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象群走出昆明密林在田间踩踏:不想被踩坟头、用麻醉枪也可以

subtitle
绿色的行业 2021-07-29 10:45

1、

据昆明日报消息,6月2日21时55分,北迁野象群沿玉溪市红塔区春和街道老光箐村北侧前进,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有现场人士距离象群仅两三百米远。据其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3日16时许,北上的野生亚洲象群出现在老江河村与料草坝村之间的山坳里。其发来的视频显示,肉眼可见至少9头大象,其中数头在田间踩踏。

为什么这次不能用麻醉枪把大象一个个麻醉了运走呢? 大象拥有持久的记忆力,且极为记仇。 大象是拥有自我意识的,有同理心的动物。但是它们不仅能记住伤害自己的人,也能记住象群里别的成员被他人伤害的事件。 无论非洲象和亚洲象,在被人伤害后,它们时隔几个月,十几年,二十年后进行复仇都已经不是个例了。

男子枪杀小象 、大象来报复 、不仅踩死被害人、 踩平了她的坟头。信息来自,刘明

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个下午,西双版纳这个森林公安局接到报警,说是当地有个农妇在村头的这个橡胶地里遇害了,等警察赶过去一看哎那个现场还真的是惨不忍睹。被害人衣服被撕得稀烂,脸上、头部、身上都是严重挫伤,谁这么残忍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现场的这个大量脚印,警察判断凶手应该是一头大象,大象会杀人,起初很多人都摇头说不可能的,为什么呢?一直以来大象给人们的感觉是一种很温顺的动物,那么凶手真的是大象呢?真的有人就在几十米开外看到了整个的事发过程。

那天被害人正在地里干活,这个时候来了一群野象,其实也像经过农田那是常有的事,但是没想到象群当中有一头大象啊,它突然就向那被害人冲过去了,就跟发了疯似的把人撞倒之后又是踩又是踢,很明显被害人并没有招惹大象,可大象为什么要杀她呢?

后面的事儿您肯定更会觉得不可思议。咱们这被害人很快就被下葬了,但是没过几天,她那坟头啊居然被踩平了。谁踩的呀?也有人看见,干坏事还是大象,您说这事儿该怎么解释?都是在地里干活,大象只杀被害人,边上的人没事儿,同时在山上的坟头,别的坟没事,只有被害人的这坟头被踩平了,大象好像就是跟着被害人过不去。

您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很难解答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还是被当地警察给破解了!怎么啦?就在事发几个月前,当地的警察曾经接到过一个报警,在离被害人那个橡胶地不远的这个树林里,发现了有一头小象死了。警察到那一看,哎哟这现场很残忍,小象的头部、身上大小枪眼有八十多个,谁杀的小象?经过调查,警方很快就找到了杀手,这杀手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害人的丈夫。

大象的复仇心很强。有一家动物园里的雄性大象因不听话而被主人打过,它记恨在心,伺机复仇。有一天机会终于来了,它拉了一堆粪便,主人看见后立即拿扫帚簸箕进去为它打扫,它趁机用长鼻将主人顶死。非洲的一头小象亲眼看到它的母亲被猎人杀死后,它被捕捉卖到马戏团里当了“演员”。它渐渐地长大了,但杀害母亲的仇人它一直没忘。它利用每场演出绕场的机会巡视着观众。有一天,当它绕场时终于发现了那个仇人,它不顾一切地冲到观众席上,用长鼻将仇人卷起摔死在地上。

还有一个更远的,在泰国曾经有一头大象将鼻子伸进了一位裁缝的窗户中,结果被爱恶作剧的裁缝用针扎了一下。当时这头大象带着疼痛逃开了,但是20多年后,它又路过裁缝家,通过嗅觉和视觉的双重判断,认出了曾经伤害过自己的变老的裁缝。于是这头大象将鼻子吸足了水,伸进窗口直接喷在老裁缝的脸上。

大象不仅仅只对欺负过自己的人类记仇,作为群居动物的它们,与同类之间的感情非常亲密,象群中只要有一位成员身处险境,其他成员就会想方设法施以援手。因此伤害一只大象,得罪的可能就是一群大象。2002年,尼泊尔有一头大象在一个村子里被村民用石头杀死,随后象群血洗了这个村,13位村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所以一旦我们用麻醉枪对大象进行攻击行为后,很可能结果会演变成,它们会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从而得罪这个象群中的所有成员,并且它们从此会变成类似定时炸弹一样的存在。即使在放归野外多年后可能依然会成为对人类有敌意的动物。

再说大象的麻药剂量不好掌握,小了麻醉不起效果,大了可能醒不来了。大象前一秒吃的水果也会对麻醉效果产生影响。 麻醉象群中单一个体容易激怒象群,大象围在倒地的象周围,等把外围保护的大象麻醉了,最早麻醉的象又该醒了。同时麻醉所有大象又难度极大,风险更大。 麻醉是最终手段,但不是首选,毕竟既要保护大象,也要保障人民群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尽可能降低损失。

