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来自大贺音乐厅的HD录音

subtitle
新音响 2021-08-01 09:0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数播音响越来越普及,很多发烧友却不知道何处可寻24bit/96kHz,或者DSD 128以上的HD录音?笔者也同样的困扰,索尼精选Hi-Res音乐可能是国内最方便的渠道,一些DSD 11.2MHz(DSD 256)录音售价在200-250元之间,虽然有点小贵,资源却来之不易啊。说到索尼,必须提及已经去世的前总裁大贺典雄,而日本有家UNAMAS Lable唱片公司,就在轻井泽的大贺音乐厅,制作了一些最高DSD11.2MHz的录音,不管是深厚的历史意义,还是绝佳音响效果,都值得我们介绍一下。

UNAMAS Lable的创办人录音师泽口真生(Mick Sawaguchi)

日本CD之父,一生充满传奇的大贺典雄

UNAMAS Lable最早以爵士乐录音闻名,是日本最早专注于Hi-Res高解析音频及环绕声音频制作的公司之一,由录音工程师泽口真生(Mick Sawaguchi) 创立。自1971年起泽口在NHK广播电视工程部担任首席录音工程师,并兼任国际音频工程协会(AES) 日本地区代表,在当时他已经是业内德高望重的专家。其作品曾获艺术节大奖·广播文化基金奖、IBC奖、梵蒂冈希望奖等奖项。泽口先生对AES、ips、ABU、JAS等组织亦有杰出的贡献。1985年以来,为提升未来HD-TV音响技术,致力于环绕声录音创作的探索和尝试,在海外获得了“环绕声将军”的美誉。泽口于2005年以制作技术中心负责人的身份从NHK退休,其后于2007年创立了音乐制作厂牌UNAMAS。自2014年来,泽口致力于5.1声道、11.1声道沉浸式环绕声音乐录音创作,他成立的5.1声道环绕声声学实验室 Surround TerakoyaLab,目前已在全球拥有85个子工作室。运用最先进的器材与技术呈现最高级别的音质,同时力求录音工程上的加入未被采用过的想法和创意,是UNAMAS建立的初衷,泽口力求将科技、工程和艺术三者立体融合,打造出拥有独一无二世界观的声音作品。

泽口真生成立的5.1声道环绕声声学实验室 Surround Terakoya Lab

以爵士钢琴家Yuki Arimasa演奏的《Dimensions》专辑来说,泽口真生解释他如何贯彻三个原则:

《Dimensions》爵士钢琴家YukiArimas于2016年2月连续二天在大贺音乐大厅所做的录音,他曾经长期在美国著名的伯克莱音乐学院担任钢琴系副教授,本专辑以古典音乐的著名旋律为主题,扩展到爵士乐即兴演奏,以DSD 256格式发行

◎艺术:为了大贺音乐厅的汉堡史坦威钢琴中获得最大的动态,Yuki Arimasa演奏了他擅长的爵士蓝调和福音音乐,而录音师的目标是在大贺音乐厅捕捉演奏瞬间美丽的3D声学效果。

UNAMAS日本专业音乐录音奖获奖作品集,这张专辑包含了从2013年到2019年的6部获奖作品。日本专业音乐录音奖是日本最具声望的专业音乐录制奖,成立于1994年,主要目的是提高工程师的技术水平,发掘下一代有才华的工程师

◎技术:UNAMAS继续使用ELIIYPower的Power YIILE PLUS(PPS - 20)2.5 KVA电池电源,以确保所有设备充足电源供应,其中一台用于舞台四周的电源驱动,另一台用于录音器材,配合EMC降噪使用。录音师认为像这样的钢琴独奏项目,消除舞台上钢琴周围不必要的共振噪声尤其重要,甚至麦克风架和其他三脚架都必须做防震处理,麦克风接线也特别讲究,Onkio Haus录音室经常使用放在钢琴下方的扩散板也照常使用以增加丰富的共鸣。泽口真生说使用电池供电后信噪比变得非常的好、听起来就像蒸馏水那样干净透明。同样基于信噪比这个理由,他通常会选在下雪时去录音,那时空气的S/N完全是不一样的东西。

大贺音乐厅之声。以大贺音乐厅为主场制作的古典音乐系列,全部采用了HD 9.1环绕声制作,最大程度上还原了大贺音乐厅的空间效果。这是UNAMAS首张DSD 256专辑,被称为“UNAMAS的决心”

◎工程:《Dimensions》专辑再次进行了9通道沉浸式环绕声录制。较高4只麦克风沿舞台前边缘线瞄准观众,心型话筒被用于上方左/右声道,而全指向麦克风则被选择用于前方声道,有助于在前侧更清晰地捕捉乐器细节,也有很好的环境效果。

