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故事:2015年苏州,一件小事引发的命案

subtitle
白桦君 2021-07-30 05:12

你相信吗,就是因为放音乐的声音太大,闹出了人命!开始今天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2015年5月19日早上6点多钟,一名工人来到阳澄湖的内河边解手,无意间发现在河面的水草丛里漂浮着一块像是腊肉的东西,出于好奇,工人又仔细地瞧了瞧,发现在腊肉的边角上还有一小撮黑毛,他觉得很蹊跷,便又往前尽量地靠了靠,这越看心里越慌,怎么看都有点像是人肉啊。

工人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静悄悄的,越琢磨越慌张,连忙扭头往工地上跑,随即拨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案的警方和法医都赶来了,法医看过后,初步判断是人体的躯干,要带回去进行鉴定。

内河发生尸块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晚上吃过晚饭,很多工人跑过来围观,为了防止破坏现场,警方只得围起了警戒线。

晚上7点多,法医检验结果出来了,确实是人体组织,当晚7点多专案组成立,连夜收集相关信息。

40多名专案组成员围坐在派出所的会议室,首先听法医介绍案情。这是一块上半身的人体躯干,死者为女性,大约是30岁到50岁之间,有过生育史,这名女性的身高的是在1.65~1.7厘米之间,尸体已经蜡化了。

法医们解释道,在南方的湿润天气,尸体蜡化的这个过程很容易被缩短,从这块人体躯干的化验结果来看,蜡化已经比较严重了,法医断定了这名女子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三个月到半年了。

听完法医的介绍,案情分析会开始了,因为发现尸块的地方比较偏僻,也没有监控,只能靠有限的线索进行推断,有人说发现尸块的地方就是案发地,也有说凶手应该是在其他地方作案,尸块是顺着水流飘过来的。

二:

第二天,一路侦查员在小河边走访排查,听两名河道清淤工说,10多天他们在清河的时候,也曾打捞起一块类似腊肉的东西,当时也没注意,随手就扔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另一路侦查员则听到河边工地的民工们说,许多人都见过那块尸块,还都以为是腊肉呢,也没当回事。

经过10多天的排查,根据探访的情况,认为在这条河道内,说不定还有关于死者的其他物证 ,于是专案组决定抽干这段河道,看看是否会有新的发现。

虽然筑坝抽水是个大工程,但是为了能顺利破案,警方还是快速展开了行动,他们找来工人,抽水机,24小时不停歇地抽水,经过5天5也才将河水抽干。

虽然耗时耗力,但却是非常有效的手段,警方在河道内找到了一款女士提包,这会不会是死者的呢?

在这个包里还发现了一部手机,半截砖头,但是没有财物,看样子是凶手将财物取走后,防止包会浮出水面,往里塞了半截砖头。

包内的手机成了破案的终点,经过技术分析,从手机里找出了一名女性的生活照,一名中年女性,背景是苏州园林,鲜花盛开,女子笑容满面,她会是遇难者吗?

通过技术手段,查到了手机主人的信息,40岁,四川人,姓赵,就住在附近的畅园小区,侦查员来到畅园小区女子的租住地,发现房间内还有很多的腊肉挂着,其中一名侦查员小王以为这些也都是尸块,随口说道:凶手也太残忍了吧

一名四川籍的同事在经过辨认后说,这些都是真正的腊肉,四川人喜欢吃这个。

小王听完点了点头,他刚从警校毕业不久,虽然看起来还稍显稚嫩,但是年轻人爱动脑筋,爱琢磨,心思也比较细。回到派出所,他无意间试着拨打了手机主人的电话,没想到拨通了,接电话的也是个女人,小王问对方是手机机主吗,对方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这是啥情况,机主不是已经遇害了吗?小王接着问道: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在厂里上班啊,你找我什么事啊?

在经过沟通后,小王来到了对方的工厂,找到了这名女子,当看到对方后,小王惊讶的发现,这个女人就是照片上的那个人,这说明被害人并不是这个女子,那这二者又有什么关联呢。

经过询问,小王了解这个女人姓赵,就住在畅园小区,也就是他们去过的那户人家,随后将她带回了派出所。

回到所里,侦查员问赵女士:我们在河道里发现了一个女包,里面有你的手机等,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包会扔进河里?

