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快手电商决定卸载快手

subtitle
人间故事铺 2021-07-31 09:1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疫情和电商的冲击下,实体店难以维持,做女装生意的安安感受到直播的魅力,决定进入快手平台谋生存。在这里每天都有人为了梦想投入金钱和精力,而能走下去的只是少部分。其他人,在所有希望都被磨掉之后,落寞退场。

人间故事铺

ID:renjgsp

直播间里,安安把店里所有衣服都在身上试了一遍。两个小时过去了,直播间在线观看人数始终没超过十个人。还有几个是男性,在屏幕上留言“试试那个超短裙”“刚才那个粉红色的紧身衣再穿一下”……

安安看到留言眼睛凑近屏幕念了一遍,她知道那是男性路过这个直播间随意打出来的字,但她仍然念出来,然后解释一下:“后面还有很多款式,大家慢慢看,喜欢的给主播点个关注,点点红心。”

那时,安安刚开始直播,紧张得浑身是汗,为此她还在开播之前做了多次演练。两个小时以后成交量为0,总观看人次为124。其中有很多是她发朋友圈号召的亲戚朋友,帮她增加人气。

1

2020年3月,疫情有了缓和的迹象。安安的服装店开在了商业街的临街商铺,三十多个平方,每年的租金10万。疫情袭来让安安一度焦虑不安。

3月底商场通知各个商户可以开店营业了,但要做好防控措施。安安迫不及待地跑到店里,将近两个月没来了,店里的衣服上都蒙上了一层灰尘。

在店里打扫了一上午,终于收拾干净了,安安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直到下午关门,店里竟没进来一个客人。安安安慰自己:可能是刚开业,顾客都不知道,再等等。

过了两天,店里一共来了6个顾客,其中一个还是旁边炒面店的老板来送名片拉生意,说要订饭直接打电话就行。

直到有个老顾客和安安提起:“你可以快手直播啊。现在快手直播太火了,大家都在直播间买东西……”

快手安安并不陌生,她虽然从不玩快手,但是她老公经常看着快手上的段子哈哈大笑,安安也曾经看过她老公刷的快手视频,有一些另类搞笑的,也有一些故意扮丑的……

安安当时对老公说:“这些东西没营养没价值,纯属浪费时间。”

但是此刻安安也只能抱着一线希望下载了快手APP。

她试着搜索了一下“女装”,页面上出来了好多女装的短视频。安安挨个点进去,看到那些女装跟自己店的款式都差不多,有的还不如自己家的款式好看新颖,做了多年服装的安安知道什么样的款式是爆款。

她竟然无意中刷到了这个商业街上另一家店主在直播,而且直播间的观看人数有一百多人。安安点进那位店主的小黄车,发现销量都在几千甚至上万。直播的过程中还有不少的顾客下单,安安看了一个多小时,算了算竟然卖出去一百多件,这可比在店里等顾客来买要多得多啊。

安安有点儿激动,她想去那家店看看。

安安关上门,在商场里转了一圈,氛围非常冷清,但她却发现每个店里几乎都摆着一个直播架子。有的正在直播,有的放在角落。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安安想,好像一夜之间就冒出来了。

安安听到有几个店主正在谈论直播。

有的人说:“要是早点知道这个直播就好了,早做的话粉丝多了现在就能卖货了。”

“咱现在开始做也不知道怎么整,就得一点点儿摸索。”

“你看人家XX那家店,人家这个快手做得早,前两年就开始做,现在突然爆发了,据说昨天一天就卖了2000多件。”

“咱还不是没有先见之明啊,现在突然出现疫情,人们都不出来了,都在家网上买东西,谁也不知道会出这样的情况。”

“唉,一点点来吧,我下午要去拍段子,涨点儿粉丝,晚上在家播一会儿。”