UNAMAS的环绕声风景系列录音将自然声和音乐有机结合,通过仿真人头立体声录音技术捕捉音乐演奏,户外录音则选择SONOSAX SX- R4录音机和一对W-XY格式的四声道Sanken CUW-180麦克风。同时也使用BLUE-MIC+RME ADI-2Pro的设备组合制作DSD 11.2MHz录音

2014年,大雪的轻井泽·大贺音乐厅。以小提琴演奏家竹田诗织为首,4名青年演奏家组成四重奏乐团,演奏了维瓦尔第最为著名的弦乐作品《四季》。乐团成员们分别录制了每个季节为代表的乐章中的独奏部分,各自带来了对经典的全新诠释。其中春季为第二小提琴独奏,夏季为大提琴独奏,秋季为中提琴独奏,冬季为第一小提琴独奏。如此充满活力的“四季”,可谓至今未见。利用最新科技,完全执着于高分辨率录音,给听众带来无与伦比的速度感和重量感,让人意想不到这竟是弦乐四重奏。192kHz/24bit 清晰地捕捉到了4件乐器制造的细微装饰音。双声道欣赏起来已经极为出色,可能的话,推荐五声道。现场录音采用的麦克风朝上设置,收录了从舞台天花板倾泻流淌的反射音。这是保守的古典音乐录音中从未应用过的手法。通过这种颠覆常识的做法,UNAMAS不断开拓和扩展全新的Hi-Res音乐世界。

2014年,大雪的轻井泽·大贺音乐厅。以小提琴演奏家竹田诗织为首,4名青年演奏家组成四重奏乐团,演奏了维瓦尔第最为著名的弦乐作品《四季》,这是UNAMAS的首张古典录音

泽口录音时使用的设备并不复杂,他制作的唱片真正价值在于对声音的执着。为了毫无遗漏地记录演奏乐团的细节,通常他会让演奏的艺术家呈圆形配置,圆心处设置了多只主麦克风用以捕捉丰富的共鸣音,另设4只沉浸环绕式麦克风用以纪录临场感。UNAMAS在轻井沢大贺音乐厅录音的最大特色是环绕声道与麦克风是1:1,也就是9声道的话就用9只麦克风(视情况会多加一只收低音),乐器收音主要用Neumann KM 133 D(泽口建议其他录音师有机会试试看这个型号)和Neumann KM D + KK 131,钢琴使用声音很直接的SankenCO-100K,低音收音本来他个人很喜欢的ElectroVoice RE-20动圈,但因为舞台离观众席很近,常常被踢到,所以改换较小的AudixSXC-2。另外在天花板的四个角落装上Amcron PCC-160,指向性特性可以在减少杂音的同时、将音乐厅的空气感自然收录起来。麦克风前级有RME DMC-842(数字用)、RMEMicstacy(模拟用),工作站为MargingTechnology Pyramix Native 10,泽口认为声音比其他工作站都好。泽口录音时几乎不额外加人工混响,而是利用麦克风捕捉现场的堂音,然后把信号分配到环绕声系统的四个天空声道。

在大贺音乐厅的录音,演奏者通常以圆形排列,并以9.1或11.1声道的方式收音,完整捕捉音乐厅的自然残响

录音使用的器材相对简单,关键是全部电池供电,带来无与伦比的信噪比

录音师泽口真生的后制作工作室

为什么选择在轻井泽的大贺音乐厅?一方面是向日本的CD之父大贺典雄(Ohga Norio)致敬,二方面这里较小的空间,更适合弦乐与小型室内乐演出,而像UNAMAS这样的小型唱片公司,是没有能力邀请大型管弦乐团录音的。大贺音乐厅由大贺典雄拿出自索尼的退休金16亿日元所兴建,仅有700个座位,因为它的五边形结构,让舞台距每一个座位都相对更靠近。巧妙的空间布局有效规避了可能发生的环境音干扰,使声音的反射总能做到恰如其分,清脆而不出现浑浊,这种独特的平衡正是音乐厅给演奏家和听众们听觉上的卓越体验。而这个町最著名的音乐厅——大贺音乐厅就坐落在这个依山傍水,环境怡人的公园里。初看外观可能不是很显眼,但五边形的音乐厅声音效果却出乎意料的好,音乐厅还可以将五边的门敞开,让厅外路过的听众都可以在大自然的环境中驻足倾听古典音乐。由于音乐厅被认为是“巨大的乐器”,因此需要音乐厅本身如何产生足够共鸣,五角形设计没有平行的墙壁,这是大贺典雄理想中的声学环境,大厅内部全部采用长野县产的落叶松树装饰,除了可以感受到木头的温暖,随着岁月的增长,声音效果也会愈来愈深刻。

