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死刑犯的疯狂逆袭之路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7-30 09:28

文/ 邰顺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公元385年,慕容超诞生在一个标准的帝王之家。

他的祖父慕容皝是前燕帝国的奠基者;

伯父慕容儁是前燕的文明皇帝;

另一位伯父慕容垂是后燕的成武帝奠基者;

叔父慕容德是南燕开国皇帝献武帝,

家世极其显赫。

像慕容家族在南北朝时期一口气建立数个政权的大家族,在中国历史上非常少见。

不过,生在如此显赫之家的慕容超在青少年时期却过的相当凄惨。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出生时,前燕已经被前秦覆灭,慕容家族一下子从皇族沦为亡国之余。

慕容超的身世更是凄凉,因为他是在全族灭门的厄运下出生的。

前燕灭亡后,前秦皇帝苻坚对慕容家族还是很宽容的,下令将慕容家族成员分配到各地做官。

慕容超的叔父慕容德被任命为张掖太守,慕容德就带上了自己的家人和母亲公孙太夫人、兄长慕容纳一齐赴任,一大家人的日子也算的上喜乐平和。

而此时我们的主人公慕容超还没有出生。

02

转折点发生在公元383年,已经平定北方的苻坚兴兵二十万,南征东晋,试图一统宇内。

慕容德也在苻坚的征召之列。

临别之际,他将一把随身携带的金刀留给了公孙太夫人,从此和家人天各一方。

淝水之战中,不可一世的前秦大军被东晋北府兵击败,前秦就此走向崩溃,北方局势再次动荡不安。

慕容家族的慕容垂联络族人及各方势力趁机起兵,拉开了复兴燕国大业的序幕。

慕容德也拉起队伍,追随慕容垂南征北战。

对此苻坚恼怒异常,下令搜捕慕容家族,此时还居住在张掖的慕容纳首当其冲,全家被逮捕杀害。

慕容德的家眷也惨遭毒手。

万幸的是,此时公孙太夫人因年岁已高得到官府的豁免。

同时,慕容纳的妻子段夫人此时正怀有身孕,虽然被囚禁在监狱中,但暂时没有被问斩。

负责羁押她的监狱官员,名叫呼延平,曾经是慕容德的下属,他看到慕容家族的惨状,决心为慕容家族保留一丝血脉。

于是他乘人不备,偷偷的将段夫人带出监狱,并找到公孙太夫人,带着他们逃到羌族人的居住地,暂时保住了性命。

不久之后,段夫人就产下一子,就是慕容超。

03

在慕容超十岁的时候,公孙太夫人病逝,弥留之际,她将金刀交到孙儿手中,嘱咐道,“如果有一日你能东归故土,就将此刀还给你的叔父,这是他留给我们的唯一信物。”

收好金刀,慕容超继续和母亲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成人后,段夫人做主,为慕容超聘娶了呼延平的女儿为妻,一家人在凉州勉强度日,过着受人猜忌,朝不保夕的生活。

前秦灭亡后,羌族人姚兴在长安建立后秦王朝,慕容超和母亲也随难民迁移至长安。

此时的慕容超已经是仪表堂堂,性格稳重,坚毅果敢。

话说苻坚败亡后,慕容垂已经在邺城登基称帝,建立了后燕;

慕容德的势力也在山东地区日益巩固。

于是,后秦政权对身份特殊的慕容超非常不放心,派官员日夜监视。

为了防备灾祸,慕容超假装癫狂发疯,甚至还在街上公开乞讨。

监视的官员原本还不信,故意对其百般折辱,慕容超也佯装不知,继续装疯卖傻。

渐渐的,后秦认为他是真的是疯了,对他放松了戒心。

但后秦的东平公姚绍看到慕容超后,断定慕容超并非池中之物,于是他上奏皇帝姚兴,希望姚兴赐予慕容超官爵加以笼络。

姚兴命人将慕容超带入大殿,亲自考察他。

慕容超深知此去凶险,索性将疯癫进行到底,他面对姚兴的问话,要么装着没听见,要么故意答非所问,几个回合下来,姚兴意兴阑珊,转身对姚绍说,“俗话说,好看的皮囊不会耽误在一个废物身上,看来是错的,起码慕容超这小子是对不起他的这幅好皮囊了。”

