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凌晨五点,我被开门声惊醒,我知道“贱骨头”又要出去了

subtitle
共执桔梗枝 2021-07-31 15:14

凌晨5点,房门轻掩的声音把我惊醒,我知道,我们家的“贱骨头”又要出门了,我已经不止一次地阻止过他们,可是他们总是不听,我只能嘴里吵着,心里默默地流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切要从父母退休以后开始说起。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退休以后,在家消停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开始忙碌了起来,甚至比上班的时候更忙,每天凌晨5点就出门,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我下班等待许久的10点以后了,他们的样子变成了偷了鸡蛋的黄鼠狼似的,提着大包小包小心翼翼的走进家门。

在我一再的追问之下,妈妈终于道出了实情,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捡了天大的便宜,连表情上都写着满满的机灵,原来今天一个三公里以外的超市做活动打折,两人早上天还没有亮就出去排队,然后去买打折的鸡蛋。因为今天出门的比较急,忘了带平时紧身携带的小布袋,母亲在排队的时候抽出时间,找旁边传单已经发完的姑娘要了装传单的袋子,节省了三毛钱的买袋子的钱。又匆匆地来到排队处,和父亲一人买了一斤打折的鸡蛋,在逛到副食区,看到酱油比其他的超市便宜了两毛钱,专一买了两瓶。

晚上,又到菜市场,等到买菜的菜摊快要收摊的时候,才到菜摊前买菜,买的青菜比平时便宜了好几块,那种神情,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我看着他们的表情,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退休以后,父母就开始整天闲逛,他们逛的地方还比较有选择性,到人多的地方,专门找那些超市打折的广告宣传单,回到家中,将宣传页摆放在餐桌上,戴着老花镜,一个一个的进行对比,确定第二天的行动目标。在早上天还未亮,就早早的坐着公交或者地铁,开始新一天的“血拼”,风雨无阻。

我开始变得越来越看不懂他们了,按说,他们的退休工资,在这个城市养活自己游刃有余了,可是却变得越来越“抠门”了,处处都透着斤斤计较。好的衣服,他们不舍得穿,总是穿着已经洗得发白的外套,甚至父亲夏天穿的衬衣的领子已经发毛,给他们买了新衣服,他们也总是不穿,用他们的话说:“穿着不自在,还是老衣服穿着自在。”无论怎么开导他们,他们总是有自己的借口,将你的话搪塞回来,最后以一句特别有深意的“你不懂”结束。

平时记忆不怎么好的的母亲,总是能在自己整理出来的用作仓库的房间里,精确地说出每个产品的来处,指着这袋大米说“这个是充值时候赠送的”,指着那袋白面:“这个是上次做公益,街道办搬来的”“那袋大米是用积分兑换的”------

看着他们介绍仓库内的物品,就像是一个打了胜仗的战士,在介绍自己的战利品,看着他们的表情,只能苦笑。

实在对他们没有办法了,就给他们报了一个旅行社,想让他们到桂林去玩一个星期,希望他们能够迷恋上旅游的感觉,把自己的兴趣爱好从平时的日常中转移出来。那天开车将他们送到机场,眼看着着他们马上要进行安检,可是母亲又退了回来,趴在我耳边悄声地说道:“闺女,我和你爸的银行卡在哪你知道,密码是你和你弟生日的后三位,万一我们出事了,一切从简,钱留着给你们姐弟生活用。”

我当时火就上来了,“让你们去旅游,你们说什么丧气话?”

母亲嘿嘿地笑着说到:“人老了,这些避免不了。”

我对母亲说到:“现在我们长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了,你们的钱要自己好好养老用,别不舍得花钱。”

母亲笑着说:“当父母的,都是贱骨头,节省习惯了,怕是这辈子改不了了。”

一个星期以后,父母从桂林回来,原本以为他们接触了更大的世界,接触过更多的同龄人之后,他们就会改变过来。可是,他们回来后就跟我抱怨,以后再也不出去旅游了,见到的风景还没有电视里好看,在外面吃饭贵,住宿贵,并且吃不好也睡不好,简直就是掏钱买罪受。听完他们说的话,我绝望了,我知道,这辈子他们是不会改变了。

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散步,突然想跟嗜钱如命的父母开个玩笑,在拐角的地方故意走快了几步,将口袋里的200现金从裤兜里顺到地上,然后再前边等他们,当看到钱的第一表现,父亲先疑虑,这是不是骗子设下的陷阱,再三确认之后确认不是,迅速的将钱捡起来,来到我身边,问我“是不是你掉了?”我不肯承认,母亲说道:“咱们在这边等一会吧!现在年轻人都不拿现金了,丢了钱的人该多着急呀?”父亲跟着附和:“那咱们等一会,说不定会顺着路找回来!”

最后到晚上他们也不肯走,我只得承认了。母亲气冲冲的一个人向前走,无论我怎么解释,道歉,她都不肯原谅,可是看到水果降价的牌子,连生气都忘了,快速地钻进去,挑选了起来,并且问我要吃什么。

我知道,我阻止是没有用的,我也不想阻止了。即使阻止了这次,那么下次我还能阻止吗?

父母的囤积货物,以及节省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常态,他们心里有着紧迫感,知道自己老了,不能再给孩子更多的帮助了,不能赚钱了,能省一点就会给孩子多留一点。

父母这一代是经历过饥荒以及贫困的,他们对食物的依恋程度更大,开始深思起来了父母的行动。

他们疯狂地精打细算,是饥饿贫困记忆在制造危机意识,这样的意识驱使着他们,让他们通过囤积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他们在根据着自己的生命经验执着着自己的意愿生活,我们的干预,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按照我们的价值方式生活。在生活中中,父母催婚,催生,对生活方式的指责,和我们干预他们的生活方式何其相似?

又是一个周末,早早地就起床了,陪着匆匆出门的父母一起经历了他们的“战场”,帮他们提着买来的货物,心里感受到了难得的舒适,看着母亲是不是扭过头来看我,一脸疑惑的表情,我说道:“妈,想买你就买吧!我陪你。”母亲脸上的疑虑一点点的疏散,就像是一个被允许了可以外出玩耍的孩子一样高兴。我仿佛看到了,曾经在儿时,他们溺爱我们的样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