轻井泽大贺音乐厅就位在一个公园之内,五角形建筑低调朴实

音乐厅内部全部采用长野县生产的松木装饰

本文的主人公大贺典雄一生充满传奇。30岁之前,他是音乐学院的学生;60岁之后,他是一位音乐家。而在这两个人生节点间的三十年内,他却作为企业家,缔造了一家传奇般的商业帝国,那个公司叫索尼。大贺典雄,前索尼掌门人,CD之父,索尼中兴之祖。索尼在他的统治下,一跃成为世界性的商业公司和一流品牌。

柴可夫斯基弦乐六重奏《佛罗伦萨的回忆》录音在原本六重奏础上增加精心编排的低音大提琴,形成了独特的七重奏组合。录音时采用环绕7.1声道,再加上音乐厅顶部设置的4声道空间麦克风,总计11.1声道的沉浸式环绕制作,声音效果像管弦乐团一样丰富,DSD 256带来浓密而厚重的质感

生于1930年的大贺典雄是一个木材进出口富商的第四个儿子,因为患胸膜炎的关系,大贺典雄幸运地逃过了兵役。而留在家中的他,唯一的爱好只有两个:音乐和鼓捣电器。不过音乐对大贺典雄的意义更甚,也因此自小开始学习音乐。他每周都往返东京学习德语歌剧,让他不到二十岁就精通德语。1949年,他是全日本13名考入东京艺术大学声乐系的学生之一,专攻男中音。

《In the Spirit of Blues》,爵士钢琴家Yuki Arimasa在大贺音乐厅的首次录音, 他是日本洗足音乐学园大学的教授,已经在UNAMAS发行过多张专辑,大贺音乐厅的录音却无比的通透晶莹

大贺典雄还有一个鼓捣电器的兴趣,他时不时自己攒出个录音机什么的,作为一个技术宅,还写了几篇尖锐的文章把各种电子设备批判一番。当年最火的东京通信工业公司(索尼公司前身)自然也没有逃过大贺典雄的法眼,被他揪住设计缺陷大骂了一通。有时候命运女神就是这么精灵古怪,一个技术宅的吐槽文章竟然被索尼的两位创始人盛田昭夫和深井大看到了,随即大贺典雄就被邀请到了总部参观。刚一见面,向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大贺就和两位老人激烈地争论起来,直到俩人离去后,他才从索尼员工那里了解到他们是索尼的大老板。

《赋格的艺术》被认为是巴赫最后的作品,透过土屋洋一的编曲,将弦乐四重奏和低音大提琴融合在一起,创作打破原有管风琴赋格曲印象的作品,Neumann KM 133 D 全向数字麦克风,加上 AcousticRevive的麦克风接线,带来非常优异的声音效果

深井大将大贺典雄描述为“一个傲慢无礼但精通技术的大学生”,盛田昭夫被他的粗鲁惊得哑口无言,可是他们都发现了他身上那惊人的才华,他对音乐的了解和功底,他对电子技术的追求与痴迷,还有那无与伦比的雄辩与口才……当然,还有作为企业家所必须的果断甚至是固执。索尼两位大佬当时就决定:就是他了。

《Touch Contra Bass》在第25届日本专业录音奖获高分辨率门类最优秀奖。意大利和低音提琴是本专辑的关键词,将低音提琴作为独奏乐器,极力追求大贺音乐厅特有的丰富声音回响以及低音提琴特有的浑厚低音魅力

可是面对索尼递出的橄榄枝,大贺典雄却不为所动:我可是音乐家,才不会去理会你们做生意的这些俗事。可是索尼怎么会放弃这么一块璞玉呢?不是热爱音乐吗?好,资助你去德国留学学习歌剧,索尼一有新品推出就往欧洲寄一个;贵为索尼掌门人的盛田昭夫,每周和他保持通信,交流意见;甚至把他聘为顾问,成为索尼的“精神员工”,简直是现代版的三顾茅庐!大贺典雄丝毫没有从商之心,德国毕业之后回到日本,他和女钢琴家松原绿结婚,成为了职业男中音。盛田昭夫始终没有放弃。他不仅继续游说大贺典雄,还拐弯抹角说服了他的妻子跟自己站到统一战线。

舒伯特《第14号弦乐四重奏死与少女》,由土屋洋一担任弦乐编曲,将通常由中提琴担任的部分变更为大提琴,最大限度地展现了乐曲的故事性和动感

经过六年的游说,1959年,盛田昭夫终于说服了大贺典雄跟着自己去美国出一趟长差。在美国,盛田昭夫将索尼的商业计划和盘托出:索尼的终极商业机密就这样被交付给了一个和索尼几无关系的年轻人,这怎么能不让大贺感动?于是乎,在当年四月,他成为了索尼专业产品部门的总经理,领导Sony产品设计部门。一般员工需要二十年才能爬到的高管地位,三十岁不到的他刚一入职就做到了。历史证明,盛田昭夫的眼光没错。五年之后他进入了索尼的董事会,放眼整个日本,都没有40岁不到就成为了董事的先例。