(谚语云,妍皮不裹痴骨,妄哉。)

于是将慕容超打发出去,慕容超由此逃过一劫。

经过多年的“潜伏”,慕容超命运的转机终于到来了。

04

公元400年,慕容德正式在山东广固称帝,国号仍然是“燕”,史称南燕。

慕容德称帝后,听说兄长慕容纳有一个遗腹子尚在后秦,就想着将侄儿寻回。

于是他命令身边亲信吴辩潜回后秦验,如果真是慕容纳之子,就将其带回南燕。

吴辩领命后,一路行至长安,在同乡宗正谦的帮助下,找到慕容超。

慕容超大喜过望,取得了吴辩和宗正谦的信任后,就筹划东奔南燕。

但此时后秦也得到风声,准备随时逮捕他。

情急之下,慕容超不敢告诉母亲和妻子,只带上慕容德的金刀,就随着两位使者紧急逃离了长安,一路乔装打扮,更名换姓,历经一千多公里,终于到达了南燕境内。

慕容德听闻侄子回归,立即派遣三百羽林骑兵迎接慕容超。

慕容超进入大殿,双手奉上金刀,慕容德看到金刀,不禁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悲恸不已,随即加封慕容超为北海王,任侍中、骠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并开府视事,参与军国大计,还特意挑选名士贤良辅佐他。

应该说,此时的慕容超没有辜负叔父的希望,在宫内的时候全心全意的服侍慕容德,辅佐政务时礼贤下士,任人唯贤,认真倾听各方面的意见,朝野上下对这位命运多舛的北海王无不交口称赞,他的个人声望如日中天。

这一切,慕容德看在眼里,倍感欣慰。

由于张掖之难中,慕容德的儿子无一幸免,现在身边只有一个女儿,眼见这个侄儿如此优秀,就渐渐动了传位于慕容超的想法。

就这样,慕容超就由一个在长安装疯卖傻的落魄小子,一跃成为了南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政坛新星。

到目前为止,慕容超拿到的是一个经典的落魄皇族逆袭的剧本。

只可惜,他演好了前半段,却搞砸了后半段。

05

公元405年农历八月,慕容德病重,此时还没有正式立慕容超为太子。

国本未立,慕容德强撑病体,召见群臣于东阳殿上。

正要宣布立太子之时,突然发生地震,慕容德恐慌不已,慌忙退朝,内心却是隐隐不安,担心这是上天的警告,立太子之事就此中止。

但当天晚上慕容德病情突然加重,眼睛昏花,口不能言。

眼见慕容德即将驾鹤西去,段皇后在他耳边大喊,“现在就召中书省官员拟旨,立慕容超做太子,可以吗?”

慕容德此时也顾不得天意了,勉强睁开眼睛并点头同意。

就在诏书立下后,慕容德撒手人寰。

慕容超顺利继位为南燕皇帝。

这样一个政声卓著的青年才俊,臣民对他的期望是很高的,希望他能继续先帝的德政,开创一番事业。

但,慕容超犯了末世君主所犯的几乎所有的错误。

(一) 亲小人,废国事,纵情享乐;

慕容超继位后,立即将富有声望的大臣慕容钟和段宏等大臣赶出了都城,将军国大事托付给一个叫公孙五楼的亲信。

公孙五楼没有什么别的才干,但会揣摩上意,对慕容超百般奉承,怂恿慕容超做极尽享乐之能事。

在他的蛊惑下,慕容超沉迷于打猎和宴饮之中,国事日益荒废。

慕容超不断给公孙五楼加官进爵,封他为侍中、尚书、左卫将军,还让他专总朝政。

公孙五楼的亲信斛律提、王俨等人也占据朝廷重要位置,以至于民间流传一句戏言,“要想侯爵当的早,五楼马屁要拍好”。

(欲得侯,事五楼)

有一天,慕容超志得意满得腆着脸问身边老臣封孚,“你看朕像先前的哪些君主?”

封孚立即回怼,“也就夏桀、商纣之流吧。”

慕容超听了,又惭愧又恼怒。

封孚却不慌不忙的转身徐步而出。

有人劝封孚,“你怎么能和天子这样说话呢,最好还是回去给他道个歉。”

封孚一声长叹,“老夫行年七十,国家大事不能有所匡扶,朝中奸佞却总能为非作歹,我现在所求的唯有一死,道个哪门子歉?”

