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已出舱,感觉很糟”,工程师徒手出舱灭火,不慎失足坠落,结局究竟如何?

subtitle
燃烧的岛群 2021-07-31 14:11

阿汤哥在《碟中谍5》中扒飞机的一幕让人大呼过瘾。为了呈现最真实的场景,阿汤哥全程实拍,很是敬业。

而在二战时期,也有一位飞行工程师在几乎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爬上机翼灭火!这可不是在拍电影。

这名勇士名叫诺曼·西里尔·杰克森,来自英国,是一名“兰开斯特”轰炸机飞行工程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杰克森的宣传照。

他是一个弃儿,出生于1919年,被好心的养父母抚养长大,后来成为了一名工人。二战爆发后从军入伍,当上了地勤大爷。

可是杰克森不甘心在地面上修飞机,他想随机出征,轰炸德国法西斯。

3年来他工作兢兢业业,技术很高,于是向上级提出了转为飞行工程师的申请,上级很快就批准了。

在经过长达一年的专业培训之后,杰克森终于在1943年9月如愿以偿,顺利加入了第106轰炸机中队,成为了一名“兰开斯特”轰炸机的飞行工程师。

▲第106轰炸机中队队徽。

由于白天轰炸损失太大,英国皇家空军承担夜间轰炸的重任,夜间轰炸相对安全一些。美军轰炸机执行25次任务就可以轮换,而英国皇家空军轰炸部队不乏执行了上百次任务的机组。

杰克森顺利地执行了30次任务,达到了轮换的标准。同机组的战友还差一次,于是他决定陪兄弟们一起走完这最后一步,然而他们永远也走不完这一步。

最后一次任务时间是1944年4月26日,目标是著名的施韦因富特轴承滚珠工厂。这天傍晚,第106轰炸机中队的飞机陆续起飞,朝目标飞去。

▲黄昏时分出击的兰开斯特轰炸机编队。

由于工厂生产重要的战略物资,因此德军在周围布下了大量的防空炮,还有夜间战斗机助战。

轰炸机编队冒着枪林弹雨顺利地投下了炸弹,转向返航。到目前一切顺利,正当杰克森和战友们庆祝胜利的时候,雷达操作员和尾部炮塔机枪手发现了前来攻击的德国夜间战斗机——一架FW-190。

FW-190装备的4门20mm机炮可以撕碎一切目标,操刀的是夜间王牌冈瑟·巴尔军士长。他轻车熟路地开火,击中了杰克森所在飞机的右翼和机身。

▲FW-190攻击兰开斯特轰炸机的场景。

转瞬之间,右翼燃起了熊熊烈火,机身也是千疮百孔。杰克森的右腿和肩膀也被弹片击中,疼痛难忍。由于金属在高温下,强度会大大降低,最后承受不住载荷而折断,因此必须立即灭火。

杰克森身为飞行工程师,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在得到了机长米夫林的同意后,二话不说抱起一个灭火器准备出仓灭火。战友给他背上了降落伞,以防万一。

杰克森面对的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爬到机翼上,灭火,然后设法返回或者跳伞,每一个步骤都惊险万分。

▲兰开斯特轰炸机结构图,飞行工程师位于前面的驾驶舱里,在飞行员旁边。

此时飞机的高度超过6000米,速度超过300公里每小时,高空缺氧和凛冽的气流都会要了杰克森的命,可他还是坚持出去灭火。

杰克森准备从飞行员上方的逃生舱门出去,从那里可以爬上机翼。

他把灭火器塞进飞行夹克里,刚钻了半个身子出去,不知道为何降落伞突然打开,幸运的是被吹回了机舱里。

▲驾驶舱顶部黄色的舱门就是紧急逃生舱口。

机舱里的投弹手、领航员设法抓住了伞绳,即使出了意外还可以把杰克森拉回飞机。

杰克森一点一点地在机身上爬行,到机翼附近时不小心滑倒了,正好掉到了机翼上,他紧紧抓住了机翼前缘,一点一点地挪动,每前进一步都必须特别小心。

杰克森好不容易爬到位,单手操作灭火器,成功地将大火扑灭了。机舱里的战友们看到大火被扑灭,纷纷欢呼了起来。

▲这是另一位爬上机翼灭火的勇士,来自新西兰空军,杰克森灭火的情景可以参考上图。

还没高兴多久,雷达操作员大喊:“坏了,那架德国战斗机又回来了!杰克森赶快回来!”机上的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点。

