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西部大开发:输血20多年,重塑中国经济格局

subtitle
财经天下眼 2021-07-28 23:26

一说起西部大开发,可能大家都会觉得,这不是很多年前的论调了吗?但我们不知道的是,作为一项长期发展战略,西部大开发已经进入了新阶段。今年的五月份,国家发布了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算力枢纽实施方案,将“东数西算”这一概念推上了风口浪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于什么是“东数西算”,很多人可能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但如果我们把“西气东输”和“西电东送”联系起来,是不是会觉得这三个概念其中有着一些微妙的联系呢?没错,从本质上来讲,“东数西算”和“西电东送”、“西气东输”一样,都是为了合理分配东西部资源而提出了国家战略。实际上,自西部大开发以来,我们国家一共提出了四个西部大开发工程,除了前面说到的“西电东送”、“西气东输”外,还有两个分别是“南水北调”和“青藏铁路”。

西部大开发起步时间不算晚,早在二十多年前,西部大开发这一战略就已经横空出世了。实际上,西部大开发是中国在工业探索方面的又一次突破,严格意义上来讲,西部大开发经历了三次的探索,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西部大开发在逆境中的三次探索

第一次探索要追溯到建国初期。新中国成立后,刚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中国满目疮痍,亟需战后重建,尤其是建立起一套完备的工业体系。在社会主义阵营的帮助下,中国制定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建立起许多工业,而这些早期的工业就基本位于我国的中西部地区。可以说,这些工业成果奠定了中西部发展甚至整个中国工业发展的基础。而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到六七十年代,中国在对外关系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处于国防安全的考虑,国家开始实行东西均衡发展战略,也就是将西部作为战备大后方来进行建设。

这时,中国的西部开发实质上已经进入了第二次探索。第三个五年规划后,原本东西部均衡发展的战略被改变,整个工业的发展开始倾向于中西部,并提出了著名的“三线建设”。所谓的“三线建设”就是将中国从东往西划分为三个区域,把我国的重工业和国防工业放在西南、西北地区,从而实现国防安全与工业发展的双目的。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1世纪前夜。1999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这时,我们正式提出了西部大开发的战略,也就是第三次探索。这次的探索,正是建立在前两次的成果和经验之上的,而这些经验都是中国人自己一步一个脚印通过实践与尝试一点点摸索出来的,可以说,中国的发展模式从来都没有任何先例可以借鉴,都是在不断地试错中总结出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最后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体系。

我们再回到西部大开发战略,国家提出这一战略的时机实际是符合当时的发展情况。何时启动西部大开发,对于中国东西部均衡发展必然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如果过早地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国家资源向中西部倾斜,必然会影响到东部正在茁壮成长的企业,这就可能迟滞我国改革开放的成果。而如果太晚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则又会导致西部跟不上东部发展的步伐,最后形成东西部发展不均衡的局面。

因此,只有充分把握时机,循序渐进,才能统筹全国发展的大局。中国在这方面由于没有先例可以参考,所以只能通过试错的方式不断摸索,首先,在把握不准精确时机的情况下,尽早介入干预,以免错过时机,同时在介入后逐渐加大国家统筹的力度,合理引导西部发展,规划好东西部并行发展的格局。

西部大开发的新发展路径与瓶颈

在1992年,我国提出了加快中西部改革开放的政策引导,到1995年,这种政策引导又升级为通过财政、基础设施和项目支持等给予西部实质性帮扶。但这些举措并没有取得明显的成效,于是在1999年,我国在将近十年的摸索后正式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战略。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进行西部大开发的最佳时机,但随着中国工业的迅猛发展,中国亟需变革。

那么在确定进行西部大开发之后,一个现实问题就摆在面前,

如何实现先富带动后富?答案就是,梯度推移。什么是梯度推移?我们知道,中国在经济带上被分为三级梯度,通过产业布局,将东部淘汰的产能迁移到中部去发展,再将中部淘汰的产能迁移到西部去发展,最终形成梯度发展模型,而这种梯度发展的关键点在于西部能够承接住东部的产能。

想要顺利承接住产业迁移,西部的基础设施必须进行大改变。我国的地理环境注定了西部在发展中处于区位弱势,经济不发达、交通落后、电力资源不足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可能成为钳制产业迁移的因素。因此,国家出钱出力,在西部大力建设包括青藏铁路、兰渝铁路、向家坝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在内的基础设施,在教育、医疗、生态等领域总共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致力于改善西部落后的现状。正是在举国之力发展西部的背景下,从1999年开始,西部的GDP增长每年超过11.7%,增速已经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如果按照这个发展趋势,西部应该很快追上东部。但遗憾的是,中西部之间的差距反而越拉越大,这主要还是归结于西部的底子实在太差,地理区位的劣势也太过明显。实际上,在我国的发展规划里,中国一直都是作为世界工业中心存在的,而西部也迟早将完成产业链升级,最后将淘汰了的产业链转移向国外。虽然,可能需要消耗较长的时间来完成,但一旦达成,就必将迎来一次新的发展机遇。

所以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如何突破地理区位的限制,加快发展速度,尤其是要跟上全球产业迁移的速度。虽然在第一次探索中,我们已经加快建设基础设施,试图在时间空间上加把劲,但在合理利用资源、调整产业结构方面我们还没有形成有效的探索。因此之后,经过构思,我们又提出了“南水北调”、“西电东送”和“西气东输”这些工程来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西部大开发进入乘势而上的新时期

进入新时期,产业集群概念兴起,在中西部开发中,又形成了产业链发展的新模式。目前在我国的重庆,产业集群效应得到了充分体现,这一发展模式正符合我国的战略定位。在此背景下,我国在产品运输方面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开启了中国货运模式的新传奇。依托丝绸之路,我国在亚欧大陆上建立起新的陆运模式,建设了一项新的伟大工程——中欧班列。在地域上,亚欧大陆实现了陆运衔接,而这一衔接点正是在我国的西部地区。从时效上来看,中欧班列的货运速度将远远超出海运,从价格上来看,中欧班列的货运费用又远远不及空运,这与一些追求高实效、高附加值的产业来讲简直是不谋而合。

虽然,中欧班列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亏本运行,但最终将欧亚大陆紧密联系起来,中国的产品经过西部源源不断地运往欧洲,而欧洲的商品也经由西部进入中国,你来我往贸易额不断增加,西部的区位劣势反而得到了有效利用。随着产业集群的不断发展,今天的西部已经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中国西部俨然以欧亚大陆的核心展现在世界面前。

中欧班列带来的机遇远不止于此。去年,全球迎来了新冠疫情,在疫情的影响下,全球贸易运输受到了巨大冲击,世界货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纵观全球,只有中国还保持着强劲的经济实力,通过中国制造,向世界供应一应商品。基于路上丝绸之路的有效开发与利用,中欧班列成为世界各国的抢手饽饽,沿线各国都希望通过中欧班列为国内带来贸易,推动经济社会的复苏与发展。

2020年,中国已经站在了百年变局的十字路口,西部大开发也迎来了新机遇,进入了新时代。当前,我国通过大力发展特高压,将全国资源融合推向新的高度,在生态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节能增效,实现资源的高效利用与合理配置。通过推进城际高铁建设,将产业聚集效应向经济聚集效应升级,大力开展“东数西算”工程,推动新型技术产业蓬勃发展,最终实现东西部同步融合。

未来十年,西部还会迎来更大的机遇与变革,如何抓住机遇,乘势而上,是当前中国需要思考的又一命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