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我爸妈负债,你让我去要钱”下嫁穷老公七年,她终提离婚

subtitle
鲸鱼惊语 2021-07-30 09: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看人间,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第二次了,唐薇又和老公舒魏,因为钱这个事儿,有了膈应。

恋爱四五年,结婚七年,两个人的感情一直稳定。

唐薇才情斐然,又善人情往来,当初读书的时候,舒魏就因着她的落落大方,一眼便沦陷了。

舒魏是个工科男,没有特别的浪漫,但为人实诚,是真真的,将唐薇放在心尖儿上。

舒魏家贫,上头还有一个哥哥,两兄弟,父母在乡下,种了一辈子的地,好容易才供出了两个大学生,送出了农村。

唐薇家境相对优渥,市中心三套房,爹妈又是做生意的,从小养尊处优,至少在钱这一回事儿上,她没有受过什么苦楚。

两个人的感情,如胶似漆,一路走来,一帆风顺,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小两口结婚的时候,舒魏爹妈和舒魏两兄弟,凑了钱,才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政府集资房,索性他哥在外省安了家,他们还可以凑合着住。

小区的位置很偏,没有绿化是次要,里面的路都还是半成品,唐薇第一次去舒魏家的时候,一双白色的小皮鞋,生生铺满了一层灰。

但是舒魏瞧见了,一进门就将她的小皮鞋擦得发光,唐薇心里,因为环境不好,仅有的那么点不开心,也烟消云散了。

最要紧的,是舒魏主动给唐薇做了承诺,不出三年,他一定重新给她买一套房,一套和他们娘家一样的配套设施齐全的房。

唐薇笑着点头,她并不在意,舒魏要不要买房。

因为她妈说了,舒魏这个人不错,家里有房最好,可要是没有,家里多的两套房,一套归她,一套归妹妹。

舒魏家里穷到什么地步呢?

说到结婚的时候,他妈都能厚着脸皮来说,“小薇啊,你们结婚,我们没有钱哦。”

唐薇听了这话一愣,“你们有钱没钱,有什么问题吗?”

看吧,那个时候的唐薇,一点都不懂,结婚要彩礼,男方要准备三金,还有婚宴,婚庆,这些地方,方方面面都要钱。

可是陷在爱情里的唐薇,哪里想得到那些?

只要嫁的是舒魏,她选最便宜的酒楼,找最实惠的婚庆,就连婚纱,她也愿意穿婚照送的……

这一切,都是她和舒魏,辛辛苦苦攒的工资,一点一点凑起来的,索性,一场不大不小的婚礼,终究是完成了。

娘家陪嫁了一辆车,小两口又暂时住在公婆家,小家庭也算是慢慢立起来了。

两个人的婚姻,初始的时候,那小日子是抹了蜜一般甜。

哪怕在经济上,不如在娘家的时候,但舒魏的体贴入微,婆婆妈的细致周到,一家人的日子,也算过得和美。

唐薇开始觉得钱比较重要,是在儿子出生之后。

说来也是碰巧,唐薇怀儿子的那一年,娘家的生意遭到了重创,唐薇爸爸欠了一屁股债。

索性舒魏争气,当真自己买了套学区房,唐薇便提议爸妈把给她的那套房子给卖了,至少先解燃眉之急。

舒魏的态度变化,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说到卖房子的时候,他并没有反对,却也是闷不吭声。只是他无权发言,虽然那房子说是给唐薇,毕竟名字还是唐薇的爸妈,家里背了债,那肯定是要用来抵债的,总不能攥在手里,拖累了爸妈的生活吧?

儿子生下来的时候,舒魏伺候了唐薇一个月的月子,拿了八千块钱到唐薇面前。

“这是我爸妈给孙子拿的钱,小薇,咱们手里,可就这么点钱了。”

唐薇伸手要接,却被舒魏给收了回去,“你坐月子不方便,我先拿去存着吧。对了,你爸妈那边,有什么表示没?”

