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京广隧道一遇难少年,被同学家错认并火化,家人没能见到最后一面

subtitle
梦深秋 2021-07-31 17:26

7月20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让郑州成了一片泽国,无情的洪灾之下,许多鲜活的生命骤然凋零。

遇难者中,有两个年仅14岁的初中生,他们最后一次和外界联系,是在郑州京广北路隧道。

7月20日下午4点42分,在给同学发了最后一条求救信息后,名为许玉昆、李浩鸣的两个少年进入了长时间的“失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起初找不到孩子,家长还心存“孩子并不一定在隧道中”的侥幸,可数日拼命寻找仍不见踪影后,家长们在绝望和不能置信中,无奈接受了孩子已经遇难的事实。

痛失至亲!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巨大的悲痛本已经给两个家庭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可不想在寻找遗体中,又发生了始料不及的意外。

因为一时疏忽,许家人在悲痛之中,错把李浩鸣的遗体当成了许玉昆的遗体,带回火化了。

这让想见李浩鸣最后一面的李家人,再次悲痛欲绝!

7月20日下午1点,李浩鸣和名为张浩哲、劳新尧的两位同学在家中玩游戏,他们都是郑州106中学的学生。

不一会儿,劳新尧收到小学同学许玉昆发来的消息,说自己两点过来。

许玉昆虽然和他们不在一个学校读书,但彼此间都离得不远,周末经常在一起玩儿,4个小伙伴的感情很好。

听到许玉昆要来,李浩鸣提议一起骑着电动车去接他。得到一致同意后,三人骑着两辆电动车出发了,其中张浩哲和劳新尧同骑一辆,李浩鸣单独骑一辆。

他们出门时雨下得还不大,可接到许玉昆后,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因为雨太大,四个孩子便找个地方躲了一会儿雨。

没过一会儿,看着雨没有要停的意思,无聊的四个孩子有些沉不住气了,商议过后,他们冒着雨继续往李浩鸣家走去。

没走多久,劳新尧发现自己的手机忘在了刚才躲雨的地方,他便让张浩哲在原地等他,自己拐回去拿手机。而这时,李浩鸣和许玉昆还在继续往前走着。

看着李浩鸣和许玉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雨幕中,在原地等待的张浩哲心情有些不悦,认为劳新尧的粗心大意耽误了时间,让他多淋了许多雨水。

此时他并不知道,正是因为劳新尧的“粗心大意”,让他和劳新尧阴差阳错地躲过一劫。

从许玉昆家到李浩鸣家,中间要经过位于中原路和京广路交叉口的京广北路隧道。张浩哲和劳新尧走到隧道口时,没见李浩鸣和许玉昆的身影,打电话也没人接。

当时大量的水正向隧道中涌入,很多汽车堵成一团,根本无法通过,张浩哲和劳新尧只好掉头往回走。此时,张浩哲和劳新尧的电动车已被大水淹坏,熄火了,两人只好把电动车推回劳新尧家的车库。

4点42分,在车库里,张浩哲和劳新尧接到同伴的电话,电话那头,许玉昆说他们的电动车已被洪水冲跑,让他们过去,顺便报个警。

张浩哲和劳新尧连忙步行返回隧道寻找同伴,可回到京广北路隧道边上时,雨水实在太多了,隧道里已经有了很深的水,外面的水还在不停涌入,他们根本就进不去。

两人只好先到旁边的一个宾馆里避雨,随后他们给许玉昆和李浩鸣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无法接通。给110打,也一直不通。

最后,张浩哲和劳新尧跟着人群一路蹚水,回到了劳新尧在和平路的家住了一晚。

而许玉昆和李浩鸣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无从知晓。

7月20日下午四点以前,雨势很大,但京广北路隧道还没有积水,从发现隧道有积水到隧道灌满,其实只用了两三分钟时间。

京广北路隧道南北两个出口处,水里多辆汽车浮起,有人拼命游泳,有人爬上车顶,有人抱着在大水中的树下,而有的人则永远留在了隧道里。

经过数天的拼命寻找,许玉昆和李浩鸣的家人仍然一无所获。

他们一边奢想孩子或许并不在隧道之中,一边逐渐无奈地接受孩子已经遇难的事实。

7月24日,许玉昆的家人声称已经找到了孩子的遗体,并在当天就去殡仪馆进行了火化。

而李浩鸣的家人在后续的寻找中,不仅未发现李浩鸣的遗体,反而在云梦山庄找到了许玉昆的遗体。这个时候他们意识到,许玉昆的家人搞错了,他们把李浩鸣的遗体错认成了许玉昆。

命运再次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李浩鸣的遗体已经被许玉昆家人火化,这代表着,李浩鸣的家人再也没有了见李浩鸣最后一面的机会。

由于遗体长时间泡水的巨人化,人的面貌体征会发生很大的改变。当时,许家人无法根据面貌进行识别,只是根据遗体穿着黑衣和戴着黄手环的线索,断定就是许玉昆。或许是因为二人换了衣服和有同样手环的缘故,导致许家人错认了遗体,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天大乌龙事件。

对此,许家人向李家人表达了歉意,同时希望李家人能归还丧葬费。

而李家人认为许家人孩子都能认错,属于重大失误,理应给自己家补偿。

截止目前,二家人还在协商处理之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