听着这些店主的对话,安安心动了。但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是那家她看过直播的店铺。她找到了那家店,看到店主正在激情昂扬地直播,身边有4个人在不停地打包,音响里时不时会传出通知“您有一个新的订单”。

那一幕让安安热血沸腾,她决定,自己也要做快手电商。

2

安安在快手上关注了好几个快手讲师,他们主要教粉丝如何做好快手账号,安安选择了其中一个粉丝有20多万的女讲师重点关注。

女讲师每晚在固定时间开播。安安从此每天晚上守在直播间前,拿着笔记本认真记录。

在这里,安安了解了最基本的快手运营模式,怎么拍段子,怎么涨粉丝,如何变现等等。但都是浅层次的知识,只要是对快手关注时间够长的人都知道。如果想要继续深入学习,那就需要加入她们的组织。而加入组织的要求就是两根穿云箭。一根穿云箭是2880快币,相当于人民币288元。

安安果断加入了组织,快手名称前面多了个头衔——X家军。

老师把她拉到一个微信群,群里有300多人,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老师告诉学员们,自己这一个月就在快手上挣了20多万,大家好好学好好干,把学到的东西付诸实践,肯定也能在快手上致富。待老师发完这段话,下面的学员纷纷回复“拳头”和“奋斗”的表情。

每个加入组织的粉丝,老师都会在直播间里进行一对一连麦,号称是进行深入辅导,会帮你看看账号的权重,再看看你拍摄的作品是否具有垂直度——就是看所发作品的风格是否一致,再看你的名字、头像等是否符合你的人设。最后,老师会给出一些建议,包括每天发多少作品,几点发比较合适等。

平时直播,老师还会不停提醒大家要相互关注,先涨涨基础粉丝。快手官方规定每个账号最多能关注1500个人,每天最多能关注20个人。所以大家都在直播间里发“互暖”“有票”。“互暖”就是互相关注,“有票”就是今天20个关注票还没用完,你关注我我就回关你。

安安那时候每天都涨20个粉丝,很快就有500个粉丝了。当然这些都是来自老师直播间的互相关注。

3

安安开始每天拍作品,老师告诉大家,前期一定要模仿那些播放量高的,风格相似作品去拍摄。比如说你是做服装的,那你就关注几个卖服装的主播,看看他们的作品哪个播放量高,你就模仿着拍。

在老师的指导下,安安每天都点赞收藏几个可以效仿的作品,然后进行拍摄。

通常来说,拍摄一个作品非常耗时耗力,几乎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去操作。安安总让老公当摄影师,反复地拍,一次要拍好几个作品,一个作品还要换好几套衣服,然后回家进行剪辑编辑,最终发表作品。

发表之后,安安就盯着屏幕看播放量,但是她每个作品的播放量都在300到500之间。辛辛苦苦一整天,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那段时间,安安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快手运营上,甚至没时间去店里。但是一段时间以后还是不见效果,于是安安又求助了老师。

老师在直播间里现场连麦,看了安安的作品。见她拍得还不错,实在提不出什么建议,就从头像和个人简介下手,告诉安安要进行修改。挂了麦以后老师的助理发微信来说,买推广可以增加播放量

于是安安每次拍完作品以后都会买几十块钱的推广,果然播放量高了,能达到800甚至1000了。但是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还是不涨粉丝。

安安有点儿灰心。

又过了一个月左右,某天,账号上突然有个视频的播放量达到了20多万,点赞也到了100多万。这个视频让安安涨了80多个粉丝,她又重新看到了希望。

安安当时每天都在刷一些女装类的视频,一是为了学习模仿,二是讲师说不要刷其他视频,要多刷一些跟你领域有关的视频,这样别人刷短视频的时候看到你作品的概率更大一些。安安深以为然。

那段时间快手的用户野蛮生长,做这类培训的人也有很多,他们讲的大同小异,都是把别人的作品照搬过来发成自己的作品之类的,然后来吸引那些刚来快手创业的新人,迅速收割了一波韭菜。