唐薇诧异的看着舒魏,隐隐觉得,舒魏这话有些奇怪,心里有些不舒服。

“舒魏,你知道的,我爸妈这两年日子不好过,我爸转了一万块过来,我没收。”

这是唐薇第一次,看见舒魏的脸色,变了又变,黑了又黑,眼睛里的情绪,藏了又藏,许久才“哦”了一声。

成了夫妻,还有了孩子,唐薇并不想过多的去揣测舒魏的心思,不过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儿,舒魏的表情又恢复了正常。

生了儿子,唐薇与婆家的关系,也更加和睦了,只是,她慢慢感受到了贫穷……

儿子百天,宴请宾客。

唐薇的体型发胖的厉害,衣柜里的衣服,都不合身。

“舒魏,我想去买一套衣服,最近胖了不少,那些衣服都穿不得了。”唐薇抱着孩子,眼看着明天就要做宴了,按着她以往的习惯,哪怕不是因为胖,仅仅是因为要待客,那她也是要从上到下置办一身的。

这是第一次,她是因为衣服没法穿了,所以才要去买。

舒魏愣了愣,继而又点点头,“嗯,去买吧!”

说完就丢下了手机,将孩子接过来,“我在家带孩子,你自己去吧。”

唐薇的脸,火辣辣的,舒魏不去?

她自怀孕后,就辞了工作,就那么点钱,也在怀孕和生孩子的时候,花的干干净净。

这些,舒魏都是知道的。

他这么做,分明就是不想让自己去花那个钱。

都是要面子的人,要唐薇主动和舒魏要钱,她实在是开不了口。

买衣服这件事,便只能不了了之,唐薇不出去,舒魏也不问,两个人在家带着孩子,各自怀着心事。

第二天的百岁宴,唐薇实在是找不出衣服来,便只能穿了套大学时候的校服。

宴席还未结束,娘家的小姑奶奶,就将她带到了一旁的小屋,死活给她塞了两千块钱。

唐薇拒绝,她看见姑奶奶已经给舒魏拿过一份钱了,她不想再接。

谁知姑奶奶神色一厉,“拿着,听姑奶奶一句话,女娃子,结了婚,也得打扮自己。没钱就去赚,总不能让自己里子面子,都不好看!”

一瞬间,唐薇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当初我就给你爹妈说了,女娃子,只能往上嫁,哪里能由着你,跑去那家子扶贫去?”姑奶奶的脸色不好看,说话也不留情面,重重叹了口气。

“唉,如今娃都生了,再说都是虚的,想着法子,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你那婆子妈如果没有工作,你就把娃丢给她,我瞧着那一家人啊,也是稀罕你那个儿子的,不会亏待了。你自己出去找工作去,哪怕挣个千儿八百的,至少能让自己穿身合身的衣裳吧?”

唐薇泣不成声,把头点了又点,自己再想维持体面,但没有那个实力,终究都是虚妄,明眼人一看,就看得明白。

果然和姑奶奶说的一样,唐薇找到了工作,开始往家里拿钱了,舒魏似乎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只是两个人都是上班族,每个月的进出,都只有那么多,随着儿子渐渐长大,这日子看起来,似乎又在慢慢发酵了。

幼儿园,兴趣班,衣食住行……

两个人要养一个家,工资只能算是勉强够,要再加上儿子的花费,似乎就显得有些缺了。

唐薇建议舒魏,自己出来做事,一直给人打工,没有太大的出路。

舒魏次次都说,“一没钱,二,如果我辞了工作,你的工资,能够支撑这个家庭至少半年的开支不?”

唐薇每次都哑口无言,再多的借口,都不过是因为不想行动罢了。

眼看着儿子的花费越来越大,唐薇日渐觉得入不敷出,想要自己创业的心思,是越来越重了。

入了夜,唐薇拉过舒魏,“老公,我想好了,我去创业吧。”

舒魏笑了笑,眼睛都没有从手机上挪开,“好,想去就去吧。”

又是这么一句话,仿佛事不关己。

这一回,唐薇却没有那么脸皮子薄了,毕竟她是为了这家,生意成了,又不是她一个人受益。

“那,你那里有多少存款啊?”

