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莫里森,最后的救赎

subtitle
澳洲财经见闻 2021-07-31 21:05

共3040字|预计阅读时长5分钟

阅读导航

  • 上位

  • “迷信”的人

  • “敌人”

  • 悉尼之伤

  • 救赎之战

  • 华人才是胜负手?

上位

莫里森(Scott Morrison)头发早是全白,澳洲总理大位有如煎锅上的肉包子,不把你炒出发焦的体位,绝不罢休。

“说甚么花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岂不是形容这等人物的。

他最出彩的一战,也是一战成名之作,乃当年任移民部长时,把澳洲二党“无法完成”的任务 -- 难民潮堵在了家门口, 他铁血般的手段,令印尼等国的人口贩子从此失去了饭碗。

提拔他上位的彼时总理艾伯特自然是他的贵人, 从此, 莫里森一路前行, 顺风顺水地成为一国“之君”。

风水轮流转,这几年,澳洲大火、水灾、干旱轮流煎熬着莫里森,再加上疫情期间疫苗战略的“失败”, 他已经是黔驴技尽了吗?

改改时运,烦恼时莫里森或许也是个迷信的人...

“迷信”的人

莫里森寻思着,既然找不到妙招,解开围绕自己一环扣一环的政治迷局,不如给祖上祭拜一番,换换风水也是要的。

时间也巧的很,他去英国参加G7会议,正是溯宗寻根的好机会。

更巧的是,他的祖屋就位于大会康沃尔郡附近的一个小村庄 -- 圣凯弗恩(St Keverne),他的上溯第五代曾祖父就出生在那里。

澳媒也有爆料,总理办公室花了数周时间来计划这次G7期间的附带旅行,以探索他的“罪犯”祖先之根。

那日,英国是惯例大雾的日子,七国峰会刚结束的下午,莫里森带着随从“偷偷顺路”衣锦还乡。

澳洲人一般都不会忌讳自己祖先是“罪犯”的问题,许多人甚而绘声绘色主动讲给你听。

莫里森去了他的祖先Roberts被判刑的Bodmin监狱、博物馆及教堂。

他或许冥冥中双掌合十,寄望祖上保佑他能渡过艰难,顺利赢得下次大选。

就像他献花时,在访客簿上写着的:缅怀William Roberts,回家的感觉真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莫里森是“罪犯”William Roberts的后裔,他只是偷了 “5磅半重的纱线 “而被定罪,并被发配到澳洲新南威尔士州殖民地服刑7年。

7年后他获释,并与Kezia Brown结婚,她同样是一名“罪犯”,因偷主人的衣服而被判处7年的囚犯。

他们无颜再见英国的江东父老,留守澳洲,育有十个孩子,获得土地,家族从此繁衍生息。

Roberts 绝对不会想到,一个“罪犯”的后代诞生了澳洲第30任总理。

但现在,这个幸运儿总理却是四面楚歌,强敌环绕。

“敌人”

第一个“敌人”当然是工党。

工党给澳洲人的印象,总是“无法”制定一个明确的、令人信服的经济战略,即使总体愿景,也显得差强人意。

疫情最紧张的时候,工党高层人士预测,澳洲会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当然他们对经济预测及批评踩偏了点,几乎无法攻击到莫里森的七寸。

但如今,莫里森最大的敌人工党已经抛出搁置负扣税的杀手锏,澳洲建筑业与房地产大佬已经纷纷示好工党领袖阿尔巴尼。

工党当然在挥舞着乱拳发起进攻,史上最无魅力的领袖阿尔巴尼,与一群看似七拼八凑起来的竞选团队,正在走出泥潭,向着莫里森砍去。

第二个“敌人”来自莫里森内部,这个“敌人”早已声言对总理大位有浓厚的兴趣。。

他是右派的明日之星财相弗莱登伯,是他带领澳洲走出经济困境,不是莫里森。

或许这个财相才是未来莫里森的“心头大患”。

再过二个月,弗莱登伯将超越前辈,成为自由党近代任期最长的财长。

毫无疑问,他是历来工作效率最高的财长,即使澳洲最刁钻的评论家,也对他在政府中的权威、无与伦比的工作热情、对细节的掌控以及冷静、有条不紊、令人放心的表现叹为观止,并认为他超越了所有的前任。

