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股份拍卖无人问津,上市4年未果,厦门农商行股权为何不受待见?

subtitle
AI财经社 2021-07-28 19:40

文 | AI 财经社 陆佳

编 | 孙月

4年冲刺上市无果,厦门农商行股权也备受冷落。7月26日,一笔18万股的拍卖因无人问津而流拍;而此前的21日,2300万股厦门农商行股权拍卖,尽管被拆成每笔50万股,竟然也出现了全部流拍的局面。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据厦门农商行2020年年报显示,其十大股东中有4家股东股权被质押及冻结的情况,并且,质押或冻结比例极高,均在93%以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阿里司法拍卖网

无人出价,2300万股全部流拍

AI财经社查阅阿里司法拍卖网发现,截至6月18日,阿里拍卖平台中涉及厦门农商行的股权拍卖共有330笔,其中已经结束278笔,集中在今年7月份的有47笔。

最近的一笔是厦门农商行股东黄某所持有的18万股被法院强制拍卖,起拍价为98.49万,评估价为123.11万。然而,截至7月26日10时,该场拍卖无人出价,现已流拍。

据AI财经社完全统计,7月20日遭法拍的厦门农村商业银行股权达到2361.94万股,被分成了46笔50万股和一笔61.94万股,截至21日拍卖时间结束,该股权也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小银行的股权被拍卖比较常见,一般为中小型股东,当他们因债务问题涉及到法律诉讼时,旗下的银行股权就会被司法拍卖,以偿还相应债款。

也有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股东股权被法拍可能存在两方面原因:第一种可能是股东经营不善,无力偿还借款,通过股权拍卖用来偿还借款。另一种可能是股东对银行长期经营不看好,想通过股权拍卖变相退出。

为此,AI财经社致电厦门农村商业银行办公室,对方表示,具体情况尚不清楚。

IPO近四年无果,股东股权高质押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有不少银行股权遭拍卖,大多数都很难成交,厦门农商行也不例外。

厦门农商行此前谋求上市,除2018年得到监管反馈意见外,3年多来并无进展。

据了解,厦门农商行于2017年12月首次报送了IPO招股书申报稿,2018年6月,证监会出具反馈意见,同月该行第二次报送招股书申报稿。直至目前,距离首次报送已经过去三年半,厦门农商行IPO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但是,同在2017年申报上市的厦门银行,已在去年7月份通过首发审核,并在10月份上市成功,成为去年年内A股首家上市银行。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厦门农商行上市搁浅或与长年来其股权结构和高管变动频繁有关。

为此,AI财经社查阅厦门农商行2020年年报发文,前五大股东分别为厦门象屿资管、厦门港务控股、厦门国际会展控股、厦门国贸金融控股、福建澳元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8.01%、6.96%、6.95%、5.81%、4.88%。

图:厦门农商行2020年年报

其中,前十大股东中,四家股东存在股权质押的情况,质押占比均超过93%。分别是福建奥元集团、中融新大集团、厦门宏信伟业投资、厦门誉联集团,质押的股份分别为1.7亿股、1.66亿股、1.07亿股、9800万股,质押比例分别为94.79%、94.23%、99.63%、93.43%。

“尽管股东股权被质押并拍卖与银行自身的关系不大,但是股东股权被质押或者被拍卖会导致股东频繁更换的可能,对于银行上市来说,可能存在经营不稳定的风险。”一位银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另外,重要股东股权质押率高会影响到银行股权结构的稳定性,这一部分对银行上市是有一定影响的,通常情况下,需要银行方面解决并揭示相应的风险。”

图:厦门农商行2020年年报

此外,据媒体报道,今年以来,厦门农商银行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董事长、行长、副行长更换频繁,或导致上市受阻。

据了解,2020年9月,厦门农商银行原董事长王晓健调任厦门国际银行董事长,原行长谢滨侨升任董事长。2021年2月,谢滨侨升任董事长资格获批,之后郑金滨接任厦门农商银行行长一职。2021年4月,郑金滨任厦门农商银行行长资格获批。

另外,有媒体报道,厦门农商银行2021年3月还内部提拔该行风险总监李回返、机构业务总监徐小全、董事会秘书林莉萍升任副行长,在内部提拔3位副行长之前,该行仅王巍巍一位副行长。

资产规模原地踏步,营利能力承压

除了股权结构和管理团队频繁变动外,厦门农商行IPO进度停滞不前与其盈利能力下降不无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厦门农商行前身为厦门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最早成立于2006年,此后引入四家厦门市国有企业股东,并于2012年整体改制后挂牌开业。截至2021年一季度,厦门农商行总资产为1322.09亿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厦门农商行于2017年递交招股书后的几年里,其资产规模几乎处在原地踏步甚至略有倒退的情况。

据年报显示,厦门农商行2017年资产总规模为1274.92亿元,到2019年,仍然是1274.43亿。2018年资产总规模为1312.43亿元,到2020年,反而为1309.33亿元,略有下滑。

此外,2020年厦门农商行的营利能力明显放缓,营收较2019年下降了8.62%,净利润较2019年下降了29.7%。据其年报显示,2018至2020年营收分别为34.94亿元、36.66亿元、33.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15亿元、11.79亿元、8.29亿元。

该行的资本充足率方面也有所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到2020年,其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21%、12.90%、12.45%,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43%、10.78%、10.4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42%、10.77%、10.43%,均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

上述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很多中小银行竞争力太弱,随着金融行业竞争的加剧,这些小银行客户流失严重,吸储困难,获客成本大增。再加上中小银行经营方式比较传统,效率低、经营成本较高,且只能在注册地及分支机构所在地经营,业务增长有限,股东及高管团队变动大,上市自然就比较困难。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