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们的新打工人」从外卖小哥到“网约配送员”电动车串起的到家服务

subtitle
北京商报 2021-07-30 23:16

编者按:在党领导人民进行奋斗的新时代,诞生了许多新职业、新工种。这些新岗位上的新打工人,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快速发展、借助生活品质的提升和消费升级的时代契机,改变了原来工种模式和工作流程。也正是这些新打工人的出现让我们的生活更丰富多彩,他们自身于时代中的获得感也明显提升。值此建党百年之际,北京商报遴选了最有代表性的“新打工人”,用他们的职业故事,体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体现当代社会奋斗向上的积极面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年前,1995年出生的湖北小伙儿牛明智从湖北黄冈老家来到杭州,将对骑行的热爱洒在了取外卖和送外卖的路上。如今的牛明智是一名饿了么蓝骑士、杭州物流配送站站长,并且成为首批获认证的“网约配送员”中的一员,“大多数人对这个职业认同度不高,职业前景和想象空间没有那么大,但现在我觉得可以打消一些顾虑。”牛明智说。

外卖骑手伴随着外卖行业的发展而诞生,且群体规模不断壮大。他们穿梭在城市之间,支撑起如今已成为城市生活刚需的“到家经济”。如今像牛明智这样的外卖骑手有了属于自己的新职业名称——网约配送员,一辆摩托车、一个安全头盔、一个保温箱构成了无数个体,只要他们的刹车声响起,就意味着又有人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了。

从外卖小哥到“网约配送员”

2017年,当了七年厨师的牛明智从武汉的一家饭店离职,离职后骑行3800公里走318国道去西藏,随后决定移居至杭州打拼。初到杭州,牛明智就看到了一个能将骑行进行到底的职业——网约配送员,也就是俗称的外卖配送员。就这样,在做一线配送员期间,牛明智配送了近8000单。

起初,他和大多数骑手一样,不好意思问路、与顾客和商家沟通困难、走错路、配送延误。“对于配送员来说,平时遇到的困难主要是来自顾客的不理解,因为有些骑手就是嗓门比较大,顾客会认为配送员服务态度差而给差评。”牛明智说起这段经历时仍记忆犹新。

四年里,牛明智碰到了形形色色的商家和用户,有笑脸也有冷眼,因此总有人中途放弃,但牛明智足够幸运,在成为外卖骑手后的一次经历成为促使他走到今天的动力。“外卖骑手很头疼的就是碰到恶劣天气,准时配送难度很大,并且配送过程中也很容易发生各种意外情况。我开始跑单不久就遇上了暴雨 ,交通情况很糟,人也非常慌乱、狼狈,在配送一单米粉时不慎摔倒,米粉也被摔洒。本以为用户会退单,但用户不仅没有责怪反而关心我的安全”,牛明智说,“虽然在工作过程中有很多不愉快的经历,但一次好的经历就能让我坚持下去。”

也就是靠着在工作过程中接触到的善意,让牛明智开始投入更多的心力在外卖配送工作上,在做外卖小哥仅三个月后就成为了队长,半年后成为站长,牛明智的接连晋升也让他在外卖配送员这个职业中不断增加自身的成就感。如今他已然成为第一批成功获得“网约配送员”职业技能等级认定初级证书的配送员之一,这也让他对自己、对自己的职业更加有信心,同时也打消了他的亲朋好友之前曾对这个职业的质疑。

配送员不仅单纯“跑腿”

牛明智作为外卖配送员如今拥有了自己的职业名称,这其实离不开数字经济驱动下餐饮行业的变革。餐饮数字化改变了传统餐饮行业的发展模式,也正是这种变化催生出了新职业,与此同时网约配送员这一群体的不断壮大又促进了“到家经济”的发展,让“送到家”成为越来越多餐饮以外传统实体企业数字化变革的开端。