赵女士想了一下说道:今年1月初,我和老公吃完饭后一起骑着电动车去上班,我把自己的包放在了电动车后座上,结果半路上发现包丢了,于是我让老公先去上班,自己回去找,在小区的楼下,看到一名男邻居站着,神态还有些慌张,我问他有没有看到一个包,他有些支支吾吾的说没有看到,我便上楼回房间找了,也没找到,当时我就怀疑是那个男的捡走了。

侦查员又找到了那个男邻居,一开始对方还不承认,侦查员告诉他此事非同小可,很可能涉及一起人命案时,对方这才慌张地将自己捡包的事情交代清楚。

原来果然是他捡的,那天晚上他在楼下发现了一个女式提包,看看周围没有人,就捡了起来,凭手感知道里面有东西,他怕有人找回来,于是就将包藏到了一旁,自己又在楼下等了一会儿。

这时赵女士回来找包,问他有没有看见,心里有鬼的他有点紧张的说没有看到。等赵女士走后,他就将包拿回了家,还告诉了自己的老婆,在翻看了包里的东西后,发现有1500元钱现金和手机等,他没敢要手机,怕被人发现,就拿了钱,之后骑着电动车来到河边,又往包里塞了半截砖头后扔进了河里。

侦查员又找到男人的老婆分开询问,两人交代的完全一致,说明二人没有说谎,也就排除了嫌疑。

三:

此时距离发现尸块已经过去了5天,案件却没有一丝进展,案情分析会再次讨论,有人说凶手有可能是在无锡凶手后抛尸,然后飘了过来;还有人坚持就地行凶的可能。

一旁的小王大胆设想,他说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去年的11月左右,而且人都有远离危险的本能,所以凶手应该不会就近抛尸,他判断是从其他地方飘过来的。

虽然大家有不同的看法,但还是取得了共识,就是先要找到尸源,一旦确定了尸源,案件的侦破也就容易了。

小王主要负责唯亭地区,2014年1月到2015年3月间,唯亭地区因各种原因离家出走的多达300多人,其中报失50多人,且大部分是外来流动人员,手机更换频繁,核查颇有难度。

小王一开始逐门逐户进行核查,发现这样的效率太低,这样查下去十天半个月也查不完,于是他改变策略,根据遇害女子的身高进行有针对性的核实,很快就有了发现,在2015年1月初曾有个安徽望江县的男子胡某前来报案,说他的妻子余萌萌在2014年5月到这里打工,11月份就突然失去联系了。

余萌萌是江西上饶人,1985年出生,身高168,生过一个男孩。看到过这串数字,小王灵光一闪,这不和被害人的相关情况比较吻合吗,通过大数据,发现余萌萌确实在11月中旬就失踪了,之后关于她的银行,交通,旅馆等所有的踪迹也都消失了。

根据报警人吴某留下的联系方式,小王联系上了对方,让他立刻将自己的岳父岳母接到这里来进行DNA检测,两天后胡某带着自己的岳父岳母赶到了派出所,小王将他们送到刑警队的技术室进行了采样。

2天后的早晨,正在睡梦中的小王被手机吵醒了,打开手机一看,DNA检测报告出来了,和被害人一致。

小王一骨碌翻身起床,这可是个重要的情况,说明被害人就是余萌萌。他赶到所里和几名侦查员找到了余萌萌曾经的暂住房,畅园小区3区2号405,可是当他们赶到目的地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人去楼空,原来这里即将要拆迁,住户们全都搬走了,现场一片杂乱。

四:

一行人先是找到了房东,房东说自己买下这栋房子后就转租给了二房东,二房东又将房子经过了隔断,分别租给了其他6个人。于是他们又找到了二房东,当侦查员拿着余萌萌的照片给对方看时,二房东一眼就认出了她是余萌萌。

二房东说余萌萌的性格比较内向,平时很少说话,经常独来独往,所以对她的印象比较深刻。

侦查员让二房东介绍一下其他租住人的情况,二房东讲得不是很清楚,小王就让他画一张租客的草图,草图中显示北面的第1间住着两个男子,北面的第2间住着是余萌萌,北面的第3间住着一个男子,南面的第1间住着一对夫妻,其余的第2间和第3间均住着一名女子。

侦查员先是找到了南面第一间的那对夫妻,不过此时二人已经到了北京打工,通过电话联系,他们回忆说,住在他们对面的是两个男子,其中一个较胖的男子,大约是2014年的7月搬过来住的,10月胖男子就离开了,只剩下了一个瘦男子独住。而这个瘦男子11月份突然消失过半个月,后来呢又回来了一天,把屋子收拾干净就搬走了。

北面的第2间住着一个独身的女子,11月份的时候突然销声匿迹了。侦查员又找到了住在北面第3间的那个独居男子,此人看上去是个老实人,有正当的工作,他对侦查员说北边第2间住的女子突然不见了,自己当时还纳过闷呢,说这个女人连招呼也没打,也没收拾东西就突然消失了,南面第2间和第3间那两个单身女人侦查员也找到了,都排除了她们的嫌疑。

一圈摸排下来,就剩下那个瘦男子有些不太正常,经过调查得知,此人名叫高白龙,河南平顶山人,23岁。刑侦人员在他的房间内进行了仔细的勘验,墙面和地板都擦得很安静,没有发现疑点,最后在席梦思的边缘发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水渍的痕迹。

因为席梦思垫子是红色的,肉眼难以看清,涂上显影剂以后,在灯光的照射下,终于显影出了蓝色的血迹。

侦查员将血迹连夜带回到河南郑州市公安刑侦支队,经过比对,血迹就是高白龙自己的血迹,那高白龙因为什么事情受的伤留下的血迹呢?经过侦查员们的调查,高白龙曾与一位叫王丽丽的女子来往密切,很快警方找到了王丽丽

