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光美的葬礼上,一位97岁老红军说:就算坐轮椅也要送她最后一程

subtitle
史论 2021-07-28 19:33

2006年十月二十一日,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了一场简单的遗体告别会。

不到八点,公墓门口就挤满了大批自发前来的民众,人潮汹涌着,前进着,他们低着头,来这里和一位伟大的女性做个告别。

此刻,刘源的眼中噙着泪光,双手捧着母亲的照片,缓步走出告别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源

刘源在回忆王光美的时候说道,此刻这个他内心无比认可与尊重的人离开了他,他比任何人都要哀痛。

遗像上,王光美老人慈祥地微笑着,看着四周前来看望她的人民。

这位被许许多多的中国人民视为母亲的伟大女性,在完成了她毕生追求的革命事业后,与世长眠。

人们瞻仰着她的仪容,心里感念着她的事迹,默默地伫立着,无声地对她致以崇高的敬意。

一位时年97岁的老革命红军李大爷,在三个儿子的搀扶下,也来到了现场。

原先,儿子们是想要代替腿脚不便的父亲前来的。

可老人发了脾气,今天所要告别的,是他最尊敬的一位女士,一位革命同志,他不顾劝阻,一定要亲自前来。

“我就是坐轮椅,也要送她最后一程。”老人坚定地说

共和国在这天痛失了一位为人民,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功臣,人民痛失了一位伟大的“母亲”。

王光美墓位于湖南省宁乡市花明楼镇,这是她爱人刘少奇的故乡,刘少奇同志二十多年前未能魂归故土,光美同志代替丈夫完成了这一夙愿。

魂栖于此,光美伴着爱人的温度长眠。

年少大志,天资聪颖

王光美,出生于北平的一个政商结合的富裕家庭。

父亲王治昌早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后回国后,历任北洋政府多项要职,所识名流无数。

母亲董洁如,是上海富商世家的千金,毕业于北洋女子师范学校。

董洁如

作为中国首批女大学生,她具有进步的思想以及高尚的品质。

显赫的家世和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的家庭环境,对王光美和她的兄弟姐妹们的成长产生了很大的正面影响。

董洁如一共为王治昌生下了八个子女,加上王的前妻所留下的三个子女,全家总共有十一个孩子。

王光美作为排第七的小女儿,自然是受到了哥哥姐姐和父母的无限宠爱。

“每年入冬以后,是孩子们欢乐的溜冰时节。是时,孩子们每人拿个脸盆,争先恐后地去后院“泼冰”。”

这是王光美快乐的童年生活的真实写照。

王光美从小便极为聪慧,早早地便展现出来过人的数学天赋。

高中时,王光美便参加了北平市数学竞赛,取得了前三名的优异成绩。

巧的是,前三名都姓王,故同学们称他们为“数学三王”,王光美是“数学三王”中唯一的“女王”,获得同学们的拥蔟。

此后,王光美凭借其惊人的学习天赋以及过人的毅力,一路修读到了当时极负盛名的北京辅仁大学物理学硕士,成为了中国第一批物理女硕士。

无论是以今天的目光,或是当时的目光看来,王光美都是一位前途无量的独立女性,王光美本人,也把这段时光,视为一段骄傲的日子。

王光美还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这也为她日后为新中国外交作出的卓越贡献,奠定了基础。

毕业当年,王光美就考取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原子物理系全额奖学金博士研究生 。

历史使命,抉择时刻

青年时代的王光美有一个理想,那就是通过研究物理,做中国的居里夫人,学成归国,为国家的科技事业作出贡献,用读书救国。

然而,历史赋予了她更重要的使命与责任。

1946年2月,中共与国民党,以及美国三方为筹措停战协定,调和国共两党关系,在北平成立军调部,中共中央急需获得国际上的支持与理解,翻译上的人才因此变得尤为重要。

王光美作为公认的即将赴美的英语人才,被她的革命引路人崔月犁在太庙紧急约见。

1945年6月,王光美在四嫂王新、妹妹王光和的介绍下认识了北平地下党组织领导人之一的崔月犁。

得知了王光美的卓越成就和进步的思想后,崔月犁有意发展王光美入党,两人多次相约在北平太庙,讨论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和青年的人生追求。

崔月犁多次为王光美讲解共产党以及马克思主义,并赠送了她许许多多的有关共产党的书籍。

崔月犁的帮助,让王光美领悟了报效国家的真理,让这个女青年受到了一次又一次心灵的冲击。

崔月犁

眼前的这个人,和他背后的那个政党,还有他们的思想,以及那遥远的延安,到底是否真的那么伟大呢?

