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五十年代苏州凶案纪实⑴,夫妻结婚当晚遇害,现场被布置成密室

subtitle
史海涟漪 2021-07-31 16:13

苏州市东区下塘湾有一个只有三户人家的小村庄,说是村庄其实不过就是一家人在家里孩子长大之后分家又盖了新房罢了,这个名叫林家坟的小村庄最开始只有一户人家就是隋家夫妇,这对夫妇膝下育有三子,等两个儿子都长大之后也都结婚另立门户,只有还没娶亲的三儿子依然和父母住在一起。

新婚夜的命案

1950年元旦,这个只有三人的小村庄突然变得热闹非凡,隋家人的三间房中都挤满了客人,对他们来说今天是双喜临门的一天,因为就在元旦这天他们家的老三也要结婚了。隋家夫妇前一天就已经到集市上买好了一切需要的食材,元旦一大早就早早的起来和两个儿媳妇一起忙里忙外,其他的家人则负责接待宾客。林家坟的地方不大却摆了满满12桌酒席,婚礼一直从早上忙活到了傍晚,隋家人收拾好现场的一片狼藉之后都已经精疲力尽,尤其是隋家夫妇,毕竟年纪大了精神不比从前,老两口早早的就躺下休息,一些因为家住的太远不方便回去的宾客也在这里留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年纪大的人由于作息规律的原因起得都比较早,隋家老太太第2天一早就起来做早饭,按照当地风俗来说新媳妇这个时候其实是应该过来给婆婆帮忙的,但是一直等到隋老太太把饭做好了新媳妇也没出现。老太太想着这不来做饭总还要吃饭的吧,就来到三儿子的新房外敲门让儿子儿媳出来吃饭,但是她敲了半天都没等到儿子来开门。老太太心里奇怪叫来了两个儿子一起敲门,还在外面大喊着小儿子的名字,可是新房里却一直悄无声息无人应答。两个儿子和在林家坟留宿的亲戚们觉得事情不对于是就一起合力把门砸开,等他们进了新房才发现隋嘉祥夫妻二人都在蚊帐里面躺着呢。隋老太本来还以为是儿子儿媳昨天跟着忙活了一天,实在太累了才想睡个懒觉,可是当大儿子一把把蚊帐掀开的时候,众人却惊讶的发现一对新人竟然面色发白早已死去多时了。

警方来到现场进行侦查之后发现,案发现场非常整洁,两名被害人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口,虽然两人都是一丝不挂但是衣服却叠的整整齐齐,现场并没有任何被翻动过的痕迹。尽管如此警方依然确定这是一起凶杀案,而且还是投毒杀人案,因为警方在检查被害人的衣物时发现衣物有明显被撕扯过的痕迹,显然是凶手行凶后故意布置成这样的。

苏州市公安局在接到办案民警的报告之后立刻成立专案组对这起案件展开了侦查,可是专案组一直耗费了4个月时间竟然一无所获,这起毒杀案成了一件无头悬案。这起离奇的毒杀案件很快就在苏南地区广为流传,一时间百姓们议论纷纷,苏州市内更是流言四起、人心惶惶,有人还说这是国民党特务研制的新型武器,隋嘉祥夫妻就是他们挑的试验品,搞的全城上下人人自危。苏南行署公安处的领导也听说了这些流言,为了维护社会治安、稳定居民情绪公安处领导重新组建了专案组,并让有多年办案经验的刑警钱永民负责侦破这起案件。

密室杀人

钱永民接到指示后翻阅了之前专案组对这起毒杀案提交的报告,之后决定还是要从最基础的现场调查开始。可是等钱永民到了现场却发现林家坟竟然已经成了一个荒村,一番打听之下才搞清楚,原来隋家夫妇一个在儿子遇害之后失足落水不幸离世,另一个先没了儿子又没了老伴精神受刺激现在有些疯疯癫癫的,被两个儿子接出去疗养了。钱永民带着专案组刑警揭下封条进入案发现场进行调查,在案发现场巡视了一圈之后专案组刑警向钱永民请教说:“有两个问题我们一直想不明白,首先是两名被害人到底为什么遇害,再者就是当初犯罪现场门窗紧闭,凶手到底是怎么离开这间密室的呢?”

