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贾母的10大丫头,后来都去了哪?为何王夫人撕破脸,也要挖墙脚?

subtitle
安阳源易缘 2021-07-31 22:52

贾母的10大丫头,后来都去了哪?为何王夫人撕破脸,也要挖墙脚?

贾家这样的国公府,最讲究脸面,贾母和王夫人这对婆媳,平时母慈子孝,王夫人请安、送菜、伺候吃饭,一样不少。贵族人家的修养和礼节,常常让读者大开眼界:贵族就是贵族,不是暴发户可比的。

这样有礼有节的婆媳俩,却在元宵节晚宴上,因为宝玉的大丫头袭人,当着族人的面直接开怼,简直到了撕破脸的地步,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贾母和王夫人为何会为袭人这样一个丫头,而不顾体面,撕破脸互怼,她们之间有啥深仇大恨?笔者认为,表面上是因为袭人这个丫头引起的矛盾,实际上正如俗语所说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贾母和王夫人的丫头之争,是触动根本利益的权力之争:贾家的丫头里,藏着触动根本的大秘密!

贾母的丫头驭人术:10大精英丫头,都去了哪儿?

贾母这个荣国府的老祖宗,从《红楼梦》故事开始,就已经退居二线。荣国府后宅的当家人,是贾政的嫡妻王夫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厚黑学界非常流行的一句话叫“人走茶凉”,贾母这个老祖宗,虽然早已退居二线,但荣国府的事,基本上还是贾母说了算。王夫人这个当家人,在贾母面前,总是战战兢兢,唯恐说错话,办错事。

荣国府为何打破了“县官不如现管”这个魔咒,贾母靠什么做到“人走而茶不凉”的?难道真的靠“老祖宗”这个长辈的身份,就可以呼风唤雨?

笔者认为未必!贾家是个什么地方?秦业认为“那贾府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贾母对荣国府的管家娘子说:“我知道咱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

在一个以富贵为风向标的地方,指望靠“孝道”约束人的欲望,简直是痴人说梦。那么贾母到底是靠什么稳固自己的地位呢?笔者认为,贾母的驭人术在两个字——架空。

贾母不仅架空荣国府当家人王夫人,也架空宝玉、王熙凤、探春等主子,她掌握的秘密武器就是——丫头。

贾母培养的丫头,个顶个,都是丫头中的精英,她们都是谁呢?

贾母的大丫头鸳鸯在跟平儿说体己话时说:“这是咱们好,比如袭人、琥珀、素云、紫鹃、彩霞、玉钏儿、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绿,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儿,去了的茜雪,连上你、我,这十来个人,从小儿什么话儿不说,什么事儿不做?这如今,因都大了,各自干各自的去了……”

鸳鸯说的这几个丫头里,可以确定的是,袭人、紫娟本来就是贾母的丫头,原文第3回介绍袭人的来历时写道:“原来这袭人亦系贾母之婢,本名珍珠。”

同样是第3回:“贾母见雪雁甚小,一团孩气……便将自己身边一个二等的丫头名唤鹦哥者(后改名紫鹃),与了黛玉……”

由鸳鸯所说可知,小时候,这十来个丫头都是在一处的,极大可能是,这些丫头原本就都是贾母的。

贾母调教的丫头,后来都送了人,送给谁了呢?

袭人、麝月、茜雪,后来成了宝玉屋里的丫头;鸳鸯、琥珀留在贾母身边;素云后来是李纨的丫头;紫鹃跟了黛玉;彩霞、金钏儿、玉钏儿成了王夫人屋里的丫头;翠墨是探春的丫头,翠缕跟了史湘云;更加奇怪的是,平儿表面上是王熙凤的陪嫁丫头,竟然小时候也是和贾母的十大丫头在一处的。

你看,荣国府有头有脸的主子身边,都是贾母的丫头,且都是主事的丫头。难怪连人精宝钗都说:“我们没事评论起人来,你们这几个都是百个里头挑不出一个来的。妙在各人有各人的好处。”

贾母这个久在大宅门里混迹的人精,太知道奴才对主子有多大的影响力了:谁掌握了她们,就掌握了实际权力。

水泼不进的怡红院:王夫人撬开袭人的嘴,才能坐稳当家人的宝座。

贾母通过这些大丫头,牢牢掌握着荣国府的话语权和实际权柄,王夫人坐着当家人的宝座,却处处受制贾母。

更让王夫人抓狂的是,贾母不仅要掌控王夫人,还要掌控荣国府的下一代——贾宝玉。

贾母为宝玉配备了很多的丫头,无论袭人、麝月还是茜雪,都是贾母调教的丫头,而纵观宝玉屋里的丫头,有名有姓的大丫头也就这几个。

贾宝玉这个人,从抓周时就吃胭脂,他爱女孩的毛病,使他听只妻妾的话,而不听母亲的教导。

贾母的厉害之处在于,她懂得驾驭人,最有效的是要润物细无声。为此,她不仅给宝玉安排了这么多丫头,还为她物色了林黛玉这个贾母派的准宝二奶奶。

王夫人在自己当家时,都处处受制于贾母,等到宝玉掌家,宝玉妻、妾、丫头都是贾母的人,那自己更无立锥之地了。

现成的事情就有:宝玉情窦初开,刚和袭人有了云雨之事后,就“视袭人与别个不同”,在袭人的“娇嗔箴宝玉”下,宝玉撵走了自己掌管怡红院的奶娘李嬷嬷,并让袭人从众丫头中脱颖而出,迅速顶替李嬷嬷,成为怡红院的管事人。

甚至宝玉喜欢在潇湘馆和黛玉、史湘云玩,袭人都敢以娘家要接自己出去为由,要挟宝玉,而宝玉则偏偏接受袭人的要挟,表示再不这样。

王夫人管不了的宝玉,却全由林黛玉和袭人这些女孩摆布,林黛玉有贾母罩着,又是主子的身份,王夫人对她是敢怒敢言,但不敢明着撵,于是收伏袭人就显得十分重要。

因此王夫人偷偷扶袭人做了宝玉的姨娘。做了姨娘的袭人,在元宵节便不再以丫头的身份,跟宝玉出来。

但袭人的身份本来是贾母的丫头,她领的工资都是从贾母处扣的,王夫人偷偷摸摸把袭人的月历钱从贾母处停了,改由自己发工资,并悄悄让袭人回娘家省亲,贾母不发脾气才怪。

王夫人公然在荣国府家族大宴上为袭人说话,本来就是要造成既定事实,逼贾母承认袭人姨娘的身份,不料贾母不买账,婆媳二人史无前例的,在如此重大的场合为一个丫头撕破脸,实际并不是无足轻重的丫环之争,而是权力之争。

正如探春说的:“我们这样人家,外头看着我们不知千金万金小姐,何等快乐?殊不知我们这里说不出来的烦难,更厉害。”

在大家族存身,没有点心眼和运气,真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晴雯、金钏儿本都是行事出于天性的女孩,最后落得不明不白的惨死,都有一只看不见的宅斗的手,在作怪!

开卷有益,原创不易。

每一篇文章都是作者用心写成,感谢大家阅读完整内容。如果喜欢,欢迎转发和评论,留言或私信互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