那他们又是为什么如此伟大。

当崔月犁找到王光美去任职中共代表团翻译的那天,王光美刚收到来自大洋彼岸的录取通知书。

面对突如其来的任务,王光美陷入了万分的纠结。

是去美国当“居里夫人”,然后学成归国,还是去任职翻译呢?

王光美难以做出选择,一边是寒窗苦读与梦寐以求的求学之路,一边是在心中闪着光辉的中国共产党。

王光美想加入中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从第一次见到崔月犁以来,她就一直如饥似渴地汲取着党的营养,渴望能够入党。

加上受她尊敬的哥哥姐姐先后入党,如今她对党的向往,无以复加。

在王光美仍在踌躇之际。

军调处的工作已经启动,负责人叶剑英多次催促崔月犁尽快上交翻译人选名单。

无奈之下,崔月犁只得将通碟拖王光美六哥王光英转交给了王光美。

收到信的第二天一大早,王光美便带着介绍信,骑着自行车,冒着满天风雪,来到西四三道栅栏41号。

寒风刺骨,可她很快乐,她从一片白雪皑皑中,看到了一丝红色的生机。

接待她的,是新华社北平分社社长钱俊瑞

钱俊瑞

在简单交流后,钱俊瑞写了封介绍信,交给了王光美,并要她去找中共代表团秘书长李克农,和李克农对接后,王光美正式开始了她在军调处的工作。

军调处的工作十分繁杂劳累,但王光美乐在其中。

是啊,他们果然拥有崇高的理想与魄力,他们才是真正为国为民的一群人,王光美不由得再一次确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共产党人的崇高理想和淳朴的品质,不久,协定筹措陷入僵局,局势再次陷入动荡不安,中共在北平形势危急,即将撤离回延安。

当王光美被问,是继续学业,还是随党组织回延安时,王光美毫不犹豫地回答到“去延安!”

她的眼中,此刻满是坚定,她心中的火炬,此刻就在延安。

初到延安,初识爱人

王光美来到革命圣地延安的第一站,是延安城北的中央军委驻地王家坪,这里南北环山,延河从山脚下缓缓地流过。

王光美刚来这里,便被这醉人的西北风光,深深地震撼了。

党中央将王光美分配到了军委外事组,仍旧从事翻译工作。

解放区的一切,都使王光美感到新奇,这里有庄严的宝塔山,有沟壑纵横的土塬,有相互都以同志称呼的可爱的人们。

王光美很快地适应了在延安的生活与工作,并与延安的人们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沿着延河溯游而上两公里处,是杨家岭。

王光美第一次与后来的丈夫刘少奇相遇,便是在杨家岭的一次机关舞会上。

王光美在遇见刘少奇之前,就已经对刘少奇心生仰慕。

崔月犁送给王光美的众多书籍中,有一本名叫《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王光美最喜欢的便是这本书,并且对作者栏的那个人名心生仰慕。

“这是个怎样的人呀,能写出这样的书。”

这本书的作者,正是刘少奇。

刘少奇十分支持王光美入党,并详细地为王光美指导思想与世界观上的事情,为王光美成功入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王光美对刘少奇的话知无不言,感激万分,二人也由此结交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此时,刘少奇正担任中央领导人,王光美发现,他并无妻子,并了解到了刘少奇几次不幸的婚姻,以及独自照看年幼孩子的困难。

