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那一年,在北京合作遇到的绝色美女,却成为我心中挥之不去的回忆

subtitle
李四 2021-07-30 23:50

那一年我刚毕业,租住两室一厅中的一间,之后搬来一位美女邻居,生活习惯与职业的不同让我们之间发生了许多异常尴尬的事情,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了微妙的改变……

05年北京的夏季异常炎热,两台风扇的超强风力也不能使我感到凉爽,我在房间内热火朝天地玩着网络游戏,暴雪推出的《魔兽世界》让我沉迷其中,虚拟的世界更是使我流连忘返。除了白天工作之外,下班后基本上我的时间都消磨其中。

这一天下班后,我一如既往地飞奔到家,包往沙发上一丢,直接脱掉衣服,只剩内衣方才感觉到一丝凉意。我打开从门口买回的冰镇饮料,直接“咕咚、咕咚”地喝起来,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身材还不错哦。”突然一个娇柔的女声传来,吓得我一口饮料喷出,简直要魂飞魄散。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我一边说,一边转身就往屋内跑,急忙关上门套了件衣服。

“嘻嘻,我是你的邻居,今天刚搬过来。”女邻居在门外笑了笑。

“真的?那我怎么不知道?”被人窥破隐私,让我极度羞愧,怎么听都觉得她是坏人。

“房子又不是你的,你不知道也正常。”客厅里响起女邻居走动的声音。

“喂,老孙吗?你把隔壁的房间租出去了吗?怎么不给我说一声?”我急忙致电给房东,想问清楚情况。

“四儿啊,确实租出去了,本来要通知你一声的,中午喝多了。不过你可别不乐意,这可是你小子的好机会,那么漂亮的一个美女,回头你还得感谢我。”房东老孙在电话那头不怀好意地说道。

“感谢你个头,挂了!”我狠狠地挂断电话,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房东老孙是我在五道口男子职业技术学院同学的老哥,之前上学时就认识了,一起吃过几次饭。毕业后找好了公司,刚好在他家附近,而他的房子闲置一套正要出租,有电脑有电扇的,我就搬了进来。

到了客厅,女邻居靠在沙发上,正拿着水杯喝水。

看她年纪也不大,应该也就23-4岁的样子,穿着一件小背心,运动短裤,修长的美腿慵懒的一盘,顺直长发垂到腿上,说不出的青春靓丽。就这么一个明艳动人的美女,居然刚见面就调侃我,大大地灭了我的男子汉气概。

“咳—你好,你好,我叫李四,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上前自报家门。

“嘻嘻,房东已经给我说过了,里面住个猥琐男,让我小心点,原来就是你啊?”她戏谑的看着我。

“这个老孙,胡说八道,我看我像猥琐男吗?”我气鼓鼓地反问道。

“嗯。”没想到她很纯情地点点头。

“不是吧,这么不给面子?”我被她无辜的表情逗得哭笑不得:“你先看电视,我回屋了。”

“哈哈——”随着房门的关闭,外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长,我知道她复姓端木单字雨,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就职于朝阳区一所重点医院,目前是实习医师,医院内职工宿舍紧张,她只好暂时租房,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每天玩网络游戏都奋战到深夜,关上房门,整个房间是我的,打开电脑,整个世界是我的,戴上耳机,包括艾泽拉斯与卡利姆多也是我的……

我玩了一会,有些尿急,就急忙拉开房门向洗手间走去,当走到端木雨房间门口处时,突然一丝若有若无的咏鹅声从房内传来,我把耳朵贴在端木雨的房门上,里面的声音听的我面红心跳……

“女流氓!”我坏笑着的从心里吐出这两个字,就上洗手间了。

当我上完卫生间,急急忙忙地打开门准备冲回屋继续征服卡利姆多时,与端木雨撞了个满怀。

“不好意思,女和尚,撞疼你了没?”我假装关心。

端木雨的名字分开念就是端—木鱼,所以我一直调侃她是女和尚,每次这么叫她她也不生气,只是笑一笑。而她也不甘示弱,每次叫我都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搞得我好像会分身术一样,瞬间一人变三人,只要她这么叫着不嫌累,我也懒得说她。

“没事没事,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她笑着从我身边走过,关上卫生间门。

我看她进了卫生间,突然有了一探她房间的兴趣,我蹑手蹑脚地到她屋里,一眼就看到她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笔记本上是windows经典开机画面,我用鼠标往下一点视频播放器,岛国动作片的画面直映眼帘,我做贼心虚似的急忙把视频播放器最小化,转身就准备离开。

“啊,你、你、你怎么走路没一点声响?”我扭头就看到端木雨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你还好意思说我,房东果然没说错,你个猥琐男!”端木雨把头昂了昂。

“谁是猥琐男了,我只是怕你走了歪门邪道?”我强词夺理到。

“这就歪门邪道了,我作为医生,还不能了解一下吗?”端木雨仰脸面对着我,也不退缩。

“那是你的权利,但我也有防止你走火入魔的义务。”我继续编着句子。

“嘻嘻,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要不要一起欣赏呢?”端木雨色眯眯地盯着我。

“不了不了,还是你自己慢慢欣赏吧,小心着了魔。”我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快步走开了。

这一天我下班回家,刚打开门,客厅里面的一众女生齐刷刷地把目光都投向了我,我第一次被这么多女生直视,瞬间脸有些发热。

“四哥,你回来了。”端木坐在沙发上,娇弱地喊着我的名字。

这个叫法可不是她一贯的作风,事出突然必有妖,我瞬间提高了警惕。

只见端木雨坐在沙发上,一只脚上缠着纱布,莫非受伤了。

“女—端木,你受伤了?”我急忙来到沙发前,差点把端木“女和尚”的外号叫出来。

“嗯,不碍事的……”端木雨微笑着望着我,第一次发现她居然也可以这么端庄,莫非是在朋友面前装出来的?我一阵疑惑。

“四哥”,“姐夫”,“哥”,屋子里五六个人,各种叫法蜂拥而出,让我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我又掉进端木雨的圈套了。

“端木姐上班期间,不小心摔下楼梯,右脚面处骨折,以后你得多照顾端木姐,照顾不周到,我们饶不了你。”一位穿着浅紫色连衣裙的美女在我面前比了比小拳头。

“姐夫,端木姐出了这个事,我们本想把她接到职工宿舍照顾的,端木姐说家里有你照顾,我们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另一位穿着T恤牛仔裤的美女冲我笑了笑。

我苦笑了一下,望向端木雨,端木雨与我目光一触就闪躲在一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脸庞红红的……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地成了端木雨的男朋友,在端木雨脚伤未好期间,我也是尽职尽责当一名合格的男朋友,细心地照顾她。

后来端木的脚伤好了,我们依然保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我搬到了端木的房间,之前的房间被我们作为书房。有时候我玩游戏太晚,端木不给我开门,我还得睡客厅沙发……

与端木谈朋友后,我不仅多支出房租,有时还得睡沙发,你们说我是不是亏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