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北一派出所两任所长在内16人被刑拘:查车罚款近7年

subtitle
新京报 2021-07-30 15:50
原标题:河北赞皇16人违法查车罚款被拘,2名民警和14名辅警、临时工涉案

“一般在路上查车的都是交警,派出所的人查车是不是合法?”车主吕彦奇有点疑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月24日,山前大道络绎不绝的货车,因附近山上矿藏丰富,运输繁忙。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2020年10月22日,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赞皇县邢郭派出所包括两任所长在内、共16人刑拘。

石家庄警方查明,2014年1月至2020年9月,两任派出所所长于连文、吕立军在任期间,开会明确要求所里人员查车罚款给单位创收,并将人员分为三组,轮流上路拦截过往大货车,以超载或私挖乱采为由查扣罚款。于连文在任期间,罚款交派出所行政内勤统一保管,用于所里日常开支、临时工工资发放以及全体人员的福利补助;吕立军在任期间,要求罚款的50%上交其保管,剩余罚款由各组人员分配。

警方卷宗显示,除了所长下达的查车罚款任务,查车人员也背着所长干私活。多人被抓捕后交代,他们收取300元至1000元不等现金或香烟私自放车是常有的事,所收钱物查车人员平分。

2021年7月27日,新京报记者从石家庄桥西区检察院获悉,该院已向桥西区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已受理此案。

此外,新京报记者从相关办案单位获悉,于连文、吕立军、刘三芳等人涉嫌敲诈勒索一案,已被列入河北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典型案例。

疑司机网络举报牵出敲诈勒索案

邢郭派出所多名警务人员涉嫌敲诈勒索一案,或缘于网络上一则举报而进入警方侦查视线。

2020年8月26日夜里,车主吕彦奇经营的两辆大货车途经赞皇县邢郭工业园区山前大道,被邢郭派出所人员拦查,对方以运输的矿石属非法开采,将车辆扣到停车场。

“一般在路上查车的都是交警,派出所的人查车是不是合法?”车主吕彦奇有点疑惑。

最终,吕彦奇在缴纳了4000元罚款还有价值600元的两条烟后,拿到了车钥匙。交完罚款后第二天,“没想明白”的他在网络社交平台发布了题为“派出所有没有权力扣车罚款?”的帖子,没多久,赞皇县公安局及石家庄桥西分局的办案民警相继找到他了解情况。

吕彦奇曾向办案民警介绍,车辆被查扣后,朋友告诉他必须得邢郭派出所所长吕立军点头同意,才能取车。翌日,他带着花600元钱买的两条荷花牌香烟来派出所,以求照顾少罚点钱。

吕彦奇回忆,在吕立军的办公室,他请求少罚点,顺手递上两条香烟,吕立军则说让司机先做笔录。做完笔录,吕立军告诉吕彦奇,一个车罚款2000元,“我说了算,如果不交钱,车辆就移交给交警扣12分,再罚款处理。”

吕彦奇说,货车司机视驾驶证分为谋生的饭碗,一旦扣满分意味着驾驶证降级,饭碗不保。由于运输行情不好,司机也难找,如果驾驶证被降级司机肯定不干。

为留住司机,吕彦奇还是选择了向派出所交罚款。他说因当时没带现金,询问吕立军能不能微信转账交罚款。吕立军一口回绝:“那不行,只能是现金。”并告知他出了派出所大门右拐1000米,有银行自动柜员机可以取钱。吕彦奇取钱后返回派出所交给吕立军4000元,被扣两辆车的钥匙才归还,但没给任何罚款票据。

缴完罚款,吕彦奇寻思着派出所是否能给照顾下个月不再被查。想法一出口,吕立军就回绝“罚款只管这一次,要想不被罚款可办月票,每月每辆车交1000元钱就没人查了。”

6月28日,吕彦奇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网上发帖咨询派出所查车罚款的事后,赞皇县公安局向其了解完情况,他就将帖子删了,再后来,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警察又找过他了解被查车罚款情况。

