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五十年代苏州凶案解密③:湖匪杀害二人逃亡半年,因刺杀刑警落网

subtitle
史海涟漪

2021-07-31 16:31

关注

前文说到,苏州市附近的一个小村庄林家坟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命案,一对新婚夫妇在结婚当晚被人杀害,案发现场还被布置成了一个密室。专案组经过调查之后才发现,原来凶手只作案之后从房顶逃离的,如此一来这个凶手就很有可能会做些泥瓦工,当专案组成员找到被害人隋家祥的二哥了解情况时,二哥思考了一阵突然惊呼:“哎呀!漏了一个人!”

罗长生

专案组调查员连忙询问二哥想起了什么,二哥挠了挠头:“其实我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他大名叫什么,我们家老三就管他叫阿罗。我以前盖房的时候,老三请这个阿罗过来帮忙来着,别看这小子年轻,瓦工活做得一点都不比那些老师傅差,干活又快又利索,比当时家里请的泥瓦工还要好上一些,不过你们要问我他住哪儿我就不知道了。”

专案组根据二哥提供的这条消息对林家坟附近的泥瓦匠和各类与装修有关的人员进行了一次询问,最后从一个木工口中得知:阿罗叫做罗长生,现在住在昆山的王家角村,这个小伙子不光会做瓦工活还会做些木工,但他本人却并不以此为生,平时在村子里打鱼捕猎,听说还有一手好枪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专案组一听他还会捕鱼立刻想起来隋家夫妻老屋后面可就有一条小河,罗长生有极大可能是划船往返的。为了确定罗长生有没有作案时间,专案组钱永民带着刑警老许和小陆来到了昆山王家角村的村委会了解情况,等到了村委会之后村干部们一听到罗长生的名字还都对他称赞有加:“小罗这个人啊是个好孩子,平时跟村民们关系处得都挺好,谁家有大事小情的都爱找他帮忙,现在还在村里当民兵排长。至于他会不会武术我倒是不知道了,平时也没见过小罗打什么拳,反倒是经常在外面打鱼捕虾,有的时候还帮村里做点木工活和瓦工活。嗯?元旦那天?哎哟,这离元旦都过去快半年了,我这也记不清楚小罗当天去干嘛了。不过小罗今天早上拿着木工工具去给别人打家具了,之前好像说今天得晚点回来,你们要不然就多等一天,等他回来之后亲自问他?

钱永民三人就这样在村干部的安排下暂且在村委会安顿了下来,打算明天上午一早又去找罗长生询问相关情况。当天晚上外面正下着一场大雨,三人早早的熄灯躺下休息,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逐渐进入了梦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刑警小陆睁开了双眼,他睡觉之前喝了不少茶水,现在有点想上厕所了。不过就在小陆刚想起身的时候就听到村委会外面传来了一阵有人踩积水的声音,这阵声音把年轻的小陆吓了一跳,差点儿都没憋住尿意,要知道村委会后面可是村里的墓地,谁大半夜的到墓地里去瞎转悠啊……

转念间外面的脚步声就已经来到了村委会厅堂的窗口,由于村委会厅堂用的是木板窗,外面的人无法观察里面的情况,现在估计是在听动静。小陆掏出了藏在枕头下的手枪,又扯了一下睡在旁边的刑警老许的耳朵把他叫醒。老许睡得好好的突然感到一阵疼痛,刚要开口抱怨的时候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老许刚开始还以为是什么歹徒下意识的想要反击的时候就听见小陆在自己的耳边说:“别叫,外面有人,咱们别出声音惊动了他。

老许刚搞明白情况从地铺上爬了起来摸出自己的手枪就听到一声脆响,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两人刚要探查一下是哪里传来的声音,没想到里屋紧接着又传出来“嚓”的一声,随后就是一声枪响。老许和小陆对视了一眼:“坏了!钱顾问还在里屋睡觉呢!”这两人急匆匆地带着手枪冲进里屋之后只见地上倒着一个人正在哀嚎,而钱永民却不见了。