钱永民走到新房的窗户前仔细观察着木板窗,最后摇了摇头:“是啊,我也一时没想出来,你看这窗户用的是木门栓,还不像铁的用力一震就能让它落下来,很难想象犯罪分子是跳窗逃出的。可是你们的报告上又写着当时的门被一个椅子抵住了,椅子和门板正好是一个三角形,犯罪分子从门口逃离也有难度,这倒是奇了怪了。”

一行人在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新线索,最终选择先回到坝上巷东区分局进行讨论,确定下一步侦查方向。专案组成员们在讨论会上各抒己见,最终钱永民拍板决定还是先去走访当天婚礼之后留在隋家过夜的那些宾客,掌握了他们当晚有树的位置之后再做针对性的走访调查。

6名刑警第2天一大早就分头行动对当天参加婚礼的客人进行走访调查,他们了解到当天晚上共有12人在林家坟过夜,分别是隋家老夫妇、被害人隋嘉祥的两个哥哥和嫂嫂以及两对夫妻的孩子共8人,其他4人都是林家祥两位嫂嫂的娘家兄弟,他们4人当晚都睡在隋家老夫妇院里,其他人都在自己家过夜。可是无论是这4位亲戚还是被害人林嘉祥的哥哥嫂嫂在案发当晚都没有听到什么异常响动,至于隋家老两口,一个已经魂归高天,另一个也神志不清根本无法询问情报。6名刑警折腾了一上午却什么结果都没折腾出来,几人都不由得感到十分失望,当他们垂头丧气地回到公安分局进行汇报的时候,却发现另一路前往林家坟附近的朱家村目前调查的两名刑警老田和小唐兴高采烈地回来了,看他们眼神放光的样子应该是得到了什么线索。

果然,老田和小唐一回来就向专案组汇报了一个重要消息,在他们对朱家村进行走访调查的过程中,有一个16岁的少年小毛偷偷把他们拉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对他们说,事发当晚他曾经半夜起床出来上厕所,当时他上厕所的地方离被害人所在的新房不远,当天半夜时分他听到新房里好像有人正在说话,少年人好奇的本性让他蹑手蹑脚地靠近了新房想听听这对新婚夫妇大半夜的不睡觉正在聊什么,可等他靠近之后听到的却是一个男人的低吼声:“好,给你们敬酒不吃就只能吃罚酒。”紧接着屋里便没了声息。小毛在墙角蹲了一会儿都没有等到后续,1月份的江苏深夜气温还是挺低的,小毛穿着睡衣被夜风吹得瑟瑟发抖,看着自己也等不到后续就又偷偷溜回家了。

钱永民和专案组组长金康对视了一眼,这可是个之前没有发现的新情报,连忙追问道:“他可听清楚了?说话的那人是隋家祥吗?”

老田摆了摆手:“问了问了,人家小孩说了肯定不是隋嘉祥,他家和隋家人那边住得挺近,两家也有一段时间来往,小孩说他肯定没听错。”

钱永民和金康听到这个回答之后都暗暗思索:“这也就是说,当天晚上在新房里的除了被害人隋家祥夫妻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男人。一对新人的新婚之夜,按道理来说闹洞房结束之后新人也该休息了,在这个时候还能被放进屋里进行谈话的肯定和一对新人关系不一般。看起来这个人和隋嘉祥夫妻二人遇害脱不了干系,甚至有极大可能他就是那个杀人凶手。可如果是毒杀的话这种情况下难道是强行灌毒?可是被害人的身上并没有什么挣扎的痕迹啊?”

专案组根据这条线索召开了一次案情分析会,最后大家共同讨论出一个结果:想要查清这起案件的前因后果,就必须先了解两名被害人的真正死因,现在他们能做的就只有开棺验尸。

(由于篇幅原因本文共分为三章发布,此为第一章,欢迎点击主页查看后续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