大概三个月以后,平台上的讲师大部分消失了,因为大家都明白了快手的运营规则,只要拍出好的作品就能涨粉。而那些讲师有的转型了,开始给大家讲商业知识,销售课程。有的则从此消失匿迹。

安安的讲师也在第二个月的时候消失了,微信群里大家都找不到她,快手上也不更新作品不直播了。

安安去听了另一个老师的课,另一个老师讲各种商业模式,讲述自己如何在25岁那年挣到第一个1000万,买了劳斯莱斯,让大家加入他的组织。

他说,所谓商业就是敢于尝试不同的领域,就是让不懂的人信任你,然后把东西卖给他。安安觉得,他说的竟然有那么几分道理。

安安记住了他的一句话:来快手想挣钱,你就要开直播,直播可以涨粉,可以锻炼自己。哪怕别人给你刷了一个啤酒一个小棒棒糖,或者你在这场直播的过程中只卖出了哪怕一件商品,那你也是挣到钱了。

于是安安准备直播。

4

直播之前,安安显得非常紧张,她犹豫要不要发个朋友圈让亲朋好友来捧场,但是又怕熟人看到不好意思。还是老师鼓励了她,告诉她:成功就要“不要脸”。

于是安安发了朋友圈,还在家人群里发了直播的时间。晚上八点,安安做了无数次心理建设,终于打开了直播间。一下子直播间里涌进来10多个人,但大多是自己的亲朋好友,只有几个陌生人。安安开始直播,不停地试各种款式的衣服,边试边讲解。

直播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没有成交一件衣服,安安只收获了一个粉丝,还有两千多个赞。直播结束后,在家人群里安安的小姨跟表姐说点赞点得手都快抽筋了。

后来安安又进行了几次直播,效果依旧不好。此时的安安已经通过互相关注拥有了1200多个粉丝,但这些粉丝大都不是精准粉丝。

安安想到了另一种涨粉的方式。

疫情期间,快手某主播豪捐一个亿,让他名声大振。在快手平台上流传着他的各种传说,其中最多的就是,该主播在刚刚入驻快手平台的时候通过到各个直播间里秒榜涨了不少粉丝积累了很多的人气。

具体操作起来就是:跑到某些知名网络主播的直播间里刷礼物,主播直播间的礼物排行榜上会实时显示粉丝刷的礼物数量,主播就会在直播间里当着自己粉丝的面感谢这些刷礼物的账号,并让自己的粉丝关注这些账号。

而那位主播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快速积累了大量的粉丝。从此,在草莽丛生的快手平台上,秒榜方式也被很多人效仿。

但是如果想要在大主播直播间里争得榜前的一席之地,一场直播下来没有刷到十几万根本不可能。而且,榜五以后的账号主播基本不会喊大家来关注。

所以安安只能到那些小主播的直播间去秒榜。直播间里有三四千人的主播,大概需要刷五千多人民币就能在前五名占个榜,然后主播会给你点点关注帮忙引导,最终能涨300多个粉丝。

如果直播间里的粉丝过万,那就需要刷几万块钱,才有可能在榜上占个位置。

安安在一些小主播的直播间里累计刷了6万多块钱,粉丝数量也涨到了6千多。

可是,等安安再开直播的时候,在线观看数量还是不超过20人,这让她更加焦虑。毕竟,那些秒榜来的粉丝,都不是精准粉丝,而且每天发完作品以后都会有粉丝取消关注。

安安开始疯狂在快手平台上寻找能快速涨粉的办法,因为在这个时代,拥有粉丝就等于拥有财富。

在寻找的过程中,安安发现原来像她一样花了钱但是不涨粉的人有很多,大家都加入了一个线下训练营,训练营里会教你如何拍摄作品、发布作品、运营快手号,以及后期如何直播。而且还会给大家提供商品的源头厂家。