初步掌握相关证据后,石家庄市公安局指定桥西分局管辖侦查。

2020年10月22日,桥西公安分局对相关涉案人员展开抓捕行动。中午12点,邢郭派出所休班的辅警和临时工陆续接到单位电话通知参会,刘三芳等10名临时工、辅警从派出所被抓捕归案。案发第6天,已调离邢郭派出所的4名辅警向专案组投案自首。两个月后,已调任新岗位的前两任所长于连文、吕立军也投案自首。

2021年1月25日,桥西公安分局《起诉意见书》显示,该案到案嫌犯16人,其中12人被逮捕、4人被监视居住,另有2人未归案。

6月24日,一辆货车经过东郭家庄村口。当地人介绍,此前邢郭派出所查车人员曾长期在此处蹲点夜查。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查车”主要针对矿石运输车辆

根据警方查明,刘三芳是涉案主要成员之一。

刘三芳,55岁,小学文化,赞皇县邢郭乡北马村人。他向办案民警交代,1990年进入邢郭派出所干临时工至案发。

邢郭派出所大概是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上路查车。刘三芳到案交代,当时所里有七八名临时工,有一天,时任派出所所长于连文开会说,“所里人员多开支大,搞点罚款好给大家发钱。”刘三芳记得,所长说曾参加过县里的一个治理非法开采的会仪,得知山上偷采矿石,于是就让所里人员上路查运输矿石的货车进行罚款。

查车罚款之事,于连文交给刘三芳具体负责实施。刘三芳说,于连文要求全体查车人员必须穿着警服、开警车,不然司机不配合检查。另外,罚款交所里内勤员统一保管。

警方调取的赞皇县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赞皇县公安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证据显示,该局和派出所无查处货车运输矿石的职责。

起诉意见书显示,于连文到案后承认,派出所没有处罚货车运输矿石的职能,这是一种乱收费乱罚款行为。查车罚款创收补充派出所经费,是他个人的决定安排,他要求每扣一辆车罚款1000元,如果是托关系找上门的就减半处理。

赞皇县政府官网消息,邢郭乡矿产资源丰富,主要有石灰石、硅石、镁石、红页岩等。2008年该县成立了邢郭工业园区,目前已形成水泥、石料加工、交通运输等五大主导产业。393省道、赞皇县山前大道平行贯穿工业园区南北,与横向六条路交叉形成路网,由北向南,六条路被命名为园区1至6号路。

赞县公安局出具情况说明显示,2014年1月至2019年5月,于连文任邢郭派出所所长。2019年5月至2020年9月,吕立军任该所所长。

吕立军上任后继续前任所长的查车罚款创收模式。吕立军到案后交代,曾对辅警和临时工上路查车很纠结,但所里日常运转开支很大,所以就放任了乱罚款行为。

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起诉意见书》显示,经侦查查明,吕立军、于连文担任邢郭派出所所长期间,安排刘三芳等人驾驶警车在山前大道挡查货车,以私挖乱采为由,罚款名义敲诈勒索57起。

河北省赞皇县邢郭派出所16人涉嫌违法查车罚款被拘,包括两任所长。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涉案临时工穿警服查车

警方卷宗显示,上路查车的基本是辅警和临时工,偶尔也有正式民警参与。

刘三芳回忆,于连文曾开会要求,只要车辆运输的是矿产品,司机又拿不出开采手续,就以私挖乱采认定。一般情况下,车主都能通过关系和所长联系上并谈好罚款价格,他负责收钱上交派出所内勤崔利军统一保管。

吕立军任所长时,他从社会上聘来4名临时工充实到查车队伍,每人每月工资1000元。吕立军明确刘三芳和新聘人员冯兴康、耿硕朋任带班长各带一个班组查车,罚款由带班长直接交给所长。

