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扎克伯格慌了:抄袭污蔑砸钱,TikTok“非死不可”?

subtitle
ZAKER新闻 2021-07-30 18:1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覆盖了全球近一半人口的社交巨头,盼着 " 杀死 " TikTok。

Facebook 庞大的社交帝国,开始越来越真切地感受到了字节跳动旗下 TikTok 所带来的冲击。

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即便在下载量较大的印度市场被强制下架的情况下,TikTok 和抖音仍然在快速发展,在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总下载量突破了 30 亿次。

这是全球第五个达到这一成就的非游戏类应用。前四款分别是 WhatsApp、Messenger、Facebook 和 Instagram,均是 Facebook 系的产品。

不过对于 TikTok 来说还远未到庆祝的时候,平台面临的仍旧是这个星球上最庞大社交帝国的围追堵截。

更何况,近年来 Facebook 掌舵人扎克伯格为了抑制 TikTok 的发展,除了砸下重金进行正面竞争外,还采用了抄袭、诬蔑等非正常竞争手段。

从目前结果来看,扎克伯格必然是不满意的。可以预见的是,Facebook 与 TikTok 之间的围剿与反围剿之战,未来势必会更加激烈。

强大如Facebook,也慌了

作为社交巨头,Facebook 有多强?

7 月 29 日,Facebook 发布了 2021Q2 财报。截至 6 月底,Facebook 系产品(其中包括 Facebook、 Instagram、WhatsApp 和 Messenger 等)每日活跃用户数为 27.6 亿人,月度活跃用户数为 35.1 亿人。

也就是说,每天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地球人活跃在 Facebook 系平台上,每月有接近一半的地球人都在使用 Facebook 系产品。

而 Facebook 的营收、净利润等核心财务指标,且不说 TikTok,即便是对于整个字节跳动来说,也是难以企及的高度。

以 2020 年全年数据为例,字节跳动披露的营收为 2366 亿元(约 366 亿美元),对应的 Facebook 营收数字为 859.65 亿美元,是字节跳动的两倍多。

净利润方面,字节跳动 2020 年净利润为 220 亿元(约 34 亿美元),对应的 Facebook 净利润数字为 291.46 亿美元,几乎是字节跳动的 8 倍多。

但即便如此,扎克伯格与 Facebook 似乎还是不愿意身后有 TikTok 这么一个追赶者。两家的 " 梁子 " 或许早在 2017 年 TikTok 上线时便已结下。

2016 年下半年,扎克伯格花了 6 个月的时间尝试收购 Musical.ly,不过最后还是打了退堂鼓。

但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却异常坚决。2017 年 5 月 TikTok 在海外上线后,即便面对 Musical.ly 方的坐地起价,张一鸣也不惜代价要完成这场并购。

2017 年 11 月,字节成功收购了 Musical.ly,2018 年 8 月,Musical.ly 平台直接被并入 TikTok,随之一起的,还有两亿多用户。

完成了 " 原始积累 " 的 TikTok,也用十分激进、凶悍的风格开启了扩张之路。例如不断从谷歌、Facebook 等巨头企业挖角,在全球各地市场砸下重金吸引短视频内容生态创作者等等。

" 正面对抗过,但真的只能含泪离开这个赛道。" 一位曾在海外某巨头平台短视频部门任职的员工对 ZAKER 新闻表示,字节以及 TikTok 内部特别敢放权,投入也足够大手笔。

反观员工所在企业,由于是上市企业,内部体制较为僵硬,任何决策都需要层层审批,预算投入方面也十分保守。" 我们花了一两个月苦口婆心签下的网红,TikTok 直接给出三倍价格抢走了,你说怎么玩?"

