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跟随贾政委下连队

原创:芦 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落在贺兰山八号泉师部山上的高炮营三连大门遗址

感谢曹益民老战友撰写编辑的深切悼念贾岳坤政委的文章。老首长往事历历,情景再现,音容笑貌顿时恍如眼前,使人禁不住无限怀念!

第一次见到贾政委,是在贺兰山八号泉师部,他到我们高炮营三连抓“三诉三查”教育试点,使我们这些新战士得以近距离地仰望这位笑容可掬的师首长。后来我到师司令部直政科当干事,第一次跟随贾政委下基层连队搞调查研究。我大气不敢出的跟了一个星期,回来后贾政委对直政科孙治荣科长说,你们这个干事有点小聪明,脑子来的比较快。孙科长要求我严肃地想一想:这是对你表扬呢?还是批评呢?

当时我的直觉是表扬,是金玉良言,它激励我开拓视野动脑筋,提高工作效率,全面增长才干。看到悼念贾政委文章中他的亲笔手迹,我差一点掉下眼泪,贾政委的这个字迹我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当年老首长在一个排级干事所写的粗糙文字材料上作精心审改的字迹吗?

记得是一个夏天,我随贾政委到宁夏军区开会,然后又看望在银川机场驻训的高炮营,为赶第二天上午师部大礼堂开大会,便在晚饭后返回八号泉。我们刚出银川市就赶上暴雨如注,进了贺兰山后雨势更猛,大小沟壑泥水横流,吉普车在乱石滩上歪歪斜斜艰难前行,不一会儿就熄火了,司机令我拿摇把到车头摇车,大雨中我拼尽全力,汽车无动于衷。

贾政委不顾劝阻冒雨下车,和我一起深一脚浅一脚地推车,汽车还是打不着火,那时没有手机,无奈和贾政委、司机三人湿衣坐在车里等待天亮。到了下半夜,车外风停雨歇,明月东升,深山夜空静美如画,回头看到贾政委在汽车后座上踡缩着酣睡,鼻息平稳,鼾声悠扬,我心里一热,不由得肃然起敬。我想,打天下打江山他冲锋陷阵,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他爬冰卧雪,贺兰山上建山守山他艰苦奋斗,心里涌出无限的感动。上午8点钟,贾政委坐在了师部大礼堂的主席台上,开始了新的一天忙碌的工作。

有一次,随贾政委去师通信营的架设连,看到架线兵顶风冒雪从山脚往山顶上扛电杆,贾政委表扬了战士们的吃苦精神,接着随连队指导员杨柳君、副连长庞德军来到连队的塑料大棚,贾政委欣喜地看到在冬日里大棚蔬菜长势喜人,特别是西红柿枝繁叶茂,许多西红柿的直径达到十几公分,由于光照不足,西红柿都是青的,即便放在阳光下仍然泛红缓慢。回机关时我带了几个,放在纸箱里,用电灯泡烤,贾政委对此饶有兴致,一度亲临我的宿舍察看,此后几天见我就问,红了没有?一个星期过去,我不得不向贾政委报告,西红柿没红,软化淌水都扔掉了。

在基层连队蹲点时,我发现贾政委的嘴巴有时会咕噜咕噜的,我不解地问他,他笑吟吟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递给了我。原来连队生活艰苦,肚子饿得受不了就吃块糖对付一下。后来随首长下连队,我都从军人服务社买一包大白兔奶糖带着,以备饥肠辘辘之时递上一颗。

七十年代是个特殊的年代,政治风云变幻莫测,党内斗争异常激烈,贾政委作为负责全师政治工作的领导干部,仅凭对党、对上级的朴素感情是不够的,他不得不在各种政治旋涡中搏击游泳,不得不在错综复杂的路线斗争中选边站队,不得不紧跟形势表态发声。

批林批孔评水浒,反对资产阶级法权,清理党内走资派,开展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反击右倾翻案风,粉碎揭批四人帮,抵制两个凡是,直到实事求是解放思想,一波一波的浪潮来势汹涌,一不小心或被打到沙滩,或被淹没沉底。记得每次为参加军区党委扩大会议准备发言稿,贾政委深夜伏案,认真修改,斟字酌句,数易其稿,勉为其难,煞费苦心。直到八十年代,离休的老首长见到我还谆谆教导,要谨慎、要谦逊、要学习。

贾岳坤政委是二十师全体官兵敬爱的首长,在四十年前那个艰苦的年代,他在前面引领我们把青春献给贺兰山,教导我们永远忠于党和人民,永远艰苦奋斗,他的光辉形象和崇高风范永存我们心中。

老首长永垂不朽!

本刊独家原创 抄袭剽窃必究

喜获“光荣在党五十年”纪念章,左为芦旭,右为曾任六十团副政委的薛抗美

作者芦旭 江苏连云港人,1951年1月出生,1969年12月入伍,曾任陆军第二十师高炮营三连战士、班长,营部指挥排长,西安政治学院学员,二十师司令部直政科和宁夏军区政治部宣传处干事,南京军区守备第三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江苏省军区炮兵团政治处主任,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学员,南京军区守备第一团政委,江苏省军区炮兵团政委,连云港警备区政治部副主任等职,上校军衔。1985年赴云南老山前线战场见习,立三等功。转业后曾任连云港市质监局副局长、调研员,现任连云港市关工委秘书长。

原文编辑:曹益民

本文编辑:徐建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