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信号!课外培训将纳入教育督导体系

7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作出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的重大决策,此次发布的《决定》从生育、养育、教育等方面入手,提出了多项支持三孩政策的配套措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中,在教育方面,除了规定取消社会抚养费、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等动作之外,还特别提到将会把学生课外培训情况纳入教育督导体系。

课外培训将如何被督导?教育督导主要是督导哪些方面?督导的压力到底是在主管部门身上还是在培训机构身上呢?

为建立积极生育支持政策体系

中央提出这几点教育相关措施

此次颁布的《决定》中,和教育大类有关的,主要有以下三点。

首先是取消社会抚养费,将入学与生育情况脱钩。

在三孩生育政策方面,决定提出,要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提倡适龄婚育、优生优育,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取消社会抚养费等制约措施,并将入户、入学、入职等与个人生育情况全面脱钩,依法依规妥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

其次要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引导社会力量积极参与。

针对“三孩”政策出炉后网友热议的托育问题,决定指出,要建立健全支持政策和标准规范体系,将婴幼儿照护服务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强化政策引导,通过完善土地、住房、财政、金融、人才等支持政策,引导社会力量积极参与。

然后还需要降低生养教成本,并将学生课外培训情况纳入督导体系。

比如在配套支持措施方面,决定提到,要完善生育休假与生育保险制度,支持有条件的地方开展父母育儿假试点等。注重保障女性就业合法权益。

在教育方面,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城乡一体化,有效解决“择校热”难题。改进校内教学质量和教育评价,将学生参加课外培训频次、费用等情况纳入教育督导体系。平衡家庭和学校教育负担,严格规范校外培训。

解读:

校内校外督导均有调整

教育督导工作具体有这些

梳理《决定》中教育相关措施后可以发现,有关“改进校内教学质量和教育评价,将学生参加课外培训频次、费用等情况纳入教育督导体系”是一个较新的提法。

教育督导体系这一概念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较为陌生,要更好理解上述措施,我们必须先来理一理我国的教育督导体系究竟包含哪些内容,又是如何来运作的。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国教育督导的重点在于政府投入、学校硬件、师资数量、学生入学率、巩固率等方面,旨在监督和推动各级政府重视学校办学条件的改善、保障教育事业的优先发展。因此,此前我国教育督导的重要方向,主要为“督政和督学”。

所谓“督政”,即为监督“政府履职”,所谓“督学”,就是监督“学校管理”。

“督政”和“督学”如何执行?从国家教育督导检查组于2021年6月6日至11日期间,对四川省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进行的实地督导检查中,我们便能有很清晰的认识。

在本次对四川省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督导检查工作中,国家教育督导检查组以”督学“和”督政“为中心,重点督导了四川省各县义务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标准达标情况、义务教育校际间均衡状况、县级人民政府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情况、公众对本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满意度等四个方面。

专家:

教育督导会为培训机构带上“紧箍咒”

观念想法很好,但实施起来有难度

那么,加大对学生参加课外培训情况的督导意味着什么?督导的重点可能从哪些方面进行?到底是督导主管部门还是督导培训机构呢?

国务院教育督导办曾于6月16日发布了一份《校外培训风险提示》(下简称《提示》)。《提示》特别提醒家长,在为孩子选择培训项目、缴纳培训费用时需擦亮眼睛仔细辨别,警惕部分培训机构虚假宣传诱导缴费、巧立名目违规收费、炮制噱头高额收费。所以,在后续针对校外培训领域的督导工作,收费乱象肯定将是一大重点。

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王清林也认为,“将学生参加课外培训频次、费用等情况纳入教育督导体系,其实是从更高层面,对教育部’双减‘政策深化和细化。”

“课外培训相关管理纳入教育督导体系,其实是为以学科为导向的社会培训机构带上了‘紧箍咒’”,王清林告诉记者,此举势必将进一步收紧K12领域的校外培训,“政策措施发布后,针对课外培训的督导重点肯定会放在校外培训机构重点待整治的问题上,例如课程设置、教学师资水平、教学资质、收费规范等方面,这一系列措施也将倒逼这一行业和领域进一步规范和健康发展,实现双减政策的减负目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也认为:“将校外培训收费、学生参加校外培训频次等纳入教育督导体系,其根本是为了整治‘校外培训热’的现象,也就是为学生减负。”

但熊丙奇指出,目前要将学生参加校外辅导频次、收费等纳入教育督导体系,主要就是通过第三方机构或者有关督导部门来进行明察暗访。但可能会存在两个问题。

第一个方面是获取信息真实性存疑。当第三方机构或督导部门正式对家长学生进行调查走访时,面对一种官方的调查,并不能保证家长学生反映的都是真实情况,从而导致虚假信息。

第二个方面是获取信息的不完整性。当前我国的校外培训除了机构模式,还存在不少的上门家教模式和社区作坊式培训,这部分存在于‘地下’的校外培训数量难以统计,因此获取的培训频次、课程收费等信息都是不完整的,并不能很准确地反映现今校外培训的实际情况。

在熊丙奇看来,将学生参加校外辅导频次、收费等纳入教育督导体系的观念想法很好,但实施起来难度不小:“要想治理校外培训热为学生减负,更重要的还是推进改革我国目前的学生评价体系、采用更为多元的评价方式,才是给校外培训热降温的根本。”

记者丨李瀚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