所幸封孚是鲁中名士,德高望重,慕容超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但封孚去世后,慕容超就肆无忌惮了。

也许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有次慕容超在广固南郊祭祀天地,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头大如马、形似鼠、浑身赤红的怪物,直奔祭坛而来。

众人吓得瑟瑟发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狂风大作,乌云笼罩,将白天渲染成黑夜,还把慕容超身边的旌旗和帷幄撕成粉碎。

慕容超害怕了,赶忙询问精通天象的太史令成公绥,成公绥从容不迫的说,“陛下登基以来,信用奸吝小人,屠戮忠良之士,对百姓横征暴敛,徭役沉重,民怨沸腾,是以导致天象异变。”

慕容超可以不理睬封孚,但不敢不重视老天爷的警告,连忙罢黜了公孙五楼等人。

但没过多久,慕容超又找了借口,重新启用了公孙五楼,继续陶醉在声色犬马的生活中。

(二) 杀重臣,启边衅,刑罚暴虐

慕容超不仅宠信小人,还猜忌甚至杀害身边的重臣。

在他和吴辩等人回南燕的路上,曾经路过兖州,兖州刺史慕容法不相信慕容超的身份,对其并不感冒。

等到慕容超即位,慕容法心生恐惧,害怕慕容超秋后算账,甚至连慕容德的葬礼都没敢参加。

这正好让慕容超抓住把柄,派使者训斥慕容法。

慕容法于是联络被贬斥的慕容钟和段宏等人,商量对策。

公孙五楼一直忌惮慕容钟等人在朝中的声望,为了能长期把持朝政,公孙五楼就利用这个机会,诬告慕容钟等人图谋不轨。

慕容超深以为然,立即在都城大兴牢狱,逮捕、拷问慕容钟等人的部下,并发兵讨伐慕容钟。

慕容钟和段宏等人兵败出逃,分别逃往了后秦和北魏。

段太后和左仆射封嵩也被牵连进来。

最终封嵩被处以车裂之刑,段太后也从此消失在正史的记载当中,结局未知。

最令人发指的是,在慕容超被刘裕围攻,即将败亡之际,竟然将一名降将的母亲绑在城墙,当众人的面,将她肢解处死,慕容超残忍暴怒的一面可见一斑。

他还试图恢复古代的残忍的肉刑,被群臣苦苦劝阻,方才作罢。

慕容超的昏庸还体现在对待邻国的态度上。

南燕政权在十六国当中实力相对较弱,四周又强敌环伺,分别与北魏、后秦、东晋接壤。

北魏与南燕有不共戴天之仇;

慕容超出逃于后秦,与后秦关系一言难尽,何况他的母亲和妻子仍然滞留在后秦,成为后秦制约南燕的一张王牌。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东晋的关系与南燕相对稳定。

但慕容超偏偏就要主动进攻东晋,而进攻的东晋的理由居然是“搜集乐工”。

原来,之前,慕容超派遣大臣出使后秦,希望能迎回仍然滞留在长安的母亲和妻子。

后秦君主姚兴不动声色的说,“这也不难,当年苻坚战败,他的宫廷乐工全部落入你手,只要你肯向我称臣,再把那些乐工全部还给我就行。如果没有乐工,给我1000个晋国百姓,也是可以的。”

使臣回国后,慕容超大喜过望,不顾群臣反对,向后秦称臣。将120名宫廷乐工进贡给后秦,顺利接回了母妻。

但在宴饮中却缺少了乐曲相伴,没了以往的氛围。

于是,下令进攻东晋,掳掠百姓,充宫廷乐工之用。

公孙五楼心领神会,先后两次派他的哥哥公孙归兴兵南犯,入侵东晋,在宿豫和济南地区大肆劫掠,将数千名东晋百姓押回广固,送交宫廷学习器乐。

但也正是这次入侵东晋之举,敲响了南燕灭亡的丧钟。

(三)拒诤言,守孤城,执迷不悟

当慕容超正陶醉在对东晋的“赫赫武功”之时,东晋权臣刘裕已经开始策划对南燕的致命一击了。

公元409年五月,刘裕统帅国内精锐,举兵北伐,志在一举荡平南燕。

慕容超听闻刘裕北伐,立即召集群臣商议对策。

往年来一直扮演反面角色的公孙五楼难得向主子提供了一个中肯的建议,希望慕容超占据大岘关这个战略要地,堵住晋军北上之路;

