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放下铁饭碗的年轻人:四五千块的薪资、连续加21天班

subtitle
和讯网 2021-08-01 09:47

放下铁饭碗的年轻人

文|李莹

辞职不是多大的事,但从体制内辞职却是件不小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帅认真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辞去好不容易考上的某省份选调生职位。但在提交辞职报告之后,多位领导多次找他谈话,家人、同事也上阵相劝,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他珍惜来之不易的所谓“铁饭碗”。

长期以来,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下,铁饭碗一直为人们所羡慕和追求。传统意义上的铁饭碗就是在体制内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比如公务员、国企、教师,都是大家普遍认知意义上的铁饭碗。有了这样的工作,衣食无忧、生活安定,好不自在。

所以辞掉公职,在大多数人看来都是逆潮流的行为。知乎上“从体制内辞职什么体验?”这个问题下面有386个回答,但绝大部分都是匿名。

“这玩意儿大家都藏着掖着,就我给抖出来了。”的确,小帅辞职后在朋友圈里有所透露,不少同学朋友还关切地找他了解情况。得知他辞掉公职,很多朋友的第一反应就是震惊和不解,继而是佩服他的勇气。

但在小帅看来,他就是辞掉了一份不合适自己的工作。迈出这一步,只是为了追求另一种自己更想要的生活和人生而已。

01

“大家都进体制了”

“上什么大学无所谓,最后毕业去考个公务员,都一样。”几年前张阳正纠结于如何填报高考志愿时,家里有长辈这么告诉她,话里话外都是女孩子在体制内的好。

像张阳这样早早就被家里人灌输着要考公务员的大有人在,但在她的家乡山东,这种情况可能更为普遍一些。网友还曾编排段子来调侃:

一句话,如何表明你是山东人——

A答:俺妈让俺毕业考公务员。

B说:你真没出息,俺妈让俺考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再考公务员。

在段子之外的现实中,去体制,确实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麦可思研究院2021年的报告显示,本科毕业生毕业后在政府及公共管理部门就业的比例,从2016年的5.6%上升到了2020年的6.2%。同时,应届本科毕业生毕业后准备公务员考试的比例也从2019年的0.8%涨到了2020年的1.2%,这表明有更多的人在经历了其他工作后选择考公。

前段时间,名校生挤进卷烟厂的话题引起全民热议,其中所涉的中烟公司在相关员工看来是当地最好的国企,也是非常有性价比的体制单位。“我们车间有几个清华、北航、华科之类的名校毕业生,也还在开机器。”一位毕业于某211大学的中烟员工在对“极昼工作室”的自述中提到。他并不认为这样的情况有什么奇怪,第一次进卷烟厂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在里面当个保安就知足了。

最近几年,清北毕业生去做街道办事员、海外名校留学生进小学当教师、研究生毕业做环卫工人等新闻隔三差五就会出来,大家早已见怪不怪。

体面的单位、稳定的收入、可靠的保障、不算复杂的工作内容……体制内工作的吸引力足以让名校毕业生前仆后继。

02

他们主动丢掉铁饭碗

然而正如婚姻的围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体制这座围城,同样如此。

小帅入职三个月左右就想辞职了。那时候天天给领导写发言材料,过于单调的工作让他有点迷茫,“不太想做这些工作,但是当时又没有办法,所以就有了辞职的念头。”

2019年7月份,小帅去机关单位入了职,定岗在某区政府办公室,在领导身边从事文字工作,也就是大家说的“笔杆子”。对公务员来说,政府办是个不错的部门,晋升相对较快,职业前途也更明朗一些。

小帅主要负责领导的发言材料,最忙的时候一个人要给三个领导写稿。公务员的工作远不像大家调侃的读书看报那么清闲,“忙起来是真的忙,有段时间我连续加了21天的班。”

逃出体制的催化剂是为期两年的基层工作。2019年11月,小帅被通知要去基层社区工作两年。社区的工作并不简单,一方面要应对群众的各种需求,一方面又要顶着社区唯一一名男生的身份去承担更多的工作,加之所谓的工作环境带来的心理落差,小帅辞职的念头越发强烈。

当初,小帅是怀着一腔热忱与干劲冲进体制的。大学时处理学生工作让他得到了被肯定和认可的满足感,工作之初他就怀揣满腔热情,想着好好在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为所服务区域的人民贡献自己的力量。但实际工作的落差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然后重新思考自己的价值。

再一想到以后成家的压力,四五千块的薪资确实难以支撑小帅在当地买房结婚,即便同事都在劝生活会慢慢好起来,一直干下去什么都会有的,他依旧没有被打动。

所有这些想法汇聚到一块,小帅最终在2020年5月提了辞职。

何莉的辞职也考虑了好久。本科毕业时,她在青岛一家招商银行(46.500, -1.45, -3.02%)支行和菏泽小县城的公务员之间选择了后者,一是离家近,二是时间上后者会比较宽松,以便于备战考研。

入职之后的工作乏善可陈,在何莉看来,自己就像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前期处理过党建、人事事宜,后来又去统计贸易、房地产数据。在何莉的印象里,除了2018年经济普查期间她加过几次班,平常都是按时上下班,工作并不累。但过于平淡仿佛是原罪,对于一个在985高校学金融的人来说,现在小县城的工作完全不在她的预期之内。

“在县城里面不太符合我以后的发展规划,还是想去大点的城市挑战一下自己。”在参加工作近三年的时候,何莉直接去县组织部表明了自己的辞职意向。在那里她也得知,现在基层公务员流失的现象比较严重,而她,也即将辜负组织挽留,成为流失掉的一员。

董云是体制内辞职那个知乎问题下为数不多的实名答主,七年前他是一名海关人员,离职后兜兜转转做了许多种类型的工作,现在又回到了体制内,在浙江一家国企担任管理人员。

董云在广西边境的海关工作,刨开在职读研的那两年,满打满算有四年时间。但董云告诉笔者,早在入职培训的时候,他就有了辞职的想法。“我报的是企业管理处,但却把我分到了旅检,去做查检行李的工作。”旅检时间不规律,后来又被分到缉私,董云在海关的工作一直就没什么时间观念。

工作环境苦、性质危险、时间不规律,并且董云这个土生土长的山东人到了南方,生活也不习惯,文化也不适应。“我们工作的地方太苦了,当时也尝试着调回来,但后来一直遥遥无期。”微薄的收入实在是留不住人了,周围的同事也走了一些,终于,在职期间的读研给了董云宣告这种生活结束的可能。读书期间他想清了自己要走的路,毕业后果断打了辞职报告。

03

辞掉公职就能做自己了?

