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是北京的关先生,和馋了4年的女人吃了一顿火锅后,才知道...

subtitle
吹灭故事灯 2021-07-28 22:29

“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也不必惋惜。”

这句话,出自亦舒之口。

但林夏第一次知道这句话,是因为关煜。

林夏跟关煜相识,是因为一场美丽的误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会,她刚到北京不久,在一家传媒公司担任情感栏目的MC,她的搭档是个女孩子。

但搭档不喜欢她,将她当成了竞争对手,不管是在明面上,还是在暗地里,都在挤兑她。

大概是人生地不熟,在公司里又不受重视,没有可以一起玩的对象吧,林夏那段时间心情特别的压抑和苦闷。

好在,她还有个可爱的合租室友。

那室友是个南方的女孩,叫小斯。

那日是林夏的生日,小斯原本信誓旦旦地说好,一定会赶回来陪她一起过生日,所以她请了假,早早在家里等着,可直到晚上八点,小斯也还没回来。

她在微信里问小斯,小斯好久才回复她说抱歉,公司临时加班开会,她赶不回来陪她过生日了。

但小斯保证说,明日一定会把礼物补上。

她回复说没关系,说她能理解公司临时加班的情况,还让小斯晚上下班回来注意安全。

可关掉微信后,她心里还是感到很失落。

特别是想到了去年的生日时,她喜欢的人陪在她身边,给她唱了生日歌,轻轻抱了她,再对比今年,她就感到很悲凉。

之后,她自己一个人许愿吹蜡烛,一个人吃蛋糕,又一个人喝了酒。

她酒量不好,喝了一点酒就脸红得不行,身体也有点燥热。

所以她独自一人下了楼,到楼下的湖边吹吹风,顺便散散心。

她坐下来没多久后,收到了沈泽发过来的微信消息,他说:林夏,生日快乐。

就是因为他这简单的一句生日祝福,让她忍不住对着湖面放声痛哭。

她是真的太难过了。

而她没想到,当时正在夜跑的关煜注意到了她。

他看到了她在哭,看到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其实她是因为腿麻站起来抖一下腿,可他误会了,看她又哭又抖的,以为她是失恋了想不开要跳湖。

关煜扑了过来,将林夏压在了地上,嘴里还碎碎念念:“姑娘,你这大好青春,风华正茂,怎么就想不开要跳湖自杀?”

林夏是懵逼的。

她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坐着,还抹了一把嘴上的泥土解释:“大哥!我不是跳湖,我就是喝了酒,想吹风散心。”

关煜这才知道他误会了她。

他看着她满脸的泥,很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抱歉,说他看错了,但他最后还是没忍住叮嘱了她几句,让她以后喝了酒以后就别在湖边待着,免得失足掉到了湖里。

林夏也知道他是好心,所以也道了谢,随后站起来。

可站起来后,她才悲催地发现,她被他这么一扑,就把脚给崴了。

关煜看着她这一瘸一拐的样子,想着这是因为他而造成的,便主动提出说要送她回家。

可她跟他萍水相逢,彼此不熟悉,她哪里放心让他送她回去。

关煜也能看得出她心里的疑虑吧,就给她说了他的名字,说他是这个小区的业主,还把他家的门牌号给报了出来说:“你可以把我的门牌号发给你朋友,给他们说若是你丢了,就上那找我,行吧?”

林夏自然是没有把门牌号发给任何人。

因为他报的门牌号,正是她租住的那套房子楼上的房子。

最终,林夏还是让关煜送了她回家。

他们到家的时候,小斯已经加班回来了。

小斯开门看到关煜时,认出了他是小区对面甜食店的老板,她经常到那里买甜点,对他有过几面之缘。

她看到他挽着林夏时,蛮惊讶的,还问他俩什么时候认识的?

