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银行评级大调整!3天内8家被下调,这个省成重灾区,中小银行分化仍将加剧

subtitle
券商中国 2021-08-01 05:1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半年报即将进入披露期,中小银行最新评级结果也陆续出炉。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7月28日至30日,短短3天之内已有8家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被下调,其中包括盛京银行、阜新银行、葫芦岛银行等4家辽宁地区城农商行。

就评级下调原因来看,前述银行较为一致地体现为:贷款风险暴露且拨备不足;盈利能力弱化甚至亏损、资本水平不足;贷款行业及客户集中度较高等。此外,个别银行还受区域经济低迷、股东风险暴露的负面影响。

华泰证券固收研究团队日前发布报告称,未来预计城农商行在增速、业务结构、资产负债表等方向分化仍将加剧,建议对涉及较多地产、城投流贷、不良资产仍有压力、股东背景有负面等的城农商行保持谨慎。

3天内8家中小银行评级下调

公开信息显示,7月28日至30日,合计8家中小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被评级机构下调。

具体包括:山西平遥农商行、山西长子农商行、延边农商行、河南新郑农商行、葫芦岛银行、阜新银行、大连农商行和盛京银行。

整体来看,评级机构对前述银行评级的调降主要考虑到其面临的五大挑战:

一是,受区域经济增速放缓、信用环境弱化及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不良贷款、逾期贷款显著增加,同时拨备水平不足,甚至低于监管要求。以新郑农商行为例,去年该行“关注+不良”类贷款占比同比翻番至12.9%,全年不良贷款余额大幅增加11.3亿元至16.7亿元。受此影响,该行拨备覆盖率显著降至100%,已低于监管要求。此外,疫情影响下,不良清收效果不佳、相关抵押物处置难度大,“回血”艰难。

二是,盈利能力弱化乃至亏损,资本充足率下降,偿债能力下降。以平遥农商行为例,受风险暴露、息差收窄、投资收益收缩影响,这家资产规模在150亿左右的银行去年净利润不足百万,同比下滑93%。加上分红力度较大、抵债资产消耗,该行资本充足率已经低于监管要求。

三是,资产结构存在问题。譬如非标投资占比高,且部分风险暴露;又譬如贷款客户集中度高,或者在某个行业的敞口较大,容易受到区域经济及单一客户经营情况变化的影响。

四是,面临负债增长难题。其中,受此前评级下调的影响,平遥农商行去年在市场融入资金的难度明显加大,限制了业务发展;盛京银行则在去年清退部分高成本及不稳定存款,导致企业存款规模显著下降,考虑到区域经济低迷,未来对公存款拓展仍面临压力。

五是,股权信用风险暴露,银行管理存在压力。其中,联合资信对葫芦岛的评级报告就显示,该行部分股东存在股权质押、拍卖及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况,需要关注后续的股权稳定性。延边农商行则因为发起设立且并表28家村镇银行,被评级机构认为存在较大的管理、人才方面的挑战。

辽宁成评级下调“重灾区”

从前述8家银行的区域分布来看,辽宁成为“重灾区”,包括盛京银行、阜新银行、葫芦岛银行在内的3家城商行,以及大连农商行的主体评级均被下调。

这也侧面反映出当地银行业面临的巨大经营压力。根据辽宁银保监局数据,2020年辽宁辖内银行业(不含大连)累计实现净利润96亿元,同比下降21.9%;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9亿元,同比减少近七成。

具体到评级被下调的4家银行,盛京银行、阜新银行、大连农商行去年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77.9%、95.5%和28.6%,葫芦岛银行更是呈现亏损状态,全年净利润由2.7亿元降至-2.8亿元。

资产质量方面,除大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微降至4.86%外,其余3家城商行均呈现快速上升态势,全年不良贷款至少翻番。其中,葫芦岛银行年末不良率接近14%。

此外,在股权稳定性方面,恒大集团持有盛京银行36.4%股份,为第一大股东,不过根据7月22日沈阳市相关负责人到该行调研时的表态,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该行改革发展,“支持市属国企在监管部门指导下,逐步增持盛京银行股份”。

而阜新银行作为当地城商行,2016年开始该行前十大股东均为当地民企,且持股差距极小,股东排位每年都在变动。日前,该行第一大股东的全部持股还被挂牌,即将进行公开拍卖,另有多名持股4%以上股份的股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葫芦岛银行的情况则更为复杂,该行第二、第十大股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其持股多次遭司法拍卖,但均流拍。此外,该行第四、第五大股东已将大部分持股质押,第八大股东部分持股被司法冻结。去年8月,该行又因原行长王学伶“落马”的负面舆情,发生了挤兑事件。

为统筹发展与安全、应对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辽宁省决定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商行,合并省内12家城商行。今年6月,辽沈银行正式开业,注册资本达200亿元,其中,辽阳银行已于上周通过了被辽沈银行吸收合并的股东大会议案,营口沿海银行也正在吸收合并进程中。

预计城农商行分化仍将加剧

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30日,年内已有12家国内中小银行主体信用等级被直接下调,包括9家农商行、3家城商行。

此外,汇丰银行(中国)也于6月初被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了本币与外币长期存款评级和发行人评级,并将汇丰中国的调整后基础信用评估、长期交易对手风险评估、本币与外币长期交易对手风险评级全部下调,评级展望为稳定。

与此同时,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初至今,还有6家商业银行主体信用等级获上调,包括泉州农商行、浙江桐庐农商行、长顺县农信社、威海蓝海银行、贵州遵义汇川农商行和安徽阜南农商行,但普遍未披露上调原因。

其中,在中诚信国际对遵义汇川农商行的主体评级中,今年2月由A调高至A+,但6月又调回A;东方金诚对阜南农商行的评级结果也分别在今年5月、7月先下调、后调回。

另外,今年以来,广州农商行、四川天府银行、贵州花溪农商行的评级展望先后由“稳定”调整为“负面”。对此,有评级业内人士表示,这表示其信用水平在未来12-18个月内可能下降,但并不表示信用等级一定会发生变化。

事实上,在中诚信国际于7月29日出具的广州农商行评级报告中,该行评级展望已恢复至“稳定”;延边农商行虽然被下调评级,但该行评级展望也已由“负面”调整为“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还有13家银行终止评级,除了大部分因为债券到期兑付、不再评级的银行外,还有4家银行因为迟迟无法提供评级所需材料,被评级机构直接终止,其中包括:山东博兴农商行、山东广饶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西榆次农商行。

华泰证券固收研究团队日前发布报告认为,在宏观“稳杠杆”的政策基调下,银行目前面临部分领域去杠杆、调结构的政策要求,未来预计城农商行在增速、业务结构、资产负债表等方向分化仍将加剧。

该报告建议,对城农商行银行债整体中性态度,对涉及较多地产、城投流贷、不良资产仍有压力、股东背景有负面等的城农商行保持谨慎。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