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做上门女婿得了重病,老婆一家赶我出门,看了账户余额我笑着离开

subtitle
快讲故事 2021-07-29 00:2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生最关键的就是,有什么都行就是别有病,没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没钱。

很不幸,作为一个出生在偏远农村的人,我很幸运的两样都沾到。

我叫刘家祥,今年三十一岁,在岳父的小工厂里工作。

作为一名上门女婿,我有太多的心酸苦水想跟大家来倾诉,但今天我想跟大家讲一个故事,一个结局完美但过程无比痛苦的故事。

在十五岁之前,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家乡的县城,那个位于群山之中的一片平地的小县城,人口只有十万人不到,只有一条通往市区的国道以及一条货运铁路能够连接外面。

可以说,这里就是全中国最贫穷的代表之一,别说生活在半山腰或者偏远农村的乡下人,就算县城里的人也每天都在为生计苦恼,整个县城绝大部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剩下的要么无比幸运的考上公务员,要么就是老师,绝对不会有第三种干第三种职业的年轻人。

最让人绝望的还不时这个,而是贫穷,在这个在富裕国家看来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偏偏生活了这么多人,而且没有任何资源,县城的孩子还好,绝大部分农村孩子初中没上完就出去打工。

至今我还记得,学校的土墙上面有一行标语:上完初中再去打工,对娃好!

既然大环境如此,我自然也不例外,初二的时候,父亲突然得了重病。

其实那种病并不难治,只要及时送医,很大机会能够痊愈。可是大家也都懂,农村人得了重病最多就是去卫生院吊水,以此作为心理慰藉,剩下的就是等死。

父亲去世的那年,我满十五岁,两个哥哥一个十八一个二十,三兄弟茫然无措的看着家里哭倒一片的亲戚们,满脸对未来的恐惧。

料理完父亲的丧事,我跟母亲聊了一会儿,然后决定出去打工。

作为一个农村妇女,她这辈子没享过一天福,四十多岁的人看着比五十多还要苍老,常年劳作的双手就跟枯树皮一样粗糙,可是也正是这个干瘦的妇女,在父亲的病的期间,一个人扛起了整个家庭,只是在父亲去世之后,她失去了主心骨,从那以后甚至话都很少说。

大哥二十二岁的时候,有人帮他说了门媳妇,可是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人家只接受他去做上门女婿。

可是做上门女婿在我们那里是非常丢人的一件事,不亚于侮辱祖宗,所以大哥坚决不同意。

但是家里三个儿子,不可能一辈子都打光棍吧?总得有人牺牲,用牺牲自己的钱来给其余两兄弟娶媳妇。

最终我站了出来,说真的我们那里招上门女婿风气很浓,大概是因为县城或者更远一些的市区人很多人家生女儿,又因为各种规定不敢再生,所以想给女儿招个上门女婿。

可是与之矛盾的是,我们这里风气保守,就算再穷绝大部分人都不愿意,他们又不愿意去找不知道底细的外地人,所以本地的农村人成了最好的选择,这里不仅知根知底,而且因为非常穷,所以很好控制。

在我透露出这个意思之后,有好几个媒婆来找我,说给我介绍媳妇。

是说话,对方家里其实并不怎么样,而且女的长相也非常一般,大概就比农村人稍微体面一点点罢了,而且还充满了小市民气息。

可是我还是去了,得到的是十万块钱的“红包”,两个哥哥拿着这十万块钱可以娶两个外地来的女人。

只不过讽刺的是,我结婚那天,他们一个都没来,甚至母亲都没来,我彻底成了一个孤儿。

不出我所料,对方招婿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传宗接代,根本不把我当一家人,对我的态度比他们家做工的人还要差,而且也不给我工资,美其名誉钱都给了老婆,她给我管钱。

每天给我十块钱的生活费,然后让我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

可是人生已经如此,我唯有忍耐,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本以为我的人生也就这样了,可是没想转折还是出现了,我父亲曾经得过的病在我身上又出现了症状。

我特意去医院检查,医生也告诉了我同样的结果,只不我症状很轻,现在医治百分之九十的概率能够痊愈。

只不过这个时候我爽了个心眼,我把这份检查单拿回了家,故意放在桌子上让他们看见。

果然第二天他们对我的态度就不对了,到处找我茬,一个星期之后一份离婚协议出现在桌子上,我净身出户。

我当时真的笑了,为他们家做牛做马七八年,居然换来的就是一个净身出户的结局,人之恶毒展现的淋漓尽致。

可是我心里一点不慌,这几年他们家的小厂基本上都是我在管理,我在里面也有做手脚,这一家蠢货只会用最低级的方式做生意,到处都是漏洞,我就是利用了这些漏洞,赚了一点点应得的收入。

这笔钱足够我治好病,然后换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