不可能有机会再回到琵琶山,要是现在,有条件照相留个影,该多好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换防出发时间进入倒记时。出发前一天下午,整个军营里面忙碌着,清点物资,搬运东西;而家属区里忙得更是不亦乐乎,不少战友主动前往一些首长家帮忙打包,搬运行装,打扫卫生……

大家期待换防出发的时间终于到来。这天早上5点多钟,战友们被哨声唤醒,接着早餐、集合、点名。而此时早已停在营房外公路上一长溜苏式嘎斯车的发动机不停地吼叫着,似乎在催促大家动作快一点,抓紧上车。而我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早早地背着已打好的背包等候一声令下:出发!

说走就走,此去不返;蓦然回首,留恋难舍。徐州市有着6000多年文明史,2600多年的建城史。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街道,还有淮海烈士纪念塔、云龙公园,都在我深深记忆中……

我努力地从内心深处,让在徐州一年多的军旅生活成为幸福的回忆,成为人生一段美好的时光。

从徐州到临沂,两百多公里车程。几十辆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好不壮观。从车队不时飞出《打靶归来》《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歌声,飘过车队,飘过村庄,也飘过田野。当兵一年多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行军场面,心中阵阵窃喜。

除留下为数不多负责办理营房移交事务人员外,包括随军干部家属在内一同前往临沂。据一连上士、战友罗明全回忆,他与几位分管后勤工作的首长是在随后一个月办完部队财产移交后才离开琵琶山营房的。

车队风驰电掣,畅通无阻。下午时分,部队到达临沂地区部队所在地——罗庄营房。

罗庄营房的东大门紧邻通往临沂市的南北公路;南大门(部队正门)外是一条乡间大道,墙内是部队各连队的菜地。大门内一排平房是部队司政后机关。紧随其后是贯通营区南北两排坐北面南的连队宿舍。部队的炮库、车场靠近西侧,紧挨着附近的农田;最北面是部分连队的伙房、生猪饲养圈栏等。营房外面是一片废弃了的矿坑,一排排小槐树林,成为罗庄营房的一大地标。

罗庄营房离临沂市区较远,是一个典型的市郊农村。营区道路坑坑洼洼,与徐州琵琶山营房比较,有着几分寒碜。据悉,换防前的罗庄营房是某部炮营营房,与原苏联人设计的徐州琵琶山营房的大气、宽敞、绿荫、幽静完全不可一比。

我因为一直在警卫排工作,且给首长在“支左”点上做通讯员达7个月之久,对部队的这炮那炮知之甚少。到罗庄营房后,我利用部队换防仍在“休整”之隙,再做做功课,近距离地与大炮有过几次接触。见到魁伟的大炮,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这摸摸,那瞧瞧,什么都感到好奇。

我所在部队建制三个营,一营配备的是122毫米榴弹炮,二营是85毫米加农炮,三营是160毫米迫击炮。每个连建制为六门火炮,六门火炮就是六个炮兵班。每个炮兵班建制七人,分别是炮长、瞄准手、一炮手、二炮手、三炮手、四炮手、五炮手。

炮连的战友还教我认识了火炮的两个“大腿”,即炮的“大架”。那个“大架”特别笨重,力气小了还搬不动的。“大架”是火炮的重要组成部分,行军时大架用来与牵引车连接。一旦进入战时,两个“大架”用以支撑火炮的稳定性。

作为营区的新主人,面对一门门威武魁伟的大炮,面对一幢幢低矮简陋的平房,面对有着几分郊区气息的营区,我总自觉不自觉地拿琵琶山营房进行比较,相似的风景,不一样的心情。对于以“四海为家”的军人来说,在哪里洒下汗水,哪里就是家呀!尽管是一个陌生之地,我也慢慢地从不习惯中找到了“家”的感觉。这种喜悦,只能自己体会,无法与他人言说……(胡仁钧文,图片来自网络,欢迎转发)【待续:藏在照片里的记忆《军旅生涯》(上·节选) ㉞夜哨站岗时亲眼目睹一疑影窜入军营,紧急搜索未果,令人不寒而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