林夏知道小斯是误会了他俩的关系,只好把事情的缘由说了,随后又跟关煜说声谢谢。

但关煜却在这时向她提出互加微信好友。

他说他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把她的脚弄伤了,怪不好意思的,希望之后能有机会弥补她。

他甚至都没给她拒绝的机会,因为他在她开口想拒绝的时候就说了:“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我得内疚很久很久了。”

而小斯当时也在一旁助攻说:“夏夏,你就给他吧。”

她这才与他互加了微信。

关煜喜欢在微信上找林夏聊天。

虽然只有文字,可林夏还是能感受到他的幽默和风趣。

他在微信里约她,说是前面的街上新开了不错的店,问她要不要赏脸跟他一起去探店。

林夏觉得他们两人的关系还没亲密都可以相约一起探店的地步,委婉地拒绝了他。

可他不死心,直接在家里做了西餐跟甜点后,跑到楼下来找她。

他就站在门口那给她说:“你的脚是我弄伤的,你总得给我个机会补偿你吧。”

其实,林夏是觉得她的脚就是小伤,而且他当时也是好心,这不能怪他,就又想拒绝他的邀请。

可身后的小斯却让她别推脱,还说关煜已经邀请了她这么多回,她要是回回都拒绝,就显得有点矫情了。

她想想也没错,也就随关煜上了他家,吃了他亲手给她准备的西餐和甜点。

他的手艺很好,甜点也是甜而不腻,很合她的胃口。

吃完以后,她想动身收拾,他阻止了她,说她的手这么好看,不需要干这种活,然后让她坐在沙发看会电视。

她也是坐下来后,才注意到沙发上有一只猫。

那是一只加菲猫,很肥,瞧着很凶,但她朝它伸手的时候,它就摇摆着肥胖的身体朝她凑了过来,还在她手心下蹭了蹭,对她撒娇。

关煜在厨房里探出头来给她说:“胖胖(猫的名字)平时很高冷的,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竟能看到它跟人撒娇。看来,它很喜欢你。”

那会,林夏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只是开了个玩笑说:“可能是因为它喜欢美女。”

关煜在厨房里点头小声附和:“嗯,我也喜欢。”

他的声音,林夏没听见。

自从关煜约了林夏上家里一趟,发现家里的猫喜欢她后,他便常常以猫想她想到绝食为由,让她上来他家里看看猫。

每回她上来后,他就会给她做好吃的,会跟她闲聊,给她讲他在店里遇到的有趣的事。

可以说,她每回上他家看猫,都得吃胖1斤,脸上的笑纹也多了不少。

小斯每回都揶揄她:“夏夏,你是不是跟关老板在谈恋爱啊?我看你总往他家里跑。”

她自然是否认的,并说:“要是往他家里跑就是谈恋爱的话,那我应该是在跟他家的猫在谈。”

小斯看她总是一副不开窍的样子,都忍不住提醒她了:“你还是要抓紧点,关老板这么好的男人,你去哪里找哦?”

她并没有回答,只是一笑了之。

她何尝不知道关煜有多好?只是她的心里尚有沈泽的位置,真的很难去接受他。

所以,当关煜第一次主动跟她告白时,她下意识选择了逃避,并坦言:“抱歉,我还没放下他,真的没办法接受你。”

之后,她更是下意识想要跟关煜保持距离。

但他没给她疏远他的机会,还在私底下偷偷找了小斯,打探到了她的兴趣爱好,知道了她跟沈泽曾经的那段过去。

他心疼她真心错付,所以总会在周末时拉着她出去玩。

他陪着她去了游乐园,将她喜欢的刺激项目都玩了个遍,但他还请求她陪他玩一遍他喜欢玩的水上项目。

他说他想融入她的世界,也希望她能给他机会,试着融入一下他的世界。

他说得真情满满,她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答应了。

知道她喜欢吃火锅,他就特地买来材料,在家里自制了一份,完了后才邀请她上家里来一起吃。

除此以外,他知道她所主持的情感栏目收听率不好后,主动跟身边其他朋友安利她的那档栏目,还天天掐着点给她的栏目打电话,咨询情感问题,还借着一个情感问题,给她说了那句话:“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也不必惋惜。”

而每回,他都说他是林先生。

但其实,她对声音何其敏感,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那是他的声音。

大概是因为关煜的付出实在太轰轰烈烈了吧,林夏心里的位置一点一点地被他占据了。

但真正让林夏跟关煜走到一起,是因为她妈妈心脏病突发住院时发生的事。

妈妈出事是在傍晚,林夏接到爸爸的电话时,腿都软了。

她急急忙忙地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拉着行李箱就往外走,可能是心有灵犀吧,那天关煜心里很乱,总觉得她出事了,在微信找她没有收到回复后就下楼来找她,正好撞到要外出的她。

