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惊了!“余记精粉世家”改名内幕

subtitle
HANS汉声 2021-07-29 10:5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店“输”了。

汉口马场角路,两家精粉世家一直在争“谁是真精粉”。最近,开业十三年的老店争输了,招牌被搞没了。

汉口马场角路,两家精粉世家一直在争“谁是真精粉”。

前天,红色招牌营业十三年的老店突然换了新招牌,余记精粉世家刚刚改名「余艳梅拌面世家」

店门口多了三张告示,大致意思是,她和蓝色招牌的精粉世家打商标官司输了,被迫改名。

一个中年嫂子站在门口,边哭边和热心食客搭讪。

“您看不看得懂这个告示啊?”

店里贴满了“我不想为资本做嫁衣”的红色海报。

门口挂出了新告示。

现场围观告示的食客不多,大家排着队等拌面,等面窝,一如往常。中年嫂子是余艳梅,店老板,大多数食客不认识她,一脸疑惑。

2008年,下岗的单亲妈妈余艳梅在马场角开了家面馆。

她用拔丝土豆的手法做拌面,油挂面上,滑溜,牛肉用牛脊,卤得入味。

24小时营业的余记精粉世家靠麻辣牛肉拌面名扬江湖,是武汉人的深夜味觉寄托,也是外地游客来汉的打卡之地。

老食客对这家店有两个印象:

1.门口面窝真难排(曾有人为面窝插队闹进了派出所)

2.这家店老遇上事

余艳梅不是第一次写告示。

2018年,一家蓝色招牌的「精粉世家」突然在她家隔壁开张。

与此同时,余艳梅在老店贴满告示:老字号精粉世家仅此一家,无加盟,无分店。

整个马场角都是火药味。

蓝色招牌那家不甘示弱,大喇叭一直播放:本店是正宗精粉世家。

门口放着两块商标注册牌,精粉世家和余记精粉世家为老板王丛兴注册,墙上狄仁杰和元芳的插画,向食客宣布:本店合法。

当时,王丛兴说他是余艳梅的前夫,精粉世家老店是两人合伙的,感情破裂,净身出户开新店。

蓝色精粉世家的商标。

许多食客相信王丛兴,认为是小两口闹矛盾。

但老武汉吃货向来只用舌头搭白,夫妻?正宗?无所谓!味道说话。

更多人认可老店,每个深夜,老店食客排长队。

2018年,就在马场角蓝色新店开业前后,武汉街头突然多了30多家蓝色精粉世家,从那时起,余艳梅消失了,她几乎不待在店里,从不接受媒体采访。

江湖传言说,她和王丛兴和好了,开分店赚到钱了,每周狂买奢侈品,全世界旅行。

最近,余艳梅回到老店,带着一整包的法院判决书。“我这辈子就去了趟日本,唯一的奢侈品是亲家送我的LV包,我还不敢背。”她苦笑。

这些年,她一直忙着打官司,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能看到记录,民事纠纷、知识产权……和余艳梅有关的判决书有十多份

她一直在起诉蓝色精粉世家,最终败诉。

整个事件是个连环套娃。

余艳梅说她因面馆装修认识王丛兴,普通朋友,开店忙,她把身份证给王丛兴,委托他办营业执照、注册商标。

2017年,王丛兴拿走余艳梅的身份证,代替余艳梅签字,把“余记精粉世家”商标转让到自己名下,并注册了武汉精粉世家商贸有限公司。

余艳梅起诉这家公司。2019年11月,余艳梅胜诉了,法院判定王丛兴伪造转让签名,王丛兴把商标还给了余艳梅

余艳梅的律师整理的事件过程。

但就在余艳梅要回商标的那两年,王丛兴从广西买了个名为“精粉世家”的商标,注册时间比“余记精粉世家”早两年。

他用“精粉世家”起诉“余记精粉世家”侵权。那时,“余记精粉世家”商标仍在他手上

余艳梅要回“余记精粉世家”商标不久后,商标就被判“无效”了,去年她起诉,最近败诉了。

余艳梅再用老招牌,就是侵权。她甚至不能再用精字,精粉拌面,精面世家……全被注册了。

2018年11月的判决书截图,法院不承认王丛兴是精粉世家合伙人

王丛兴和余艳梅是夫妻吗?