弗莱登伯确实经受了疫情和经济萧条恐惧的考验,他的整体经济应对措施大多是适时的、有针对性的和有效的,好于预期的经济复苏就是一个证明。

澳洲经济比疫情之前更强大,失业率下降,股市高涨,铁矿石达到每吨230澳元,房价飙升,企业和消费者信心上升,澳洲经济在轰鸣中前进。

这些成绩,澳洲主流几乎都算在财相身上。

除了这二个主要“敌人”,悉尼封城或许才是莫里森最要防范的“滑铁卢”。

悉尼之伤

莫里森最大的“心病”自然是悉尼疫情应对的彻底失败。

整个澳洲正在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这是一场高风险的赌博。

6 月中旬首次面对疫情时,莫里森与女州长只是赌博般的掷了骰子,没有像其他州那样艰难而快速地进入封锁状态,而是转向之前依靠接触者追踪来控制病毒的剧本。

现在回顾,一切都是“疯子”般的决策,人们仍然可以去健身房,去逛街,不戴口罩等。

令人沮丧的还有莫里森设置在堪培拉的所谓国家内阁分享经验的“理想”论坛,这里更像纸上谈兵的聊天场地,早变成了内部工作人员理想的咖啡时光。

面对悉尼焦灼的战局,莫里森也突然转向,再次强调疫苗接种的重要性,而疫苗策略正好是总理的伤疤。

他的政府感觉是不得不被拖着、踢着和尖叫着才能接受这一事实。

还有与墨尔本人长期的口角,莫里森代表的右派一直坚持不屑地挖苦南方邻居的所作所为,自然所作所为也必须与维州不同,新州人们正在为此付出代价,澳洲其他人也是如此。

安德鲁带领的墨尔本人,这轮面对同样的病毒威胁,走出劫难,不就是打在莫里森脸上一个响亮的耳光吗?

直接的答案是悉尼的爆发就是政治领导的失败,是莫里森傲慢与偏见的失败。

这已经是一个地狱般的问题,错误不可避免,推卸没有意义。

显然,莫里森的救赎之战已经上演。

救赎之战

莫里森在疫情管理方面犯下许多错误,但他已经为赢得下届选举开始了赌注。

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在衡量疫情表现的每一项指标上,联盟党的支持率都大幅下降。

堪培拉政府正在为一场预料中非常激烈的竞选做准备,但莫里森不再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工党已经走到了前面。

莫里森完了吗?

此话还言之过早,他不会通过辞职来改变战局,最主要是他控制着选举的时间,如果他愿意,可以等到明年五月。

还有长达 10 个月的时间,他必须知道该做些什么。目前,澳洲笼罩在迷惘中,悉尼持续封城,人们对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感到困惑。

莫里森的首要责任是为澳洲人指明走出迷雾的出路。

他也开始了另类反击,包括对疫苗供应的延误终于说出了“抱歉”这个词。

但,勉强的“对不起,but..”并不能解决问题。

当年保罗.基廷输给约翰.霍华德的一个关键原因是基廷的漠不关心,例如“澳洲不得不经历的经济衰退”这些不关痛痒的废话。

而霍华德则试图表现了许多同情。反过来,霍华德无法让自己对“被偷走的一代”表现出足够的同情心说“对不起”,把他扳倒的陆克文赢得了承诺做到了这一点。

莫里森的副手巴纳比·乔伊斯 (Barnaby Joyce),另一个“铁面无私”的悍将只会给他减分。

乔伊斯说,疫苗只是“让绝大多数人处于不会死亡的境地 ,这就是目标”。

他可能说的是实话,但澳洲人会因为没有死而对他心存感激吗?

莫里森是个非常具有自我防御性的人,同时也不是一个很有“同情心”的政治家。

如果谈论的是经济或移民,那很好,这是莫里森的强项,但其他领域则不是,他需要“制造”更多的情商。

莫里森应该知道澳洲人的“脾气”,如果人们对你不满和生气,他们已经把你拒之门外, 方式就是用选票。

莫里森也谈到了四阶段解封计划,堪培拉内阁采纳了它,只是太缺乏细节,并没有具体的时刻表,换句话说,毫无意义。

另外,莫里森与各州之间的关系可谓糟糕透了,最“狭隘”的州,尤其是西澳、塔州和昆士兰州的州长发现,关闭州际边界是一条获得人气的简单途径。

他们总是可以将疫情随之而来的任何问题归咎于其他州或堪培拉。

下图所示的最新民调,喜好莫里森的数字在持续下降,贬损他的却在增加。

莫里森可以宣布从今年8月至明年5月21日的任何时间举行选举,但当财长弗莱登伯(Josh Frydenberg)最近公布的大开支、高债务预算时,大选的前哨已经吹响。

曾经莫里森与自由党打出的“结束福利时代”的承诺已经不复存在,对小政府和平衡预算的信仰遁于无形。

澳洲人更渴望在社会和经济项目上的大笔支出能够继续下去,就像莫里森的“好友”,美国总统乔·拜登采取的策略一样。

莫里森越来越像工党,而工党抛弃负扣税,一样抛弃了“无产阶级”,不也越像自由党!

决战紫禁之巅的大戏已经开演。

华人才是胜负手?

当然还有中国因素,绝大部分华人已经厌倦了莫里森“狐假虎威、一意孤行”的对华政策。

更深层次的理解,相当比例的华人都在生意、民生、种族歧视等方面对莫里森深恶而痛绝之。

去趟唐人街,与某个华人侨领握握手就惹人爱的年代早过去了。

如果与工党的厮杀变成肉搏战, 120万华人的选票将是决定莫里森命运的胜负手。

前有拦阻,后有追兵,这是莫里森的现状,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急需在短短几个月内重振山河,完成最后的救赎...

30

07-2021

28

07-2021

29

07-2021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