这次任务可谓一波三折,机组成员的心情就像做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

▲被德国夜间战斗机击中右发的兰开斯特轰炸机。

本来完成轰炸返航就可以轮换,所有人都很开心,却不幸遭遇德国战斗机。本来已经把火灭了,可德国战斗机又回来了,所有人仿佛又回到了死亡线上。

杰克森除了风声和轰鸣声,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因此他并不知道死神又一次逼近。

那架FW-190朝兰开斯特不断射击,毫无防备的杰克森又被弹片击中,而且本来已经扑灭的大火又复燃了,更绝望的是,灭火器掉了下去,坠入了黑洞洞的大地。

▲操刀的夜间王牌冈瑟·巴尔军士长,在一架Me-110战斗机前。

烈火蔓延得很快,瞬间就包围了杰克森,他的脸和手被灼伤,飞行服和降落伞也着火了。

火势越来越大,杰克森坚持不住,直接滑了下去。由于降落伞另一头在其他机组成员手里,他被轰炸机拖在后面。

尾部炮塔机枪手看到杰克森在后面晃来晃去,被卷入了轰炸机的滑流中,降落伞也在燃烧。

现在火势已经失控,机长米夫林必须马上做出决定,如果松开杰克森的伞绳,他可能还能活下来,如果一直拖在后面,他只有死路一条。

于是米夫林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杰克森拖着正在燃烧的降落伞坠入了德国的夜空中。

▲正常跳伞的空勤人员,杰克森的降落伞被烧掉了大半,下降速度很快。

由于降落伞被烧掉了三分之二,杰克森下降的速度要比正常快很多,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的脚踝骨折,右眼被烧伤,双手也受伤使不上劲,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几乎昏死过去。

杰克森醒来之后,必须尽快找到有人的地方治疗,否则小命不保。于是他跪着向附近的村庄爬去,黎明时分他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德国男人,他一看到杰克森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愤怒的男主人大骂他是“丘吉尔歹徒”,准备动手打一顿再说。

▲军迷二战重现活动中,德军抓捕跳伞黑叔叔的画面,跳伞即被俘算运气好的了。

飞行员落地第一时间要被军队俘虏,如果被平民抓住的话,大概率免不了一顿殴打甚至私刑。

杰克森已经身负重伤,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他顿时觉得完蛋了,听天由命吧。

这时奇迹出现了,这家的两个女儿看到父亲准备动手,很同情这个浑身是伤的英国人。她们拦住了父亲,救下了杰克森。

杰克森后来回忆道:“这仿佛就像做梦,那次任务我一辈子都忘不掉,一直在希望和绝望中反复横跳。”

“当我被那两个姑娘救下时,她们就像天使一样,给我包扎伤口,给我提供食物和休息的地方。”

后来杰克森被德军接走,住进了一家医院,并在那里待了10个月,伤愈之后被转移到著名的Ⅸ-C战俘营。

▲Ⅸ-C战俘营。

被关起来的杰克森也不老实,他尝试两次越狱,第一次被抓了回去,第二次成功跑路,与慕尼黑附近的巴顿部队会合。

杰克森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他的故事直到其他幸存的机组成员被德军释放后,才为世人所知。

原来杰克森掉下去后,轰炸机也没坚持太长时间。机长米夫林下令跳伞逃生,但只有4名成员幸存下来。

▲兰开斯特轰炸机空勤人员跳伞逃生。

1945年10月26日,杰克森被晋升为准尉,很快就被授予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由国王乔治六世亲自颁发。

在之后的生活中,伤病一直折磨着杰克森,他经常做机翼上灭火的噩梦,还周期性地抑郁,患有严重的战争后遗症。

不管怎样,杰克森后来找到了一份威士忌推销员的工作,积极生活,并与妻子阿尔玛抚育了7个孩子。

“那时候的我很年轻,不服输。”杰克森回忆道,“我以为可以做好任何事,但现在想想,自己尽力了。”

▲杰克森和他的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1994年3月26日,这位英国军人最高荣誉的获得者在泰晤士河畔的里士满去世,葬于特威克纳姆公墓,享年74岁。

为了挽救飞机,杰克森主动请缨出舱灭火,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甚至无法全身而退,而他自愿承担这样的风险,敢于牺牲,这一点将永远被铭记。

(为了您能够及时地收到战史堂的推文,可顺手点击“赞”和“在看”,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