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薛宝钗的《忆菊》诗有多恐怖?“重阳会有期”,竟是林黛玉的死劫

subtitle
安阳源易缘 2021-07-29 19:03

薛宝钗的《忆菊》诗有多恐怖?“重阳会有期”,竟是林黛玉的死劫

薛宝钗和林黛玉,因为一个共同的怡红公子贾宝玉,命运纠缠一生,难分难解。

就连她们的判词,也是合二为一,那句著名的“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将两人的悲剧命运写得含蓄又惨烈:黛玉自缢而亡,宝钗孤寡一生。

林黛玉和薛宝钗本是情敌,本该水火不容,势不两立,她们的判词为何会纠缠在一起,你我不分?

“可叹停机德(此句薛),堪怜咏絮才(此句林)。玉带林中挂(此句林),金簪雪里埋(此句薛)。”

宝黛合一的判词里,脂砚斋分别批注了哪句是写林黛玉,哪句是写薛宝钗,判词里一句薛,一句林,又一句林,一句薛。

本来诗歌都讲究对仗,即便宝黛合一,也该是一句薛,一句林,再一句薛,一句林,像判词这样交叉出现的顺序,曹翁到底是何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黛玉和宝钗竞争宝二奶奶之位,从判词看,说薛宝钗最后嫁给了宝玉,林黛玉如她的替身茗玉小姐一样,早夭而死。

换句话说,宝钗最后把黛玉斗死了,自己顺利胜出,成为宝二奶奶。她是怎么斗过黛玉的,因为80回后的丢失,只能从曹翁草蛇灰线留下的线索中,窥探一二。

近日重读大观园诸芳写的菊花诗,读到宝钗的《忆菊》时,竟发现这首被宝钗称为“断肠诗”的《忆菊》,极可能藏着黛玉和宝钗恐怖的合二为一的真相。

蓼红苇白‍: 宝钗的这首断肠诗,藏着黛玉死后的遭遇。

宝钗的忆菊诗,是一首凄婉的怨妇诗,原文如下:

忆菊(蘅芜君)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诗。
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
谁怜为我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第一句“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诗”,表面上的意思是,一个妇人坐在西风口,怅然地眺望远方,日复一日,蓼花都红了,芦苇都白了,还等不到菊花开。

宝钗作这首诗时,她还没有嫁做人妇,但诗中的哀怨,却都是妇人对丈夫的无望等待。可见这首《忆菊》,写的正是宝钗做后的结局:已经嫁给宝玉。

已经嫁给宝玉的宝钗,却要做什么肝肠寸断的断肠诗,可见宝钗婚后,宝玉已经不在家。

宝玉不在家,去干什么了呢?看“怅望西风”一句,“西方”在《红楼梦》里,就是佛国净地的意思。比如绛珠草,她的出生地是“西方灵河”,宝玉做了和尚,自然是皈依到西方佛国净地。所以宝钗要怅望西风。

丈夫宁肯出家当和尚,也不要新婚妻子,宝玉为什么对宝钗如此绝情?看第二句:“蓼红苇白断肠诗。”

“蓼红苇白”是说红色的蓼红和白色的芦苇,《红楼梦》中的“红”和“白”两种颜色,有特殊的寓意。

“红”,“绛珠草”的“绛”,就是“红得发紫”的意思,也就是说,“红”就是指代林黛玉,所以宝玉有“爱红”的毛病。

而“白”实际就是指宝钗家“丰年好大雪”的薛的颜色,特指薛宝钗。

而此句诗说“蓼红苇白断肠诗”,实际是只因为红色的黛玉和白色的宝钗,才让宝钗落得思念宝玉欲断肠的结局。啥意思呢?

关于“红色”和“白色”在一起,刘姥姥曾说过一个故事,刘姥姥庄上出现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梳着溜油光的头,穿着大红袄儿,白绫裙子……”

上面说了,《红楼梦》中,“红”就是黛玉,“白”就是宝钗,怎么这个姑娘,却是上身穿红,下身穿白的一个人呢?

其实刘姥姥向贾母、宝玉讲的这个故事,是一个灵异故事,刘姥姥大早上遇见的这个,大雪天里偷刘姥姥家柴烧的姑娘,谐音正是雪下抱柴——薛宝钗。

刘姥姥讲的既然是灵异故事,这雪下抱柴的薛宝钗就是死去的一缕魂魄,而这薛宝钗活着的时候是个什么人呢?刘姥姥说是一个叫“茗玉”的小姐。

“这老爷没有儿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叫茗玉。小姐知书识字,老爷、太太爱如珍宝。可惜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岁,一病死了。”

看到没?茗玉其实就是黛玉,茗玉死了,变成了宝钗,啥意思?就是说黛玉死后,宝钗以自己的名义把黛玉葬了。

这就是为什么“蓼红苇白断肠诗”的原因,也是宝玉为啥抛弃宝钗的真正原因。

“ 重阳有期 ”:宝钗的诗中,黛玉死而复阳?