湖匪

要问钱永民在哪?他就在床底下呢。

钱永民这个人以前是个武工队员,跟着军队也走南闯北打了不少战役,因此也落下了职业病,每到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都会严加防范。因此,他在村委会里屋睡觉的时候根本就没上床,而是在床底下打了个地铺缩在下面过夜。其实小陆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的时候钱永民早就醒了,他意识到事情不对之后就在床上堆了些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人正在睡觉的样子,然后就拿着手枪又缩回了床下。没过多久钱永民就看见里屋的玻璃窗外面有一个黑影,显然对方正在查看屋内的情况,紧接着直接拿黑影抬手往玻璃上一敲就敲出了一个洞,之后就把手伸进来拔下了窗户的插销翻身进屋。钱永民眼看着对方越走越近,掏出了一把尖刀就朝床上刺去,由于情况危急钱永民顾不得许多直接对着黑影的小腿就是一枪把他击倒在地。

就在这个时候老许和小陆也冲进了里屋,钱永民一声令下两人当即朝那个黑影扑去,没想到黑影虽然腿部中弹却还有反击的实力,抬手就对着小陆的腿拍了一掌,把小陆拍的倒在地上哀嚎。后来检查发现,这一掌直接把小陆的小腿打成了骨折,哪怕后来治好了也留下了后遗症,自那之后小陆走路一直都有点跛足。

老许眼看着小陆中招也反应了过来,抄起床上的床单就向黑影的头上照去,之后用这种套麻袋的形式对着黑影一阵拳打脚踢,打了半天才把黑影制服。三人把黑影的手脚绑住之后开灯查看情况,等点亮了灯就发现此人的体貌特征和之前村干部说过的罗长生一模一样。而罗长生这个时候正目露凶光死死盯着三人,像一头择人而噬的凶猛巨兽。

三人很快就对罗长生进行了一番审讯,这个罗长生虽然心狠手辣但也爽快,直接就承认了自己杀害隋家祥夫妻的犯罪事实。罗长生在审讯过程中供述:“实话跟你们说了吧,我就是太湖湖匪九龙一虎帮的一员,专门负责拉人入伙个收集情报的。至于那个隋家祥你们也别以为他就是什么好人,那小子19岁的时候就跟我入伙了,之后一直帮我们做中转情报和运输货物的活。两年前那次振新绸缎庄的事你们知道吧,那就是我们带人干的,那批货之后就被躺在隋家祥家,当时我们开着船把货一箱一箱从窗口递给他,之后他还收了我们十几枚银元。本来这小子要是好好干以后也少不了他的好处,没想到年前的时候他竟然找上我说自己要结婚了想和我们拆伙。嘿,我说这事儿我说了可不算得请示老大,老大要是点头同意那我也没什么说的,可是老大要是说不行你除非死了才能退出。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们老大一听就把这件事给否了。可没想到这小子接到消息之后竟然还敢威胁我们,说以后我们要是还敢逼他干活他就去警察局举报,你说他都说出这种话了我们哪还能留着他?这不是当天晚上我就划着船跑到他家,本来我还想给这小子一次机会让他自己再选一次要不要跟我们继续干,没想到我一连问了好几次这小子就是只摇头不吭声。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上去一掌送他上了西天,可怜他那个新媳妇儿,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着丈夫一起陪葬了。”

在之后的事就和警方推测的一样了,罗长生杀害了隋家祥夫妻之后通过上房的方式将现场伪装成密室,做完这一切又划着船离开了。罗长生说的那个九龙一虎帮专案组也听说过,不过这个组织在三个多月以前已经被解放军剿灭了,没想到这边还有一个落网之鱼。罗长生本来以为这都过了半年了,警方说什么都查不到自己的头上,没想到今天回家的时候竟然听说有警察来村子里打听自己这才起了杀心,结果被钱永民一枪打在腿上失去了先机,这才失手被抓。

第2天一大早三名刑警就带着罗长生前往昆山县城治疗枪伤,一个月后罗长昌生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