据王丽丽说,高白龙曾和他谈过一段时间的恋爱,2014年12月分手了。2015年1月,高白龙突然给她打了电话向她借了几百块钱,之后高白龙给了她一张苏州市民卡,说可以乘坐公交车,当时她还发现高白龙的手上有一道很深的口子,高白龙说是在厂里被机器给划伤的,但是王丽丽说看起来不太像,因为伤口有点像波浪形的。

波浪形的伤口?不会是被牙咬的吧,小王在心里琢磨到。而王丽丽说的那张交通卡成了重要的线索。通过对这张公交卡行迹的调查发现,在11月份之前,是和被害人余萌萌的行动轨迹一致的,可是11月中旬以后,也就是王丽丽拿到之后,成了她的行迹路线了。

继续调查,了解到高白龙曾经和一个叫陈军的人来往密切,经过走访,侦查员找到了陈军打工的工厂,并了解到了其租住地。

在其出租房内,侦查员找到了陈军,根据陈军的回忆,他在2014年底曾和高白龙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那时候他们在一个厂里打工,后来高白龙不干了。

11月底,高白龙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里,陈军便告诉对方自己的住址,高白龙说这里挺好的,上网都不需要查身份证,便过来找陈军玩,陈军就带他去了当地的网吧一条街。高白龙来了之后,白天都在网吧里玩游戏,一直玩到深更半夜才回陈军的出租房内。

陈军说,其实他俩也就是普通的熟人,连朋友都算不上,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但是高白龙脸皮太厚,不但吃住在陈军这里,还想要借钱被拒绝了,大概过了半个多月,他才离开。

回到自己的住处,高白龙拿走了所有的东西,又让陈军帮他找了一个新的住处。15年劳动节假期,陈军还在路边遇上高白龙,高白龙要请陈军去吃饭被婉拒了,从对方的口中得知,高白龙还住在之前的松岗村。

有了这个消息,侦查员们迅速展开行动,于夜里的11点多,在陈军的带领下,七拐八拐地来到了高白龙的住处.深夜的村庄很安静,只有零星的灯光伴随着几声犬吠。

五:

在松岗村138号,高白龙居住的门前,门上挂着锁,房间内黑漆漆的,根据高白龙的作息习惯,此刻应该还在网吧没有回家,于是一行人又离开松岗村,跟着陈军来到了网吧一条街,一家家的查找,找了20多家网吧也没找到,于是侦查员们又重新返回松岗村高白龙的住处守株待兔。

早上9点多,房间内有了动静,门上的锁也开了,高白龙回来了,侦查员们迅速汇报,指挥部让按兵不动,等待大部队支援。

十几分钟后,支援队伍赶到了,荷枪实弹的警察将小屋团团围住,侦查员一脚踹开门,大喊一声:高白龙!屋内的男子一个激灵,随即被侦查员们牢牢地按在了地上,他就是高白龙!

刑警队的审讯室内,高白龙很快就交代了他杀人的动机和作案的全部经过:

2014年11月20日的上午,正在家里听音乐的高白龙房间门响了,敲门的正是住在隔壁的余萌萌,余萌萌一脸不悦地说道:你声音能不能小点,太吵了!

高白龙觉得自己房间内放音乐是自己的自由,再加上余萌萌的口气不好,他也不高兴地说道:我听我的歌,关你什么事?

“我要上夜班,你这么吵,我怎么睡觉啊!”

“你上夜班关我什么事,我就要听!”

随后两个人便因为这点小事激烈地争吵起来,情绪激动的高白龙威胁道: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余萌萌以为对方是在吓唬自己,随口说了句:你敢!

高白龙冲到厨房拿了把菜刀就朝着余萌萌的脖子上砍去,顿时血往外涌。见对方真的敢杀人,余萌萌也害怕了,她死死地抓住高白龙的手试图抵抗,并狠狠地咬伤了他的手。

很快,失血过多的余萌萌的瘫软了下来,一看自己闯了大祸,高白龙也害怕了,但悔之已晚,于是他在稍作镇静后,决定碎尸抛尸,两天的时间,他将尸体分成了6块,随后扔到了远处的河道,小船,桥洞等地方,之后又将房间内的地板,墙上擦洗干净,扔掉带有血迹的衣服和床单后逃离了现场。

交代完这一切,警方又押着高白龙辨认抛尸地点,情况正如小王之前判断的一样,抛尸地距离发现地相距很远,这是在沪宁城际铁路高架桥下的一处偏僻的地方,侦查员在这里又找到了余下的部位。

真的很难想象,只是因为声音太吵而闹出了人命,让人唏嘘不已,如果有一个人能懂得知进退,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了,看完这个故事,你有没有感悟到什么!

【全文完,感谢您的阅读,您欢迎您关注我,持续更新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