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妻子送夫下葬,一个微笑令人生疑,县令抽丝剥茧,破解离奇命案

subtitle
千影历史传奇 2021-07-31 16:12

清朝雍正六年(1728年),福建人蓝鼎元调任调任广东普宁县令。蓝鼎元智慧过人,断案如神又爱民如子,在调任普宁知县时已经名声在外。蓝鼎元调任普宁知县后,立刻整顿吏治、兴修水利、遍查冤狱,一时间普宁县安居乐业,人人称颂蓝鼎元是好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年秋天,蓝鼎元身穿便服下乡巡查秋收,在路上碰见一个大户人家办丧事,送葬的有好几百人。送葬队伍浩浩荡荡,哀乐震天,哭声动地。生人不与死人争路,蓝鼎元和随从们一起在路边避让,看着送葬队伍浩浩荡荡走过。在队伍中间,一副巨大的灵柩被放置在马车上,灵柩上面盖着幔帐,十几个仆人举着招魂幡簇拥马车前行。

在灵柩后边抬着一乘小轿,白布盖住了小轿四周,里面有个女人在嘤嘤啼哭。小轿来到蓝县令等人面前,女子却停住了哭声。忽然一阵大风吹来,轿帘被大风掀开,妇人的面目被蓝鼎元看得一清二楚。那女子竟然嘴角上扬,显出一丝浅浅的、诡异的微笑。这一幕发生得突然也消失得迅速,女子马上又掩面哭泣起来。蓝鼎元看着小轿从身边走过,心中惊讶不已。

送葬队伍走远后,蓝鼎元让一个衙役前去打探,询问这是谁家办丧事,在轿子里啼哭的女人又是什么人。大约一袋烟的功夫衙役就回来了,衙役说前面王家庄的王监生暴毙身亡了,小轿中的女人是他的妻子。蓝鼎元觉得此事蹊跷,于是让衙役们快马加鞭赶上去拦住送葬队伍,把灵柩寄放在附近的寺庙里等候检查。衙役们不明白为何蓝大人要这样做,但命令不能违抗,只好迅速去办。

王家庄是个大庄子,人口有千余人。王家是当地大户,家族中人很多是本县巨商,还有人在外地做官,可谓是有钱有势,在当地能呼风唤雨的人家。王家族人在得知送葬队伍被拦截后都大为吃惊,急忙派出代表到县衙拜谒蓝鼎元询问究竟,并恳请蓝鼎元准许王监生如期下葬。

此时蓝鼎元一行已返回县衙,他对王家族人说:王监生死得不明不白,其中必然有蹊跷。若不能让死者冤情得雪,他宁愿不做这个父母官。蓝鼎元言辞坚决,王家族人知道事情不可更改,只好遵命。但王家人口服心不服,私底下纷纷议论:若查不出个结果来,再理论计较,让他灰溜溜滚出本县。

王家族人离去后,师爷一脸紧张地看着蓝鼎元,他问蓝鼎元此案没有直接证据,如何能破案呢?王家在当地有钱有势,倘若查不出真相来,就难以收拾了。蓝鼎元说:王监生暴毙身亡,其妻在轿中哭泣,声音中没有动情之处,完全是在假意干嚎。大风吹起轿帘之后,女子竟然嘴角上扬,分明是在微笑。有谁会一边哭一边笑的?只有假哭真笑之人才能做到。女子虽然极力掩饰,但终究瞒不过我的眼睛。

蓝鼎元对此非常坚定,直觉告诉他此案并不简单。女子诡异的微笑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蓝鼎元心中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一样,有一种不吐不快、不处理此事不甘心的冲动。于是他断定这其中必有蹊跷,王监生的死必有冤情。师爷问蓝鼎元接下来该怎么办?蓝鼎元说最好能开棺验尸。

查案要开棺验尸,只为了查清案情真相,消除心中疑虑。王监生的家属却不答应,王家人认为蓝县令无故拦截送葬队伍,又把灵柩移到寺庙之中。此举已经耽误了下葬的最佳时辰,这样做会给王家带来不好的运气,再说一般只有凶死之人和被抛弃的尸体才会把灵柩放在寺庙之中,王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王监生活着的时候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蓝县令这样做让人难以接受。

蓝鼎元要查清此案,就不能顾虑这些细节。他反复给王家人解释,王家人不服跑去知府衙门状告蓝鼎元阻止死人下葬,刻意羞辱活人。知府大人看了王家人的诉状,紧急召蓝鼎元到知府衙门问话。知府大人问蓝鼎元:若开棺验尸查不到结果,群情激愤该如何处置?蓝鼎元说若开棺验尸查不到任何结果,他甘愿承担一切责任。

知府大人深知蓝鼎元之才,见他如此坚定要破案,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让他回去慎重处理此事。此案务必办到实处,找出直接证据出来,否则将难以善了。蓝鼎元感谢知府大人的理解,随后便拜辞而去。

返回县里后,蓝鼎元带着衙役和仵作赶往寺庙验尸。王家人听说要验尸后早就等候在寺庙里,衙役们用撬棍打开棺材盖子,仵作对王监生的尸体进行了检查。王监生五十来岁年纪,身体高大壮实,全身上下并无一处伤痕,仵作仔细查验之后并没有发现伤痕,也没有发现王监生有中毒的迹象。

这个结果当场激怒了王家人,王家几百人把寺庙团团围住,要蓝鼎元给一个说法。一些年轻气盛的青年开始冲击寺庙,衙役们差点没能拦住。蓝鼎元走出寺庙,对气势汹汹的王家人说道:本官食朝廷之禄,办为民解忧之事。案子有疑就要详查,这也是本官的职责和权限所在。办案不是吃饭,囫囵吞枣就能解决,否则天下间哪有疑难案子?若谁敢造次阻拦,就以干扰办案问罪!

