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资本疯抢小面馆,钱真能砸出中国的麦当劳?

subtitle
餐饮O2O 2021-07-29 08: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投资人:“吃不着面,也要喝口面汤”

作者:Anan

来源:i黑马(ID:iheima)

“我要给你投资1个亿,现在就投!”一名管理着几十亿元投资基金的投资人,走进一家面积不到100平方米的面馆对老板说道。面馆老板没有停下手里的活计,“不赶巧,昨天刚刚被投了8个亿,不太差钱”。看似荒诞的剧情,却在真实上演。

近来,各家风投疯抢面馆的举动,接连刷新人们的认知。

7月8日,和府捞面宣布完成近8亿元E轮融资,由CMC资本领投,新股东众为资本、老股东腾讯投资、Longfor Capital跟投。这是今年以来,国内连锁面馆行业的最高融资纪录。

还是在7月,兰州拉面又一笔亿元融资诞生。陈香贵已经完成超亿元A轮融资,由正心谷资本领投,云九资本跟投,老股东源码资本和天使投资人宋欢平再次加持。

回顾近3个月的投融资事件,VC盯上一碗面,红杉、高瓴都来了,滚滚红尘好不热闹……

“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口号响亮的兰州拉面率先打响了中式餐饮赛道的第一枪,以陈香贵、马记永、张拉拉为代表的兰州拉面新品牌,以高估值吸引了不少投资机构关注,据“晚点LatePost”报道,红杉中国最近给马记永出了估值10亿元以上的投资意向书。

继兰州拉面后,连锁面食品牌“五爷拌面”于近日获得3亿元A轮投资,成为目前餐饮界最大的一笔A轮融资,融资后,五爷拌面定下了开“万家店”的目标;遇见小面完成超1亿元新融资,估值3个月涨三倍,投后估值约30亿元……

黑马成员企业——五爷拌面

事情开始变得疯狂,有人说“风口来了”,忙着入场,生怕错过暴富的机会;有人说“估值虚高”,还在观望,对曾经被树为标杆的黄太吉的倒掉仍心有余悸。

这阵来势汹汹的风为什么刮起来,还能刮多久?最终会诞生出中国的麦当劳吗?

01

起风了:资本10亿元争投面馆

这股风是什么味道的?红碗豌杂面、有筋有肉面、麻将鸡丝拌面、牛骨清汤牛肉面……几位代表带领面食赛道彻底引爆VC圈。

爱企查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拉面、小面、拌面等面食类投融资事件发生了11起,不含未披露融资金额近13.1亿元,数量看似不起眼,但却是过去3年的总和。

数据来源:爱企查及网络数据整理 制图:i黑马

其中,在已披露的融资金额中,和府捞面宣布完成近8亿元E轮融资,创下了今年以来国内连锁面馆行业的最高融资纪录。不到一年的时间,和府捞面已经两次连续融资近13亿元,引得CMC资本、众为资本、腾讯投资等机构争相押注。

遇见小面迅速官宣完成超1亿元新一轮融资,8个月内完成了3轮融资,估值已涨至约30亿元,约为前一轮的三倍,身后投资方浮现碧桂园创投的身影。

五爷拌面也颇受资本的追捧。2020年4月,五爷拌面获得B资本的天使轮融资。2021年6月,其宣布完成“餐饮界最大一笔”A轮融资——3亿元。7月,五爷拌面又获得高瓴创投的A+轮投资。融资后,五爷拌面定下了开“万家店”的目标,其创始人透露,2024年左右,五爷拌面的门店数量将会突破7000家。

同时,拉面新贵们正在崛起,张拉拉、马记永、陈香贵备受关注,更有红杉、挑战者、源码资本等投资机构加入混战。

公开报道显示,马记永新一轮融资已经完成,估值10亿元,挑战者资本、险峰长青、红杉中国入局。陈香贵已完成新一轮过亿元融资,由正心谷资本领投,云九资本跟投,老股东源码资本和天使投资人宋欢平继续加持。

一位餐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上海确实兴起了一股兰州拉面创业潮,“未来(上海)每月至少将会有70-80家的兰州拉面馆开出,上海内环以内每一家购物中心至少有一个兰州拉面的品牌”。

品牌面馆大额融资一笔接一笔,知名投资机构纷纷布局。同时,在新茶饮、炸串小吃、中式烘焙等细分赛道的狂热带动下,餐饮终于走进主流VC基金的视野中来。

普通民众对“10亿元投拉面”的格局感到费解,业内投资者对明星项目高企的估值也表示“看不懂”。是什么带来了这种你追我赶、百家争鸣的景象?

02

风源地:好时代从哪来?