早期,“外卖”其实就是餐厅为周边消费者提供的送上门的增值服务。这种服务形式由来已久,起初消费者可通过直接拨打餐厅电话让餐厅把菜品送上门,这种方式在有外卖平台之前早已是餐饮行业的“常规操作”。当时,很少有餐厅会设置单独负责外卖配送的工作人员,负责外卖配送的通常就是餐厅内的普通员工。这些员工仍然以店内堂食工作为主,闲时负责店内外卖订单的配送,这种原始的外卖运营模式虽然能提供送餐到家的服务,但效率其实非常低。同时,餐厅可以承担的订单量是有限的,可配送的范围也因配送人员的限制十分有限。

另外,当时的消费者也并没有形成订餐的消费习惯,因此外卖这一服务形式虽然存在很长的时间但却并未能形成规模化发展。

2008年,饿了么的诞生为餐饮外卖规模化发展以及餐饮行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的机会。饿了么将能够提供餐饮外卖服务的餐厅集结起来,再通过线下地推的方式让更多的有订餐习惯和需求的人成为饿了么的用户。起初,外卖平台的配送环节也以商家自配为主,随着订单量的不断提升,一些商户尤其是连锁餐饮企业也开始尝试建立自己的配送团队。这个过程催生了以配送外卖为主的众包配送平台。这期间,不少企业在供应链、配送上无法形成完整的闭环或者成本压力过大,逐渐放弃自建配送体系,选择加入第三方外送平台。而饿了么就是在2015年成立了自有外卖配送体系,开始建立起“自营+众包”的自有物流团队。

外卖平台成立自有物流团队,意味着外卖配送员开始成为平台发展的刚需,外卖配送员这一职业应运而生,并逐渐壮大成近千万人的职业群体。牛明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个行业的发展以及外卖配送员群体的不断壮大离不开平台的技术支持。平台的物流配送系统的成熟和发展能够从一定程度上降低配送难度,帮助配送员做路线规划等,但骑手规模的壮大同时也意味着竞争的加剧,因此对配送员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平台可以给我们一些时间或者路线的提示,但配送员自身也需要在配送的过程中了解不同商家的出餐速度、不同道路的路况以及社区、写字楼的配送要求,这样才能有效提升配送效率”。

在牛明智看来,如今的外卖行业早已不是把餐送到家那么简单,配送员可配送的商品种类越来越多,工作强度和难度也和当初的外卖配送不可同日而语。未来随着平台的扩张、技术手段的发展,外卖配送也将进一步发展,“网约配送员”这一职业群体的能力和素养也要随之提升。

新职业向阳而生

“十四五”期间,经济社会转型带来一些新职业的兴起,外卖行业踩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脉搏上,承载着上百万外卖骑手的就业。如今外卖骑手随着“网约配送员”这个名称的诞生成为城市中的新职业,这既是外卖行业从野蛮生长到日益成熟的标志,也是对这个日益壮大的群体的认可。

牛明智非常清楚,他现在所从事的“新职业”其实是行业、社会进步变革过程中产生的新机遇。在跑单的过程中,他感受着消费者消费习惯和喜欢的变化,也感受到餐饮商户运营方式的调整。

“消费者已经习惯使用外卖平台了,不只是订餐,大家还用外卖平台买很多东西,也喜欢用跑腿服务,我们也不仅仅是外卖配送员了,是真的成为了‘网约配送员’”,说到此处,牛明智脸上带着自信和成就感。配送品类的多样化、平台的横向扩张、配送员队伍的壮大正在承载起更多的城市功能。

“网约配送员”对于消费端而言,把城市中的餐厅、菜市场、药店、宠物店等门店搬到了消费者家门口,对于商户端而言,又把门店之前可经营的范围扩大到3公里、5公里甚至整个城市。2020年12月,首批“网约配送员”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已发放,取得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可享受所在地的技能人才政策,包含政府培训补贴、积分落户加分和个人所得税专项抵扣等。牛明智是当时获得该证书的一员。在他看来,这个认证让自己对这一职业有了新的认知,同时也给他的生活和心态带来了新的变化。

一声“小哥”,是消费者对网约配送员们的尊重与认可;技能等级的认定,是网约配送员群体就业质量的提升。这些变化,推动着社会的进步,孕育着国家的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郭缤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