再次提醒!这是野生大象,亚洲象,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不是动物园里能让你骑的大象!东南亚地区每年在野生大象攻击下死亡的人数是最多的!野生大象极具攻击性,很强的群体意识,人站在离它200米的距离都是危险的,别去挑逗,那只能是作死!你觉得你能跑过大象? 有个大哥说他抱着大象鼻子做引体向上的,那一般是动物园的或马戏团的,人类饲养条件下的。野生大象既可以把人当球踢,又能当呼啦圈玩。

2、

此次大象为什么一路向北来到了昆明,有网友说:大象一路向北越过墨江等地最终到达昆明,就是单纯的因为这些地方的农业发达,它们因为食物短缺而跑路,当然会跟着食物来走。结果大象们一路胡吃海塞,沿路被人类直播,围观的大家只觉得有趣,相关人员也没有进行及时引导,那大象自然就无所畏惧了。

大象是极度聪明的动物,但它们也没有聪明到能够分辨自然作物和人造作物,它们只觉得这些地方食物丰盛,是它们最新的地盘。不过云南省林业局和草原局已经成立专门的部门,为了指挥和引导大象们合理迁徙,应该是可以将大象赶回去的,但估计不会容易的,只能在合适的地方,设置合适的障碍,让大象们知难而退了。

笔者却不这么认为,这些傻大个们的认知能力相当于人类四五岁的幼崽。 而且大象认死理,一根筋、特记仇。如果不是迷路,不找到新的栖息地恐怕不会罢休。在西双版纳,大象进入村庄搞破坏、吃霸王餐是常常发生的事情。只不过这一次北上过界,才引起了广泛关注。 相比起最近几日象群造成的破坏,历年来西双版纳的损失比这多得多了。 仅仅从2011年到2019年的8年时间里,西双版纳就发生了4600多起野生亚洲象肇事事件,平均每一年就达500多次,接近一天2次。人员伤亡50余人,农作物受损12万多亩。 不谈直接损失,单单保险补偿就高达1亿元。 1958年,西双版纳建立大象保护区的时候,我国境内的亚洲象都已经濒临灭绝了。 长达30年的时间,才从170余头增加到300头, 仅仅增加了100多头,人象冲突就已经上演到越来越激烈的地步。

云南的人象冲突是一个已经持续了数十年的课题,是一个已经造成了巨大财产损失和社会负担的治理难题,可不是什么逗人一乐的花边新闻。对人象冲突问题的研究和防治问题已经让云南特别是版纳州困扰了许多年,相关研究极其丰富,自从野生亚洲象由于濒危而列入1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享受重点保护之后,人象冲突愈演愈烈。

这种高智商动物在获得了法律保护之后事实上就没有天敌了,又由于亚洲象群居生活,没有固定巢穴,走到哪儿吃到哪儿,因此活动范围极大,一般而言,每头亚洲象需要10-12平方公里的采食范围,每天取食150公斤以上,这导致很多亚洲象野生保护区的亚洲象存活量实际上已经超出了环境承载能力,例如西双版纳勐养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按环境承载能力来看只能容纳100头亚洲象,但是到2006年就超过了130头,现在据估计已经超过了200头,勐腊子保护区只能容纳120头左右,现在已经接近饱和,曼高和尚勇子保护区的亚洲象更是因为环境早已超载而把活动范围扩展到了保护区之外,例如曼稿当地亚洲象的活动范围甚至向保护区东南方向的勐海县城扩展,2015年曾经发生过县城周围的茶园被亚洲象大面积破坏的严重象损事故。

无论存在多少争议,大象们的这次远行,让公众把目光投向了云南,特别是在生物多样性缔约国大会召开之际,这样的关注对云南,对中国,对人类和动物之间的和谐相处,意义都是正面的,积极的。一些孤立的,偶发的动物行为真的没有多少道理可讲,根本是不可预测的。你不可能和大象们谈心,了解他们离家出走的原因,劝说他们转身向后。大象为什么离开栖息地谁也说不明白,会在哪里停下脚步谁也不知道。相信我,专家们如果给出答案,也一定是凭空猜测,牵强附会,欺负大象们不会反驳。

行进过程中,大象其实也在测试人类对大象的态度。以前大象对人类的记忆是非常痛苦的。 这次这只大象非常勇敢的朝北,代表着中国境内的生态恢复和中国人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至少从大象的角度来看,是个非常好的信号。 大象们很快就会发现,在南亚的处境没有在中国境内的好。北回将成为非常常见的事情。问题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准备迎接这些种群的回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