这一回,舒魏倒是直接转过头了。

“我有什么钱?”

“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存款吗?”

在唐薇的心里,舒魏节约,工资也不低,这两年,又晋升了主管,怎么也该有点余钱吧?

毕竟,儿子的各种费用,几乎没有要他支付。

舒魏直勾勾看着唐薇,“我给你背一下,房贷六千,物管水电一千,给妈四千生活费,油费车费一个月至少一千,还不说一家人偶尔出去的开支,这里硬性支出就是一万二了。我都是从去年才涨到二十万的年薪,小薇,你觉得还能剩多少钱?”

唐薇被舒魏看的心里发毛,是啊,她每个月五六千块钱,好容易存一点,就被儿子各种兴趣班收走了,还不说偶尔其他的开支,唐薇都没有分担家里的开支,自己都存不下来钱,更何况舒魏呢?

两个人的聊天,就这样结束,大家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了些想法。

可越是窘迫,不得越要想着改变吗?

这第一笔资金,老公和自己这里,是没有了,舒魏家里本来就一穷二白,更是不用期待的。

“要不,你去找你爸妈借点儿?”

已经关了灯,卧室里开着空调,本来就有些燥热。

一听舒魏这话,唐薇瞬间就来了脾气,“什么叫找我爸妈借点?舒魏,我爸妈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你让我怎么说的出口?”

舒魏在暗处,让人看不清表情,“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爸妈之前生意做的那么大,不可能你开个小店的本钱,都拿不出来吧?”

语调的波澜不惊,话里的理所应当,唐薇气的一脚踹了过去。

舒魏咚地一声掉在地上,一下子爬起来,啪地一声开了灯,瞪着唐薇“你发什么疯?”

唐薇不甘示弱,站在床上,回瞪他,“舒魏,这么些年,你从我爸妈那里,刮了多少钱?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你是怎么好意思,在他们已经负债的情况下,还要叫我去拿钱的?你他妈安的是什么心?”

唐薇本来就不是多么好的性子,这么些年,她不过是一直在隐藏自己的情绪罢了,就像是她妈说的,做媳妇儿,又不是做女儿,事事忍让,日子才能长久的过!

舒魏正要说什么,卧室门却被他妈给打开了,“吵什么?娃娃都被你们吵醒了,有事好好说,要吵出去吵!”

舒魏将他妈安抚回去!

唐薇坐在床上,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当初天真,只当是钱不重要,爱情大过天,如今切实的过上日子了,才知道,所有美好的上层建筑,其实都是经济基础决定的。

现在手里是没有钱的,也只能慢慢熬着了,再苦再难,总得要存下一点本钱,这样再说自己做事儿,多挣点钱,那才是正事。

想要做生意的念头,就这样搁浅了两年,日子照旧是抠抠搜搜得过,唐薇那颗本就不安分的心,终究还是被按下去了。

让唐薇决定贷款也要做生意,是在一家人因为孩子小学入学,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分歧的时候。

唐薇的意思是读本市最好的学校,一年学费花费多一点,但是教学质量,那是出了名的好,虽然不一定就是保证未来多大的成就,但至少,自己当妈的努力了。

但舒魏爸妈却是一句话,“哪里读书都一样,能成器的,生就能成器。不能成器的,你就是从小读清华北大也没用!”

说完了,又来一句,“白花那个钱干嘛?本来手里也没几个子儿!”

