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和老公假离婚后,终于看清了我妈的真面目,她藏得太深”

subtitle
小跑追幸福吧 2021-07-31 18:3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万象》上有篇文章《寂寞的打锣人》,其中有一段写台湾作家黄春明和他儿子的事,读来让人泪目。

黄春明有糖尿病,但是他的很多朋友,都不知道他有这个病。他们常不时地送些巧克力、花生酥之类的甜点过来给他吃。他就会把这些吃的放在冰箱里,他的小儿子黄国峻看到了以后,就很快地把它们都偷偷吃掉了。

黄春明一看冰箱的甜食没有了,以为国峻爱吃,便买了一些放进去,国峻检查冰箱,又再次把它吃光光了。于是他又买了一些放进去,然后很快就又光光了。

几次之后,他对国峻说:“想不到你这么爱吃甜食?”这下国峻火了,大叫:“我哪里爱吃?还不都是为了你。”

看到这里,我丢下杂志笑个不停,笑着笑着,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这样的父和子,满满的都是爱啊!

如果世界上的每一对父子,每一对母子,都是这样彼此的深爱,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了。

现实中,梅娘听到的大都是一些缺爱的事情。就像我的女读者陈曦,她在和我通话的时候,哭得痛哭流涕,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母亲始终就没有爱过她。

02

对陈曦来说,自打记事起,她就没有感受到母亲的温暖,在她童年的记忆里,母亲翻脸比翻书还快。

之所以说翻脸,那是因为在母亲面对弟弟的时候,总是春风拂面,而只要转头看到她,就能立刻翻脸,顷刻间冷若寒霜。

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好像自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得罪了母亲一样。

平日里,弟弟可以吃最好的,穿最好的,而她呢?吃的常常是弟弟的残羹冷炙,穿的是表姐送的旧衣服,用的也都是弟弟淘汰下来的文具。

母亲不止一次地说:“用那么好的干嘛?一个丫头片子,早晚是人家的人!”那时候,她不懂母亲说的话,只在心里想“丫头片子也是人,你不认我是自家人,你生我干吗?”

但是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从来不敢多发一言。

尤其是她和弟弟在一起的时候,弟弟不知道怎么的就哭了,母亲从来都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劈头照脸地批评她,说她没有带好弟弟。

有一次,她刚扎好头发,弟弟非要她头上的一个发圈,她没有给,弟弟就去夺,一把薅住了她的头发,疼得她直掉眼泪,但她死命地捂着,愣是没有被弟弟夺到,于是弟弟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了,母亲闻声赶来,二话没说,就甩给了她一巴掌,她捂着火辣辣的脸,让眼泪顺着指缝流出来,她带着哭腔说:“妈,明明是他的错,你还打我?”

母亲杏眼一瞪,大声说:“你再犟嘴,我打死你!你没错,你弟弟怎么会哭!你是怎么做姐姐的!”

她那一刻,紧抿着嘴唇,硬是把满腔的委屈生生地咽了回去。

那天晚上,她在床上想来想去,就是想不通母亲为什么这么不喜欢自己。也许是自己不够好看?自己是个女孩?还是因为自己其他什么原因?她想不通,最后她只能对自己说,也许是自己还不够好吧,那就做得再好一点,可能母亲就能认可我了。

03

有伞的孩子,可以在雨里优哉游哉地漫步,没伞的孩子,则只能在风雨中拼命奔跑。从那以后,陈曦就像是一个没伞的孩子一样,在学习的道路上一路兼程,她一心想着的是,只要我在每个方面都做到最好,那么母亲总会多看我一眼吧。

几年寒窗苦读,她终于考上了大学,并且是很好的大学;而那个被母亲捧在手心里的弟弟,混到了初中毕业就下学了,都二十几岁了,还依然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至此,陈曦和弟弟就逐渐拉开了距离,陈曦一飞冲天,飞出了这个让她从小到大就没有感受到温暖的家庭;而弟弟在家里,躺在母亲给他提供的安乐窝里生活着,安逸地没有任何出息。