同时派两千精锐部队沿海路南下,切断刘裕的补给,最后再派大军全面进攻,三路齐进,晋军必败;

或者坚壁清野,毁掉来不及收割的谷物,将百姓迁入城中,让晋军得不到物资和人员的补充,时间一长,刘裕必然退兵;

但如果放任刘裕过大岘关北上,让燕晋两军在城外野战,胜负则不可预料。

说来也怪,平时慕容超对公孙五楼的馊主意言听计从,却对他的这个正确意见嗤之以鼻。

慕容超在朝堂上自信满满的说,“朕统领五州之地,拥富裕之民,铁骑数万,军粮遍地,何必自毁长城向刘裕示弱。待刘裕过大岘关,朕将亲率骑兵与他决一死战,何忧不克?”

群臣劝谏慕容超不要轻敌,但慕容超不仅不听,反而将领头劝谏的太尉慕容镇关入大牢,开启了末路之战。

慕容超的自信,当时也不无理由:当时的东晋偏安南方,平日里自保都吃力,缺少骑兵。而南燕正是以骑兵凶悍著称。意欲像钓鱼一样,把刘裕钓进山东平原,然后骑兵一顿冲锋,碾平他。

战局的走向,也果然如慕容超所料。

刘裕率领晋军安全度过大岘关后,长驱直入,逼近临朐。

慕容超集结九万大军进至临朐,在临朐城下与刘裕决战。

双方从白天一直打到日落时分,不分胜负。

而身经百战的刘裕,似乎看透了慕容超的伎俩,正在焦灼之际,刘裕派人绕道燕军后方,一鼓作气占领了临朐城,乘势夹击还在临朐城下鏖战的燕军。

慕容超闻讯大惊失色,仓皇逃回广固,燕军也随之土崩瓦解。

慕容超回到广固后,还没有来得及部署防守,就被气势如虹的晋军攻克了外城。

慕容超被迫遁入内城,集合残余军队,抵抗晋军围攻。

慕容超原先的胆气和信心早已烟消云散,只能做困兽之斗,他一方面派人出使后秦,希望后秦能出兵援助;

另一面派遣人与刘裕谈判,请求割让大岘关以南的土地给东晋,答应做晋国的藩属国。

刘裕对此严词拒绝,此行灭燕,志在必行。

后秦倒是派了一万军队援助慕容超,但在半路上又被追回。

出使后秦的使臣韩范仰天长叹,“这是老天要灭大燕国啊!”于是干脆投降了刘裕。

刘裕带着他来到广固绕城一周,城中之人心知外援尽断,斗志更加弥散。

慕容超毫无办法,带着宠妃魏夫人登城视察,鼓励军心,但看到城外的晋军兵容严整、斗志昂扬,心知此战必败无疑,抱着魏夫人哭成一团,直到大臣都看不下去了,慕容超才稍稍止住眼泪。

时间来到公元410年,刘裕围城日急,慕容超决定放手一搏,他集中最后的力量,派公孙五楼和贺赖卢挖地道出城,企图打晋军一个措手不及,但依然没有奏效。

此时由于围城的时间已经接近一年,广固内城在此期间得不到任何物资的补充,城内饿殍遍地,超过一半的人连起来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已经是无力再战了。

尚书悦寿劝说慕容超寻求“变通之计”,慕容超依然执迷不悟,他说,“国家兴亡自有命数。我宁愿手持宝剑奋战而死,也不会口衔玉璧摇尾乞怜!”

又过了一个月,刘裕发起总攻,四面攻城,悦寿眼看抵抗不住,主动开门投降。

慕容超也没有实践他手持宝剑奋战而死的诺言,而是带着亲信突围而走了。

但被晋军士兵追获。

刘裕随即将他送往建康,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年仅25岁。

身死国灭。

而陪他一同殉葬的还有南燕王公贵族达三千人之众,广固城也被刘裕彻底摧毁,南燕国祚断绝,留下了慕容鲜卑在山东的最后一曲悲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