从2013年第一张发行的《四季》后,这张专辑成了世界范围内的年度排行榜畅销专辑,《ViVa The Four Seasons》融合了以竹田诗织的独奏为特色的弦乐六重奏专辑,等于是向首张《四季》致敬,DSD 256格式获第22届日本专业音乐录音奖高分辨率门类环绕声大奖

事实上,大贺典雄进入索尼时还没有放弃自己男中音之梦,同时兼任两份工作。只不过一次因为白天工作太过忙碌,他在后台睡着,搞砸了整个歌剧演出之后,他才明白纵使自己精力过人,也不能身兼二职,从此将心思完全放在了索尼上。在他的带领下,索尼成为了上个世纪的苹果。而他,也不愧为索尼的乔布斯。他一手缔造了索尼沿用至今的黑色设计风格;他事无巨细,一丝不苟,像最挑剔的顾客那样考虑索尼产品的每个细节,从重量到材质再到功能设置,哪怕是标志大小都要经过他亲自定夺。索尼的所有广告标题都是由他撰写,连字号字体都是自己决定,他曾临时取消一个新品发布会,只因为不喜欢按钮的形状。

除了在大贺音乐厅录音,UNAMAS Lable还有多种不同类型的HD录音发行

大贺与盛田昭夫和深井大一起,被誉为索尼在全世界开疆拓土的“三驾马车”。不同于另外俩人谦虚有礼的典型日式企业家形象,有国外留学经历的他外向霸气,强势独断且野心勃勃,能言善辩到话唠,甚至于他无时不刻的脑洞大开,在公司内部都是让员工颤栗的存在。他的强势甚至延续到了和国外公司的合作中。在和CD发明者荷兰飞利浦公司的商谈中,他要求一张CD的长度必须由60分钟延长至72分钟,否则就放弃与飞利浦公司合作,自行制定CD标准。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个长度刚好能容纳卡拉扬1963年指挥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1982年,索尼售出全球第一张CD。当年的CD还只是新兴的小众产品,而在索尼的引领下,CD迅速成为了音乐娱乐的最重要载体。

除了在大贺音乐厅录音,UNAMAS Lable还有多种不同类型的HD录音发行

数字化引领着索尼成为了当时全球最为成功的公司之一,之后大贺典雄开始贯彻全媒体战略。1988年,索尼斥资20亿美元收购CBS唱片,次年再度斥资34亿美元收购哥伦比亚电影公司。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海外并购案,二战之后一直活在美国阴影下的日本人,终于能在商业上棋高一着,极大地满足了民族自信心,那个时代的索尼,可以说是日本的民族标志。大贺也是日本古典音乐界的最大金主,靠一己之力把日本古典乐界从财政困难的泥潭中拉出来,一手缔造了亚洲最为出色的交响乐团。他自己不忘时时刻刻玩票,从柏林爱乐到维也纳爱乐,世界上最顶尖的古典交响乐团都曾合作指挥。

除了在大贺音乐厅录音,UNAMAS Lable还有多种不同类型的HD录音发行

1999年,他以69岁高龄出任日本历史最悠久的乐团(东京爱乐乐团1911年成立于名古屋)指挥。两年之后东京爱乐乐团收到来自北京的邀请,邀请他的是创办北京国际音乐节的余隆,当时他只有37岁,同时还担任创立刚刚不久的中国爱乐乐团常任指挥。2001年11月4日到达北京后没有任何停歇,大贺就开始排练直到演出前夕。演出曲目有威尔第歌剧《命运之力》序曲、柴科夫斯基E小调第五交响曲等。深秋的夜晚,剧院外一片寂静,观众都正静心聆听台上大贺典雄指挥的东京爱乐乐团。演出进行到一半,正在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的第二乐章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大贺突发了蛛网膜下腔出血(脑部血管破裂),倒在了指挥台上,现场演奏家们都十分慌张。余隆上台救场,没有任何排练预演,他果断潇洒地继续指挥东京爱乐乐团演奏完全曲。

大贺典雄参加北京国际音乐节留下的珍贵纪录

之后大贺回日本接受康复治疗,却念念不忘余隆的救场往事,二人就此结下了不解之缘。两年,大贺捐出所有退休金在美丽的故乡轻井泽建造最好的音乐厅。注重音效的他,坚持全部用同一生长地的木材进行建造,因为木材是有生命和性格的,可以展现出富有生命力的音乐。很遗憾的是等待几年之后,还没能如愿亲眼看到中国爱乐乐团来到他的音乐厅,大贺先生就与世长辞。

大贺典雄在SONY唱片留下了几张录音,包括贝多芬的合唱交响曲,皆为收藏珍品

我们是音乐的搬运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