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名家如何评《荷塘月色》?余光中:中学生水平,莫言:病态的唯美

subtitle
汉江忆史 2021-07-30 13:40

《荷塘月色》是朱自清的散文名篇,曾被教育部收取,作为中学语文的教材内容。作者以含蓄委婉的笔法,写尽满园荷塘月色之美,表达自己彷徨苦闷的现实情怀,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

这么一篇被纳入课本的抒情散文,却遭遇知名作家的炮轰。著名诗篇《乡愁》的作者余光中,称《荷塘月色》不值一提,只是中学生水平,没有任何文学性。

2011年凭借小说《蛙》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曾公开表达过: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是一种病态的唯美,其郁结的情感让人不免感伤,无奋发向上之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真有这么差吗?要是水平不高的话,怎么会被列入中学课本学习呢?这不是一种悖论吗?其实有这种疑问很正常,孟夫子有言:“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

《荷塘月色》产生的背景

朱自清是觉醒时代的杰出代表,他最初发表作品的年份是1919年,这一年发生改变历史的大事件——五四运动,很多青年学生、有识之士登上历史舞台,朱自清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五四运动后,陈独秀、胡适、李大钊等人倡导的新文学运动全面开展起来,各式各样的文学组织、刊物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兴起,年轻的朱自清加入的是文学研究会。

文学研究会是现代文学革命中规模最大、影响最为广泛的文学团体,由周作人、沈雁冰、蒋百里等人创建,主张为人生的现实主义文学,参照方向是俄国现实主义小说。

朱自清加入这个团体,可以说明他当时的心路历程是积极活跃的,想要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想要去改变国民心理,比如发表的长诗《毁灭》就有振聋发聩、警醒国人之义。

这一时期朱自清的文学创作以诗歌为主,基本的思想导向是正能量的,作品题材类型,无论是批判、还是抒情都是积极健康的,充满着对于未来的憧憬与向往。

但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发生,让蓬勃向上的革命运动一下陷入低谷,随之而来五四运动掀起的新文学潮流逐渐褪去,文人的心态也发生鲜明的改变。

在这样的环境下,朱自清意志消沉,不再是五四时那个奋发有为的青年,他变得郁郁寡欢、愤世嫉俗,其创作的作品也由诗歌转为散文,经典作品《背影》就是写于这一时期。

这一时期除《背影》外,朱自清知名的作品就是《荷塘月色》,在这部作品中,作者采取的是传统借景抒情的模式,以满园的荷塘月色来抒写自己求索而不可得的惆怅心结。

月光照耀下的荷塘

在《荷塘月色》中,朱自清是用第一人称“我”的视角进行描述的,在深夜万籁俱寂、妻儿已入睡的环境下,我无心睡眠,于是抛却心中的烦心事,独自走到荷塘边欣赏起月色来。

盛夏时节,荷塘四周都是乐景,此起彼伏的蝉声与蛙声,习习凉风下杨柳的丰姿,但唯有“我”的内心是不平静的,即使置身于美景中,内心也是无比彷徨。

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选择在旁人都已睡下的时机,去独自欣赏荷塘月景,说明我的心中有排遣不了的情绪,月光这时不再是相思人的媒介,而是伤心人的促因。

都说日光之下再无新鲜事,那么月光之下呢?对于朱自清来说,是无快乐事的,作为知识分子,面对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发生,心里纵使非常不满,却也不敢反抗,只能在象牙塔里自怨自艾。

所以《荷塘月色》的整体思想基调是比较灰暗绝望的,全文密布着派遣不散的悲观气息。正是这样一种不良的情绪传达,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遭到专家学者的讽刺与蔑视,这些学者作家中包括余光中和莫言。

余光中和莫言

余光中是我国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学者和翻译家,他的《乡愁》一诗,被选入中学教材,其诗作于余光中身居台湾时期,以真挚质朴的语调诉说着对祖国大地的思念。

无论是诗歌,还是散文,余光中创作的情感基调都是明朗而积极的,语言风格偏向于口语化,显得非常真实而朴素,所以他看不上朱自清这篇欧化色彩过浓的《荷塘月色》。

具体来说余光中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朱自清这篇散文的格调过低,难以称作大家之笔,他陷入小知识分子的哀怜感伤,而没有大知识分子的吞吐之势,因此落入下乘。

余光中直言不讳地讲道,《荷塘月色》被高估了,充其量就是个中学生水平,没有审美性可言。他专门从散文境界、语言风格、比喻运用等多方面批判朱自清的这篇散文。

余光中的一番见解,并不是哗众取宠,他只是代表知识分子的一家之言,其敢于质疑、勤于思辨的勇气,还是值得学习的。

因为文学作品的评判没有客观标准,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文学评论家,发表自己对文学作品的看法,这是读者意义上的百花齐放,打破固定的知识权威。

同样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也不欣赏《荷塘月色》的审美风格,这要从莫言的写作风格谈起,莫言是80年代先锋小说时代出现的人物,整体来说莫言的小说是启发性的,而非欣赏性的。

莫言关注的是现实社会人的困境,以及各种各样的国民心理,只不过是以魔幻的方式讲述的,借鉴的正是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

莫言的作品广泛,其主要延续的写作方向是鲁迅国民性心理的深度探索。秉承这样的创作主旨,莫言是看不上《荷塘月色》的,他评价说《荷塘月色》是病态的唯美。

莫言的这句话还是肯定《荷塘月色》华丽的语言风格的,莫言看不上的是,这篇散文所表达的虚弱人格,这样的人格是不健康的,是病态的,没有任何启发意义可言。

余光中和莫言的看法,其实是一家之言,他们都是在自己认知范围内评价的,不带有客观性,所以《荷塘月色》才会评价两极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