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领导的习惯(微小说)

subtitle
美丽信仰 2021-07-31 06: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局长从外地交流到局里来任职,像一块石头扔进一个平静的池塘,引起了不少波澜。王局长与前任赵局长同样是部队转业干部,同样爱吸烟,但工作作风、处事方式却截然不同。

我作为同样是从部队转业的办公室主任,迅速体味到其中的不同。

一次,我陪着王局长到A市开会。会议结束已经是星期六了,我请示道:“王局,明天是星期天,你回家看看吧,我坐公交先回去,筹备局里的传达贯彻会议。”

王局略作沉思,坚定地说:“不,明天上午我们再参加一个会议,尔后下午一起返回。”

我瞪大眼睛问:“在哪参加,什么会议?”

王局长边上车边说:“你在宾馆休息,明天早上九点我让小李来接你。”

第二天早饭后,在车上我问司机小李:“咱们到哪去,什么会?”

小李笑笑说:“到王局长家里,参加他们的家务会。这是例会,王局长的老父亲是老干部,家教极严,今年89岁了,头脑特别清醒,每天早晚锻炼坚持得挺好,王局长回来,都要把小儿子叫回来,给两个儿子开家务会。”

我好奇地问:“王局长这是什么意思,家务会让我们外人参加,不合适吧?”

小李随便地说:“叫去就去,反正我们也没事。”

我犹豫地问:“小李,第一次到局长家,让我给老爷子买点礼品吧,总不能空手而去。”

小李赶紧说:“千万别,老爷子脾气很怪,你拿东西进不了门,不拿东西绝对热情。”

王局长的老父亲与小儿子同住在一个二层的独门老干楼内。走进家门,慈祥、随性、简朴,吸引了我,家里的摆放的多是老沙发、老电扇、老洗衣机。老爷子身体硬朗,坐在饭桌前的圈椅上,王局长和在本市当局长的弟弟小王局长坐在长沙发的两端,我和小李不好意思地坐在客观的一个小木椅上,王老爷子便开始了家务会:

“前几天,住在咱们小区的原来地委钱书记的儿子出被抓了……。老大,你在外地当官,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关系,好好干好工作,多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好事,别算计自己。就是太远了,我监督不了你,你要自觉。哎,这个小同志,你替我监督一下你们局长。”他用手指了一下我。

王局长介绍道:“这是我们办公室主任小邓。以后不仅有局纪委的同志监督我,你也要监督我。”

我笑而不答,因为我不能答应,也不能不答应。

老爷子继续说道:“今天我只说一场事,就是你们两个既要当好自己的官,也要管好自己的老婆、孩子,不让孩子学坏,这比当官都重要。孩子教育失败,才是最大的失……”

这次王局长家庭会议后,我便多了一个心眼,从王局长的饭局、吸烟的牌子、下边的反映,凡是我接触的、能关注的我都警觉了起来。我觉得王局长家庭会的作用是有效的,老爷子的交代是有分量的。王局长上班是全局最早的,下班是全局最晚的,早上班后打扫卫生他是最认真的,任职期间做出的实绩也是最多的。

一次,在参加我主持的办公室党小组会议上,他动情地说:“我约法三章,你们监督我:一是绝不当懒官、庸官、贪官,凡有悖于此,随时随地向我提出。二是凡本地人不管出于什么意图,饭局一类不参加,烟酒等任何礼品坚决不接,送来推辞不掉的,一律登记上交。三是干部调整一律采取竞争上岗的方式竞争,杜绝任何说情打招呼。”

王局长常常不好意思地说:“小邓,我的烟吸完了,你给我拿支烟。”

我不好意思地从口袋掏出我平时吸的廉价烟说:“我这烟你可能不习惯,我让人去买,马上送来。”

王局长不客气地说:“能冒烟就行,哪有那么多穷讲究。你专门买的烟我绝不会吸,别忘了我定的规矩。”

王局长干了三年,调走了。我确实有些恋恋不舍。

接替王局长的是范局长。范局长也是“老转”,但习惯与王局长却截然不同,他雷厉风行、作风武断,微服转悠、观察细微,家动不爱静,酒量大,善应酬,而且是一般酒不喝,不和一般人喝,喝起来不一般。

一次,我陪同领导参加一个酒场,领导喝得有点多,送他回去时我顺手把他的上衣拿到他的单身宿舍楼,在安顿他躺下后,我顺便掏了一下他的衣服口袋:两张价值不菲的购物卡、一包避孕套。顿时我像触电一样惊呆了,赶紧装好,安好门就离开了。

胆小谨慎的我有些旮旯。一次趁着范局长高兴,我大胆地说:“范局长,我转业后就来到机关,缺乏基层工作经验。能否让我下去锻炼一下。”

范局长爽朗地答应:“你小子,别人都往领导身边挤,你却要往一线跑,好,你去下去挂职锻炼吧,时间两年,两年后我要看到一个更加成熟、不一样的你。”

我下去一年多,范局长就因为受贿出事了。

几年后,一次我去省厅办事。在厅办公楼门口与正要出门,已经是厅长的王局长不期而遇。王厅长对后边陪同人说“你们先上车,我说句话。”

看着向我起来的王厅长,我有些惶恐,急忙上前打招呼,王厅长热情地说:“你小子,来省厅也不报告我一下,我有急事要出门,不管你饭了。几年了,你也不找我。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正派人,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也学不会,好,这样我放心。”

我急忙说:“老局长,我也是临时受命,来办一点正常业务,没必要麻烦你,办完就走,你忙吧。”

王厅长掏出一根烟,递给我,“小邓,感谢那几年你我的监督,感谢你多次给我口袋装的速效救心丸,否则说不定我都倒下了。我老父亲在见你的第二年就去世了,是你接替了他继续对我监督,每想到远远盯着我的眼睛,我就不敢怠慢。那几年环境不好,围猎的人很多,能挺过来,真得感谢你。”

我诚惶诚恐地说:“那里,都是领导的定力好。不过,局长,一定要记着按照吃药,尽量少抽烟。”

王厅长握了握我的手,“好,我知道了。”

王厅长大步向车子走去,我久久地看着远去的车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