刘三芳同班组涉案人员交代,示意司机靠边停车后,刘三芳首先向货车司机口头亮明身份“我是邢郭派出所主管矿山的治安大队长”。发现车辆运输的是矿石,他就让司机出示开采手续,明知司机没有矿场开采手续,所以就以运输的矿石属私挖乱采要求扣车。同班组一人乘坐货车押到停车场,司机被带回派出所询问笔录。笔录过程对司机采血、取指纹,也要收取100至200元检材费。做完笔录,刘三芳会单独将司机叫到一个小屋进行一对一谈话,谈话目的是诱导司机交了罚款就可放车。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相关材料(备注:卷宗)中,刘三芳被扣押的涉案物品照片显示,一件警用春秋执勤服上衣,上面佩戴着一级警司警衔,还有警号017832。除此之外,还有一名辅警和一名临时工的警服被扣押,也佩戴着正式警衔和警号。

被扣押的警服,于连文解释是派出所以前民警留下来的。

案发后,警方调取的刘三芳微信转账记录显示,2018年9月至2020年9月,他与邢郭派出所同事间相互有40次转账,经统计金额11953元。部分明细显示,2020年1月27日刘三芳微信转账吕立军2000元;同年3月9日、12日、16日,吕立军分别转给刘三芳300元、200元、100元。

刘三芳向办案民警确认,这只是上交罚款和分钱的一部分记录,除此之外还有现金交易,他每年查车大概能挣到3万元。他说吕立军胆子大,分钱用微信转账,而于连文很谨慎,只用现金。

6月24日,赞皇县山前大道一停车场,此前邢郭派出所涉案人员涉嫌非法查扣的车辆均停于此处。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专项调查期间仍顶风作案

多名涉案人到案后指证,除了上交查车的罚款,吕立军还要求每班每月至少查扣5辆车交其亲自处罚。

尽管如此,但大家并不积极配合。刘三芳说,吕立军定的规矩,他自己都不执行。上交罚款后,他高兴了给发五百元,不高兴了分文没有。所以大家更愿意干私活,只有遇到难对付和有风险的货车,才交给吕立军凑个任务数。

邢郭派出所的部分涉案人员查车后私自收钱放车,也曾遭到举报。

警方调取吕立军的聊天记录显示,2020年8月30日早晨7点21分,他向刘三芳发消息称,“即日起,凡是巡逻发现的非法运输矿石、河卵石等车辆,必须依法将车辆扣到停车场,司机带回询问笔录,不得私自向其索要财物,否则造成的后果一经发现必将受到处理。现在赞皇县纪委和公安局正调查邢郭派出所索要1000元的举报事件,望有关人员高度重视,主动汇报此事。”

但就在上级部门调查此事过程中,部分涉案人员也未停止查车罚款。

警方调取的刘三芳微信转账记录显示,2020年8月30日晚、9月10日、30日,赞皇县王家洞村开石子厂的老板杜庆宾,三次共转给他3000元。

吕立军到案后,不承认下达每班每月至少查5辆车交其亲自处罚一事,只承认安排人员上路查车罚款,但罚款都用于所里日常开支了。为此,他还出具了罚款去项说明并附带收据、收条。新京报记者统计,他任职期间发放派出所临时人员工资39200元、职工过节福利5108元、粉刷办公楼外墙花费11000元等共计13项,支出71078元。

桥西公安分局《起诉意见书》显示,2014年1月至2020年9月,犯罪嫌疑人于连文、吕立军任邢郭派出所长期间,安排刘三芳等人驾驶制式警车,身穿制式警服,利用或者冒充派出所工作人员在赞皇县山前大道拦截过往大车,以罚款名义索要财物进行敲诈勒索。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16名涉案人员中,于连文、吕立军、刘晓喆不认罪认罚,其他嫌犯均向警方表示认罪认罚。目前,该案已侦查终结,由桥西区检察院向桥西区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已受理此案。

公开消息显示,6月26日,河北省召开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河北省委书记、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组长王东峰要求,要深挖彻查重点案件线索和查结各类案件,坚决清除害群之马,持续打好深挖彻查攻坚战,进一步深化“一案三查”,压实政法机关直接责任和纪委监委机关监督执纪责任,确保重点督办案件和线索查处到位。

新京报记者从相关办案单位获悉,于连文、吕立军、刘三芳等人涉嫌敲诈勒索一案,已被列入河北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典型案例。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64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