林黛玉死后,薛家以薛宝钗的名义把她埋葬了。在尘世里,宝钗自己以黛玉的名义嫁给了宝玉,这就是为啥,在宝钗的《忆菊》诗里,最后两句是——“谁怜为我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这句里“黄花病”,脱胎自李清照的《醉花阴》:“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宝钗把“黄花瘦”改成“黄花病”,“瘦”意思是女子思念丈夫过度,变得非常憔悴。而“黄花病”,为什么是“病”呢?

因为宝钗为了嫁给宝玉,用黛玉之死做阴谋,利用黛玉的身份嫁给宝玉,这样的手段,宝玉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李清照和丈夫是因环境原因不能相聚,而宝钗见不到宝玉,是自己的阴毒造成的,这是一种不能治好的病。

既然此病不能治好,为何又要“慰语重阳会有期”——安慰自己重阳的时候,就可以相见了呢?

重阳,表面上是重阳节气,此处就是黛玉死而复生,黛玉怎么会死而复生呢?宝钗顶替黛玉,当然是黛玉重阳了。

别圃移来贵比金:螃蟹宴中的姐妹情,促成宝钗阴谋得逞。

宝钗这首断肠诗,起因是薛家让宝钗和黛玉生死互换,那薛家有什么理由将黛玉和宝钗生死互换呢?

我们看宝钗这首《忆菊》是什么时候写的,是在宝钗代替史湘云办螃蟹宴后,大观园诸芳吟诵菊花诗。

史湘云办螃蟹宴,本来是史湘云一时夸下了海口,说要“明日先罚我个东道,就让我先邀一社(诗社)可使得?”

宝钗听湘云要请客,“至晚,宝钗将湘云邀往蘅芜苑安歇去。”

湘云本来是住在黛玉的潇湘馆的,为何宝钗听到湘云要做东道,赶紧让湘云到蘅芜苑呢?宝钗说,你要做东道请客,就得人人都照顾到,不仅要请诗社中的人,也要请荣宁两府的女眷,还要请袭人等丫环、婆子。

湘云本来只是想请诗社中的人简单吃点茶果就行了,宝钗却以姐妹之情,让湘云请大宴,史湘云一个孤女自己没有这些钱,宝钗顺利成章地帮湘云请客。

宝钗这顿操作,就是用姐妹情拉拢湘云,说是湘云请客,实际是宝钗请客。宝钗炮制与黛玉的生死互换,也是如出一辙。

宝钗趁着贾母奔丧不在家,和黛玉认作姐妹,又让黛玉认薛姨妈为干娘。既然两人是姐妹,那么黛玉也可是薛家的女儿,宝钗也可算作林家的女儿。

这样,在黛玉死后,用宝钗的名义葬了,就顺理成章。

因为在古代,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长啥样,还真的不知道。林黛玉死后,对外说薛家的女孩死了,黛玉可不也算薛家的女孩?

给宝玉说亲时,只说是林家的女孩,宝钗既和黛玉认作姊妹,可不也算林家的女孩?

湘云在宝钗吟过《忆菊》诗后,写出一首《对菊》,开头就是“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

“别圃移来”,意为宝钗用姊妹情,移花接木,将湘云请客演变成薛家请客。“贵比金”三字,是说本来史家是侯门府第,因为薛宝钗帮湘云请客,反衬出薛家这个皇商之家,比史家更尊贵了,所以是“一丛浅淡一丛深”。

湘云在后来也想通了宝钗的心机,才吟诵出此诗,在第76回,更是对黛玉说:“可恨宝姐姐和她妹妹,天天说亲道热,早已说今年中秋要大家一处赏月……到今日便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

黛玉在随后的菊花诗《菊梦》中,也写道:“和云伴月不分明……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黛玉死后,却成宝钗了,当然是“和云伴月不分明”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幽怨同谁讲呢,只剩坟墓所在地的衰草寒烟了。

黛玉对宝钗的一场吐露心声的姊妹情,却被宝钗利用至死,怎不令人心寒?交友要慎重,古人诚不我欺!

开卷有益,原创不易。

每一篇文章都是作者用心写成,感谢大家阅读完整内容。如果喜欢,欢迎转发和评论,留言或私信互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