唐薇不说话,只看着舒魏,看他是什么样的话。

舒魏把嘴里的饭,嚼了又嚼,躲不开唐薇的眼神,又不想惹了爹妈不快。

“到时候再说吧,有钱就读好点的,没钱就读一般的。”

这一次的谈话,让唐薇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古人常说,门当户对,其实应该是对的。

舒魏一家人,没有什么大的恶习,但是就是穷,有时候,贫穷真的也是一件错误的事儿。

因为穷,真的能让人没有更多的机会,见识更多的事儿,也更容易没有安全感。

就拿舒魏来说,他的能力不差,这么多年的经验积累,自己出来做事,只怕早会有所成就,但是偏偏放不下那么一个小主管的位置,甚至不敢动每年单位发的那么点年终,一句话,留着以防万一。

长此以往,未来一眼看到头,跳不出现在的舒适圈,挣不到更多的钱,也就只能委屈自己,委屈孩子。

唐薇许多时候都在安慰自己,觉得舒魏这是稳重,也是为了一个家庭的安稳。

可直到如今,唐薇才算是明白了,舒魏那是穷怕了,所以他不敢动,他好不容易才来的那点血汗,哪怕是他的儿子,也不能拿走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安稳”。

老公那里靠不住,爸妈那里也不能再回去啃老,唐薇一咬牙,和在银行的熟人,做了一笔小额创业贷款,二十万,五年还清。

唐薇想好了,儿子是他舒家的,但也是自己的,自己再苦再累,总不能让儿子没了机会。

店子是开起来了,但是连着三四个月,都在亏损,舒魏的脸色已经烂得不行。

给儿子交了英语补习费,唐薇身上,连两百块钱都拿不出来了。

眼看着还款的日子临近,总不能弄坏了信用,别无他法,唐薇再一次和舒魏求助。

“要不,你就把你那店子关了吧,规规矩矩去上班,继续这么亏下去,咱们家底儿都得空了。”

唐薇有些受挫,“我想,再等等,现在夏天是淡季,等冬天旺季到了,咱们再看看吧”

舒魏重重地哼了一声,“要还多少?”

“四千六百三十二”

不到一分钟,唐薇的卡上就有了进账,4632,一分多的都没有。

唐薇捏着那一笔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婚姻,似乎已经慢慢变了味儿……

唐薇在店里,熬了点从家里带来的米,就着泡菜,吃得津津有味,偶尔有顾客看见,唐薇只打趣自己在减肥。

直到唐薇妈逛到店上,紧盯着唐薇的饭菜,看着看着,眼睛里不由得泛出了泪花。

“妈,您怎么来了?”

唐薇有些局促,却也尽量表现得自然。

“中午吃这个?”

“嗯,最近长胖了不少,想着减减。”

唐妈妈并不说话,只看了看唐薇的店,“生意还是起不来?”

“比一开始要好些,至少,每个月的房租出的来了。”

唐妈妈不再多问,这个时候的她,其实也是有心无力。

“孩子,如果是以前,妈妈何至于让你受这些苦?”

唐薇眼睛酸涩,又笑了笑,“妈,我都是大人了,哪里有什么苦不苦的?不影响啊。”

“薇薇啊,你是不是觉得,妈妈没有给你把好关?”

“啊?妈,什么意思?”

唐薇并不太懂妈妈的话,但是她昨天才和舒魏提了离婚,今天妈妈就来了,这让唐薇,不得不觉得,妈妈是舒魏喊来的。

“舒魏这孩子实诚,节约,这是他的优点,有时候说话不一定好听,但是至少他没有弯弯肠子,一心在为着你们这个小家庭,薇薇,你不该任性。”

唐妈妈并没有拐弯抹角,唐薇心中冷笑,“妈,夫妻之间,冷暖自知,你不了解。”

意思就是,希望妈妈不要再管他们的事儿了。

唐妈妈叹了口气,“妈是过来人,看人总会比你看得准些,薇薇啊,当初你们一结婚,妈妈就要你把钱给舒魏管理,那是因为你从小花钱没有个数。

舒魏是稳重的,这么多年,他不是打理得很好吗?你瞧瞧你这周围,有多少同龄人,不靠父母资助就买了房,而且还供养一个家庭?说白了,大部分人,能不啃老,已经是不错的了。”

唐妈妈是舒魏的说客,唐薇在气头上,离婚的念头,是想了又想的,轻易不能动摇。

唐薇不再说话,这些年,她是受够了舒魏的抠搜,就像是姑奶奶说的,当初找一个家境好些的,怎么不好了?