看着她通红的双眼,他满眼的担心,问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种突然被人关心的感觉,让她一下子眼泪溃堤,哭着给他说了她妈妈心脏病突发在抢救的事。

他抱着她拍了拍后背,说别怕,一切有他。

之后,他将店交给店员打理,自己跟着她一块回了苏州。

他们到苏州后就直接往林夏妈妈所在的医院赶,到的时候,她妈妈已经从手术室出来,转到了ICU。

爸爸给林夏说妈妈的手术费用(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尚未缴清,而接下来所需的住院费家里也基本拿不出。

她爸爸跟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但从不亏待她,对她也是富养的,而现在,是到了她回报他们的时候了。

她去缴费窗口缴费,把每张银行卡都刷了。

但这钱花光了,后续的住院费用她也拿不出来了。

就在她犯难的时候,关煜把他的卡递给了她,说让她先用着。

她想拒绝的,可他说了:“你不用的话,你妈妈住院的费用要怎么办?”

他的话总是让她没法反驳,她也就接受了下来。

但她还是把每笔花销都记着,想着以后慢慢还给他。

后来,林夏的妈妈从ICU转回了普通病房。

关煜那会一直跟在林夏身边,帮着照顾她妈妈,她爸妈就以为他俩是情侣关系。

爸爸还问林夏:“闺女,你跟阿煜是什么时候谈上的啊?也没给我和你妈妈说。”

林夏很尴尬地看向关煜,想说他俩不是那种关系,但关煜却大方地笑着接话说:“叔叔阿姨,夏夏这不是害羞吗?本来想等我俩感情再稳定点再跟你们两老说的,没想到出了这种事,这才提前让我回来见了你们。”

“嘿,这闺女。”爸爸咧嘴笑得很开心,林夏也就没当场拆穿他。

她也是舍不得拆穿,她看得出来,爸妈很喜欢关煜,妈妈这刚醒过来,她也不想让妈妈白高兴一场。

再后来,妈妈出了院,林夏跟关煜也踏上了返回北京的车。

他们出门时,林夏爸妈一直拉着关煜的手依依不舍,让他过年再陪林夏回来。

他满口答应。

在回来的车上,林夏忍不住问他:“你答应得那么爽快,万一过年时我爸妈还记得这事问我怎么办?”

“我跟你回来,他们就不会问了。”他回答得云淡风轻,却不知这句话有多撩动她的心弦。

因为有些尴尬,她又转移话题说:“啊对了,我欠你的钱,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

说着,她还把他的卡交到他手上。

可他没接,还含情脉脉地给她说:“夏夏,我不想要你还钱,我只想要你。”

她的指尖能碰触到他手心的温度,这让她心跳在加速,听着他说的话,更是一时忘了把手收回来,而他,也很自然地抓住了她的手。

这一次,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正式在一起后,林夏就退了租,搬到了关煜的家里开始了同居的生活,小斯也有了新的室友,但她俩的友谊还是在。

小斯还总爱开玩笑说:“说起来,我也算是你们的半个媒人,以后你俩结婚我得当伴娘啊。”

林夏看着在厨房做美食的关煜,嗔怪她说:“去去去,他都没求婚呢,哪来的结婚。”

可小斯却朝关煜喊话:“关老板,听到没,夏夏说你还没求婚,你赶紧给她求婚啊,她就可以马上成为你的新娘了。”

就因为她这句话,关煜在一个月后跟林夏求婚了。

其实他早就准备好,只是没想到小斯会神助攻一把,也让他的求婚来得那样的顺其自然。

林夏在他朋友以及小斯的祝福下,接受了他的求婚。

之后,他又马不停蹄地亲自到苏州将她爸妈接到了北京来,跟他的父母见了面。

双方父母交谈得很愉快,也很迅速地将婚期定了下来。

如今,林夏已经和关煜领了证。

领证的时间就是在北京街头重逢沈泽不久后。

那天,她将结婚证发到了朋友圈里,说她是幸福的关太太。

沈泽在底下给她留了言:“祝福。”

她回了句谢谢,希望你早日找到属于你的另一半。

她想,她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再回忆起在上海的那段日子了。

她的身边有很爱很爱她的关先生,她也要在今后的日子,好好去爱他,当好他的妻子。

而那晚,关煜也发了朋友圈,他说,她很“贵”。

这个“贵”,林夏知道,他说的是珍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