“对资本而言,餐饮是一个市场规模足够大且稳定增长的行业,当前我国餐饮市场规模达5万亿元,后续还会稳定增长。”前不久,百福控股CEO王小龙在创业黑马直播论坛上,对近期餐饮投资爆发式增长做了上述表述。

2016年11月,百福以1亿元估值,对遇见小面进行了2500万元的投资,是较早关注到面食赛道的投资机构之一。

消费是个非常广阔的领域,衣食住行、吃喝玩乐无所不包,被视为当前最具确定性的机会。在创业者喊出“所有消费品都值得再做一遍”之时,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每个消费品类也都值得投一遍。

黑马成员企业——遇见小面

遇见小面创始人宋奇认为,“遇见小面”正好赶上了这个好时候。“如果是在去年、前年,我听到要开1000家店,自己都觉得太多。”宋奇说,“我很庆幸这是一个面食被关注的好时代。”

好时代缘何而来?

首先,是面馆的单店模型发生了重大变化。

面类生意非常适合跑效率。一碗面的烹饪流程并不复杂,只要备齐所有材料,最短耗时1-2分钟即可做好。

从底层制定SOP,即建立从原料、工艺、服务和管理等的标准化操作,最直观的效果是降低成本,提高出餐效率。

将核心SKU(库存量单位)保持在10个左右,整体不超过30个,每年更新30%的SKU,按照品牌特性和地域元素相结合的思路开发新品。这种精简SKU的做法,主要是为了提高单品销量,比起用大而全的方式覆盖,留给消费者的心智印象更加明确。

除标准化程度最高的西餐、火锅之外,面食快餐也比较容易标准化,相应的面食品牌容易做规模化,这也正是资本前仆后继进入的重要因素。

多家近期面类企业公布的融资用途也印证了上述说法。比如,五爷拌面,A轮所融资金将被用于强化供应链体系并打造自有工厂;再如,遇见小面用于品牌建设、数字化建设、门店拓展、供应链建设;和府捞面则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深入布局全产业链体系。

其次,是面馆的消费场景进行了升级换代。

餐饮零售化,意味着消费者的需求发生改变。分析当下消费者的就餐场景,至少在一二线城市,已经变成七顿饭是到店吃,两顿饭是点外卖,还有一顿饭是通过这种半成品菜、预制菜、方便食品等在家解决。

在选址上,新品牌们涌入商场。从和府捞面、霸蛮、遇见小面开始,占领商场打出品牌势能,是这些品牌的创新打法。随后阿香米线等品牌,以加盟模式快速进入一线城市商圈。

马记永创始人洪磊表示,新品牌就是新场景、优质产品和品牌力结合而成的。路边小吃再好吃,也无法和商场餐厅形成竞争关系。他强调考虑市场时一定不要忽略消费场景,这次融资的拉面品牌也确实是在消费场景升级上做对了些事情。

新场景还包括覆盖面更广的用餐时间。例如,部分遇见小面门店采取24小时全时段经营模式,匹配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夜宵在内五个不同时段的用餐需求,适应现下年轻人的生活和工作节奏。截至目前,遇见小面旗下约有24小时营业门店共20家。

第三,是消费主力人群的变迁,Z世代成了消费主力军,消费习惯也随之变化。

据《2020舌尖经济洞察报告》的数据显示,美食人群中90后、00后群体占比达到66.6%,这意味着中国餐饮行业的主流消费人群已然完成了更新换代。

对于这些新消费人群来说,“吃饱”已经不再是他们选择餐厅的核心需求,具备高附加值的“寓食于乐、寓乐于食”才是当下年轻人的饮食主张。

新一代的消费者可能追求品质、健康化,或者追求在社交媒体上打卡,有相当高比例的00后是经由抖音、小红书种草餐厅的,在就餐前一定会查大众点评。这都是新的需求与新的决策路径,这里面蕴藏着新品牌的机会。

03

风正猛:想象空间巨大

品牌机会最易出现在“大赛道,有品类,无品牌”的场域。

一级市场看中想象空间——与发达国家的对比也让创投圈看到了国内消费市场的机会。比如,国内的餐饮连锁化率相比美国、日本存在较大差距,这是在餐饮投资热中常被提及的投资逻辑。

泰合资本的一份报告显示,截止2021年5月,中国14亿人口,餐饮公司上市数量为15家,而美国3.3亿人口,餐饮公司上市数量50家;日本1.3亿人口,餐饮公司上市数量97家,分别是中国的3倍和6.5倍。

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曾分享过其对“马太效应”的理解,在其看来,马太效应之所以会存在,是因为我们在很多领域里没法做判断,导致我们只能跟随看起来正确的人的判断。那么,这些看起来正确的人会利用别人的跟随而进一步获益,这是马太效应的成因。

一位投资人也解释了机构激进投资的逻辑:“这些钱对于头部大基金来说就是毛毛雨。对手在弄,那我也一定要弄。这些钱赔了不会怎么样,但万一成了呢?”