陈曦从大学时候,就开始做家教自己赚学费了,在大四那一年,她还在寒假里做家教,小赚了一笔,然后一回到家,就给母亲添了一件毛呢大衣,给弟弟买了最高级的随身听,而自己,就买了几块巧克力来犒劳自己。

工作了以后,陈曦贴的就更多了,基本上春夏秋冬四季的袜子鞋子衣服,都是陈曦给母亲、弟弟添置;母亲要是生个病、住个院的,也都是陈曦来掏腰包。

陈曦花得多,但是花得也舒畅,因为每次花钱都让她感觉到母亲很需要她。尤其是母亲现在也是逢人就夸,夸自己女儿有多么多么厉害,有多么多么的孝顺,而每当听到母亲这样说,陈曦都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觉得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陈曦觉得母亲变了,变得对她的态度好了,不再是对她冷若寒霜,甚至变得对她有些唯唯诺诺了。这让陈曦很欣慰,觉得自己终究还是母亲的孩子,哪有父母不爱自己孩子的。

而随着母亲对陈曦的态度变好,母亲对陈曦的要求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了。比如,家里原本好好的冰箱,母亲非要换那种双开门的,再比如刚给弟弟买了个手机,他就想换成刚上市的某果。陈曦觉得,他们的消费真的有些太奢侈了,自己一个手机也都用了两年了呢。渐渐的,陈曦不知不觉中成了扶弟魔。

但是,她后来想想,算了,母亲也不容易,最重要的还是让她高兴。

再说,其实这样的需求,也正迎合了陈曦的内心,陈曦的心里其实需要母亲这样的需求,因为她觉得,母亲这样的需求越多,越能体现她的价值。

04

可是陈曦结婚以后,陈曦的老公作为局外人,曾经一针见血地对她说,你啊,还是对自己好一点吧,你的母亲其实不爱你。

真相是不能戳穿的,戳穿了以后就会看到血淋淋的事实,而这些事实,是陈曦死活也不想看到的。

也许是因为童年缺失的母爱,让陈曦不想去分辨现在的母爱到底有多少真,也许是内心的自卑让她始终在嘴上不肯承认母亲不爱她的事实。

在听到老公这么说了之后,她和他大吵了一架,陈曦的老公并不想和她吵,只在最后说了句,以后你总会知道的。

真的是一语成谶,如果没有下面的事情,也许陈曦会一直这样对母亲和弟弟补贴下去,并且心里还会认为母亲是爱她的,她也终于得到了母亲的认可。

可是事情还是发生了。

陈曦和老公商量着再买一套房,政策不允许,限购。于是陈曦就和老公商量两个人假离婚,把现在所有的财产都过户到陈曦头上,让老公净身出户。

陈曦老公并不担心这样的假离婚,陈曦会假戏真做,毕竟两个人的感情是很好的。可陈曦老公担心丈母娘知道此事后,会更加疯狂地搜刮陈曦。

老公把这个担心和陈曦说了,陈曦还怪老公多想,说母亲不会这么做的。陈曦老公也想趁机让陈曦看清她母亲的真面目,就和陈曦约定,如果她母亲在知道陈曦离婚后,有更多的要求,千万不能答应。

其实陈曦心里也是没有多少底的,很忐忑,既想验证老公的话,又怕真的像老公说的那样。

果然,母亲在知道陈曦离婚后,分到了很多的财产以后,马上就含沙射影地暗示陈曦,让她给弟弟买套房子,同时再买辆车,说你弟弟有房有车好找对象,然后又说,现在你妈妈只能这样了,而你有钱了,你弟弟结婚的费用你做姐姐总要操办下的吧,你就这么一个弟弟。

听到母亲这样的话,陈曦愣住了,她的心算是彻底地凉了。

在知道自己离婚后,母亲没有问问自己为什么离婚,没有关心自己以后怎么生活,没有担心自己情绪上是否受得了,只关心自己分到了多少钱,然后就是要求自己把分到的钱补贴给弟弟,这难道真的是自己最真实的母亲吗?

自己真的是她亲生的女儿吗?母亲怎么藏得这么深?和她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到这个时候才看清了她的真面目。

陈曦真想拽住母亲的肩膀,问:“妈,这么多年了,我究竟错在哪了,你怎么就不爱我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