从 2017 年 5 月出海,到 2019 年 2 月下载量突破 10 亿,TikTok 用了大约两年。而下载量从 10 亿到 30 亿的狂奔,TikTok 也只用了两年多一点的时间。AppAnnie 此前预计,2021 年 TikTok 月均活跃用户数将会突破 12 亿。

多年野蛮增长的 TikTok,必然是 Facebook 无法忽视的一股力量。而 Facebook 近年来也在不断仓促上线短视频功能,甚至持续对 TikTok 进行复刻式创新,试图狙击 TikTok,减缓其发展步伐。

这也表明,强大如 Facebook,也慌了。

"杀死"那个TikTok

" 得不到就毁掉 " 一直是扎克伯格和 Facebook 所惯用的伎俩。

例如 2013 年时 Facebook 多次想收购 " 阅后即焚 " 移动消息应用 Snapchat,但始终遭到 Snapchat 创始团队的拒绝。

心有不甘的扎克伯格,让公司团队照着 Snapchat 的所有功能,完整复刻了一款名叫 Poke 的 " 换皮 "App。

也让另外一个平台 Instagram 不断复制和移植 Snapchat 的各类核心功能,再基于 Facebook 原本庞大的用户群体进行导流、扶持。

这一系列组合拳让 Snapchat 很长一段时间里股价跌跌不休,用户增长踩下刹车。直到 2017 年 Snapchat 引入了腾讯这一大靠山后,局势才慢慢有所好转。

不过在对付 TikTok 上,扎克伯格显得更为疯狂。

例如 Facebook 先后推出了 Lasso、Reels 和 Collab 三款 App,实现了对 TikTok 的 " 像素级 " 抄袭——复刻了后者的几乎所有功能。另外还有在 Instagram 中推出竖屏短视频功能,上线同样的算法推荐模式等等。

2020 年 7 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的文件显示,扎克伯格向其副手发送邮件宣传 " 快速模仿 " 的好处。这也让扎克伯格的抄袭作风得到了 " 实锤 "。

7 月 14 日,Facebook 宣布计划投入 10 亿美元来扶持短视频创作者,与 TikTok 烧钱抢人的针对意味也十分明显。

除烧钱、抄袭外,扎克伯格甚至不断借助美国政府的行政手段来打压 TikTok 这个竞争对手。

2019 年 10 月,扎克伯格在白宫晚宴上对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中国科技公司对美国企业构成了直接威胁,取缔这些公司比对针对 Facebook 的反垄断工作更重要。

2020 年 6 月,印度政府下架、封禁了 TikTok 等数十款 App,Facebook 便趁机在印度市场大力推广其短视频应用 Reels。

2020 年 7 月 29 日,谷歌、苹果、亚马逊和 Facebook 的 CEO 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出席听证会。

  • " 中国有从美国公司窃取技术吗?"
  • 苹果 CEO 库克:没有
  • Alphabet CEO 皮查伊:没有
  • 亚马逊 CEO 贝索斯:没有
  •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有,尤其点名 TikTok!

2020 年 8 月,特朗普先后要求 TikTok 全面关停美国地区业务,甚至出售或剥离在美业务。

与此同时,Facebook 这款 App 也开始宣布启动短视频功能的测试,并拿出高额奖金,鼓励 TikTok 平台的网红、创作者完成向 Facebook 系平台的迁移。

不过扎克伯格的这一系列连招下来,似乎并未影响 TikTok 的发展节奏。TikTok 一边通过法律途径对抗特朗普的行政令,一边继续保持员工团队的快速扩张。

值得一提的是,在禁令风波中,TikTok 还完成了国内直播带货模式的出海布局,与加拿大电商平台 Shopify 达成战略合作,丰富了短视频、直播应用内购物的功能。

2021 年 6 月 9 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令,撤销了前总统特朗普在任期间对 TikTok 和微信的禁令。

跳出禁令泥潭后,并不意味着 TikTok 可以从此高枕无忧。因为想要 " 杀死 "TikTok 的,远不只是扎克伯格和 Facebook。

除 Facebook 旗下的 Instagram 外,谷歌的 YouTube,腾讯扶持的 Snapchat,都在平台中添加了短视频等与 TikTok 类似的功能玩法,来增强对用户的吸引力。

另外还有快手海外版 Kwai,以及在印度市场取代 TikTok 而快速崛起的印度短视频应用 Moj 等等,这些短视频赛道上的玩家们,必然会对 TikTok 的潜在用户进行分流,影响 TikTok 的扩张速度。

这也意味着,TikTok 还需长期处于更为艰难的 " 反围剿 " 竞争战事中。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曾宪天 实习生 彭宝怡

关注互联网、游戏、旅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