除了面馆,同为餐饮大品类的火锅、中式烘焙、咖啡等领域,也在被投资人争抢。

巴奴在“海底捞”里乘风破浪,中信产业基金、高榕资本和日初资本等明星资方将85家直营店估值推向70亿元;泸溪河、虎头局、墨茉点心局新玩家强势入局中式糕点领域,去年8月才成立的墨茉点心局,一年不到,估值翻了500倍左右。瑞幸咖啡爆雷之后,Manner 跃跃欲试,在过去的三个多月时间里,门店数不足200家的Manner估值已经跳涨至30亿美元。

大量注意力和资金扎堆进入了消费领域,前有红杉、高瓴等VC/PE巨头,后有字节跳动、腾讯等为代表的产业资本,如此强劲的东西南北风,能吹多久?

04

跟风走:冲刺万店?

“存不存在一阵热潮之后,最后就一地鸡毛?我也在思考。”遇见小面创始人宋奇预判,5-10年后行业可能会有1000家企业死掉、萎缩。而对于赛道中出现的“模仿者”,他表示不担心,“这个市场足够大,即使最后有两家小面品牌同时存在,也不是很大问题。”

黑马成员企业——遇见小面

近些年,市场看惯了网红餐饮、品牌的由盛转衰。

火爆一时的脏脏包,已经再无排队3小时、100元代购一个的盛况;红遍上海、网红餐厅的鼻祖“赵小姐不等位”已经悄然关闭;因“ins风”成为女生自拍神器的乌云冰淇淋也纷纷关店……

如果不回归到基础的产品和服务层面,网红餐饮无一例外都将走向失败。

红极一时的黄太吉煎饼店,品牌方因成本太高而纷纷撤走,外卖工厂也陷入关停状态;西少爷肉夹馍在经历了创始团队的“分家”风波后,两位联合创始人相继退出,距离2018年提出的当年年底门店数量100家,达成了仅不到一半。

正如宋奇预判,可能会有1000家店死在路上,但是我们也很期待剩下的两家,是“中国的麦当劳和肯德基”。

美团发布的《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显示,中国餐饮市场连锁化进程不断加快,餐饮连锁化率已由2018年的12.8%增长至2020年的15%。从连锁品牌的不同门店数规模分布来看,万店以上规模的餐饮连锁门店数占比从2018年的0.7%增长至2020年的1.4%,仅三年时间占比翻倍。

中国餐饮正在跑步进入“万店时代”,正新鸡排、华莱士、绝味鸭脖、蜜雪冰城等连锁餐饮品牌,成为领先跨入“万店俱乐部”的代表。

不过,作为面类赛道千店计划的发起者,从2007年起,味千拉面三次对千店计划发起冲锋,如今门店数量依旧停留于718家。2020年亏损8000万元,关店77家,前CFO被判6年8个月,味千拉面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千店门槛尚不容易,万店门槛会具有更多的挑战。

目前看来,新赛道里离“1000”这个数字最近的是五爷拌面,短短三年时间已经达到了700家左右的店,将在今年年底冲刺1000家门店。不论是做好下沉,还是消费升级,是场景转变,还是拓宽赛道……都要“磨刀霍霍”。

05

面馆应该有16家企业上市?

近几年,消费领域上市公司越来越多,奈雪的茶、完美日记等新消费公司的上市,给该领域的创业者们树立了榜样。

6月30日,奈雪的茶作为新式茶饮第一股登入港交所,看似风光的现实却产生了戏剧性的转折。首日上市就惨遭破发,截止发稿前股价为9.15港元/股,股价已较发行价(19.8港元/股)跌去一半。

无数事实教育我们:上市只是起点,不是终点。

“中国餐饮即将接近6万亿元的市场规模,理论上应该有600个上市连锁品牌。”遇见小面创始人宋奇在媒体采访时说道,“如果我们把这600家拆分成100个品牌,比如说烧烤、火锅、粥、粉、面、饭,平均每个品类有6家上市公司。像面馆这种更基础的它就不应该是6家,它应该是16家。”

除了上述提到的“味觉疲劳”、“冲刺万店”、“上市可能”这三种猜想,目前不仅仅面食赛道,整个新消费领域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钱来了,能不能用在刀刃上”,连锁化需要打磨的基本功,从产品到用户运营缺一不可,要长长久久地留住消费者是每一个小店面临的终极命题。

比起来“海底捞”和“西贝”,我们更期待下一个“蜜雪冰城”和“绝味鸭脖”的诞生,这一次,希望资本押对了宝。

来源:I黑马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