不由得,王光美萌生出了想要为其分担的想法。

峥嵘岁月,伉俪情深

不久,国民党对解放区更为疯狂的进攻开始了,胡宗南部的飞机,开始整日在延安上空盘旋,延安的窑洞整日面临被轰炸的危险。

于是,延安各机关开始了有组织地撤离。

1947年3月底,枣林沟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方针,于是,党中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留在陕北继续和胡宗南周旋,刘少奇,朱德等则转移到晋西北地区,全力保证党的火种安全。

王光美跟随其所在工作队,转移到了山西兴县蔡家崖,那里是晋绥分局驻地,他们需要在这里集中学习培训,然后再下到具体的村里开展工作。

这里并不像王家坪那样,靠近党中央,王光美见到刘少奇的机会,似乎变得所剩无几。

幸运的是,刘少奇朱德等人,也在4月4日的夜晚,转移到了蔡家崖。

在蔡家崖,刘少奇和朱德请工作组的同志吃了一顿饭,王光美再一次见到了刘少奇。

刘少奇在吃饭时向王光美询问到,是否愿意跟自己一同转移到晋察冀根据地去。

王光美考虑到自己尚不熟悉相关工作,本能地拒绝了。

她当时并不知道,那位中央领导,为什么突然想要自己和他一起去晋察冀。

最后,刘少奇和朱德等人离开了蔡家崖,王光美和刘少奇再一次分别。

王光美在刘少奇离开后,愈发觉得,刘少奇询问自己的那番话,是对自己有好感,不由得,她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懊恼。

集训后,王光美又被分配到了姚家会村进行土改工作。

晋西北的条件比起延安,并未好到哪去,更别提姚家会村坐落在山里。

西北多风沙,风沙占据了原本应该属于水的位置,极大的降低了人的生活质量,艰苦是当地生活的写照。

王光美并未因为从小优渥的生活心生不满,反而愈发积极地参加革命工作,主动融入当地生活,吃高粱,穿粗布,得到了群众的一致认可。

而王光美心里,也一直有个模范似的人物,站在前方那个充满光亮的洞口,鼓励着自己勇敢前行,不畏艰险。

而后,王光美随工作组四处辗转,进行土改工作,终于到1948年春天,来到了西柏坡,同刘少奇相遇。

在西柏坡,刘少奇和王光美终于相互表达爱意,并于8月21日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随后,王光美和刘少奇度过将近二十年的温馨时光。

1969年11月12日,刘少奇逝世。

由于一些不可抗力和爱人分隔两地多年的王光美,在爱人逝世三年后,才得知这一消息。

得知丈夫去世后,王光美几乎丧失了对生活的热情。

爱人离去了,自己心中的灯塔与支柱也消失了,而自己竟然这么久都一无所知。

王光美独自度过了一段消沉的日子,这段日子,天空是灰暗的,心情是沉重的。

等到儿女们终于可以前来迎接老人时,看到的是一个满头白发,形容枯槁,再也不复当初风采的母亲。

晚年安宁,笑释仇怨

晚年的王光美,在自身的开解以及儿女朋友们的开导下,恢复到了从前积极乐观的模样。

是啊,她还有那么多的事业没有完成,那么多丈夫的愿望没有实现。

丈夫虽然离开了,但仍旧可以活在王光美的心中,继续为自己指明方向。

王光美晚年致力于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帮助了许许多多终日为儿女家庭操劳,陷入极端贫困的母亲。

自该项目成立以来,迄今为止,已救助超过35万贫困母亲。

即使遭遇了不公,即使年事已高,王光美同志仍旧和丈夫一样热爱着这个国家,并甘愿为国家献出一切。

在王光美83岁高龄之际,王光美及其后人,以及毛泽东后人,在北京会面。

两家人相逢,互道珍重。

两家人几十年来,有过误解,有过友谊。

刘少奇的逝世,是双方难以释怀的的心结。

现如今,终于得以解开。

2003年,王光美最后一次回到湖南花明楼的刘少奇纪念馆

花明楼镇,王光美前前后后来过六次,仅有一次是和丈夫刘少奇一同前来。

而今,物是人非,斯人已逝,老人不由得无限感慨。

2006年10月13日,王光美同志在北京因肺部感染引起心脏衰竭病逝,享年85岁。

参考资料

CCTV纪录片:《母亲:王光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