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周记:疫情期的旅行就是赌博

subtitle
倪一宁cookies 2021-07-29 13:46

1)我现在人在西安的酒店里,我跟三个朋友决定去新疆玩。

我们的行程安排是这样的:

7月28号到西安,下午去看陕博的展,晚上吃饭~

7月29号到南疆古城喀什,吃吃逛逛。

30号走喀什—白沙湖—卡拉库里湖—塔县—木吉这条线,塔县是一个小县城,却是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和中国的交界处,在帕米尔高原上,海拔4000多米,想想就激动~

7月31号,我们去奥依塔克冰川公园,然后回喀什。

8月1号,在喀什老城转悠,去看牛羊大巴扎,巴扎就是维吾尔族语里“集市”的意思,据说只在周末举行。

2号去喀什附近的莎车玩~

3号去兰州。

呆两天,回家。

2)说真的,看到这个行程安排的时候我是很激动的,去新疆诶!比很多出国还远。上海甚至没有到喀什的直达航班。

而且我们这个线路还相对“小众”,喀什是一个非常有中东风情的老城,我朋友告诉我,《追风筝的人》虽然故事的发生地在阿富汗,但因为战争,所以最后就是在喀什拍的~

所以去喀什四舍五入就是出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先给大家简要汇报一下我最近在干嘛吧,其实就是啥也没干。

上海从周日开始刮台风,周一好多公司都不上班了,我上团课的健身房也给我打电话说人数不足所以取消了。

我随口给朋友讲这个事,朋友惊诧地说,所以不是你自己取消的?你本来还想去的?

然后她夸张地捂住嘴,说你太变态了。

4)不能去上课就在家跳帕梅拉,我觉得帕梅拉最大的好处是每节课程都比较短,让人比较有盼头,觉得忍一忍就过去了。

我一般选2-3节课,跳30分钟。

5)跳的时候有很多感触:

比如我们传统观念里,觉得体育好当然不如学习好,觉得年轻貌美腰肢细细但没读过什么书的网红,没有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有价值”——说这些的话都应该跳跳帕梅拉, 就知道“运动好”或者“身材好”很难的……同样需要天赋和勤力。

昨天跟帕梅拉一个上肢训练的视频,有很多趴在瑜伽垫上伸展手臂的动作,她做就是很舒展的天鹅,我做就是濒死(并且不想再挣扎)的鸭子。

后来看到一个弹幕,说做完这个连提笔写遗书的力气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这个墙纸有心理阴影……

6)我体重没什么变化,但好像视觉上看瘦了些。

我去找一个两三个月没见面的朋友玩,她说你最近做鼻子了吗?

我说没有啊。

然后她往后退两步,说,哦,你是瘦了,都瘦得鼻子显得更高了。

这是我见过最有铺垫的、最一波三折的夸人瘦了的办法。

而且说得人心花怒放,以至于我现在还要写出来炫耀。

又显得很真诚。

我学会了,我决定下次我也要这么夸别人。

我朋友说,然后对方问你说“这么明显吗?恢复期都过了呢!”……你就完了。

7)为什么我人在西安还能坚持写推送呢?

主要是闲的。

我在九年前来过西安,那时候是我高中毕业,第一次跟同学一起出远门,其实那次蛮惨的,我们被骗去了假兵马俑,好不容易找到了真兵马俑,发现好像是假的更壮观……

我们买了大雁塔的参观门票,然后发现塔里啥也没有,抱着“来都来了,一定要在里面呆购门票价”的心态,我们吭哧吭哧爬到了塔顶……

但是仍然非常快乐。

我记得我们住的青年旅馆在老城区,巷子口有人在卖西瓜,他手起刀落把西瓜劈开露出鲜红色的瓜瓤,我们不禁停下了脚步……

当时我还很喜欢找那种很难找的,据说「当地人」最喜欢的小吃,我印象最深的是,带领朋友在烈日下寻找一家叫做「花婆婆」的酸梅汤,它甚至没有店面,就是一个老太太推着车上面写着一个牌子,推荐的人只说了她大概的活动范围。

……最后我们千辛万苦地找到了解暑的酸梅汤,同时中暑了。

8)非常傻逼,又非常年轻,是只有年轻才会干的快乐的傻逼事。

9)我们这次来住在高新技术区的君悦酒店,它旁边都是高端写字楼,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在陆家嘴的那种。

但酒店真的做到了又时髦又“西安”。

每个房间的门口还有不同的丰满的陶俑~

10)我因为早上五点起床,到了西安以后,第一件事是点了外卖咖啡。

意外地发现一家叫做“seewoodcoffee”见木咖啡蛮好喝!

有很多奇妙的咖啡:樱花酒酿咖啡、牛油果椰冻咖啡……

咖啡原教旨主义者肯定不会喜欢这些,但我很喜欢!

11)然后我们就动身去陕西历史博物馆了,我们买了基本陈列馆+大唐遗宝馆+人工解说的票。

我们约的是下午2点的场,2点半,解说终于把所有人集结完毕,然后我们排队进馆又花了半小时……这一小时已经耗掉了我大半的活力值。

进馆以后发现其实解说完全可有可无,展厅里有很多文字讲解。

但最大的问题还是,人太多了……

太多了。

多到我根本看不到展品长啥样。

多到我觉得我后来完全是抱着“把钱听回本”的心态在坚持。

12)展馆里很多小朋友,我们队伍里有一个年轻妈妈,有个五六岁的儿子,同时还抱着一个一岁不到的女儿。应该是为了让儿子长点知识所以来的,他们三个人只有一个耳机,显然她管着两个孩子,没心思关心千百年前具体发生了什么破事。

小男孩不懂这些,他下意识护着妈妈,他大声嚷嚷:“讲解叔叔,你能不能再给我们一个耳机,我妈妈没有!”

她尴尬得不行,跟儿子说:闭嘴吧你!

想象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旅行……我就不行了。比帕梅拉还崩溃一万倍。

不知道她怎么坚持下来的。

13)后来又有了一个崩溃事件。

讲解员在群里说,有五个人没有归还耳机,说恳求大家如果忘了还的,现在去还给他,这些都是公司的,他要赔的。

突然意识到,我们的旅行目的地,是别人生活的一部分,而生活总是那么艰难的。

14)但陕博本身还是很美的。

即便我后来已经丧失耐心,决定出去喝咖啡,路过一个展厅,惊鸿一瞥,被一尊佛像美到。

15)然后我们就吃了个晚饭回酒店了,我敲敲打打直到现在。

16)同时忧心忡忡,新疆的防疫政策比较决绝:现在就是只要路过江苏全省的全部劝返,据说乌鲁木齐现在要求14天内经过上海的居民居家隔离14天了。

上海跟南京那么近,只要有一个本土确诊病例,我们肯定得回家。

我从昨天起,就没事刷一刷上海发布,祈祷不要有确诊出现。

17)总之明天如果顺利抵达喀什,我会给大家分享每天行程~

如果被赶回家了,也会同步给你们,让你们高兴一下。

18)最后说一件让你们高兴一下的我的倒霉事吧。

因为最近上海刮台风,所以跟朋友讨论到底是坐飞机还是坐高铁到西安。

最后决定还是飞机。

但我很鸡贼。

我觉得这天气不延误不可能啊,于是耗费50块钱巨资,买了延误险。

结果,原本预计7:10起飞的航班,最后7:15起飞,是我近期坐过的飞机里最准时的一次。

我觉得自己简直就像猫和老鼠里那只“好不容易想出一条诡计还总是未遂”的傻逼汤姆。

19)我要睡了,祈祷我的旅程顺利开展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