“薇薇啊,你是妈的孩子,妈就这么给你说吧,这人这一辈子,都是穷穷富富,一步步来的,只要不懒,现在这社会,总是没有饿死人的。只是你心气儿高,在舒魏家里,总有一种优越感,这是你的不对,你和他父母不在一个思想水平上,舒魏也不是好高骛远的人,所以你总觉得有时候大家观念不一致……”

“妈,舒魏和你说了?总之我是一句话,我就是不吃不喝,我也是要把浩浩送去xx学校的,不可能让他比我小时候还不如。”

唐妈妈看着唐薇,“没人不让你送,到时候就是你不送,我也会叫你爸想法子的,只是孩子,这婚姻不是儿戏,这孩子也不是玩具,你不能一件事没有顺心,就要离婚。你离婚,不一定能找到如今和睦的家庭。”

“妈,你别说了,总之我和舒魏这辈子,就这样了,就算是不离婚,那我们也只能是各过各的。”

唐妈妈知道唐薇固执,越说只怕是越容易起了反作用。

“薇薇啊,这么多年,你的决定妈基本没有反对过,这一次,妈也不反对,只是你再等等,等你的生意起来了,你再看看,再说离不离行吗?”

唐薇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妈,生意起来了再离婚?

那不是到时候还要平分这个店?

“妈,你到底是我妈还是他妈?你知道,一旦这个店子处于盈利状态,咱们这个可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到时候,于情于理,我的心血都得分他舒魏一半!”

唐妈妈皱着眉头,“总之薇薇,一个家庭里头,不要把金钱分得太清楚了,这样就没意思了!”

唐薇从小到大,哪里被自己妈这样说过?

气的唐薇直接掏出手机,等舒魏一接通,立马就吼了起来,“舒魏,你给我妈胡说了什么?你事事扣我,样样防我,你还好意思说是我和你分得清?你他妈要不要脸?”

“薇薇,你怎么了?”

“你给我滚过来!我妈在这儿,咱们当着妈的面说清楚!”

唐妈妈看着唐薇挂了电话,叹了口气,“你都当妈的人了,怎么脾气还是这么像你爸?这么暴躁?”

“妈,舒魏婚前婚后,两个样子,现在他还跑到你那去告状,凭什么?他凭什么?!”

唐薇彻底爆发了,如今她算是看清了,舒魏这个人,不但抠搜,没有远见,而且还喜欢挑拨是非,她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了,房子、车子、都留给他,她只要儿子就行,为什么他还要去找自己的妈?

舒魏赶来的时候,唐薇几乎是不由分说的,给了舒魏一巴掌,紧随其后,舒魏的妈也跟着来了,眼看着自己儿子被打,眼里满是心疼。

唐薇是铁了心的,不跟舒魏过了,连带着也没有给舒魏妈好脸色。

四人僵持在店里,到底是舒魏妈先开了口,“薇薇,今儿这事儿,怪不得舒魏,亲家母,是我找来的。”

唐薇诧异,唐妈妈点点头,“你婆妈不想我说,担心你觉得她多事。”

“是,本来你们小两口的事儿,我们当父母的不该插手,只是如今说到离婚,这就不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儿了,宝儿还小,咱们总不能让他就没了……”说着说着,舒魏妈就开始哭了起来。

抽了一口气,“舒魏不善言辞,从你说了离婚,他求不过你,这两天晚上,就躲在卧室哭,这当妈的,怎么不心疼?薇薇啊,你也不是心狠的,要不,你就再考虑考虑?我们家,有什么不对的,你就说出来,我们就改,你看成吗?”

唐薇愣在原地,舒魏妈在那里哭,舒魏也满眼泪花地呆立在一旁。

“改?天生的穷命能改吗?”