不是。在法院判决书上,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王丛兴提供证据,他曾多次持有余艳梅的身份证。

余艳梅不承认,“委托他办事而已,他是赌徒,流氓,为了钱在法庭上瞎演。”

昨天,我和王丛兴语音,他又说,“没谈过恋爱,普通合伙人。”

网上很多人心疼余艳梅,说她没文化不懂法,被人把招牌坑丢了。

余艳梅说,“我没文化不假,初中毕业,但我非常懂法。”

前些年,她每天去各大律师事务所,请律师吃饭,上法律课。“跟商标有关的法律,我清楚得很。”

她请律师几年共花了30多万。但对方更牛,余艳梅败诉那次,对方找来的是律师界大佬之一。

“你去打听,那个律师,出场一次就是30万。”余艳梅无奈。

余艳梅

“王丛兴那个赌徒可没那么专业。”余艳梅说,武汉精粉世家商贸有限公司,大股东和某知名汉派餐饮连锁品牌有密切关系。

她为拿回“余记精粉世家”商标,被套路了两年。

商标从一家公司转让到另一家公司,法人一个接一个的变。她和律师不断换对象起诉,“人都被绕晕了。”

她说她接触的那些法人全是那家餐饮连锁品牌老板的大女婿、二女婿、三女婿、四女婿。一圈官司打下来,她和老板一家接触了个遍。

余艳梅坐在店里,跟食客诉苦,“我懂法,但就是搞不赢他们,国知局的人都跟我说他们不违法,就是有点不道德。”

我和那家知名汉派餐饮连锁品牌管理层打电话,询问精粉世家加盟,他开始报价,说目前武汉有28家精粉世家,加盟费6万9,装修费700元一平米,包人员培训。

但又给了另一个人的电话过来。“你找他,我们是一个公司,但我不负责这个。”

当我问到“余记精粉世家”改名时,他说,“这事和我们没关系。”并挂了电话。

关于加盟,王丛兴说可以私下找他,便宜很多。我通过企查查搜索,王丛兴自己创建了公司,但最近被判定为失信人员,限制消费。

“(那家连锁品牌)找我说,跟他们合作,可以当亿万富翁。我说这个钱还是你们赚吧。”余艳梅说。

一个熟客跟她说,“还不是因为你天天起诉,把他们搞烦了,摘你招牌。”

我们看完余艳梅的所有诉讼,没有一条诉讼要求对方赔钱。

你花30多万图莫斯?纯出气?他们生意又不行。”熟客说。2018年开的那一批蓝色精粉世家有许多倒闭了,比如光谷、唐家墩、户部巷的加盟分店。

余艳梅说,“确实,这几年我生意没受影响。”

她又拿出一封信。一个年轻人写信给她,说他加盟了那家蓝色招牌精粉世家,倒闭了,花光了家里全部积蓄。

“那是别个一家人的积蓄啊!我是典型的武汉女人,见不得这些。”

余艳梅只用“武汉嫂子”的方式赢过一局。

今年五月,马场角蓝色招牌的精粉世家发生火灾,趁着余艳梅败诉之际,那边重新装修时换上了余艳梅曾使用的烫金招牌。

和曾经的余记精粉世家老店,不能说是毫无关系,只能说一模一样

今年5月,曾经的蓝色精粉世家刚换上的新招牌。

余艳梅说她直接冲到那家汉派连锁餐饮公司。

最后,招牌拆了,这家店现在转让给了一家串串店。

马场角路上最终只剩一家拌面。

换了招牌,余艳梅说,以前那些拖行李箱来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了,别人搜不到。

但她轻松了很多,“就当从零开始,味道做好,新名字也会传出去的。”

官司打完了,虽败,“但让他们晓得做餐饮的老实人不好欺负。”

老食客丝毫不受招牌影响,走进店里,和往常一样,嗦一口拌面,咬一口脆皮面窝,打个嗝,是那个事。

中午我们公司的妹子点外卖的时候,一边搜「余艳梅拌面世家」一边说,“换了招牌还好些,以前分不清楚,现在清楚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