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纨的管理能力有多差劲?林黛玉一句玩笑话,却揭开了李纨的老底

subtitle
江哥说情感 2021-07-29 03: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楼梦》可供品味之细节,俯拾皆是,读红楼不看细节,只读大概情节,则有污此书,诸君认同否?

细读《红楼梦》第42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潇湘子雅谑补馀香”,前有刘姥姥进大观园,其后便有惜春以“作年画”为由,要向诗社请一年的假,而正是这次请假,却透露出很多有意思的细节。

首先就是惜春请假的时间长度,是整整一年!从表面来看,貌似惜春为了完成贾母安排的 “画年画”的任务,不得不请假专心作画,实则是为了逃避大观园诗社的“折磨”,最早当众明确指出这一点的是林黛玉!

说着,(黛玉)便和宝钗往稻香村来,果见众人都在那里。李纨见了他两个,笑道:“社还没起,就有脱滑儿的了。四丫头要告一年的假呢。”黛玉笑道:“都是老太太昨儿一句话,又叫她画什么园子图儿。惹得她乐得告假呢!”——第42回

李纨、林黛玉两人寥寥数语,却透露出很多不可忽略的信息。

其一,彼时大观园诗社刚刚成立,细细算来,仅举办过两次临时诗社。

其一,彼时大观园诗社刚刚成立,细细算来,仅举办过两次临时诗社。

第一次是第37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探春首次提出创建诗社,众姊妹临时聚集,以咏白海棠为题,黛、钗、探、宝四人各做了一首海棠诗,这次诗社活动办得并不正规。

第二次是第38回“螃蟹宴”,史湘云毛遂自荐要做东,并在薛宝钗的经济帮助下,举办了个螃蟹宴,众人以菊花诗为题,玩得好不热闹,但终究属于“个人举办”,非诗社正规活动。

换言之,大观园诗社还没有正常步入正轨,亦没有按照之前约定的“每月初二、十六两日开社”的时间来举办过诗社活动,可惜春作为诗社的副社长却要请一年的长假——这相等于退社了!

其二,惜春主动提出要请一年的假,着实不合理。

若是较真论来,诗社每月只有初二、十六两次活动,亦称不上频繁,能耽误多少惜春作画的时间?而且惜春一请就是一年的假,可见贾母给其安排“作年画”的任务,并没有限制时间,惜春是没有必要退社的。

包括后文中,李纨认为一年的假期太长了,主动提出给惜春一个月的假期,而林黛玉坚持要给惜春一年的假,最终还是薛宝钗出来打圆场,取了个折中的计划——给惜春半年的假:

李纨道:“我请你们大家商议,给她多少日子呢?我给了她一个月,她嫌少,你们怎么说?”......黛玉早红了脸,拉着宝钗说:“咱们放她一年的假罢。”宝钗道:“......如今一年的假也太多,一个月的假也太少,竟给她半年的假,再派了宝兄弟帮着她。”——第42回

其三,林黛玉的一句“她乐得告假呢”,云山雾罩地透露出一件事:林黛玉心中很清楚,惜春打一开始就愿意参加诗社,她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莫名其妙当了个副社长,眼下有了“作年画”的正当理由,自然要赶紧退出诗社。

这也就解释了林黛玉为何坚持要给惜春一年的假——黛玉知道惜春不愿参与诗社,不想强人所难,倒不如放惜春一个自由,这一点李纨未必不知道,但作为社长,她哪里愿意轻易放过惜春这个“社员”?故而只愿意给一个月的假。

这也就解释了林黛玉为何坚持要给惜春一年的假——黛玉知道惜春不愿参与诗社,不想强人所难,倒不如放惜春一个自由,这一点李纨未必不知道,但作为社长,她哪里愿意轻易放过惜春这个“社员”?故而只愿意给一个月的假。

而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能窥探到一个曹公埋藏的很隐晦的事实:李纨的管理能力着实不靠谱。

故事还是要回到第37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其实最先提出创建诗社的人是探春,她给大观园众姊妹以及贾宝玉送了信笺,请求前来参社,结果众人齐聚之后,李纨仗着自己大嫂子的身份,硬是毛遂自荐当了社长,还安排了一系列人事组织活动:

故事还是要回到第37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其实最先提出创建诗社的人是探春,她给大观园众姊妹以及贾宝玉送了信笺,请求前来参社,结果众人齐聚之后,李纨仗着自己大嫂子的身份,硬是毛遂自荐当了社长,还安排了一系列人事组织活动:

李纨道:“但序齿我大,你们都要依我的主意,管情说了大家合意。我们七个人起社,我和二姑娘、四姑娘都不会作诗,须得让出我们三个人去......于是要推我当社长,我一个社长自然不够,必要再请两位副社长,就请菱洲、藕榭二位学究来,一位出题限韵,一位誊录监场。”——第37回

从表面看来,貌似李纨的决策很英明,按照诗社众人的能力进行工作分配,自己当社长,迎春、惜春不擅长作诗,就让她们当副社长,总归要让大家都有“任务”。

可李纨的安排真的合适吗?站在长远角度是很不合适的,为何?因为李纨的这种做法,完全将诗社成员的参与度搞成了两极分化的态势——宝钗、黛玉诗才最优,宝玉爱热闹,探春自己本身就是诗社发起者,他们四人的参与热情应该是最高的。

迎春、惜春本身不喜欢作诗,就给她俩安排了一个“副社长”的闲职,看似考虑周到,实则将诗社成员对活动的参与度给切割开了,这样做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其后的“惜春退社”。

探春作为诗社的发起者,她其实并不同意李纨的决定,只是碍于情面没有办法而已,其实在探春发放信笺的时候,她应该已经有了通盘的诗社组织计划,结果被李纨半路截胡,压根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主张,只好开玩笑式地埋怨了几句:

迎春、惜春本性懒于诗词,又有薛、林在前,听了这话便合己意,二人皆说“极是”。探春等也知此意,见她二人悦服,也不好强,只得依了。因笑道:“这话也罢了。只是自想好笑,好好的我起了个主意,反叫你们三个来管起我来了。”——第37回

探春这话,隐隐透露出不满之意,但是又无可奈何。

如果是探春来组织,应该会让每个人都有参与感,这样才能维系诗社成员的稳定性,包括迎春、惜春二人,探春必定也会想办法让她俩也参与进来,大家一起玩,而不是随便用个空头副社长的职位,将两人高高悬挂起来。

细细思来,即便换成林黛玉、薛宝钗来组织,亦能考虑到这些细节,无奈李纨是大嫂子,众姊妹无法驳她的面子,只能任由诗社往这种“歪路”上走。

而这样的诗社在李纨的领导下, 很快就出现了“副作用”——惜春要请一年的假,等于变相退社,迎春应该对诗社的态度也有所保留,只不过她性情软懦,只会听之任之,所以才一直没退,但这样的诗社,终归带着“先天疾病”,注定是办不长久的。

本文乃“”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