蓝鼎元义正辞严,且每句话都切中要害,王家亲属虽气愤难平,却也惧怕因为干扰办案被问罪,因此不敢再得寸进尺。王家人虽然不敢阻拦蓝鼎元办案,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蓝鼎元回到县衙后陷入了沉思之中,王监生的身体为何没有一点伤痕呢?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吗?此案蹊跷难解,必须换个方式办案才行。据说王家已经开始准备找人弹劾蓝鼎元了,蓝鼎元的压力越来越大。一番思索之后,他决定亲自出门去调查一番。

第二天,蓝鼎元乔装打扮成一个行商去王家庄及其周边村子暗访。蓝鼎元暗访多日一点收获也没有,却累得整个人浑身酸痛。在王家庄及周围村子,没有发现有人为死者鸣冤,也没有见到有人私底下讨论王监生的死。蓝鼎元心中焦急,案子迟迟不破,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那天晚上,蓝鼎元由于匆忙赶路错过了宿头,他见一块稻田边上有一座小屋,于是就进去栖身。这间小屋子是一间柴房,蓝鼎元躺在柴草之上准备睡觉,却听见门外有人喊“谁在里面,赶紧出来!”蓝鼎元从柴房中走出来,见到一个年轻男子正手持火把,拎着斧头对自己上下打量着。很显然这个男子把当他当成了强盗,蓝鼎元赶紧说他是一个郎中,因天晚无法行路,权且在此借宿。

那男子见蓝鼎元是个商人,当即放下心来。男子说他的名字叫王贵,奉命在此守夜。此时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蓝鼎元赶紧把王贵让入屋里避雨。柴房之中狭窄难以施展,天气闷热又难以睡着,二人就在屋子里谈天说地,以度长夜。

蓝鼎元说:今年禾苗长势不错,如果能遇到好父母官,百姓生活就不用忧虑了。王贵却叹息说道:先生这么说,让我心里不好受。最近几年来,本县饱受贪官悍吏之祸。昨日我去东家府上,听说新任县令老爷阻拦我们东家老爷的灵柩下葬,遭到乡绅集体反对,监生老爷的堂弟在浙江担任巡抚,已经递交弹劾上去了。新任县令恐怕在此地呆不下去了,继任者不可能有他这么好的官了。

蓝鼎元得知王贵是王监生家的帮工,于是问他关于王家的一些事情。蓝鼎元是个心直口快的人,王贵也是这样的性格,两个人聊得很投机。王贵见蓝鼎元也是个仗义之人,于是悄悄告诉他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王贵说,东家王监生一向身体强壮,虽然年过五十却依然每天坚持练武,身体不输小伙子。前几日东家突然暴毙身亡,王家上下都怀疑他是被人害死的。前天夜里,夫人董氏的心腹小童玉儿喝醉了酒,由他负责照料,小玉酒后吐真言说出了真相。

原来,夫人董氏素与娘家的远房表兄桂五有私情,而桂五的妻子刚刚去世。董夫人因此杀死了东家,想与桂五成其好事,没想到县太爷起了疑心,不让东家的灵柩下葬,又进行了开棺验尸。据说东家临死前交代他下葬后要把一部分家产拿出来分,东家的亲族兄弟都想得到遗产,深怕拖下去会节外生枝,于是都特别焦急,因此对县太爷办案多加阻拦。可惜县太爷打开了棺材,却找不到任何证据,这下县太爷要倒霉了。

蓝鼎元

蓝鼎元听罢庆幸不已,又露出惋惜的神情叹道:县太爷开棺验尸未能找到证据,此举太过仓促。如今非但没能破案,反而给人落下了把柄,不过此案也太难侦破了,王监生全身上下无一伤痕,根本不知罪证在何处。王贵听罢,当即压低声音说道:这罪证其实也不难找到,只没有人想得到罢了。如果查验尸体的隐秘部位,就一定能找到死因。蓝鼎元连忙接着话茬问怎么回事,王贵贴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话,二人一齐笑了起来。

天亮之后,蓝鼎元与王贵告别,王贵再三叮嘱蓝鼎元昨晚说的话不准对人乱说。蓝鼎元连连点头承诺,辞别王贵后径直往县衙奔去。片刻之后,蓝鼎元带着衙役们赶往寺庙再次验尸。王家人听到蓝鼎元二次验尸,显得气愤,现场气氛很紧张。蓝鼎元见王家族人气势汹汹,当即怒斥道:“我是来为王监生雪冤的,你们怎么不欢迎呢?难道我会分走你们王家的财产吗?”蓝鼎元话中有话一针见血,王家人听罢都面面相觑,不敢再吭一声。