安安关注了一段时间,想多了解一下,便留下了电话号码,很快训练营的公司就打来了电话。

聊过之后,训练营的人加了安安的微信,发来了一些成功的案例。安安在对方的劝说之下,飞到了公司所在地——杭州。

训练营里都是怀揣梦想的人,大家看上去都激情澎湃,满脸兴奋。这里的培训有一周和两周两种时长,价格分别是32800和50000。在气氛的感染下,安安选择了一周的训练课程,也缴纳了费用。

课程教授如何拍视频剪辑,讲得细致又完整,好像是一个摄影培训班。最后两天教如何直播。在一个大厅里,五十多个人正在直播镜头前激情澎湃地大声练习,还有老师拿着喇叭来回巡视,不断地喊:“想不想挣钱,那就大声点,激情点儿,你的声音铲过了其他人你就成功了。”

训练结束后,大家会一起喊口号,“加油加油加油,挣钱挣钱挣钱”。

一个星期后,安安坐飞机回家,开始重新上传视频。平常一个视频从拍摄到发布一天就可以完成,现在由于对拍摄美观度的要求,一个视频要拍两三天才能完成,安安甚至还专门找了一个兼职的摄影师帮忙。

忙活了将近一个月,粉丝并没有涨多少,安安有点儿着急了,打了电话问了那个给他们培训的老师。老师说:“这个情况很正常,因为你之前没有经验,要不你学学两周的课程,那个是包你一个月长一万粉丝的。”安安听后有点儿心动,但还是说:“你先帮我看看怎么拍作品吧,我自己再试一段时间。”老师看了看安安最近拍的作品,提出了表扬,说确实比之前的好多了,只要坚持下去涨粉是没问题的,现在就是坚持发作品。

一个月后安安再给老师打电话的时候,老师表示自己已经离职了,而且创立了新公司,专门做代运营的。如果安安找他们运营账号,一个月一万元,两个月包她涨两万粉丝。

安安又问之前的公司怎么联系,老师说,“不知道”,就挂了电话。等安安再找之前的公司,却发现已经联系不上了

截止目前为止,安安已经在快手上投入10万多块钱了,粉丝数量一万左右,大多都不是精准粉丝。

安安在QQ群里发现了很多诸如“100块钱可以买10万播放量”“1000块钱可以买2万个粉丝”的服务。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买了100块钱视频的播放量,那个视频播放量确实达到十万多。

然后她又买了4万个粉丝,粉丝数量达到了5万,结果在直播的时候在线观看人数仍然只有10多个

半年过去了,安安终于心灰意冷,放弃了做电商的想法。

在她放弃的时候,还有无数个跟她一样的人也放弃了这个平台,但同时还有更多怀揣着梦想的人涌进这里。

安安心疼那十万块钱,但是当她听到有个人说自己在快手上投资了三百多万结果还是一场空的时候,她就释然了。

后来,快手变成了供她娱乐消遣的一款APP。

2021年快手正式在香港上市,让无数人实现了财富自由,也让很多有梦之人得以在这个平台上实现自己的梦想。

快手CEO宿华说,我曾经想象过快手上市的时候,我和老程(快手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正在工位上敲代码。看到敲钟的那一刻,我和老程会相视一笑。

安安看到这个新闻,愣了一下,想到自己把大量的时间消耗在了快手上,有些懊恼,最终掏出手机删除了快手APP。热闹和繁华是别人的,与自己无关。

快手电商是时代的产物,时代可以造富一批人,但不能造富所有人。时代发展是必然,抓住时代的机遇有必然,也有偶然。

题图 | 图片来自pexels

配图 | 文中配图均来源网络

(本文系“人间故事铺”独家首发,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互 动 话 题

直播行业的空前繁荣让无数人眼睁睁看到了商机,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下一个站在风口上的猪,轻易就能一飞冲天。

今日话题:你喜欢看直播购物吗?

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