“薇薇,你这话就伤人了!”唐薇妈呵斥,倒是不认识,自己的女儿,怎么就变得这么尖酸了?

“我尖酸刻薄?妈,咱们家条件好的时候,舒魏就各种从咱们家收钱,咱们家遇着事儿了,不见他帮助,你知道,在开这个店之前,他还怂恿我回来借钱。

这就算了,这几个月,我入不敷出,贷款还不上,请他给我转点钱,他竟然就给我转,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妈,这种人我不离婚,我要留着干嘛?”

“薇薇,当时不是你说的,转那么多吗?”舒魏有些委屈,看着唐薇辩解。

“我说的只是贷款金额,你怎么就那么能装傻?这一个月,我不坐车?不吃东西?不花费的吗?你口口声声爱我,舒魏,你是哪一点让我觉得你在爱我了?”

唐薇几乎是用吼的在说,这些年,她憋得够委屈了,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如今,她算是切实地体会到了。

“我爸妈负债,你让我去要钱”下嫁穷老公七年,她终提离婚

早在结婚前,唐薇妈就告诫过唐薇,不要因为钱这件事儿与婆家人产生隔阂,尽量自己吃点亏。

这些年,她是吃了亏了,可是她不能亏了她儿子。

舒魏恍然大悟,“薇薇,我并不知道,你连生活费都没了。”

“哼,你装,继续装,你隔三差五就查我的银行卡,你会不知道?”

“真的,薇薇,我以为你没有了,你会给我说,只要你说了,我肯定是要给你的啊。”舒魏不停地辩解,唐薇却是不为所动。

渐渐地,有人上门了,毕竟是开着门,要做生意的,眼看着孩子放学的时间也到了,舒魏只能先送自家妈去接娃。

留着唐薇妈妈在店里劝诫唐薇!

“这事儿,不是妈帮着舒魏,薇薇啊,你的性格和你爸实在太像,花钱如流水,又没有特别的规划。当初你们结婚,妈就和舒魏说过,尽量他管钱,只要你没有开口要,就不要轻易给你。

孩子,人活在这世上,要花费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你永远都不知道,风险和明天,哪一个先来。舒魏是个实诚孩子,这事儿,在妈看来,还没有闹到一定得离婚的地步,你有啥,先和他交流交流,大家把话说清楚了,说不准,日子就要好过多了。”

唐薇的离婚闹剧,终究是在众人的反对声中,慢慢没下文……

随着唐薇的生意,慢慢走上正轨,心情似乎也已经好了不少,舒魏的许多“抠搜”,似乎也在慢慢变成了优点,至少,自那一次争执之后,舒魏开始随时关注唐薇有钱没钱,随时卡里没有了,还会力所能及的转一点。

店子上一些杂事,他也开始慢慢地参与,许多时候,舒魏的话不多,也找不到事情做,但是唐薇一说,他便能立马行动起来,久而久之,夫妻两个的感情,倒是越发稳定。

“结婚这么多年,似乎这段时间,我才开始了解你。”

夫妻二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唐薇忽然说到。

舒魏笑了笑,一手牵着唐薇,一手拿着买回家的菜。“怎么说?”

“以前你总说你爱我,但是你从来不会主动给我,或者说,不浪漫,不温柔,不体贴……”

唐薇越说,舒魏脸色是越黑。

“看吧,还喜欢黑脸,总是动不动就皱眉头。”

舒魏连忙调整情绪,忽然停住脚步,“唐薇,我其实,真的很爱你……”

唐薇点点头,“我知道,现在我才明白,有时候真的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太多人都说,你当初是看中我们家的钱,现在我才知道,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老公。”

唐薇有些庆幸,之前没有那么决绝,一定要离婚。

这世上,真的没有那么多人,能够透过一点表现就看见你需要什么。

尤其是像舒魏这种人,你要,你就直接说,他不一定能够完全满足你,但是至少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不会亏待了你。

婚姻这回事,大家不过是抱团取暖,相互扶持,相互理解,才是正事。(原标题:《婚姻小插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