第二次开棺验尸,王监生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发出了浓烈的臭味,熏得人难以靠近。王家族人见到这个情形,忍不住伤心落泪,对蓝鼎元的怨恨又加了一层。蓝鼎元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让仵作验尸。仵作验到尸体的下身时,从王监生的下身抽出一根细长锋利的钢针来,这根钢针通过下体直入体内,针体细小不易察觉。众人大吃一惊,仵作拿着这根细长的钢针给王家族人看,王家族人这才拜服。

蓝鼎元当即问道:桂五是否在此?桂五此刻混在人群中看热闹,听到蓝鼎元喊出自己的名字吓得面如死灰,王家族人这才明白凶手就是桂五,于是把桂五从人堆中拉出来一顿暴打。蓝鼎元担心桂五被当场打死,赶紧让衙役隔开众人将桂五锁了起来带回县衙。

返回县衙后,蓝鼎元传讯小玉和董夫人到县衙问话。蓝鼎元先是审问了小童小玉,小玉矢口否认王监生被害,咬定王监生是暴毙身亡的。蓝鼎元见小玉不肯说实话,下令对他进行杖责。小玉禁不住拷打,才打了两三下就招供了。

原来,小玉是钱家的童仆,董氏嫁给王监生时,桂五把小玉当作董氏的仆人送入了王家,以便安插人手继续帮助他和董氏来往。王监生家中富有,却因为年轻时寻花问柳败坏了身子,五十多岁了还未有一儿半女。娶了董氏之后,很快就怀上了一个孩子,就等着年底临盆。王监生到死都不知道,他根本就不能生育,董氏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是桂五的。

桂五是个郎中,王监生曾找他看过病,桂五对王监生不能生育之事了如指掌,却不肯如实相告。王监生不知道这层隐情,非常感谢桂五把表妹介绍给他,时常与桂五称兄道弟,却不知自己早就中了圈套,小命即将难保了。

一天晚上,王监生到桂五家饮酒,返回时已经酩酊大醉,小玉扶着王监生进入了卧室。董氏让小玉弄来绳子绑住王监生的手脚,再把王监生的裤子衣服脱掉,将一根细长的钢针刺入王监生的下身,又用小钉锤把钢针敲入体内。王监生痛醒,拼命反抗,却力不能支,倒地身亡了。王监生死后,董氏和小玉把尸体盖上被子,随即放声大哭,说他饮酒后突然患病身亡了。众多亲友前来吊丧,怀疑王监生被杀,但却找不到任何证据。

王监生死后,董氏告诉前来吊丧的亲友,其夫临死前交代要将一部分家财散给亲戚朋友们,以广积阴德。董氏的这一招也是桂五出的主意,就是拿钱堵住亲戚们的嘴。亲戚们见有利可图,谁还会去追究王监生的死因呢?一个个都巴不得王监生赶紧下葬,然后去董氏那里领钱领地。董氏和桂五认为此计策天衣无缝能瞒天过海,心中喜不自胜。在送葬的途中,董氏想着即将到手的家产心中欢喜不已,不经意间露出了笑容。蓝鼎元正巧看到了这一幕,顺藤摸瓜抓住了这一对心狠凶残的恶徒。

小玉承认了所有罪行,董氏见小玉认罪也无话可说,桂五见罪行暴露也只好低下了头颅认罪。桂五、董氏为谋夺王监生家产,设下了这桩连环计策,用针残忍刺杀了王监生,其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

案子真相大白,按照《大清律例·刑律》的规定,蓝鼎元以杀人罪、私通罪、诈骗罪数罪并罚判处桂五斩首,小玉作为同犯被杖责五十,并卖为官奴。董氏亲手杀人罪恶昭彰,本该和桂五一并斩首,但念其肚中有孕不能妄杀无辜,于是判其绞监侯待孩子生下后再处决。半年之后董氏生下了孩子,正好遇到大赦得以免死,不过还是被卖为官奴赎罪。

这是一桩奇案,桂五、董氏、小玉三人谋害王监生,机关算尽、处处布局,几人谋划细密、手段毒辣,却在送葬途中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微笑露出了马脚。蓝鼎元心细如尘,智慧过人,能在瞬息之间察觉董氏异样,并坚持顶住压力一查到底,最终破解了这桩奇案,擒住了凶手。古人断案的智慧,至今依然令人惊叹敬佩。

此案告诫后人:人作恶不可能不留形,除非人永远不作恶。自以为聪明过人,玩弄诡计瞒天过海之人,却不知在冥冥之中已经有了注定。桂五、董氏处心积虑谋划此局,二人的计策不可谓不高明,手段不可谓不残忍,用钢针刺入下体再用铁锤敲进去,这种杀人手段读来都令人心惊肉跳,更何况是亲自行凶作恶呢。蓝鼎元慧眼识奸,一个微笑破了这桩离奇案子,真是令人称奇。还是老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也许失败就失败在自以为天衣无缝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