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只鸟长了个牛的胃,还有一身牛粪味

subtitle
物种日历 2021-07-30 17: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社畜们都知道,有些甲方要求看似合理,实际却荒诞不经。如果动物也是设计而来,那麝雉就是奇葩甲方要求的最佳体现——“吃树叶的飞鸟”。

飞鸟成天在树上扑棱,却极少有鸟吃树叶为生。因为树叶是营养价值很低的食物,含有大量纤维素和植物毒素。而鸟的飞行能力和小体型,不仅要消耗很多能量,还难以容纳足够消化植物的大型消化系统。而麝雉(Opisthocomus hoazin)就是这个矛盾之中的特例。

因此本人认为它是最怪的鸟,没有之一 | Murray Foubister / Wikimedia Commons

最怪的鸟

麝雉生活在南美洲湿地的树林里,拥有非主流的蓝色眼妆和爆炸头,飞行能力很差,飞行距离几乎不超过100米。平时它们用大爪子在树间爬来爬去,取食树叶和嫩芽。

麝雉的巢用一些树枝松松搭成,防御力近无。幸好它的娃非常争气,遇到捕食者,雏鸟立即爬出巢去,跳到水里——麝雉最喜欢在伸到水面上空的长树枝上搭窝,看似摇摇欲坠,其实是预留出逃生之路——小麝雉游泳极好,还可以下潜相当长的距离,迷惑捕食者。不过,成年麝雉极少下水。

展示麝雉雏鸟使用爪子攀爬的素描 |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 Flickr

最奇怪的是,麝雉雏鸟的翅膀上有两个坚硬的钩爪,用来爬树,长出飞羽之后就脱落了。令人想起老前辈始祖鸟。

吃草也不容易

植食动物拥有高度复杂的消化系统,其中最特别的部分是发酵腔。这是一个巨大的容器,容纳大量微生物,可以分解纤维素和半纤维素,变成可吸收的营养,并消减毒素的毒性。因为脊椎动物自身不具备消化纤维素的酶,发酵腔的作用至关重要。

在哺乳动物里,有些动物肠子后段的一部分进化成发酵腔,称为后肠发酵者(hindgut fermenter),比如马用结肠充当发酵腔;有些动物则是肠子之前的部位称为发酵腔,称为前肠发酵者(foregut fermenter ),最有名的前肠发酵者就是反刍动物(牛、羊、鹿、骆驼等),它们的胃分为多个房间,第一个“房间”(瘤胃)成为发酵腔,非常巨大,牛的瘤胃容积达100升。

绵羊胃,最巨大的部分是瘤胃 | Uwe Gille / Wikimedia Commons

食植物的鸟类如雉鸡类、鹅,也有发酵腔,但它们几乎都是后肠发酵者,用盲肠(鸟有两个)作为发酵腔。麝雉的独一无二之处,在于它是前肠发酵者,而且有一个“瘤胃”。

要解释麝雉的“瘤胃”是何方神圣,首先要了解鸟的消化系统。

日历娘的小知识

如果你吃过鸡杂可能会发现,鸡的消化道在肠子之前有三个“房间”:

嗉囊,由食道的一部分演化而来,是一个储存食物的口袋。

,和我们的胃差不多,具有分泌消化液的腺体,负责消化食物。

砂囊,也叫鸡胗子,在胃之后,外面有大量的肌肉,里面有角质的硬皮,通过肌肉收缩,磨磋、粉碎坚硬的食物。

鸡的消化系统,前面的三个袋子分别是嗉囊(crop),胃(proventriculus)和砂囊(gizzard) | ErikBeyersdorf / Wikimedia Commons

不是所有的鸟都有这三个部件,有的鸟没有嗉囊,有的鸟没有砂囊。

长了个牛的胃

麝雉的“瘤胃”其实不是胃。它的嗉囊很大,分成两个腔室,下面的一段食道也分外粗大,也分成一个个不规则的小腔室,看着疙里疙瘩的,这一部分就是它的发酵腔了。麝雉的发酵腔相对身体的大小,是鸟类里最大的,里面装的内容物,占到了整个消化道内容物量的77%。

麝雉的消化系统,注意巨大的嗉囊和扩大的下端食道 | Filipa Godoy-Vitorino et al. / Applied and Environmental Microbiology (2008)

发酵腔里简直是一个动物园,生活着丰富的细菌古菌(外表很像细菌,实际与细菌相距甚远的生物)、原生生物真菌。一项研究发现,光是麝雉嗉囊里的细菌就包含了9个门,大部分都是没有描述的物种。和牛的瘤胃一样,麝雉发酵腔的酸度接近中性,而不是人胃的强酸性,适合“小宠物们”的生活。微生物分解树叶产生的气体,让麝雉发出宛如鲜牛粪的恶臭,因此原住民除非快要饿死了,绝不肯吃它。

靠微生物分解植物为生的动物,非常依赖粉碎能力,植物颗粒越细碎,分解起来越容易。反刍动物会把瘤胃里的食物吐出来进行二次咀嚼。但鸟没有牙齿,所以麝雉的消化系统必须兼职粉碎机。麝雉的发酵腔外面有强壮的肌肉,内层有角质的硬皮,还有凸起的棱纹,运转原理跟鸡的砂囊一样:肌肉提供动力,凸凹坚硬的内壁像磨芥末一样把树叶磨碎。此外,麝雉也有个具备磨碎功能的砂囊,但没有发酵腔那么强大。

麝雉的翅膀很大,但飞行能力很差 | AISSE GAERTNER / Wikimedia Commons

为了给发酵腔腾地方,麝雉胸骨的凸起和胸肌(飞鸟的“发动机”)都缩小了,因此飞行能力很弱。不过它们也用不着“一飞冲天”去寻找什么,吃的东西到处都有,麝雉只需要沉默地躲在密密的枝叶中,过一种有味道的佛系生活。

南美洲的奇怪生物

金刚鹦鹉

西猯

角雕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GuokrPac@guokr.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