辞职一时爽,可生活和工作还要继续。

何莉现在还处于刚辞职完的轻松中,对于下一步工作的事情还没考虑好。但最近她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记录在案的“被辞退”履历会不会影响她下一步的工作。

虽然是主动辞职,但根据《公务员法》的相关规定,因工作未满五年,最终会被处理为“被辞退”。何莉“被辞退”的理由是——个人能力与岗位不匹配,何莉告诉笔者,这是程度最轻的一个原因了。

小帅的辞职则被处理为了“试用期考核不合格,不予录用”。他当时也是了解清楚了政策,才卡在一年试用期满转正之前提了辞职,这样就只是三年内不能考公务员。像何莉这样正式职工辞职的,五年内不能考公务员。“虽然可能以后不会再考公务员了,但当时也是想给自己留个后路,三年之后还能再考。”

离职后,小帅马不停蹄地投入到考研和法考的备战中,他要由新闻转学法律。但后来考研失败,备受打击的小帅在家里颓废了一段时间,状态低迷。

董云终于从广西回到了山东,离开时他还是别人眼中光鲜的海关公务员,再回来就成了无业人员。董云坦言,辞掉公职后回到山东是有压力的,“有些关系不太好的亲戚会觉得我比较另类,说我这个人脑子有问题,相亲的时候也被别人说过。”但好在对后来的工作没有任何影响,虽然不少人会好奇为什么放弃公务员的身份。

离开海关后的几年时间里,董云去了私企、校企、包括现在的国企,待过保险公司、做过金融投资,他感觉自己把各种类型的企业、各种类型的工作都走了一遍,对自己的认识也更加清晰。让他选择离开的不是“体制”二字,而是工作的实际性质。所以在经历过很多之后,他几经权衡,还是回到了体制内,做着自己喜欢也更适应的工作。

调整过后的小帅决心找找法律相关的工作。本以为过了法考就能找到律所的工作,可各地律所对于本科是否为法学专业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了小帅的想象。在找工作的过程中屡屡碰壁,非法本、非硕士的身份让小帅连第一道坎都过不了。后来,他还是回归本专业,找到了一份工作。

离开体制后的他们很难按照想当然的状态去进行接下来的工作和生活,但选择从里到外迈出这一步已经是很大的挑战。

04

体制不是避风港

在越来越多人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进入体制内时,也不断有人外出寻求新的方向,这可能因为个人选择,也可能是源于最初对自己、对工作性质不清楚的认知,将体制当做了象牙塔之后的又一个避风港。

就像董云所说,他家里人就觉得公务员好,但具体哪里好也说不上来,“只是对公务员有一个刻板的印象,觉得这份工作就是好的。”他们看不到公职身份肩抗的责任,也忘记了工作的辛劳。

此刻正奔波于南京抗疫一线的阿具最近经常工作到凌晨,但他还是抽空跟笔者表达了自己对于体制工作的看法。“公务员其实和老师、医生一样,需要奉献精神,如果把它当成纯职业,可能有时候心理落差会比较大,容易心态失衡,因为这几个岗位有时候都是需要付出很多的。苦很正常,还是要摆正心态。”

小魏在济南南部山区一个小村子挂职服务了两年,在他看来,基层锻炼对公务员来说是必要的。“服务人民群众首先就需要接触他们,如果高高挂起坐在办公室舒舒服服,就不知道人民群众面对的困难,所以去基层接触实实在在的呼声和需求,对今后工作的开展会有很多启发,不论是工作重心还是工作方法。”

董云表示,这几年他遇到过很多离开体制的人,执着于自己目标、自我认识清晰的现在一般过得都还不错,而那些自我定位不清晰的更多是在抱怨。“有不少从学校里直接到政府机关、体制的,就容易在跟体制外的对比中打退堂鼓。其实当他们真正工作过后,了解到社会的真实情况,一般很少这么抱怨了。”

对公务员工作产生失落感的时候,小帅有过一段很激烈的抵制情绪,“那时候一心想辞职,我就跟别人说公务员不好,千万不要考公务员,你们干什么都比公务员好。”但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冷静思考后,小帅也终于对公务员这个职业和自己的人生规划有了更加客观的认识。“那会儿确实有些鲁莽了,对未来没有做好比较明确的规划,只觉得自己要去做律师,但没想过失败之后要怎么办,所以考研失利后很迷茫。其实公务员本身作为一个职业,和其他工作一样,都是社会的组成部分,还是要放平心态,立足本岗位脚踏实地的才行。”

辞去公职,跟一份工作、一个岗位说再见的同时,也一并褪去了相应的责任,也正因为如此,这样的辞职行为才备受社会关注。当事情发生在身边时,我们或称赞一句勇气可嘉,或背地里讨论这人脑子有病吧,但总归,正在发生转折的,是别人的人生。

无论如何,尊重选择。

*文中小帅、张阳、何莉、董云、阿具、小魏为化名

《财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